第一百零九章 上京赶考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全师门打渣男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无情应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惜朝为杨疏影门下五弟子,除却士子们常读的四书五经,顾惜朝还精通兵法,著书《七略》。

万书楼中,顾惜朝将书架上的古籍一一整理好后,方应看便抱着琴走进了万书楼。

方应看靠在书架上看着自家师兄整理书架的背影然后开口道:“师父和师爹说,你的才学已经可以去京城考科举了,他已经写信给苏楼主让他在京城中多多看顾你。”

顾惜朝闻言,手微微顿了顿,然后转头看向了方应看:“我明日便启程吧。”

如今正是秋季,赶去京城后在京城过完冬便可以参加春闱。

“嗯。”方应看点了点头,然后道,“随你。”

说完,方应看便转身回去。

顾惜朝在漱心堂辞别杨疏影后便去了花月楼,如今故地重游,顾惜朝心情十分平静。

当年他想将自己的母亲从这里救出去,未曾想,却是永远地将自己的母亲留在了这里。

花月楼里的老鸨依旧是当年的那一个,她扭着腰走到顾惜朝的身边,带着虚伪的笑容向顾惜朝道:“这位公子可是有相熟的姑娘?”

顾惜朝垂眸,唇角微微勾起,摸了摸自己手上的琴然后看向了老鸨,开口问道:“你们可还记得十几年前花月楼中一个叫茉娘的花魁?”

老鸨闻言不由微微退后了一步,看向顾惜朝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惊恐,难怪她说怎么觉得这么眼熟,顾惜朝的这张脸分明是按着茉娘长的!

“你要做什么?”老鸨后退,并试图找人。

下一刻,琴声响起,老板的脖子上便突然多了一条口子,接着便倒在了地上,没有了气息。

在大堂里寻欢作乐的人看见突然有人死了,顿时酒便醒了一半,慌乱地逃出了花月楼。

“杀,杀人了!”

有人惊恐地喊道。

顾惜朝环视了大堂一周后,抱着琴垂眸道:“还不快跑,这楼快要塌了。”

顾惜朝的声音刚落下,支撑花月楼的一根柱子便突然裂开了,众人听见这声响纷纷往楼外跑去。

顾惜朝是最后一个走出花月楼的,在走出花月楼后的几息中,一栋大楼便在顾惜朝的身后轰然崩塌。

戚少商是刚刚到的杭州,没想到一来便看见了杀人毁楼的这一幕,有着侠肝义胆的他当即拦住了顾惜朝的去路。

看见身前有人挡路,顾惜朝不由抬头看去,这个时候,戚少商才看清楚了眼前的青衣人是何等的风华。

夜风吹拂这顾惜朝的发丝,他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戚少商没有先开口。

戚少商虽然为眼前人的风华所惊,但还是很快地回过神开口问道:“这楼里的人与你有什么恩怨,何至于杀人毁楼。”

顾惜朝闻言皱眉:“昨日种种因,今日种种果,此事与你无关,莫要插手得好。”

说完,顾惜朝便准备绕过眼前的戚少商。

然而下一刻一只手便向顾惜朝抓了过来,顾惜朝转身后退,右手抚琴,接着戚少商的脚下便出现了一个圈,让他的行动艰难万分。

戚少商看着脚下的光圈又看了一眼抱着琴的顾惜朝,惊道:“你是相知山庄的人。”

未了,戚少商又道:“杨庄主怎会让你随意出手伤人。”

“我师父知道,还有你,真是多管闲事。”下一刻,顾惜朝手上的琴声响起,戚少商便往旁边河里跳了下去。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消失了,顾惜朝心情愉快地勾起了嘴唇,然而他便听见,刚刚被他平沙进水里的人在河水里挣扎着喊救命。

戚少商常年生活在北地,并不熟识水性,一进入到水中,一身功夫仿佛没有了一般。

顾惜朝见此不由暗骂了一声,然后放下了手中的古琴准备把人给捞起来。

一入水中,顾惜朝便发现戚少商为什么会沉水了,这一身皮袄,不沉水才怪,顾惜朝连忙动手将戚少商身上的皮袄剥掉,然后给已经昏迷过去了的戚少商渡气。

等顾惜朝把人捞上岸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他看了看躺在地上还没有醒来的戚少商,最后认命地再次给戚少商渡气,然后按压出他胸腹中的水。

于是,戚少商一醒来便看见瘦弱青年的唇贴在了自己的唇上,吓得他连忙伸手推开了顾惜朝。

“你做什么!”戚少商的神情不由开始惊慌起来。

顾惜朝被推倒在地,他不由瞪了一眼戚少商,今日出门真是流年不利。

顾惜朝从地上爬了起来,抱上自己的琴后道:“好心救你一命,却是遇上了一个白眼狼。”

说完,顾惜朝便转身离去。戚少商看着顾惜朝身上湿透了的衣服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顾惜朝是在救他。

回到客栈后,顾惜朝向小二要了一桶热水,等踏进浴桶后,顾惜朝的心情这才好了许多。

而在另一边,戚少商也在杭州的朋友口中打听到了顾惜朝的身世。顾惜朝,相知山庄五弟子,为花月楼往日花魁茉娘之子,三岁时得遇杨疏影,这才从花月楼中脱身。

今日,顾惜朝出现在花月楼也是有原因的,他是在为自己的母亲报仇,除却老鸨,顾惜朝未伤一人。

知道这些事后的戚少商不由捂住了脸然后道:“我去向他赔罪。”

友人闻言向自己嘴里扔了一颗花生米,然后道:“快去吧,得罪相知山庄的人总是不好的,你看看那谢晓峰就是一个例子。”

戚少商脸色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提着自己的剑去顾惜朝所在的客栈道歉赔罪。

客栈里,顾惜朝正坐在浴桶里舒服地叹息,下一刻就有一个傻大个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

戚少商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来的时候顾惜朝正在沐浴,想说的话一时间憋在了口中,想说却说不出来。

顾惜朝看了一眼盯着自己的戚少商不由磨了磨后槽牙道:“你看什么看。”

戚少商闻言这才猛地回过神来,然后转过了身去道:“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戚少商的脑子里忍不住总是想起面前青年带着水滴的白皙肌肤,戚少商不由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脸,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啊!

“你来做什么?”顾惜朝穿好了外衣披散着头发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开口问道。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戚少商转过身来对顾惜朝道。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在顾惜朝把人赶走后,他终于坐下来松了一口气。

然而在第二日坐船去京城的时候,顾惜朝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一条尾巴。

“你跟着我做什么?”顾惜朝开口问道。

“我也要去京城啊。”戚少商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道。

行吧,他总不能把人从船上扔下去。顾惜朝这样对自己道。

三日后,顾惜朝到达京城,身后依旧跟着一条小尾巴。

顾惜朝转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大个子男人,忍不住开口道:“我要去金风细雨楼,难道你也要去?”

“我与苏楼主是朋友。”戚少商说得理直气壮。

顾惜朝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话可说!

到达金风细雨楼后,苏梦枕与宫九接待了二人。顾惜朝乖巧地喊了一声“苏哥哥”和“宫长老”,戚少商也同苏梦枕说起了如今京城中的局势。

唯有宫九眼睛在顾惜朝和戚少商之间转了一圈后,这才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在饭桌上,顾惜朝听见戚少商和苏梦枕的对话,猛然发现戚少商居然有很多见解与自己相同。

顾惜朝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水看着与苏梦枕侃侃而谈的戚少商,心中道这大个子倒也不是没有半点墨水。

接风宴结束后,顾惜朝和戚少商便在金风细雨楼中留了下来,顾惜朝一边安心备考,一边同苏梦枕、戚少商讨论时政。一时间,时间过得飞快。

在临近春节的时候,宫九提着一壶酒找到了在楼顶自酌的戚少商,然后随意找了一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了下来,然后这才开口对戚少商道:“你喜欢他。”

戚少商闻言差点把酒坛子打倒,宫九见此不由大笑出声。

“我没有。”戚少商反驳道。

宫九冷笑,然后道:“我知道你有未婚妻,但我劝你最好不要做对不起惜朝的事,谢晓峰便是你的前车之鉴。”

说完,宫九便离开了楼顶,留下戚少商一个人坐在原处。

是夜,顾惜朝带着一身酒气回了金风细雨楼,虽然他非常不喜欢与人应酬,但是无奈这是考生之间的交集,他不得不去。

顾惜朝晃晃悠悠地往屋里走,终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然后猛地扑在了戚少商的怀里。

“唔,带我回去,我头好晕呀。”顾惜朝在戚少商怀里蹭了蹭后道。

戚少商闻言一把将顾惜朝打横抱起,然后把人送进屋里,准备给人打盆水擦擦身子,没想到却被人拉住了袖子,抱着要亲亲,为了留住他还用那双细腿勾住他的腰。

戚少商呼吸不由一滞,这是神仙才忍得住吧!然而,戚少商并不是神仙。

戚少商并没有做到最后,只把人亲亲抱抱了一番,随便动手帮两个人疏解了一下,然后便抱着累极了的顾惜朝躺在了床上。

第二天一早,顾惜朝看着身下一片狼藉,然后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身边还躺着正在睡觉的戚少商,脸色白了白,最后道:“对不起,我会负责的!”

推荐热门小说琴爹的自我修养,本站提供琴爹的自我修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琴爹的自我修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全师门打渣男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章 无情应看
热门: 青山看我应如是 抱走男主他哥 绝品神医 博莱特·法拉 藤原酒馆 死亡概率2/2 诡案笔录之诅咒 逼真 车站 魔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