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帝会到天地会

上一章:林、左会谈 下一章:从装疯到天父下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则徐在湖南逗留期间,这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冯德馨拜访林则徐后回到官邸时,接到了一个惊人的报告:新宁县城被教党占领,知县万鼎恩被杀。新宁县在湖南西南,面临夫夷水,紧挨广西。虽只是边境地带,但县城被占、知县被杀,不能不说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按当时的说法,教党就是指白莲教徒。传说白莲教是南宋初期由茅子元创立的,本是个信仰阿弥陀净土的平民宗教团体,明末又信奉了末世下凡普度众生的弥勒菩萨。其教徒多是下层贫民,教义中又带有诸多革命因素,曾多次暴动。历代统治者皆对其进行镇压,但它总能幸存下来,这足以说明其牢固。

十九世纪初期,白莲教大规模的叛乱遭到镇压。但此后一些与宗教无关的造反组织举事时亦自称白莲教。袭击新宁县的造反组织虽自称教党,其实是天地会的派系,首领是李沅发。他们占领新宁县城一个半月,湖南官军出动时弃城往西去了。

这样的暴动必然引起连锁反应。没有土地和工作,在饥饿线上挣扎的人们唯一的希望便是官府和大地主仓库里的米。反正要饿死,不如拼死一搏!那些原本犹豫不定的人,听到其他地方传来造反的消息,也鼓起勇气决心干一场。

官军既已开赴新宁,其他地方警备变得薄弱。广西全州县和灵川县等近湘地区相继发生叛乱。他们都是天地会下属,但自称白莲教。

李沅发放弃新宁,向西移动,这并不是败逃。他们在湖南广西交界的大绢峒打败湖南提督英俊,守备熊钊战死,官军损失惨重。李沅发的造反军人数一说数千,一说数万,想必不少人是途中加入的。只要跟着部队,总能填饱肚子。造反军从新宁撤退时,把府库中的粮食物资尽数搬走。对造反军来说,人就是战斗力,他们欢迎新人。造反军进入广西,经兴安、灵川、永福,到达怀远。为养活膨胀的部队,他们沿途洗劫了地主富豪的宅院。团练在李沅发大军面前无能为力。他们进入广西,为的是扩军,夺取粮食、武器,待壮大后再回湖南。

北京朝廷命武昌湖广总督裕泰南下湖南督军。命令是阴历十二月二十一日(1850年2月2日)发出的。实际上,北京朝廷现已处于更为严重的局面,皇帝病情日益恶化。

林则徐已经离开长沙,抵达江西的省会南昌。他要回故乡福建,但因身体不适,在南昌的百花洲休养,并决定在那里过年。

广西陷入了混乱之中。

官军准备全力打击造反军,而这是同时也是暴动的好机会,除了白莲教以外,其他造反者蜂拥而起。一群艇匪突然进攻广西永安,首领是天地会罗大纲。阴历正月十五,他们攻占长寿墟后风驰而去。艇匪比陆地上的造反军敏捷得多。

在长寿墟失陷前一天,即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日,道光帝在圆明园慎德堂驾崩。

继雍正帝后,皇帝康健期间不立储君,而是不拘长幼顺序,选有才能的皇子为继承人,但结果并不公布。皇帝选好储君,将名字密封盒中,放在乾清宫宝座上方的“正大光明”匾额后,称作“缄藏”。清朝制定这种家法,从积极意义上说,是希望皇子们为获父皇承认而竞相学好。过早决定继承人,便会出现捧场帮闲之人,易产生派系。

道光帝临终时,把主要大臣召到床前,当他们的面宣布了储君的名字。果如大家所料,继承人是四子奕詝。道光帝子嗣不济,前三子早夭,奕詝实际上就是长子。他生于道光十一年,虚岁二十,实则不过十八岁零七个月。阴历正月二十七日,奕詝即位,道光帝驾崩十三天。清朝的制度是一帝一年号。用道光年号的皇帝,死后仍被称作道光帝。这和日本明治后的制度相同。不过,日本天皇一旦驾崩,马上就换年号,而清朝当年仍会袭用原年号到第二年。儒教主张父亲去世后,后人要像生前那样侍奉,不得马上改变父亲遣制。奕詝一即位,发诏书,宣布第二年为咸丰元年,这就是咸丰帝。

从北京到广州,政府的紧急联系也需二十天左右。皇帝驾崩的消息到达广西,最快也要阴历二月初。这时进入广西,扩大了势力的李沅发已掉转方向,准备按预定计划打回湖南。广西官军在同造反军作战中,失去了满族高级军官参将玛隆阿,此时正一筹莫展。北京将英俊革职,遗缺由向荣接任。随后,冯德馨又因“剿匪不力”而去职。林则徐回福建才知道,曾在长沙欢迎他的湖南军政长官,都被革了职。

统治阶层认为不好的消息,对造反者来说未必是坏消息。“老鞑妖头目死啦!”听到道光帝死去的消息,洪秀全高兴。称满族上层为“鞑妖”,早已成为上帝会的术语。连理文就在一旁。

“现在鞑妖头目是年轻人,我们绝不能疏忽大意!”洪秀全补充。

“李沅发将会是怎样的下场?”连理文问。

上帝会以耶稣教为结社理想和信念,它跟信仰阿弥陀净土和期待弥勒下凡的白莲教一向划清界限。不过,连理文在桂平逗留期间,亲身感到,上帝会在造反问题上,是同情李沅发的。一般会员都这样,但洪秀全看法更苛刻些。

“他不成。军纪松弛,虽是白莲教旗号,但军队却没有信仰。”

“把广西参将都打死了,势头还是很大呀!”

“得势时可以。可失了势将会怎样?恐怕只有崩溃。李沅发是否在设法保住目前这股势头呢?看来他好像根本没想出计策。”

“既然决心造反,想必还是有计策的,也许只因我们对军中情况不了解吧。”

“不,他军中的情况,我们很了解。我们派了人。”

“哦?”当时,李沅发部分造反军在离桂平不远的修仁一带,造反军想扩大兵员,当然来者不拒。上帝会探子要想进去了解内情非常简单。其实不派侦察员反倒奇怪。洪秀全已把观察力强的人派进了造反军,所以能不断接到报告。

“那是个可信的人。他说李沅发连阿弥陀净土、弥勒菩萨是怎么一回事都不知道。军中当然也不会举行任何宗教信仰仪式。这种集团靠什么来维持好不容易争得的势头呢?”洪秀全言外之意,上帝会是依靠坚定信仰结合起来的,势头会永远保持下去。

“要把大集团里的人心统一起来是很难的。信仰会有这么大力量吗?即使具有一样的信仰,也有人信得深,有人信得浅。”理文十分坦率。他的话里包含着一种担心:洪秀全是否过于夸大信仰的作用了?

“所谓大集团,你认为该是多少人?”洪秀全面露笑容。

“您这么问,我还真答不上来。”连理文只说了半截话。

“我认为是百万,不,是以百万为单位,大集团应是这样的。”

“百万!”要打天下,需要这么大的兵团。连理文早就从西玲那儿详细听说了他们的情况,他已觉察出他们正在筹划如何在全国范围内改造社会。

“理文先生,”这一句叫得郑重其事,“有许多事我想跟你谈谈。我们在那座山上边走边谈。最近我派人去叫你。”洪秀全指着眼前的紫荆山。

三天后,有人到洗石庵向理文口头传了洪秀全的话,叫他一起去爬山。究竟要谈什么呢?约定的地点在古林社的一户农家,紫荆山脚。紫荆山山道虽窄,山却很深。

“据说老人们常走这条道,大概以前这道不会如此荒凉吧。”洪秀全道。

狭窄的山道弯弯曲曲,视野有限,走了好一会儿也没碰上个人。

“打什么时候起变得萧条的呢?”

“最近七八年吧。听说近两三年更加严重了。”

“主要受上海的影响吧。”

以广州为中心向长江流域运输物资,有好几条渠道,紫荆山不过是其中很小的一条。现在各渠道都衰落了。鸦片战争后缔结了《南京条约》,五口通商,上海已成为长江流域物资供给的基地。

“不仅是这个问题。人们越来越穷,已经没有购买货物的余力了。”

“为什么?”

“无事可做啊,前不久杨秀清还夸耀紫荆山是座宝山。”

杨秀清是上帝会的领导人之一,生在紫荆山。他五岁丧父,九岁丧母,由伯父抚养,在极度贫穷中长大,却一直夸耀紫荆山是座宝山。山里有许多适宜烧炭的坚硬树木,树越硬烧得越好。杨秀清和伯父以烧炭为生。他少年时,山里常有脚夫、商人路过,百姓靠给他们做向导挣点脚力钱。

山里有山贼,自称“绿林英雄”,其实并不怎么英雄。山贼往往同山中村民串通,他们不会抢雇用山里村民做向导的客人,这倒有点绿林英雄的“义气”。通过这种关系成立了一个组织,据说杨秀清长大后自己也当过脚夫,后来当上了这组织的联络人,后来又做了头领。这组织因他的力量日益巩固。

山里主要产业是烧炭,还产蓝靛。蓝靛是衣料染料,由于质量好,一时很畅销。另外还产竹笋、蘑菇,以及一种名叫沙姜的生姜及中药材花粉。猎户们常捕获到一种名为黄猄的动物,跟鹿相似但没有角。山上有貉,也有可飞快攀登陡坡的石羊。山中有大平水、大广水、花雷水、小江水等溪流。溪流里的狗鱼(鲵鱼)因味美而博得好评。居民虽不富裕,但也能生活下去,而且还有余裕心情夸称自己居住的山是宝山。

然而,现在不是了。这几年,紫荆山衰落了。脚夫和商人渐渐不走这条道了,由于进口了英国铁制品,木炭卖不掉了。北回归线穿过桂平,这里属热带。烧炭夫烧出的炭不供取暖,而是用作打铁的燃料。自从农具及其他铁制品由英国工厂运来中国,中国铁匠就失业了。就价格来说,中国铁制品无法同产业革命后的英国铁制品竞争。铁匠失业就等于烧炭行业者失业。而曼彻斯特量产的棉纺织物运到广州、上海后,小纺织业者也断了销路,蓝靛卖不掉了。宝山里有宝,但却白白搁置着。

“走了这么远,一个人也没碰到!”理文道。

话音刚落,前方拐弯处便出现一个汉子。

“你看,你说了紫荆山坏话,山神出来了。”洪秀全笑道。

是杨秀清,理文跟他见过面。土生土长的杨秀清,肤色微黑,目光锐利。他一看到两人,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了笑。但理文觉得他眼里并无笑意。

“秀全兄,那件事已跟连公子说了吗?”杨秀清问。

看来今天登山的事及要谈的话,他早已知道。

“没有,还没说呢,我这就准备说。”洪秀全答。

“那就我来说吧。”

理文曾多次和杨秀清一起参加会议,亲眼看过同样的场面。杨秀清遇事总那么积极。即使别人的事,只要他自己办得到,都会主动去干。但也不像是有强烈的自我展示欲。他虽遇事都要插嘴插手,奇怪的是这并不给人以“爱出风头”的印象。只要他一介入,事情办起来就很顺利。因而人们碰上为难的事,反倒希望他能出手相助。洪秀全有话要跟理文说,一般都是这样约他出来散步,瞅准时间才开口。而杨秀清根本就不要前奏,开门见山便谈主要问题。

“我们信任你。”杨秀清道,“尤其秀全兄更是绝对信任你,所以想拜托你一件事。”他在贫穷环境中长大,没读过书,是文盲,却很有口才,有时甚至能说出些很难表达的绕弯子话,大概是因为他见闻广,有着非凡的记忆力吧。

“什么事?”

“想请你到那个女人那里去。”

“哪个女人?”

“李新妹。”

李新妹就是在渡船上演戏、诱拐并考验连理文的那个女人。她虽投靠了上帝会,但严格说,还不是上帝会会员,而是个独立的首领。华南地区的妇女大多勇敢,不少无缠足习惯的客家女更是精通剑术。东南沿海一带,海盗盛行,女头目颇多。而天地会中,也有像苏三娘、邱二嫂这样杰出的女头目。李新妹也是其一。她母亲原是天地会的女头目,部下有八百到一千人,李新妹继承了母亲的“遗产”。连理文在金田村听说现在她手下已有两千人,可见是个女中豪杰。她今年不到三十,为如何管理这庞大的组织煞费苦心。她听说上帝会管理得好,便跑到这里参观学习,并同洪秀全、冯云山有过联系。在广州时,她也曾作为一个外国传教士的用人混入教会。那个传教士向她说教,想拉她信教。“那次我已动了一半心。”她后来说。而到金田村“进修”后,她终于信了教。但她另有组织,只是客席会员。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最近没见到新妹呀!”理文道。

李新妹常到洗石庵西玲那儿玩,但年后便好久未见她了。

“她回自己部下那儿去准备造反了。”杨秀清像谈普通工作似的说道。

“造反?”连理文不觉反问一句,但杨秀清好像根本没注意他的反应。

“我们想让你到李新妹那儿去,她学习了上帝会的经验,大概要把学到的东西用于造反。我们希望你去亲眼看看,究竟哪些地方好,哪些地方不好。将来我们举事也可以作为参考。她派人来联系过,希望我们派个文书之类的人去。我们决定派你去。”

“广西女盗李新妹,以二千余人劫迁江之北泗。”

史书记载,此事发生在道光三十年三月中旬,迁江在柳州、南宁之间的宾阳县东北,清水江流入红水河的入口处(红水河从此处开始称黔江),在桂平西约一百二三十公里。

“啊,你来啦!也行,你能写文章。”

李新妹已按上帝会的方式改组了母亲留给她的组织。连理文到根据地的第三天,给桂平上帝会送去了报告:李新妹袭用上帝会组织形式,但思想信仰工作没有起色;耶稣教虽受到鼓励,但缺乏传教人才;李新妹更需要的是宣传教义、热心从事改变宗教信仰活动的人,而非我这样的文书。

上帝会还处于极秘密状态,但已决定要把会员自己的全部财产上缴。财物放在“圣库”,衣食花费均由圣库开支。新妹模仿着建立了“天库”。那些一开始就跟随她的人,本就是无业游民,无房无产,他们靠分享缴获品生活,到现在也没什么东西可以缴纳给天库的。参加上帝会的人多少还有些家产,圣库自然顺利得多。当然,参加上帝会的人动机各不相同,有的出于信仰,有的则是走投无路。拿那些走投无路的人来说,他们缴不起租税,眼看全部财产要被没收,倒不如变卖后拿来做入会的代价,以换取像人一样的生活。

李新妹的错误在于,她的党徒是以“流寇”闻名的,他们并不把这里看作可以永久生活的地方,因此没人参加“天库”,这就势必要采取强制手段,甚至拿刀架在仅有一间破草房的农民脖子上,逼其缴纳财物。这等于抢劫,声誉日益下降,没有人主动来参加了。李新妹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不如快点造反,于是决定提前暴动。

“武器收集得怎么样?”她跟李群商量道。

李群是她堂兄,掌管天库。“差得远呢!”李群摇头,“不过有办法。”

“什么办法?”

“不要进攻大城镇,打小地方,把缴获品换成武器,然后再干大城镇。”

“什么地方下手好?”

“最好是可以把缴获品立即处理掉的地方,我觉得北泗可以。那儿靠河,可以立即上船。”

“北泗南边河里确实有官库。不过,那里有官兵呀!”

“听说北泗官兵最近要开到北边去。李沅发还在桂林南边呢。”

“这我听说过。据说提督们挨了儿皇帝训斥,十分焦急,不干掉李沅发,他们太丢面子了。连北泗看官库的军队也要调动吗?”

“这是可靠消息,不会错。”

“好,就这么决定!”不愧是一党头目,李新妹决断迅速。

“北泗官兵一调动,第三天就进攻北泗。”

军队出发三天,北泗有事,不可能马上返回。文武高官有的受斥责,有的被革职,起因都是李沅发占了新宁。不灭李沅发,大清帝国威严扫尽。政府明知地方上有小股造反军,却不能把有限的武力分散。无论如何也必须集中全力来对付拥有数万人的李沅发。时机对李新妹有利。最初,她计划攻打拥有五万人的宾阳,但人数和武器都不足,因此采纳李群的建议,改攻北泗官库。

果如所料,北泗官军大部分已向北移动,只留有八十名士兵。不过广西已动员团练去加强那里的警备力量。听到这个消息,李新妹冷冷道:“团练没什么。这些家伙会为保护官府仓库卖命吗?要是保护他们自己的村子,可能还会卖点力气吧。”

她说对了。当她进攻时,团练带头跑了。不是败逃,而是溜号。他们熟悉地理,知道该怎么逃。那些从桂林派驻在这儿的官兵,扔下武器,四处逃窜,最后都投降了李新妹。八十名官兵大多是年老病弱,都不中用。

“这不像是打仗呀!”连理文也参加了这次进攻。

确实不像打仗。黄昏夕暮,新妹军远远把北泗官库围住,以枪声为号,四面八方齐声呐喊。新妹的部队有些武器,但没使用的机会。

指挥冲锋队的一个小伙子在旁开玩笑:“我们靠喊的,今后要练习练习怎么喊了。剑术和洋枪起不了多大作用!”

“不会永远这样。这次骄傲,以后定要吃苦头!”李新妹道。

掠夺了官库,李新妹决定率队尽快撤退。两千人的队伍,不能像李沅发那样横冲直撞,只能采取游击战术。队伍分成五队,走不同路线,在约定地点集合。物资比预想的要多,李新妹十分高兴。

“下次可以攻打宾阳了。真痛快!”李新妹道。

“打宾阳要多少人?”李群问。

“我想要一万,起码也得要五千吧。把这些东西处理掉,可以筹措这么多军费吗?”李新妹用下巴指了指从官库里搬出来的、堆积如山的物资。

“五千没问题。”

李群决定把物资当晚装上船,运到来宾,卖给天地会。理文则尽可能详细地检点登账,除两千袋米谷外,还有大量食油、灯油和布匹。预先备的船已装不下了,李群急忙向“艇匪”借了三只船。他一向管天库,干起来很得法,加之他曾干过运输,搬运物资也很在行。当然,天地会的横向联系也极其方便。

“运这么多货,我还是第一次啊!”李群很高兴。

连理文把账册一式写了两份,一份交给李新妹。她接过这账册时,两个面颊鼓了起来,不太明亮的灯光摇曳着,照出这奇妙的表情。她有种说不出的艳丽,理文自然感觉得到。她现在满怀希望,不仅面颊鼓着,内心大概也鼓鼓的呢!五千!五千兵若攻下宾阳,部队人数定能破万。有了万人部队,就不必东奔西跑地打游击,而是可以像李沅发那样横行天下了。清军很快就会被各地造反军拖得精疲力竭,到时想征讨造反军也办不到了。

“群雄割据的时代就会到来!”她曾向连理文预言。

她有没有夺取天下的想法?理文一直有这样的疑问。从情况看,她似乎还没想得那么深。夺天下是创业者的思想,她是第二代,不要坐吃山空已是最大的期望了吧。理文给自己的疑问做了这样的解答。理文入神地凝视着新妹的面颊,她那鼓起的面颊不知何时又恢复了原状。

“你看什么?”

“你的脸鼓起来了!”

“啊呀!”新妹把手放到右颊上,一笑嫣然。

“我大概是随便鼓了鼓吧。你觉得奇怪吗?”

“不是奇怪。你很漂亮。”

“别开玩笑了!”新妹晃了晃胸膛,摆出男子汉气概。

理文看她这副样子,反生怜悯。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些一旦进了天库,就不是自己的东西了。”

推荐热门小说太平天国兴亡录,本站提供太平天国兴亡录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太平天国兴亡录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林、左会谈 下一章:从装疯到天父下凡
热门: 崔老道捉妖:夜闯董妃坟 歪曲的枢纽 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 大东汉 秘密 秦书 如意蛋 悬崖边的名士 德国式英雄 锦衣当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