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张门郭氏

上一章:第038章 火烧高昌 下一章:第040章 大唐真的没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龟兹的社会生态不知不觉中在发生着重大的变化,由原先内向地依靠农业与牧业,一变而为对商业越来越重视。通往东方的康庄正道——经由高昌、伊州进入瓜州的道路尚未打通,但楼兰古国已经荒废了的道路这时竟然也有大胆的商人在行走。

外来的商业力量来得比张迈预想中更快,来自天方世界、印度世界原本止步于疏勒的商团,有一部分竟然冒着风险将商路东拓到了龟兹、焉耆,而宁远、疏勒、于阗的商人更是群相赶到,有一种对张迈的信任业已形成,而当听说安西军不仅击退了毗伽,更将军力侵入到高昌盆地时,一股莫名的兴奋便在商人中间蔓延开来!

为什么兴奋?因为对他们来说,攻入高昌的意义,不是收取龟兹、焉耆的意义所能比拟的。

谁都知道高昌回纥是安西地区东部的霸主,与阿尔斯兰平分天下,如今张迈打进高昌,那分明就是在向这个区域霸主发出正面的宣战!

“双方既然动上了手,那就不可能再停下了!”

不可能停下,那就意味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当然,张大都护是一定会胜利的!”

时当十月,薛复进入高昌的消息还没传到,郑渭对东方的这场战争有些觉得“太急了”。如果能够多给他一年的时间整顿龟兹、焉耆,那么胜算应该会大很多吧。现在的话,龟兹、焉耆都还不够稳当,而张迈就带领不到两万人的军队深入到高昌盆地深处,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前军败北而后方空虚,那之前的许多努力便前功尽弃了。

可是商人们对张迈却有着比郑渭更大的信心,或者说那是一种盲目的信仰了。

“毗伽已经在莫顿门被打败了,所以只要张大都护一攻入了高昌,很快高昌就要易主了!”

“那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哈哈,难道你还不明白?高昌一旦打下,回纥人在天山以南就只剩下伊州,而我们则联有龟兹、焉耆和高昌,回纥在天山以北的人力物力要转运过来不容易,以三州压一州,伊州是很难独存的。”

“你的意思是说……”

“是说天山以南的丝路的重开就在眼前了!”

西州和伊州一打通,安西军与归义军就联系成了一片,如果两家能够合力的话,打通河西不在话下,河西一打通,长安就在望了!丝绸之路将重新开通!丝路的重开对商人们来说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财富……

其实这条路还很长,但在一些商人口中却显得轻巧无比。

郑渭自然也很明白重开丝路会有什么好处,他也很明白西域的民心所向——至少是商心所向。可是这时候他真的很不安心。在全面的胜利到来之前,一切都不可掉以轻心!

实际上,已经有不利于安西军统治的潜流在暗暗涌动着了。就在三天前,郑渭收到了白马镇叛乱的消息。

白马镇位于龟兹西南,当初为了防范安西军骨咄在这里安插了他的亲信,骨咄被击败以后薛复奉命扫平诸村落市镇牧场,不肯归降者或被流放,或被处死,负隅顽抗者迅速便被攻灭。薛复威猛之名虽然不如杨易,但他真的处理起镇压的事情来手段也是十分的毒辣,杀了几只鸡以后,群猴就被震慑住了,就在这个背景下白马镇随大流地投降了。

对领地内部的整理是一项大而且久的工程,真要将民生做好,一百年也做不到尽头——考虑到当时的实际情况有利于扩张,张迈采取了先外扩后内政的方略,进入龟兹以后迅速就发起了对焉耆的攻势,正如毗伽为防范安西而暂时容忍蒲昌城一般,张迈给郑渭的指示也是尽量安抚境内各部,白马镇的亲骨咄势力因此而得以苟延残喘。可就在张迈远征高昌、精兵强将均不在龟兹之际,叛乱发生了。

这次的叛乱一开始规模不算很大,但由于龟兹方面兵力薄弱,所以竟未能第一时间予以镇压!

白马镇僻处一方,就算让叛军在那里继续闹下去也不会有重大的损害,可是张迈东征在外却有一支叛军盘踞在西面,那感觉真的是如芒在背,不过这还不是郑渭最担心的,郑渭真正担心的其实还是乌垒州——那里聚集着将近一万的回纥人,而且有一个颇有威望的洛甫在那里呢!

郑渭秘密派人前往乌垒州作监视,并派使者赶往乌垒调洛甫入龟兹,理由是要让洛甫作为自己的副手理政。可是洛甫却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当前乌垒州离不开他,希望郑渭能够另择贤明,或者将事情推迟一些。

“此事可疑!此人可疑!”郑渭的心情沉重了起来,不过就在这时,东南方向发生了另外一件大事——归义军挺进到渠离了!

渠离原本是薛复占领,薛复挺进焉耆以后,安西军大部队就聚于铁门关,后来占领焉耆后,又将铁门关作为龟兹与焉耆之间的转运点。相反,位于铁门关西南、进出楼兰废道的渠离其地位就被边缘化了。而且在沙州对外改变政策之后,归义军又从孔雀河抽调回了部分兵马,眼下曹元深手头只有不到五千兵马,按理说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可偏偏今年无论敌我大部分的事情都总是不“按理”来。

曹元深为什么要挺进渠离?根据归义军自己的口号是要北上帮助唐军稳定局势,但谁知道他们真正的用心是什么呢。如果张迈还在龟兹或者焉耆,安西军将会有足够的胸襟和器量直接请曹元深入城相见,可是现在曹元深的行动却只是加深了龟兹与焉耆的惊疑,本来逐渐稳定的形势又出现了动荡的因子,焉耆的一些牛鬼蛇神暗地里又开始活动了。

事态发展到了这个份上,再接下来的事情要解决就不是郑渭单独能够推动的了,而必须有杨易的配合。

不,应该说这些事情杨易肩负着更大的责任。但是让一些人内心忐忑的是:这位杨将军的举动似乎也透着诡异呢!

他手头握着三府将兵,张迈离开的时候曾经明确地对留守文武说自己走后,“郑渭主政、杨易主军”!可是白马镇出现叛乱,龟兹却连一个营的兵力都不肯派出。杨易依旧如往常一样喝酒跑马,似乎全然不将这些事放在心上。

他的这种态度,让一些敏感的人产生了更大的不安。如果说白马镇是纤芥之疾,那么渠离曹元深就是手足之患,如果说乌垒州会产生的是肘腋之变,那么杨易……如果他不稳的话那可就是心腹大祸!

为了这个缘故,郑渭愁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他其实也觉得杨易不稳可能性不大,但在这当口杨易本来该表现得更加积极的,可他现在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不免让一些核心层怀疑他是否对张迈没有启用他东征心怀不满了。

如果郭洛在,以他的地位以及和杨易的交情可以直接去质问他,但是其他人却没有这样的资格。

“怎么办呢?”郑渭一夜不睡,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去找郭汾。

这时郭汾的肚子已经明显看出怀孕的形态了,这个曾在边疆叱咤胡虏的英雌少女,如今正在向安西第一夫人这个角色转变,而且转变得还很不错。在疏勒是不用说的,满城的人都爱戴这位夫人,就是到了龟兹郭汾也展现出了她独特的魅力,现在身怀六甲没法直接上战场帮助丈夫,至少要帮他稳定后方吧,在一些贫困人家的家里偶尔会出现大都护夫人的身影——这时骨咄统治时代不可想象的事情,可汗的王后哪有这样的心思?

赈贫抚孤的事郭汾也亲自挑头,联合了已经到达龟兹的官员女眷,不但捐出了自己的首饰,还向商家和寺庙募集了钱粮,大都护夫人如何帮助贫病老弱、鳏寡孤独的故事没多久便传得很广,如果说张迈是立威、郑渭是立政的话,那么郭汾那爱民亲民的形象就更加地深入人心。龟兹、焉耆的和尚尼姑、善男信女,无不称颂大都护夫人真乃菩萨转世。

此刻的郭汾身子粗重,无法上马,无法开弓,但郑渭却以自己独到的眼光看出她有能耐帮自己解决难题。

在知道了郑渭的来意以后,郭汾沉了脸,道:“郑长史,你这是什么话!谁都可以怀疑,但你怎么可以怀疑杨将军!”

“我不是怀疑杨将军。”郑渭道:“我是希望杨将军能够站出来,消解一些人对他的怀疑。”

“谁?谁怀疑他?”

“谁怀疑他不是关键!关键是杨将军必须要让众人觉得他没有辜负大都护的付托!我也是相信他的,所以我才会来找夫人,也希望夫人能够想个办法让杨将军能够爱护自己。”

郑渭走了以后,郭汾呆呆看着后院的针叶树——这里是大都护府在龟兹的府邸,前身是骨咄的汗府,主人已变,花木却依然。想想两三年前的话,郭汾自己也不敢想象今天能够住进龟兹可汗的王宫呢。

“唉,家业大了啊。”她吩咐了下去,让郭鲁哥家的备轿。

“夫人啊,今天外面风大,还下了雪……”

“不要多言,备轿!”郭汾的语气不容置疑:“我要去拜访一下杨将军。”

杨易在龟兹本来没有府邸,他妻子病逝不久,儿子在疏勒依附祖父生活,他也就是一个单身汉,到了哪里都只是住在城内的大营,和士兵同吃同睡,但郭汾到达龟兹之后因为要帮他操办续弦之事所以就替他安排了一座府邸,但杨易平日还是没住在哪里,仍然住在军营。

这时郭汾来拜访杨易,自然不可能在军营接待,因此她出发之前先让郭鲁哥去给杨易报个信,杨易听说之后急马赶回家,和郭汾竟是同时到达大门口。

两人进府之后杨易才发现里头什么都没有,有些尴尬起来,道:“夫人,这可怠慢了。”

郭汾哧地一笑,道:“易哥哥,现在又没有外人,左右不过鲁哥夫妻脸随侍左右,你叫什么夫人!”

郭洛与杨易乃是发小,郭汾从小就跟在两人屁股后头晃荡着长大的,相互之间亲如兄妹,这时看看府内荒凉的情景,郭汾有些难为情起来:“嫂子还没过门,这里本来该我来打理的,现在搞得这样空荡荡的,却是我这个做妹妹的不是了。”

杨易笑道:“这哪里怪你?我本来就不住这里的,摆了东西进来也就是惹灰尘。”

郭汾道:“所以更要赶紧把嫂子娶进门啊。不过我听福安说,她的妹妹才十四岁,只怕也不大会打理家务,这可怎么办啊。”

杨易笑道:“这些琐碎事,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郭汾脸色一沉,撅嘴道:“易哥哥,往后你再于私底下叫我夫人,我可生气了。”杨易这才笑着改口,叫她汾儿。郭汾又说:“我是女人,是迈郎的妻子,是你的妹妹,这些琐碎自然是由我来管,我不管这些,还管什么去?前线自然没我的事,宁远有我哥哥守着,疏勒有杨叔叔镇着,就是龟兹,也有易哥哥你撑持着,能有我什么事情?”

杨易又是一笑,道:“汾儿,今天既不是什么节日,又不是我的生日,也不是你的生日,你忽然跑来找我,怕是有什么事情吧。你既然叫得我一声哥哥,就不用拐弯抹角,直接说吧——是不是有人在你跟前说我的坏话?”

郭汾道:“易哥哥为什么认为有人在说你的坏话?”杨易默然。郭汾道:“莫非易哥哥是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可能会给人说坏话的事情么?”

杨易淡淡道:“我自干我的事情,问心无愧,管他别人怎么说。”

郭汾点头道:“这就是了。咱们问心无愧,管他别人怎么说!最近是有一些谣言,都是外人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也不是不知道,就只当他是过耳乱风。这里是龟兹,毕竟不是新碎叶城,这些龟兹新民哪里知道我们两家的关系?又哪里知道我们兄妹三人的情义?那可是洪水也冲不垮的,那可是烈火也烧不断的。若是在新碎叶城,或者是在疏勒,在咱们老唐民多的地方,便断断不会出现这等言语了。”

杨易本来有些寒冻的脸色松软了下来,仿佛被一阵春风吹过一般。郭汾又道:“不过易哥哥,我进龟兹以后,你除了接我进城的那次之后就没来找我,这却又是为什么?”杨易道:“这个……我懒了。”

郭汾道:“你哪里是懒?你是在生气,在生闷气——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知道的!这次东征高昌,这么大的事情偏偏没你的份,换了我是你也要生闷气的。可是易哥哥,迈郎他没办法啊。当初大伙儿在疏勒决定东进了,西边有萨曼、阿尔斯兰、萨图克虎视眈眈,怎么办?只要我哥哥留下了,其实我哥哥也知道,留在那边是没仗打的,建功立业的事也轮不到他,那可是多郁闷的一件事情啊,但是他得留下——除了他,迈郎还能相信得过谁啊?咱们东征的唐军还能相信谁啊?现在到了龟兹了,迈郎要打焉耆,打高昌,可是咱们的实力还不足以一边东进,一边还留下足够的兵力镇守龟兹,所以只能是留下一个绝对信任又能以一人而抵三军的大将镇守——他身边除了你之外,还能找到第二个人吗?小石头?那小子虽然信得过,可他只晓得冲锋陷阵,哪有能力独当一面呢。庸叔?他也只是资历老,经验足,若遇到突发情况未必应付得来,至于薛复……”

说到这里郭汾一笑,道:“那终究是外人。除了易哥哥之外,眼下再没第二个人能让迈郎放心东征了。所以易哥哥,你不要生迈郎的气好不好?”

杨易连眼睛都微笑了起来,道:“我哪里是生迈哥的气!我只是自己郁闷着,怎么凑来凑去的,这些打大仗的机会我为什么要错过!有时候想想我宁可自己是小石头,也不用想那么多,闭上眼睛冲锋就行。”

郭汾笑道:“但易哥哥你终究不是小石头,你啊,就是杨易,纵横大漠、鹰扬草原、天下独一无二的杨易!”

杨易呸了一声,叫道:“肉麻,肉麻,汾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

郭汾抿嘴笑道:“这些天我也像以前在新碎叶城、在疏勒时一样,有空就去看看城内的老弱贫民,那只是顶普通的事情嘛,结果却就被人叫成什么仙女啊、圣女啊,活菩萨啊,我自己也肉麻死了,没处发泄,就只好来肉麻你了。”

两人说说笑笑,直到黄昏郭汾才告辞出来,杨易送到门口,忽然道:“汾儿,白马镇的事情,还有渠离、乌垒州那边的事情你别担心,都只是小事,最近郑渭老来大惊小怪,我是故意不理他。其实我早让人去处理了。三五天内便会有捷报来的。”

郭汾笑道:“那个我不管,我关心的就你的婚事啊,我那未来嫂子啊什么的,人家才十四岁呢,看你到时候怎么洞房!”

两人作别之后,郭汾回到府中,命郭鲁哥去告诉郑渭:“没事了。”

但驻扎于龟兹的三府将兵仍然没动静,过了两天,白马镇那边忽然传来叛乱首领的首级,却是郑渭派人秘密入镇悬赏黄金五十两,结果叛乱者的副首领就将首领的脑袋砍了来领赏。

又过两日,渠离那边传来消息,却是杨易派出了使者知会曹元深,对他说:“渠离是龟兹、焉耆两镇的门槛,朋友远来,没有坐在门槛上的道理,若要入门为客,请到龟兹一聚,若曹二公子是奉父命巡视边疆,请退回孔雀河畔——按照大唐疆土划分,那里才是沙州的属地。”

这番话不卑不亢,又不给任何商量的余地,曹元深与参军商议过后,觉得此时不可得罪安西军,果然当日便退回了孔雀河畔,杨易知道之后便派人送了一千头羊到孔雀河边犒劳友军。

在曹元深撤出渠离期间,乌垒那边洛甫也到龟兹来了,因向郑渭谢罪,道:“先前未能赶来,不是有意推托,实在是乌垒州内确实有些无知小子听了别人的煽动,竟来劝我作乱,我当时若是离开他们只怕乌垒州很快就会被他们控制,所以我暂时不走,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将他们劝化,现在乌垒已经没事了,因此赶来向长史谢罪。”

这时法信已经从疏勒赶到龟兹,听到这事问道:“那些无知狂妄之徒呢?为何不缚来龟兹问罪?”

洛甫神色变得有些悲痛,道:“当时有无知狂妄之徒了,现在却已经没有了,既然没有,我绑谁来?长史若是相信我的话,就请当这事没发生过,若是不肯相信我,那么就请将我帮到法曹参军事处问罪——因为如果硬要说还有无知狂妄之徒,那就只有我一个了。”

法信还想问什么,郑渭已经挥手不让他说话,道:“洛参军既然说没有,那就没有吧。”

当天晚上郑渭忙完了公事之后带了瓶好酒来见杨易,杨易仍然住在军营,听说杨易来访就权当不知,杨易又跑到军营来见他,杨易见到了他后冷笑道:“稀客啊!郑长史居然屈尊来见我这个武夫。”

郑渭笑道:“有件事情不懂,不弄明白怕睡不着觉,所以赶来请教。”

听他这话说得谦逊,杨易也就不好继续臭着脸,命人抬了炉子进来温酒,同时切几斤上等羊肉来。

两杯酒下肚,郑渭才道:“白马镇的事情,我过后就想明白了,定北兄是怕龟兹兵将出动反而会让本城中虚人心浮动,所以以金买首,将一场叛乱消泯于无形。渠离就不用说了。但乌垒那边我却弄不大明白。”

杨易笑道:“其实也没啥难懂的。洛甫带着龟兹回纥的旧族到乌垒州后我一直就有派人监视他,他本人确实没作乱,但白马镇叛乱之后,来劝他作乱的人却很多,多到如果追查下去得将他所有族人连根拔起。所以当时我要是派兵去拿他,那只能逼他造反,这段时间我对流入乌垒的武器管制得很严,如果乌垒真要起事就只能揭竿为兵。洛甫这个人呢是很理智的,像这种眼看是不可能成功的事情我料定他不会做。所以我就押了个宝,赌他不会造反,结果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子了。”

郑渭甚是惭愧:“我身为长史,张龙骧又将龟兹郑重交了给我,结果还是闹出了这么多的篓子,想想真是汗颜。”

杨易笑道:“你也别乱谦逊,自你入龟兹以后,大事小事都理得井井有条,龟兹焉耆两个新得之国被你没两个月管得大致太平——这还不够么?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只漏了几个孔而已,所以我才能帮你补上,若龟兹是你来之前那样民政军情财货法度样样事都百孔千疮,我就是要补那漏也补不过来啊。”

说到这里两人对视一笑,举杯干了,一饮而尽。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38章 火烧高昌 下一章:第040章 大唐真的没了
热门: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汉乡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爝火五羊城 绝对主角[快穿] 深渊游戏 鬼之子 全球高武 唐朝绝对很邪乎 愤怒值爆表[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