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封侯非我意,但愿四夷平!

上一章:第046章 安胡策 下一章:第048章 抢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景琼向外公求娶自己,福安真是吓了一跳,本来她对是否嫁给张迈还带着几分羞涩的犹豫,这时心中却猛地明确了起来,极其强烈地反感甘州回纥,一双妙目望向曹议金,叫道:“外公!”李从德更不想姐姐嫁给这个人,也叫道:“外公!”两人没具体说什么,但语气中反对之意已经相当明显。

曹议金一笑,对景琼笑道:“景琼你这话可说得迟了,本来你和福安论起年纪、人才、亲谊倒也是绝配,可惜福安日前已经许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齐了,就等着过门完婚。因此此事我也无法答应了。”

景琼道:“可是令公刚才答应过我无论什么事情都答允的。”

曹议金道:“福安已有婚约,此婚约中我既是家长、又是媒妁,毁约之事如何做得?老夫未问明是什么事情就答应你,那倒是我的不是了,这样吧,你的婚事也包在老夫身上,定给你找一个门第相当、容貌绝艳的妻子。”

景琼其实已有妻子了,并不是急着自己的婚事,看上福安爱的是美色,若是个汉家知礼的子弟,这时听说对方已有婚约也就默退了,但景琼却是越求不得就越想要,觉得既然还没成亲就有机会——甚至就算成亲又怎么样?也未必搞得到手!

“令公,却不知公主许配的是哪家的子弟?”他问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在品度福安这个未婚夫的身份,看看能否用上什么手段抢亲。

康隆在旁接口道:“王子,这门亲事敦煌城内知道的人也不少,公主的这位未婚夫婿大名鼎鼎,说出来你也定然听说过。”

“是谁?”

康隆笑道:“便是安西大都护府大都护、四镇节度使张迈。”

景琼咦了一声,如今张迈在西北那真是威名赫赫,自可汗到黎民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这次景琼要来沙州时也得过乃父关于张迈的嘱咐。甚至就是沙州于阗要与安西联姻的事,谋落戈山也都略知一二,只是景琼之前没有在意所以不知详情。

曹议金见景琼听说是张迈之后就没再强求,心想他已经知难而退,撑持起身子来,呵呵笑道:“虽然姻缘未成,但提亲总是美事。常言道,万事以和为贵,以谐为美,你们两家从子弟斗殴到议亲论娶,从误会到朋友,正是应了这两句话。”说着便命设宴,一来要给景琼洗尘,二来要给两人压惊。

福安本来不想列席,辞说自己乃是女子,不宜抛头露面,曹议金笑道:“都是亲戚,有什么打紧。”仍然让两个孙女列席,又让自己的妻子、媳妇、孙女都出来凑热闹,曹元德会意,让自己正当龄的女儿和侄女打扮得花枝招展,坐在了景琼的对面,景琼却视若无睹。

他本来已被张迈的威名压住,又不敢在曹议金面前放肆,几杯酒下肚却又孟浪起来,他毕竟不是没见过女人的强邦王子,对福安原本只是爱她七八分,因没求到就多了一两分的不甘,再听说是已经许给了张迈的女人,对福安的欲望登时增加到了十二分!直冲理性之堤防了。

借着给曹夫人敬酒,给众女眷一个个地敬下去,敬到福安这里他已有了七八分醉意,笑着对福安道:“你是我四娘的外甥女吧。”原来曹议金将一个女儿嫁给了药罗葛·狄银做了第四房妻子,算来景琼的这个后妈,还正是福安的亲母姨。他这时看了看福安道:“长得真像,都是这么美貌”,凑近了些道:“连味道也像。”嘴角带着古怪的笑容。

福安猛地想起漠北风俗可汗如果死了,儿子是可以娶除了生母以外父亲的其他妻妾的,便是父汗在时,儿蒸后母之事也是常常发生,福安虽长在西域却深受汉化教育的熏陶,眼看景琼如此言语,如此神情,隐隐猜到了什么,心中大恶,身子往后一倾避开了越凑越近的景琼,托言自己醉了赶紧逃往后面去了,景琼犹望着她的背影依依不舍。

曹议金看在眼里,却只当不知道,宴会散了以后对长子道:“景琼可有些少不更事了,你将他盯紧些,别让他干出逾格的事情来,还有,让你媳妇也搬到公主楼去照应,出阁之前,没事别让福安两姐妹乱跑。如今西北诸侯都在敦煌,正值非常时期,万万不可出差错。”

曹元德道:“但景琼这番也太放浪了些,据情报看来,那张迈绝不是个好惹的人,万一闹出什么事情,说不定他一怒兴兵也非不可能。父亲看是否敲打敲打他一下?”

曹议金道:“咱们眼下正需甘州方面的支持,若是安西与甘州冷战起来,咱们身处其间正好利用。可以让两家争竞,却又不能让他们打起来,让两家争竞,他们眼下都还压不倒对方,那就得寻求我们的支持,但要是真打起来对我们反而不利。不过这个分寸的拿捏却得恰到好处。景琼年纪轻,城府未深,脸皮尚薄,你若直接去敲打他只怕他一怒之下就要回头,西北之盟若是少了甘州,则凉州也将切断,那就变成三家之盟了。僧乌波(李圣天的原名)如今与张迈走得太近,在我们与张迈之间他会选择谁我现在也有些没把握。只有让河西诸侯都参与进来,咱们在会盟上的声势才能压倒张迈。”

曹元德忙道:“不过张迈他会乖乖听令么?”

曹议金笑道:“他怎么可能会是因一个盟约而听令的人?这一番结盟推出的只是诸侯之长,不是诸侯之主,诸侯会盟推其长者,先论爵位,次论功劳,次论资历,论爵位我数次得中原敕封,张迈却只有一道不知真假的前朝圣旨,论功劳他威名正盛,但我根基深厚,却也不输于他,而论齿数则我毕竟长于他,张迈既肯来沙州就我们,那便是默认我为西北诸侯之长的暗示了。此次先结盟约,挟河西以服张迈,然后借此威权,渐渐统合河西。此为兵家纵横之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均在此中了。”

曹元德大喜道:“父亲英明,孩儿所不能及也。”因想起曹议金的话,便没直接去找景琼谈话,却去找谋落戈山,要他以邦交大事为重规谏少主。

……

阳春三月,敦煌也迎来了一年级的好风光。

张迈来到敦煌时有些讶异这里的美丽与富饶。

严格来说,这并非张迈第一次来到敦煌,上一辈子西行旅游,敦煌当然是整个旅程的第一重点,所以他曾在这里呆了整整七天,可是今天“重游故地”,却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地方。

“上辈子”来来到时,敦煌的风沙化已经相当严重,连举世闻名的月牙湖也面临完全干涸的危机,但这时张迈看到的却是漫山遍野的草地,块块如井的绿田,月牙湖在后世是一个孤零零的水体,但在此刻却只是众多河湾中最漂亮的一个。

“千年的光阴竟然对大自然也做出了这么大的改变!”

如果说自张义潮以降归义军一代代的努力是创造这沙瓜富庶的人为因素,那么这肥沃丰美的水土则是沙瓜得以兴盛的自然原因了。

看到大西北比千年之后丰饶何止数倍,张迈甚是兴奋,眼看望见敦煌城了,他在车内对李膑、灵俊道:“这次我们到沙州来,不求虚名,不求实利,就是要让百姓知道我们,亲近我们,相信我们,一切行动以此为纲。说白了,其实曹议金和我们都知道这次的事情乃是做秀,只是曹议金未必知道我们要秀的东西和他们不同,我们要秀的目标也和他们不一样。”

灵俊问道:“什么是做秀?”

张迈笑道:“就是登台做戏。”灵俊哦了一声,张迈又道:“眼下是曹议金搭了台,他要做的戏首先是给西北诸侯看,然后才是给百姓看,我们的这场戏却都是唱给河西百姓看的,什么戏文热闹我们唱什么,总要听得他们如痴如醉、爱我想我才算成功。我们立场堂堂正正,军势如日方中,只要百姓能够了解我,我相信我们的主张一定会得到他们的支持。只要他们能支持我们,那我就无所畏惧。我们就像烈火,河西百姓就像柴草,双方只要遇上了定能烧出更旺的烈火来,我最怕的就是曹家闭关自守让我们无法接触到河西百姓,那样我们要硬打进来,但现在既有机会让我们接触河西百姓,务必要争取他们对我辈倾心!”

灵俊含笑道:“大都护所言甚是,万事先取人心,书生得人心则成千年圣,英雄得人心则建百世功。”

李膑嘿嘿一笑,道:“人心要抓,英雄之业亦不可废。”

到了敦煌城外,不但曹元德、曹元深亲自来接,李从德也来了,他比张迈小了十几岁,见到张迈先称叔叔——因张迈与李圣天是兄弟相交,杨易在一旁笑道:“你现在叫叔叔,回头大都护要是娶了你姐姐做妻子,这辈分不是乱了么?”

李从德忙又改口称大哥,张迈挽了李从德的手,笑道:“咱们各交各的,我对这些辈分什么的从来不计较,大丈夫立世以德名功业为主,有志不在年高,无功空活百岁。我虽然大你十来岁,但你喜欢叫我什么都无所谓。”

他们是马上叙话,张迈的汗血王座乃是西域数一数二的宝马,神态威武犹如天龙,李从德所跨虽然也是良驹却也逊色不少,张迈一招手,早有人牵出一匹千里马来,李从德眼睛一亮:“汗血宝马!”

张迈呵呵笑道:“来,换个坐骑吧,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李从德大喜,忽地跳下马来,跟着一踩马镫飞身上了新坐骑,大凡家教良好的贵族子弟,缺的只是基层力量和吃苦耐劳,书算骑射的教养却远胜平民,所以李从德的马术也相当不错,安西军将士望见了无不喝彩。李从德听到彩声心中大感满足,便在马上拱手谢彩。

曹元德道:“天色已不早,家父早在城中设宴等候,就请大都护入城吧。”

这时城门内外早就挤满了人,一来曹家也组织了些百姓夹道欢迎,二来百姓人人都因《安西唐军长征变文》而对张迈、杨易等耳熟能详,都将他们当做传说中的人物了,这时听说张迈要来,那真是万人空巷,人头涌涌将主街以外的地方挤得水泄不通。

张迈与曹元德并行入城,但汗血王座比曹元德的坐骑高了半个头,李膑这次又特地为张迈配备了一个加高银鞍,加之张迈是从十万大军中杀出来的,是经过万里长征闯出来的,身上的气场岂是曹元德能比?几个条件一凑,曹元德登时成了陪衬,才过城门,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聚焦在张迈身上。

杨易跟在张迈左侧,马后一个健卒扛着他的丈八虎牙长槊,石拔又跟在杨易后面,肩头上自扛了獠牙棒,敦煌的百姓早从敦煌中听说了变文僧对这两件兵器的描述,不用介绍,一看便知——

“瞧!丈八虎牙槊!那肯定是鹰扬将军杨易!”

“呀!那是獠牙棒啊!那个就是铁兽石拔了!”

杨易与石拔被变文僧们描述得性格分明,乃是《长征变文》中人气最高的两个“角”,但丈八虎牙槊和獠牙棒再威风,所有人很快还是将目光投向汗血王座后面——那是马小春高举着的赤缎血矛,长矛长期渗着鲜血,色作暗红,看起来没有虎牙槊和獠牙棒威武,但却另有一番慑人的魅力。

张迈、杨易、石拔之后,又是龙骧、鹰扬两府的精锐,至于郭漳、卫飞所率领的神箭营那也都是精神抖擞,从人到马从上到下透着精神气,曹元德所率领的来迎接的仪仗队伍也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个个英俊不凡,而且旗帜明艳、衣甲光鲜,但跟安西唐军这群龙虎似的兵将一比那就像一群唱戏的。

敦煌百姓在远处望见,纷纷称赞:“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

曹元德本来觉得自己的安排全无破绽,但这时气势完全被压制住了,心中便隐隐生出了几分闷懑。

在张迈入境之前,安西军与归义军的使节早就进行过几轮的接触,对于会猎地点和会盟礼节都做了深入探讨。

眼下安西军与归义军都自称大唐藩属,所以用外国礼仪交接并不合适,但两家同时又都是实质上独立的政权,中原那边实际上管不到西域来,双方使节都是文人,要确定礼仪自然不免引经据典,说来说去,双方都觉得曹令公与张大都护相见的情况与春秋时诸侯会盟的情况最为相近,因此以春秋之古礼参照现实情况行事最为恰当——两大强邦会盟,宜于边境或夹在其中的小国相见。

然而这次张迈竟然同意亲至敦煌,这里是归义军的首府,张迈来就,那是大大卖曹议金面子了,与之相应曹议金亦在城内安排了大营请安西军入驻。

双方游过长街后,安西军驻扎毕,曹元德再请张迈到灵图寺相见,张迈留下石拔、卫飞、李膑,带了杨易、嘉陵,入寺赴会。

曹议金竟然在寺外坐候,见到了张迈撑持着起来,两人握手,曹议金叹道:“久闻大都护威名,今日才算见到真人了。”

张迈笑道:“我等小辈,都是听张令公、曹令公故事长大的,当时可不敢想今日能与心目中之大英雄执手相见。”

两人齐声大笑,李从德一直跟在旁边,他离开于阗时李圣天曾再三叮嘱:此番东去定要趁机好好观摩当代英雄的风采,所以他一直留心外公与张迈的对答并暗暗在心中比较,心想:“别说功业,光是这份气派舅舅也不能和张大都护相比,只有外公才差相仿佛。”

曹议金挽着张迈入寺,寺内河西诸侯早等候在那里了,却有一大六小:大的是得到中原册封为“顺化可汗”的甘州回纥,其次是凉州的孙超与折逋骏,此外兰、河、廓、鄯四州也有人赶来。

孙超地盘虽小,名声却大,新近方得中原封为凉州节度使兼河西节度使,光就最新的爵位而言犹在曹议金之上,不过他在凉州的势力实在太弱,孙超的地盘不过是凉州城以及其近郊,连个完整的国防线都没有,因此不敢冒昧要求得到与这个名号相当的权望。

折逋骏未得中原册封,但他们折逋氏在凉州雄据一时,近来更渐渐凌驾于孙超头上去了,至于其他兰、河、廓、鄯四州来的则都是只占据一城一县的小诸侯,只因唐末以降官爵都不值钱,所以这些人也各自设法弄到了个刺史乃至节度使、观察使之类的头衔,这时得到邀请也就都应邀而来。

杨易扫了这些河西诸侯一眼,对兰、河、廓、鄯四州诸侯心道:“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只对孙超、折逋暗暗点头。

曹议金敬重远客,却也不分大小,一一为张迈引见,诸侯无不大称“久仰”。甘州回纥在河西势力最大,但药罗葛·景琼这时竟然不在,待得曹议金介绍完毕,才听外面一个声音大大咧咧道:“张迈来了吗?”

跟着便见一个青年按刀跨步入寺,张迈见他高大雄壮,便问曹议金:“这位是谁?”

曹议金道:“这位是顺化可汗之子,药罗葛·景琼殿下。顺化可汗已得中原册封,如今见统甘肃二州。”

顺化可汗也是来自中原的封号,曹议金故意提出来乃是因此次他召集的是“西北大唐同盟”,所以在名义上也得有所交代。

大唐与后世那些畏缩的王朝不同,除了直辖的州县之外,更有类似于自治区的属国,属国的外交唯大唐马首是瞻,属国的政治方针以及军防也由大唐确定,属国的国王或者可汗,只有得到大唐皇帝的诏书才能被这些国家的贵族和平民所认可——这是一个强大而有力的传统,如今大唐虽已经灭亡了数十年,但这个传统却还具有强大的威力,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药罗葛氏在取得甘肃二州的实际统治权以后,还要向中原求取一个封号以巩固其政权之合法性。

因此曹议金召开西北大唐同盟而邀请甘州回纥却也符合法理情理。

张迈来到这个时代之后对这些情况已有了较深的了解,这时笑了笑道:“原来是景琼殿下。”行了一礼。

景琼昂首受了他一礼,却不回礼,而是道:“你就是自称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使的张迈么?”

大唐的节度使因统治区域以及权限的不同也有大小之分,小者与属国国王、可汗相当,至于大者如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使,在全盛时期那是统领着十几个属国的高官,在上古时期那是可以称为“方霸”的,非甘州回纥这种统治二州的可汗可比。因此景琼要在张迈这个“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使”面前加上一个“自称”,以讽刺他乃是自封,并未得到中央王朝的认可。

曹议金见景琼如此唐突,眉头一皱;杨易见他敢对张迈无礼怒上眉梢——若是石拔在此这下只怕就已经吵开了,但杨易却还按耐得住;嘉陵却想:“你以礼法来论高下,那就是自己承认身在华夏统治圈子之内了,表面上看是要占我们上风,实际上却自己跳进汉统瓮中来了。”

慕容归盈、孙超、折逋骏等也都不吱声,要看张迈如何应答。

张迈淡淡道:“封侯非我意,但愿四夷平。安西大都护也罢、四镇节度使也罢,都是众人推举,这些名号我并不放在心上。我今生之志愿,乃望扫平胡虏,为国家一统以尽绵薄之力,若死则愿马革裹尸,洒血于疆场之上,若生则当挂冠封印,甘老于林泉之中,百年之后若得百姓们谈论起我来时,将我附班超、李靖之后,那便是对我最大的褒扬了。”

别说景琼一愣,便是曹议金也为之一怔,慕容归盈捻须若有所思,孙超大声喝彩,赞道:“壮哉斯言!”因凉州留守历代均非世袭而是推举,所以孙超对张迈这句话最有共鸣,他来到敦煌后本来一直沉默低调,这时却跨出一步,大声道:“张大都护,你能转战万里、横扫安西,我也只是佩服而已,但能有这等胸襟,那才是为国守土、为民请命的真英雄,好汉子,请受孙超一拜!”

※※※

注一:儿子与后母发生不伦关系,谓之“蒸”。

注二:方霸,即方面之霸,如大家所熟悉的《封神榜》中的东伯侯、西伯侯(文王姬昌)、南伯侯、北伯侯就是四大方霸。这里头西伯侯的“伯”字电视剧读为bo二声那是读错了,应该读“ba”四声,其实伯在这里也就是“霸”的通假字。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46章 安胡策 下一章:第048章 抢妻
热门: 极乐诱惑:太平天国的兴亡 最强妖兽系统 嫁给敌国上将后 余温 一朵桔梗花 大明武夫 冰火魔厨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所有人都求我好好活着 上品寒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