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抢妻

上一章:第047章 封侯非我意,但愿四夷平! 下一章:第049章 叛国者诛,奸淫者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慕容归盈回到府中,慕容腾问起灵图寺之事,跟慕容归盈一起往灵图寺的慕容据代为述说,慕容腾大奇,道:“张大都护竟然当众说这样的话,这等话当众说出来,以后怕就难以改口了,难道他真的有功成身退之心?”

慕容归盈嗤的一笑,道:“曹操还说自己一辈子就想做‘汉故征西将军曹侯’呢。这等话如何信得?若真让他扫平胡虏,一统天下,那时候归隐不归隐还不是他自己说了算,谁能用今日之言语去束缚他呢。”

慕容腾道:“虽然是如此,但他今日为何要说这样落人话柄的言语呢?”

慕容归盈捻须命慕容据:“你去打听打听,我料张大都护此来一定不会在居处寂寞,你去看看他离开灵图寺后又有什么举动。”

慕容据去了后,慕容归盈命慕容腾将邻屋和门口的下人都撤走了,慕容腾便知接下来父亲的话乃是绝密,故而连孙子都遣开了——那是怕慕容据年轻不懂事泄露了,果然听慕容归盈道:“我若不去伊州,没有就近深入了解张迈在高昌所行之政,今日他的言语或者也未能理解得透彻,但现在却是洞若观火了。今天张迈在灵图寺说的话,和他在高昌的种种举措都是一脉相承的,其对外交涉亦属其内政之外延。”

慕容腾道:“孩儿不懂。”

“当然不是那么容易懂得的,只怕此刻连曹令公也未必能如我看得这般透。”慕容归盈因给慕容腾说起张迈在高昌如何削蒲昌、杀庞特的事,这事敦煌这边也多知晓,但慕容归盈当时就驻扎在伊州边界,时时关注着高昌的动态,庞特方面甚至还曾派人向他求援企图结归义军未外援,所以有许多第一手的细节是远在沙州的人所不能尽知的。

慕容归盈略为陈述之后,问慕容腾有什么看法,慕容腾道:“张大都护的手段有够辣!在那等境况之下竟然也不顾忌外兵压境和内部动荡!不过他的运气也真不错,毗伽竟然没来进攻,这一关便给他过去了,反而又成就了他的威名。”

听儿子看问题没能抓住本质,慕容归盈暗暗叹息,心想归义军诸家族的人才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曹议金已远不如张义潮,曹元德一辈更是远不如曹议金,自己的儿子也不如自己,顶多也只是个中人之资,现在老一辈的人尚在时还能和安西那边过两招,若等老一辈的人凋零殆尽,那时靠着这些不肖子孙可不知如何抵挡了。

黯然归黯然,却还是循循善诱地道:“张迈这一招,不是辣手不辣手的问题,他这么做是让我看清楚了安西军的两大政略:一是如何对待胡汉之别,二是如何对待新归领土的旧家族。而这两点他的做法都和曹令公大不相同——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慕容腾倒也还有几分灵性,被乃父一提点便明白了过来,呀了一声说:“我懂了!父亲是说他对胡人和大家族都采取强硬的手段,与曹令公的因循完全不同。”

慕容归盈道:“张迈不止是强硬,但你点出曹令公的‘因循’两字那便很好。张迈一路东来,每得一地都行变革,高举汉统以化胡,又以‘律法之前人人平等’为号召,将固有大家族之特权削损殆尽,挤出上层之资财以争取中下层之拥护,如遇抵触他也不像曹令公那样多方顾忌安抚,而是宁可选择用激烈手段将违抗者尽数清除。骨咄、庞特的下场都是两个明证。”

“我明白了!”慕容腾道:“西北诸侯,沙州也罢,瓜州也罢,一旦占得一州一镇都赶紧向中原派出使者,邀得中原册封以巩固自己家族的地位,其行多出于私心。但张大都护却反其道而行之,他这次这么说,那就是要宣称自己的作为都是为了国家,都是出于大公而不是为了建立一个新家族,连他自己都这样了,那其他家族就更没有拥有特权的理由了。今日与会的诸侯当中,孙超在凉州是没能以家族统治凉州的,所以孙超才会这样当众支持张迈。”

慕容归盈见儿子在自己点破之后渐渐通隆,微微一笑以示赞赏,说道:“这一百年来,河西真正能够起兵为国的就只有张义潮公一人,只有他在成就大功业之后能够真正地向朝廷无私地‘归义’,所以也就只有他一人才能横扫河西。其他人则都是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而不惜割据。曹令公二十年前就已经执掌沙瓜,但他却又只能止步于沙瓜,就是因为他没有这个魄力得罪河西诸部落、诸家族,也不肯放弃已经到手的特权。对内无法改革,对外自然也就无力,因此二十年来也就只能因循下去了。”

说到这里慕容归盈沉吟下来,低声呢喃:“无‘私天下’之念者得天下,然而得天下之后是真否还不要特权,又有谁说得清楚呢……”

慕容腾没听见父亲的低语,却道:“可是张迈这么做,岂不是相当于要得罪尽河西的诸部落诸家族?”

慕容归盈冷笑道:“便得罪了又怎么样?如今他已一统安西,他的政略又是能够真正统合境内人力物力,将力往一处使;河西却割裂为十余块,便是沙瓜境内也是家族林立各自为政——力聚则强,力分则弱。真要给张迈找到了个机会大兵压境,河西诸家有多少会顽抗到底真是难说了。张迈既然敢这么做,那当然就打定了主意不怕得罪人的了。看来此次他来敦煌,所争者绝非与曹家之友好,而是要蛊惑中下层之心志。要夺取的当是一个有利于安西扩张的大义名分。”

慕容腾道:“父亲,既然你已经看破这一点,那是否……”

就在这时,慕容据从外面跑进来,叫道:“爷爷,爹爹,出事了,出事了。”

“怎么?”慕容归盈问。

慕容据道:“甘州的那个王子景琼,在灵图寺被张大都护一番言语压得抬不起头来,现在正在大街上挑战张大都护呢。”

他的祖父父亲都是一奇,慕容归盈问:“他怎么挑战?”慕容据笑道:“说来更是有趣,他竟然是要娶福安公主为妻——现在敦煌消息灵通点的,谁不知道福安公主是许给张大都护的,张大都护这番来沙州,一是为了会盟,二就是要来迎娶福安公主啊,景琼这人真是不知好歹,竟然要张大都护将福安公主让给他。”

慕容归盈又问:“张大都护怎么应答?”

慕容据道:“我去得晚了些,到那里时他们已经闹开了,刚好听张大都护手下的嘉陵和尚说张、李联姻已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虽未过门,名分早定,岂有相让的道理。”

“不错,那景琼那边又怎么说?”

慕容据道:“景琼听了这话竟然说,按照胡地习俗,别说未过门的妻子,便是过门的妻子,强者亦可抢去,弱者只能自认倒霉。”

慕容归盈和慕容腾对望了一样,沙瓜二州胡人部落也不少,慕容父子自然也知道漠北胡族中确实有一项约定俗成的“抢妻”习俗,允许草原上强有力的青年去抢夺各地、各部的女子为妻,这在汉人眼里乃是一项鄙陋之极的野蛮风俗,在中原别说普通人家的男人抢夺别人的妻子要判重刑,就算是皇帝也不敢公然强抢有夫之妇,但有许多胡人部落却是默许这种行为——当然,抢别人老婆的会被认为是好汉,被别人抢了的那便是窝囊废。

慕容腾虽然知道有这么个习俗,却忍不住皱眉道:“这个景琼怎么如此乱来!完全不顾大局!虽然说漠北是有这样的习俗,可他也不看看他要抢的是什么人!他自己乱来也就算了,随他一起来的重臣也不劝劝?”

慕容归盈却沉吟道:“听起来像是年轻人胡闹,其实却未必全是胡闹。走,咱们去瞧瞧。”换了便装,让孙子带路。

这件事却是发生在敦煌市井中心,这时沙州百姓听说甘州回纥的王子要在和安西大都护争女人,而争的又是于阗的公主、曹令公的外孙女,这等热闹谁肯错过?没一会功夫已经传遍全城,好事者闻讯早就都从四面八方赶来,要看此事如何了局。就是远来赴会的诸侯也都站在旁边看热闹。

慕容归盈到达之前,曹元德已经先赶到了一步,正为双方调停,张迈不怎么开口,都是由嘉陵在争辩,可他说的是汉家礼法,景琼就是不认,只是道:“按我族风俗,这事没什么不妥!”曹元德的劝说他也不听,到最后景琼大叫道:“张迈!你派个小和尚在这里罗里啰嗦干什么!你就当众说一句:你到底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全场忽然都静了下来,人人都向汗血王座上的张迈瞧去,按大唐礼法,于阗国主既然已经许婚,又有杨定国、曹议金做媒,这桩婚事便是皇帝来了也轻易动摇不得了,他若要讲理也不是讲不过,但西北民风尚武,这时被景琼当面挑战,若是一味只是动口讲理那反而会被沙州百姓、河西诸侯疑其胆怯。

杨易虎目圆睁,就要上前,张迈伸手拦住,看了景琼一眼道:“这里是沙州,当用大唐礼法,你别跟我扯什么漠北风俗。”

景琼哈哈一声,叫道:“你果然不敢!”

张迈等他笑完,才道:“福安我是不会让给你的了。但你要自取其辱我也由得你。”

景琼叫道:“那你是应战了?”

嘉陵向张迈连连摇头,示意他不必与景琼一般见识,张迈却已经道:“随时奉陪!”

此言一出,四周军民百姓无不轰动,更有杂在人群中的变文僧大为惊喜,心想又有新故事新桥段可编了。

景琼见张迈应战,马鞭一指,道:“好!那明日午时我们城外见!先斗弓箭,再斗骑术,再斗武艺,三场两胜者便迎娶公主!”

张迈笑道:“比武招亲么?哼,我陪你玩玩就是!不过也不用搞什么三战三胜,就一场,你若有种就来试试我的横刀!只不过我刀口不长眼睛,明日你最好先交代完后事再来!”

谋落戈山见张迈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反而暗中吃惊,心想他能一路打平岭西回纥、龟兹回纥、高昌回纥,只怕王子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张迈却不理会他们,一拍汗血王座,向曹元德告别走了。一时之间全城议论纷纷,个个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不少人都道:“张大都护何许人也?那是打遍西域无敌手的大英雄,是天山上的龙变的!这个回纥王子虽然看起来有些武艺,这番只怕却要吃亏了。”

也有老成地道:“那又不然,我却觉得张大都护这番可意气用事了,回纥王子既然敢挑战那肯定也是有备而来,张大都护他是大帅之才,可不是沙场冲将,虽然百战百胜,可不见得武艺也就天下第一,就算武艺很强,也不能保证一定胜过回纥王子,万一有个闪失,真让福安公主给人抢了,他张大都护颜面何成,安西军颜面何存?”

又有人说:“这个我看你是白操心,人家既敢答应,肯定是胸有成算。”

又有人说:“不然不然,比武的事情谁敢说一定能赢。总之这次打赢了的话没见得有好处,输了的话不免一世英名付诸流水。张大都护刚才实在是冲动了。”

但更多的人却都道:“什么冲动不冲动,被人指着鼻子要抢自己老婆,谁忍得住!”

“就是,就是!换了你忍不忍?”

慕容据年轻好事,见张迈应战乐得坐不定,已去找人商量明天到城外占个好位置了,慕容腾道:“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元德也真是,刚才也不力劝,现在闹成当众比拼,双方无论谁胜谁负,落败的一方只怕都咽不下这口气,万一闹成兵戎相见,一场会盟的盛事反而要变成祸事了。”

慕容归盈也注意到曹元德似劝解似纵容,冷笑几声,摇头回府。

消息传到公主楼,福安听说了又惊又骇,文安拍手道:“这下可要瞧瞧我这位准姐夫大展神通了。”见福安愁眉深锁,问道:“姐姐怎么了,你担心张大都护会输不成?”

“张大哥不会输的!”楼板声响,却是李从德来了,文安喜道:“王兄!”拉了李从德近前,道:“哥哥你说,明天这场比试,张大都护的赢面有多大?”

李从德笑道:“那肯定是必胜无疑!”

福安却还是迟疑着,李从德问:“姐姐到底怎么了?”福安道:“王弟,你见过张大都护动手过没?”

李从德一愕,别说他没见过,就是李圣天、马继荣也没见过,以前父王和太尉和他讲起张迈的事,说的都是他如何运筹帷幄,如何神机妙算,如何指挥若定,并不曾说起见过张迈如何战场厮杀。

福安低低道:“弟弟,有件事情我于你说了,你可不能传出去。我听汾姐姐说,张大都护的武艺似乎……似乎也并不怎么强,所以……”

别人若说这话李从德可以不做理睬,但这话是出自福安之口转述郭汾的话,相知莫若夫妻,郭汾都这样说了,李从德一听心里也没底了,道:“不会吧。”

文安道:“王兄,不如你去张大都护那里探探口风,瞧瞧他有没有把握。要不然我和姐姐今晚都睡不着了。”

李从德道:“好,我就去。”

这时天色已晚,李从德心想:“这事关系姐姐的终身幸福,一定要打听清楚,万一张大都护其实没什么把握,我可得替他想想办法。”

跨上张迈送给他的汗血宝马,一路驰至张迈的住处,此处却是张义潮当年曾居住过的旧宅,曹议金特地拨给张迈居住的,虽然宅院颇为破旧,但张迈感念张义潮的功业,对曹议金的这项安排十分满意。

府内这时已经点燃了灯火,守门者见是于阗太子来慌忙入报,不久嘉陵匆匆来请,李从德随他穿堂入院,张迈却正与一干部属在后园喝酒,见到李从德来笑道:“从德,来得正好,这是郭洛从宁远送来的葡萄酒,我们刚刚开封,你也来尝尝味道。”

李从德见他镇定如恒,全然不将明日比武的事情放在心上,心头反而定了下来,心想张迈一定是胜券在握才能如此。

酒才斟满,忽然外头闯进一人来,却是石拔,到了后园就叫道:“迈哥,迈哥!”见李从德在,才改叫大都护,喝了一杯酒,叫道:“听说明日你要和那个不知好歹的回纥王子决斗,是这样么?”

张迈笑道:“不是决斗,是我要教训教训他。”

石拔哈哈一笑,道:“对,教训教训他,不过那家伙算个屁,你亲自出手实在太抬举他了,不如等我替你出手吧。”

灵俊也道:“大都护,这个景琼确实也没资格做你的对手,你如今是万金之躯,实在没必要冒这个险。”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47章 封侯非我意,但愿四夷平! 下一章:第049章 叛国者诛,奸淫者杀!
热门: 余温未了 死人经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影帝是只白狐妖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白首妖师 他的人设不太行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中国人的人性与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