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大头鱼

上一章:第051章 群狼的窥视 下一章:第053章 敦煌张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关于八剌沙衮方面的消息,三月份里头忽然来得很频密,仿佛背后有一只手在推动一般呢,先是刘岸得到消息,有一群毛皮商人在热海沿岸收集货物时恰好注意到有一群人自东而来,匆匆往八剌沙衮方向走去,这群人牧民不像牧民,商人不像商人,部落不像部落,人数只有数十,衣着光鲜华丽,毛皮商人中有一个见多识广的老者看出了这群人里头有一个中年戴着一枚奇特的鹘头狼骨戒指。

“那是岭东回纥的贵人啊。”那老人说。

毛皮商人中的一个年轻人向老人请教,老人说:“那枚戒指泄露了他的身份!那是只有九姓之长宗的嫡系子弟才能戴的,这枚戒指的鹘头有三根羽毛,那应该思结族的,那一族现在应该都在北庭呢。”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毛皮商人中有一个琢磨了一下,竟然到八剌沙衮去将这个消息给卖了。

八剌沙衮有一个“情报收购点”,那是刘岸与李膑建立的一个制度,在沙州、于阗、撒马尔罕、怛罗斯、布哈拉都设有这样的点,在撒马尔罕、怛罗斯、沙州、于阗等地,由于有安西的使节驻地,这些使节驻地就自然而然成了这个情报收购点的所在,在还没有使节派驻的布哈拉、八剌沙衮等地,也有一些流动的情报收购点,每个点有两个探子负责,安西的大都护司马署和一群商人建立了一种非专门的联系,这群商人都来自安西境内,家人和产业主体都必须在安西,其主要身份仍然是经商,司马署并不会给给与他们额外的费用,但如果他们到境外行走,在外界听到什么消息,可以用司马署教会他们的特别办法找到情报收购点上,一旦情报被认为有价值他们将得到各种类型的报酬,有可能是金钱,也有可能是某方面的特权——别某座矿山的开采等等。目前来说已经好几个商人因此而发了大财!

那个毛皮商人偶尔听到这个消息,便在到八剌沙衮的时候将这个消息卖给了情报收购点,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个情报会给安西带来什么,也不知道这个情报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只是像买六合彩一样,随手圈个号码一般卖出去,然后就等着看是否能中奖。

但安西在八剌沙衮的探子首脑却非常重视这个消息,他一边在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反馈回去,同时又秘密地与安西大都护在八剌沙衮的朋友联系,以期取得更加深入、确切的答案。

安西在八剌沙衮的朋友,除了一些商界的巨擘之外,更还有一个秘密的、一直与张迈眉来眼去的大家族——近两年逐渐被边缘化但势力仍然盘根错节于岭西各阶层的阿史那家族!

阿史那家族的家长科伦苏曾是阿尔斯兰的宰相,其长子卡查尔曾是深受敌人张迈赞赏且在岭西回纥军中有重大影响力的大将,这时父子两人虽然都已经赋闲在家,但其耳目却还是遍布八剌沙衮各地,甚至连大汗的金帐之内也有他们的人。

那日安西在八剌沙衮的探子首脑请阿史那家的管家吃饭——这是双方的第一次碰头,在听说了对方的来意之后,阿史那家的管家默默无言,饭没吃完就离开了,三天之后他主动请安西在八剌沙衮的探子首脑吃饭,席间什么话也没说,但他请吃的菜却大为奇特——

“阿史那家请我们的那道菜,是一条没头没尾的大头鱼。”

“这是什么意思?”已经开始涉足军务的郭汴插口道。

如果没有语境的话,这个哑谜却确实难猜,不过在当下这个语境之下,刘岸却一下子就猜出来了:“鱼没有头,没有尾,是因为头尾都被斩去了!”

郭洛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应该是这样。阿史那家也不敢说的太过明白,所以这件事情的严重就可想而知了。”

郭汴叫道:“大哥,你是说,我们安西会首尾受敌?”

眼下安西确实像一尾大头鱼,头和尾离得甚远,由于交通的不便,在很多时候都只能各自为战!

而在这种情况下,首尾受敌也就意味着毗伽与阿尔斯兰可能已经达成了联合。

“那怎么办?”郭汴道:“我们要赶紧向于阗求援吗?”

郭汴这句话显出了他的大局观已经颇为不弱,一旦首尾受敌,在阿尔斯兰发动攻击的时候,东方三镇势必也将受到空前的压力,那时候双方将难以互援,唯一能够得到援助的,就只有于阗了。

“不,无法求助于于阗了。”郭洛说,他相当明白现在东面的局势是怎么样的。由于讯息的迟延,这时候郭洛还不知道张迈在敦煌已经彻底得罪了甘州回纥,但这不妨碍他判断张迈一旦进入沙州,东方的整个局势就会变得扑朔迷离。他推断,现在张迈应该正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以增强他在东方的优势。

“现在,我们不能够有依赖东方的想法,甚至我们还得尽量将力量留给东方。”

“但是,要靠我们自己宁远自己的力量来独抗阿尔斯兰么?”

宁远只是安西之一镇,以一镇之力独当岭西回纥的十万大军,实在有些太过勉强了。更何况兵事一动,一旦宁远落于下风,布哈拉和怛罗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就将变得不可预测。

这是一个连锁局面,错了一招就有可能全盘散乱!

“当前最重要的,是要稳住萨图克和奈斯尔二世!”郭洛说道:“如果只是阿尔斯兰的话,利用亦黑山地的地形还是有可能将他们拖住的。”

刘岸明白郭洛的意思,那就是要争取萨图克和奈斯尔二世的中立,这两派势力的动向将会成为宁远生死存亡的关键。

“我明白了。”刘岸道:“我去布哈拉,萨图克那边,派何春山去。一定会争取两家至少不对我们动兵。”

会议散了以后,郭汴见郭洛的心情依然沉重,问道:“大哥,你在担心刘叔叔他们没法成功吗?”

郭洛摇了摇头,道:“这次虽然需要依靠交涉来确保西线,但交涉本身并不是关键。”

“哦?”

“汴弟,你要记住一件事情——”郭洛道:“国族对国族所有的承诺,都是不可靠的!必须有刀马在手,才能够真正确保我们的安全。刘岸与何春山纵然出使顺利争取到了奈斯尔二世与萨图克的中立,但如果形势不妙,他们还是会有可能对我们发动进攻的。所以交涉虽要进行,但真正关键的,还在于我军的胜败。”

“那么大哥,你能赢吗?”

郭洛没有回答,他知道这一仗并不好打,虽然也不是不能打,但有许多内内外外的原因干扰了他不能将全副身心用在对抗阿尔斯兰上面。

这天晚上他在月色下漫步,想到了很多事情,他从东方已经传到的消息推导,张迈在敦煌的计划应该正处在关键期,这时候如果西线出事,传出不利的消息,就有可能会导致整个棋局都被打乱。

就当前而言,安西军似乎也还没有陷入危机,甚至就算阿尔斯兰和毗伽一起出手,安西也未必扛不住!

“但事情不会只是那样的。”

就像曹议金一样,郭洛也能看到几步之外的棋路,既然萨图克与奈斯尔二世会成为左右他与阿尔斯兰对决的重要因素,那么同样,甘州回纥与归义军,也可以成为张迈与毗伽对决的关键。郭洛不可能同时应付阿尔斯兰、萨图克与奈斯尔二世,正如东方的张迈不可能同时应付毗伽、曹议金与药罗葛·狄银,如果事情真闹到了那个地步,那安西大都护府的崩塌也许就是转眼之间了。

在还不知道张迈已经砍了景琼一刀这个消息之前郭洛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已可知他的远见在安西军中罕有人能及他。

但也正是如此,他的心理压力也就变得更大了。

国与国之间的争衡,一个有力与不利的消息传来就有可能引发可怕的连锁反应。

安西的政治方针虽然一扫内部的颓靡,将许多旧家族连根拔起,让内部的发展得到空前未有的顺畅,却也因此树立了太多太多的强敌。远在张迈还没进入敦煌之前,郭洛就预感到了归义军可能会从朋友也变成敌人,从外交上看这绝对是一个失败,但从更加长远的角度看,这却是张迈的一次政治冒险。

郭洛理解张迈这次冒险的目的,实际上他也认同张迈的这种主张,只不过张迈的这些行动,会给他身边的人——尤其是他的股肱带来极大的压力!

想想三年前,郭洛还只是一个偏僻小城的青年领袖,但现在却变成一个要同时与三大国部同时博弈的军政首脑!外部敌人固然强大,但这空前未有的压力也是一个不输给三大国君联手的敌人。

不能输,不能输,不能输啊。

在安西唐军的将领中,最畅快的人莫若石拔,这个青年每逢战争只顾冲锋,尽管近来有时候也会用心思,但考虑的也永远都只是一个局部战场的胜败。战争一结束他就可以将一切抛开,回到后方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搂着他那个最符合唐朝审美标准的美丽妻子,抱着刚刚出世的两个儿子,无忧无虑地尽享天伦之乐。

和石拔相比,杨易的大局观更好一些,他会考虑战略,甚至会考虑政略,他那强大的侵略性与张迈极其相投,有些时候,会因为这种同质化而失去用武之地,但有些时候,杨易又能够因此而代替张迈独挡一面。

然而杨易肩头上的压力,还是没有郭洛来得大。郭洛的肩头上,有着一份杨易也没有的东西——

责任!

杨易想的,是胜利,胜利,胜利!

而郭洛想的东西却更全面一些,安西的生死,安西的福祉,乃至安西将来发展成什么样子,郭洛都觉得自己将负有很大的责任。

他是前任大都护的儿子,从小就潜移默化地接受自己是“安西少主”的观念,安西大都护府对他而言不仅是一份事业,甚至就是生命,尽管如今大都护的桂冠已经落在了张迈头顶上,但那份责任感却依然存在着,甚至比张迈还要来得强烈。

正因为有着这样强的责任感,才让郭洛有了别人所没有的温忍之力,让他比安西诸将中的其他任何人都更有担当!但也因为责任感压着,会让他有时候的思维与行动显得没有杨易那么灵动。

安西的发展正在关键点上!

前方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亲人。

如果输了,那就全线崩塌,但是如果赢了——

那我们就将拥有真正的无敌!

不知不觉中他在凉亭中的长椅中躺下,不知不觉间睡着了,睡梦中一个恶魇袭来,郭洛在魇魔的带领下仿佛飞到了高空,在高处看到了一场场的大火——先从亦黑烧起,亦黑尚未陷落,冲天砦已经被萨图克的铁蹄踏破,同时库巴也受到了围攻,郭洛向东方飞去,看到了托云关告急,再跟着东方三镇也星星点点——尽是火光!

是叛乱么?还是诸国都已经在向安西发起了围攻?

肥大的安西,幻化为一尾身形长长的大头鱼,尾巴和头部分别被切断,鲜血不断喷了出来,每一滴的鲜血都是一个安西旧部的性命……

“啊——”郭洛惊醒过来,一个美貌少妇正在给他擦额头上的汗珠,口中有些紧张地问是不是做恶梦了。现在杨清不在宁远,这个美貌少妇是郭洛的妾侍,也是何秋山的女儿。

嗯,确实是噩梦。梦中的场景,正是郭洛最害怕会发生的结局。

郭洛喘息着,喘息着……

他知道他所梦见的并非幻境,而是安西可能面临的未来之一!

如果换了景琼,也许已经被这种压力压垮了。

但是郭洛却反而承受了下来。

“过去了,过去了……”娇美温柔的何氏抱住丈夫安慰:“已经过去了……”

郭洛的心慢慢静了下来,没错,梦中所发生的,已经是最坏的情况了。

那只要挺过去,就可以了!

“取纸笔来!”

“啊?”

“取纸笔来!”

何氏取来了纸笔,郭洛便在月光之下写了一封信,他没有详细写上这边发生的各种不确定因素,因为他不想要东方的战友们担心,他给张迈、杨易、郑渭等人写的信都只有两句话:

“西线无恙,纵有变故,洛亦足当之,眼下一切当以东方之务为重,诸兄弟戮力于彼,勿需西顾!”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51章 群狼的窥视 下一章:第053章 敦煌张氏
热门: 天敌饲养指南 召唤富婆共富强 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 民国那些范儿 黑咖啡 虚幻的旅行 史迈利的告别 [综英美]魔法学徒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修仙农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