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敦煌张氏

上一章:第052章 大头鱼 下一章:第054章 招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刘岸召集司马署主要属官,商讨出使萨曼、怛罗斯之事,在出发之前又将相关事宜安排妥帖。

何春山被任命为出使怛罗斯的使者,在出使之前他将有关的情报作一个综合,忽然仿佛发现重大问题一般,要求立刻就见郭洛与刘岸。

这两年何春山在涉外事务上表现得精明强干,郭洛刘岸对他都颇为倚重,因此便将出使日期推迟了一天,且看看他有什么话要说。

三人碰头后,何春山道:“郭将军,刘司马,我以为此次出使,不应该去找奈斯尔二世和萨图克,也不该以维系和平的姿态去。”

“那你认为应该……”

“萨曼那边不用理睬,萨图克那边,应该以一种强硬的姿态,要求他们配合我们的进攻行动!”

刘岸吓了一跳,郭洛也为之一怔:“进攻?进攻谁?”

“谁对我们不善,就进攻谁!”何春山说这句话时,若不是语气偏软,没有一股霸味的话郭洛和刘岸简直要以为说话的乃是张迈了。

虽然觉得何春山这话说得有点离谱,但郭洛还是道:“说下去。”

何春山道:“现在我军东西受敌,但真的明白我军这困境的,其实只有我们自己,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能示弱,从来天下国族都是欺善怕恶,我军气势正壮,连战皆捷,这是全西域都有目共睹的事,因此若是示强,可叫诸国惊疑交加,但若是在交涉中让萨图克他们敲破我们底气不足,他们只怕反而就要翻天!从东方传来的捷报看,张大都护已经创造了一个无敌的气势,我们应该顺着这个气势,居高零下以号令群雄,到最后就算号令不动,也能叫他们不敢妄动。”

郭洛:“如何个号令法。”

何春山道:“我军有一个大弱势,那就是处在诸国之中,前后上下都受到攻击,但这却又是我们的大优势,因诸国多被我安西隔断,东方要知道西方的事情,西方要知道东方的事情,都必须通过我们。所以我敢断定,萨曼在半年之内必然不能弄明白沙州那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加上他们与我们通商而得利,一年半载之内绝不会因为不确切的谣传而向我们动兵,因此对萨曼我们根本就不必理睬,只要保持宁定即可。”

郭洛刘岸一起点头,道:“不错。”

何春山继续道:“萨图克那边也一样,不大可能有机会摸透我们的虚实,我料他们此时听到的,也只是大都护如何连克三镇,如何与沙州结盟,至于我们和沙州关系的微妙之处——这些当下连李圣天都未必能够准确把握到,萨图克如何可能揣摩得透彻?因此我料定他更加不敢妄动!既然如此,我们便可号令他屯兵灭尔基,以警阿尔斯兰,为其边患!”

郭洛刘岸听到这里心中都暗中汗颜,只因他们是少数几个确知安西军与归义军之间貌合神离的人,这几个月脑中想的都是这件事情,一时之间不免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误区走不出来,因此反而不如骤然接触此事的何春山能够跳将开来,以奈斯尔二世以及萨图克的立场来看待这件事情。

何春山擅长设局欺骗,这时背靠安西这个西域大邦,又在一个同样懂得造势的张迈麾下,将年轻时的聪变机巧上升为军国之诈,那可真是如鱼之得水。这时分析完了萨曼与怛罗斯的情况之后又说:“此两邦既然稳住,则我们西线可全力对付阿尔斯兰,我们可向八剌沙衮派出使者,促请他与我们一起——攻打毗伽!”

郭洛和刘岸对望了一眼,均觉得这一招犹如天外来星,奇得有些诡异,却又令人感到眼前一亮。

只听何春山继续道:“虽然阿史那家族的情报说毗伽以及与阿尔斯兰达成协议,但协议也是可以变的!但如今阿尔斯兰、毗伽与我们三家,乃是三足鼎立!阿尔斯兰凭什么就得听毗伽的?毗伽能游说阿尔斯兰攻击我们,平分安西,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游说阿尔斯兰,约他平分北庭?此事若不成,也不过是维持现状,此事若成,则我军可不费一兵一卒,而为东方三镇添一大援,使北庭回纥灭亡无日!”

……

这是一个乱世,这是一个混局!

除了天外的神佛,有谁能完全清楚地看明白这个混乱时局中的每一个细节?就算是各国诸侯,对局势的把握也都如盲人摸象,或摸到耳朵,或摸到大腿,每个人都在赌博,但每个人都没把握。

张迈其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敦煌城内谁也看不见他虚弱的那一面,整个敦煌看到的只是他的飒爽,他的潇洒,他的豪迈,他的锐气!沙州所有的人见到的只是他见谁灭谁的霸道!

敌人痛恨他的这份霸道,但却有更多的人崇拜这份霸道!

夜深了,竟有一个来访者在灵俊的牵引下从偏门进入,进入张府来求见张迈。

“哦?”深夜来访,多半不是正人,不过眼下是非常时期,有些评判标准便显得不大合用。

“灵俊禅师带来的人,想来必有道理。”

来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老年男子,相貌有一种古雅的味道,浑身带着一股书卷气,而且还带着一个很大的书箱,为着这个书箱,石坚差点不让他进来,怕里面藏着什么凶器。

张迈不认得这个人,但想灵俊一定不会带一个不相干的人来见自己。

“大都护,这位是敦煌的宿儒,沙州的望族,姓张,名毅,字从龙,号待飞。”

张迈觉得这名、字、号都有些文绉绉的,勉强点了一下头,却还是没听出什么道道来,本来嘉陵已经将沙州的一些军政重臣的资料转告了他,但这个张毅似乎并不在其中。

灵俊似乎察觉到了张迈的疑虑,继续加了一句:“从龙可以说是我们的本家啊。”

“本家?啊——张家。”

“正是!”

张毅趋步向前,向张迈拜了下去,张迈赶紧扶住,道:“这……张老兄年纪比我大,我可担当不起。”张毅道:“大都护是我张家中兴之希望。张毅虽然年长几岁,却也当代表敦煌张氏作一叩首。”

张迈一怔,这才忽然想起在高昌的时候,灵俊排指族谱,已经将他排到敦煌张氏里头去了,这时这个张毅忽然来找自己,莫非为的也是这个?

他迟疑间,张毅已经取过那个大书箱来,杨易李膑有些警惕,但见张毅打开书箱,里头却都是图谱,看样子竟然有十余本之多,看样子都是有年头的古册了。

只听张毅道:“此为吾张氏所藏瓜、沙、伊、肃、鄯、甘、河、西、兰、岷、廓十一州山河人口图籍,为九十年前张义潮公所制,当时共制成两套,一套献于朝廷,一套留在河西,献于朝廷随长安沦陷而毁,留于河西者却一直由吾张氏秘密保护,曹议金几番要强取豪夺,却都被我们瞒过,如今他只道此图已毁,却不知仍然在我们张氏手中!”

他说着将这河西十一州山河户口图籍一捧,道:“如今老父便代敦煌张氏,将此十一州图籍献于张大都护!”

李膑听得差点惊呼出来,张迈也是有些意外,这河西十一州的山河户口图籍,记载的乃是河西地区的天文、地理、民俗、风情、险隘、物产以及人口户籍,人口户籍状况也就算了,毕竟过了这么多年最多只能当做后世的历史材料,现在对安西唐军来说没什么实用价值,但山河图谱却有大用,得此图籍,相当就掌握了整个河西的地理情报,除去这几十年来所改易的部分防御工事之外,安西军将会对从沙州到岷州二千里土地的军事情况了如指掌了。

看着张毅献上来的这份山河户口图籍,张迈真是惊喜交加,他可没想到这位张毅一见面就送了自己这份大礼。

却不知自曹议金执政以后,归义军政权对张家嫡系明里优容,暗中打压,二十年以降,张家在沙州的势力已经是缩之又缩,只因敦煌张氏乃是千年大族,人口众多,根底深厚,所以曹议金才没能将之连根拔起,但沙州军政大员却都已经没有张氏嫡系的人物了,正因此故嘉陵给张迈送过去的名单之中才没有张毅的名字。所以张氏族人一听说“族中”出了张迈这样一个大人物,当然要设法前来挂靠了。

这份图籍对安西唐军来说固然有相当大的使用价值,但更重要的还是它代表了沙州一股势力正在向安西军倒靠,有了这样一个本土大族作为内应,对往后张迈的种种行动来说都将大为有利!

刚才双方都还显得很陌生,这山河户籍图谱一献,无形中便将张迈与张毅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知多少,张迈将图谱交给李膑掌管,自己却问起来张氏在沙州子弟的情况来。

张毅叹道:“自曹议金执政以来,他任用私人,祸乱政纲,我张家子弟从军从政皆无前途,因此只能以耕读传家,也有一些出家为僧的,也有一些做得两州小吏的,然大体而言实在有些辱没了英雄祖宗!”

其实曹议金在沙州的作为也没那么不堪,至少在“任用私人”这一条上实在是有些冤枉,不过作为被曹氏挤下台的张氏后人,对曹议金有这样的非议也可以想见。

张家本有书香门第的传统,要不然如何能在汉朝就出了一个承前启后的大书法家?政治上的道路一时被堵住以后,许多人便转向于“学”,张迈早知道沙州地区有不少家族极重文化教育,这时道:“为僧那是可惜了,但读书却是好事。如今安西正缺文吏,咱们张家的子弟若是有真本事,将来大可到安西去,未始没有用武之地!”

张毅大喜,道:“自曹氏执政以来,我张氏出仕之路几乎堵死,虽然曹议金也曾假惺惺安排了若干吾族子弟为官,但那都只是给个虚衔,但若能到安西出仕,那我族重兴之期便不远了!”

张迈微微一笑,道:“沙州才俊若肯到安西,那边肯定欢迎,倒也不限于张氏。不过咱们安西的政制法度与河西这边大不相同,去到那边之后还得重新学习才是。”

张毅笑道:“这个自然,自然。”跟着便请教了一些安西、河西政制的异同,张迈略为析说,张毅底子很厚,乃是在野人物中文派的佼佼者,虽然没有实职,但他时时观察着河西政制的变化,内心自有一套想法,张迈和郑渭一起建立起来的安西文官系统虽然朝气蓬勃,但说到精密处也未必能胜过大唐故有的文官体系,所以这时张毅听张迈一说很快就掌握到了两者的异同所在,而张迈在张毅的言谈之中也看出他见识大为不凡,心想:“敦煌张氏有着近千年的底蕴,虽然被压制了二十多年,但这未必不是一件坏事,将来若能引入以张氏家族为代表的沙州文化精英再加以培训改造,一定能够大大充实我们安西唐军的文官系统,减轻郑渭的压力。”

两人谈话既涉及到安西的政治制度,这种事情千头万绪,真要深入说下去只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李膑看看已过四更,提醒道:“大都护,这些事情是否可容日后慢慢再说?”

张毅呀了一声,道:“看看我,看看我,因与大都护言语投契,竟然忘了时辰,耽搁了大都护歇息,真是该死。”

张迈笑道:“我其实倒也很想与待飞先生彻夜长谈,不过明日要去祭拜张义潮公,还是应该睡上一觉,免得明日顶着一双黑圆圈去,那却是对张公不敬了。”

张毅道:“如此,张毅便告退了,但是临走前还是有一件事情要告知李司马。”

“哦?”李膑有些意外:“请问何事?”

张毅道:“在张大都护抵达敦煌之前,北边已经来了一伙人,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三五之数,但来历却有些奇特,乃是从伊州方面入境。且入城之后便不见了,至今不知藏在哪里?”

李膑为之愕然:“来自伊州?伊州如今已是归义军治下,伊州来人,倒也不算什么奇特之事情。”

张毅道:“不对,这伙人虽然从伊州入境,但我可断定他们绝非伊州之人,只是借道伊州罢了!”

这些本地的世家大族,根基之深、耳目之广,绝不是李膑、嘉陵派出几个几十个探子就能比拟的,因此能够探查到许多探子无法接触到的情报。

“那先生认为这些人是?”

“我怀疑……”张毅道:“这些人很可能是来自北庭,甚至可能来自契丹!”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52章 大头鱼 下一章:第054章 招魂
热门: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5 第十年的情人节 暗夜将至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罪恶的黑手 大地主 扪虱谈鬼录(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