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招魂

上一章:第053章 敦煌张氏 下一章:第055章 借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灵俊与张毅离开以后,张迈问李膑:“你看如何?”

李膑道:“若真是契丹或者北庭的使者来到沙州,则归义军中必有人与之暗相勾结。如今河西在大都护的带动下民气正旺,汉民犹思宗唐,如果曹议金真勾结了毗伽来对付我们,那绝不是好招,反而是昏招!不过我们也不得不有所防备。”

杨易道:“高昌乃是一盆地,虽然没有巴蜀盆地那样的绝险可也四面环山,年初经过一番清洗以后内部已经干净得很,只要不出差错,就算是东面北面同时遭受攻击也还扛得住。但我们现在人在敦煌,曹议金动向未明,要小心的反而是我们。”

李膑道:“依我看来,曹议金与北庭暗中来往是很可能的,不过现在最多也就眉来眼去,是曹议金尚不肯断绝与北庭回纥的关系,但要真公开连胡叛友,我想他不至于这么昏!”

议论既定,当下各自休息,因第二天还有一件大事要办——那就是前往莫高窟祭奠张义潮。

张义潮乃华夏民族之大英雄,其功业之盛足可附于班超之后,张迈一路西行又一路东进,对这位民族英雄极尽仰慕,所以未入敦煌,已经和归义军的使者议定,此次前来沙州,祭奠张义潮便是一早就定下的行程之一。

这日天色却忽然转阴,回春寒的风拂得人有些惊寒,张迈纵马驰至莫高窟三里外,望见张义潮的衣冠冢便即下马。张义潮卒于长安,所以河西军民所立坟墓只是衣冠冢,并非原坟。

自景琼一事后,曹家对张迈的态度变得微妙起来,原本计划中要大张其事的“联祭”这时也变成了应付之举,曹议金推说旧疾发作,只派了曹元德代表自己出席。

不过张义潮乃是河西汉民心目中的“护国神”,张迈要祭奠张义潮的事情沙州百姓大多早有耳闻,这一日虽然天气不好却还是空巷前来赴会,对此曹家也不好横加阻挠。

到了衣冠冢边时,头顶的乌云越来越黑,竟然淅淅沥沥下去回寒春雨来,曹元德缩了缩被凉雨洒到的脖子,匆匆将一片骈四俪六的祭文念完烧了,不料祭文被雨打湿竟然烧不着。

张迈出列,眼看天凉雨冻,但数千百姓却无一退去,知道他们不是来看热闹,而是真心敬爱他们心目中的河西护国神,心头感动,将祭文藏在怀中,站于高处,一阵狂风刮来,将雨点如铁豆一般劈在张迈脸上,张迈全身都湿了却全不躲避,对着数千沙州百姓朗声背诵起安西唐军的《祭右神武大将军张公文》来。

这时风势渐敛,雨势渐弱,方圆数里全无人声,只有张迈那雄壮的声音在莫高窟左近回荡——

赫赫大唐!雄立东方!

以仁以武,辟土开疆。

东渐于海,西被流沙,

声教宇内,威临万邦!

降及安史,国祚几斩,

君险臣危,万姓仓皇。

安东不守,北庭成墟,

安南割据,河西沦丧。

赖有将军,重开旧路,

慷慨归义,图盛图强。

惜乎伟业,未克全功,

中兴未至,英雄已亡。

大恨诸胡,趁乱觊觎,

侵我四镇,吞我甘肃。

西域万里,遍地狼虎,

我为鱼肉,人为刀俎。

泱泱中华,岂甘为臣?

汉家苗裔,誓不为奴!

迈等不才,愿效先烈,

奋剑驰马,整军经武。

重建律令,重整河山,

以期规复,以期雪辱!

丹心碧血,倾出肺腑。

汉道不昌,此志不渝!

伏惟尚飨!

……

这祭文写得颇文,百姓也未必全听得懂,但张迈的念诵铿锵有力,又在风雨之中屹立不动,所有人还是都被他感染了,张迈朗诵着,朗诵着,风势忽大忽小,乌云却飘得远了,阳光透了过来,天色忽而大霁,明媚的春阳照耀着莫高窟,一扫方才的阴霾阴冷,仿佛是祭文引来了温暖的阳春。

这一刻的气氛,没有张迈刀斩景琼时的那种猛烈,有的却是另外一种肃穆,遥念张义潮,又一起展望“重建律令,重整河山,以期规复,以期雪辱”的未来,忽然间数千人的心似乎都融在了一起,这一刻不分你,不分我,唯有的只是一群不甘为奴的汉家苗裔,似乎张义潮的英灵听到了张迈的召唤,超越生死时空回到了敦煌,回到了莫高窟,回到了这片他曾经叱咤驰骋的土地,唤醒了他昔日部属后裔的热血与豪情!

张迈这才取出了祭文,当众烧奠,没有再说多余的话,便带着杨易等人默默回城。

回到城门边时,只听莫高窟旁传来了若隐若现的歌声,那是敦煌的旧曲,那是沙州的旧歌,张迈侧耳细听,那歌声反复回环,听了数遍,终于听明白了歌词,却是河西百姓对张义潮的回忆与颂歌:“河西沦落百余年,路阻萧关雁信稀。赖得将军开旧路,一振雄名天下知……”

“路阻萧关雁信稀……路阻萧关雁信稀……”

杨易呢喃默念,忽然想起了安西军还在葱岭以西时渴盼着听到中原消息的那种心情,游子思国,犹如赤子恋母,安西河西,并无区别!不知不觉间这名令诸胡闻风丧胆的大唐虎将竟然流下了两行热泪,此刻的杨易,恨不得取出琵琶来和上一曲,只有那样才能宣泄他内心澎湃的浪潮!

刚才是安西感动了河西,此刻却是河西感动了安西!

就在这时,远方一骑驰近,竟是加急军情!来人望见曹元德翻身下马,呈上书信,曹元德拆开一看脸色大变,来到张迈身边,张迈问道:“大公子,出什么事了么?”

曹元德哼道:“回城再议。”

张迈杨易等莫测深浅,回到府邸之后,李膑因双腿不便一直留守,听说了后道:“只怕是甘州回纥那边出事了。”

灵俊道:“待老僧派人前去打听打听。”

过了有半个多时辰,张毅派了他的儿子张中谋赶来拜见,仍然由灵俊牵引从偏门进府,进来后便报急:“大都护,快走吧!”

张迈问道:“怎么?”

张中谋叫道:“药罗葛·狄银为景琼的事情怒火冲天,如今引了五万大军兵逼瓜州晋昌城,声言曹令公若不将大都护交出去便要踏平沙瓜,覆灭归义!眼下曹令公已经召集了慕容家、阎家、康家、李家商议决策,阎家、康家认为此事错在大都护,不该为袒护大都护而得罪狄银,慕容家的人却反对这么做,李家暗中漏出消息来,我父亲一得知赶紧派我来报!大都护,如今曹令公那边也不知道有什么决断,请你领兵快点走吧。”

杨易李膑等都吃了一惊,石拔怒道:“曹议金就这么怕狄银?被人一吓就要拿我们去挡祸不成?”

郭漳卫飞都道:“大都护,宁可,不可冒险,咱们不如走吧!”

“不!”张迈道:“现在事情未发,就这么走了反而显得我们心虚。且再等等,让咱们看看曹令公究竟是豪杰,还是懦夫。”

李膑微微皱眉,杨易对石拔道:“我去整军,万一曹令公昏了脑袋,你就护送大都护来与我会合!”又对郭漳卫飞道:“万一城内有变,我们无法会合,而你们又得脱身,那就护送大都护杀往蒲昌海——于阗的朋友当不会负我们。”说着便走了。

杨易走了没多久,曹议金便派人来请,郭漳卫飞等都道:“大都护,不能去!”

张迈沉吟片刻,道:“曹令公敌意未露,我若不去反而贻人口实。”对石拔道:“你跟我去见他。”石拔想也不想,就道:“好!”

张迈又对郭漳、卫飞道:“若曹议金真敢动我,你们便杀去见杨易,闯出敦煌,然后传檄河西,就说曹是叛国背义,倾安西之兵灭了曹家为我报仇。”

一拍石拔的肩膀:“走!”

石拔提了獠牙棒,与张迈一起骑上汗血马往曹府赶来。

郭漳卫飞要拦住他们,李膑道:“别拦,此去一定无事。”

两个少年不明白,灵俊道:“我料也无事,曹令公的个性不是足够刚断之人,而且他也断断不愿担承这等恶名的。否则他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让我们有防范反应的机会。”

张迈走到半路,孙超带了几个人来,远远叫道:“大都护!张大都护!”张迈停了下来,孙超年纪已经老迈,这次匆匆赶来,停马之后传檄不已,使个眼色,他手下的几个人便将曹议金的使者隔开了,孙超拉了张迈走开两步,问道:“大都护,你此去可是曹议金所邀?”

“不错。”张迈点了点头。

孙超握住了他的手道:“那就千万去不得!”他压低了声音道:“老夫从凉州来,这次药罗葛氏虽然答应借道,但我仍然十分小心防备,因此一路都安插了眼线,我刚刚收到消息,狄银已经兴兵围攻瓜州,又宣称不得大都护誓不罢休!”

张迈道:“那又如何?”

孙超顿足道:“大都护你何等英明,这时怎么还不明白?我料曹议金断断不敢得罪狄银,此次请了大都护去,怕是要用大都护的头颅去退狄银之兵。”

张迈哈哈一笑,道:“孙令公此言差矣,若曹令公这样懦弱,嘿,他会怕狄银,难道就不怕我安西的数万虎贲猛士么?”

孙超见他要走,忙拦住他道:“大都护,万万去不得!这事真不是开玩笑的!”

张迈道:“我也没当孙令公在和我开玩笑。你放心,我此去也不是去送死。”

孙超见拦他不住,顿足道:“也罢,既然大都护要赴鸿门宴,那老孙便随大都护走一遭吧。”

张迈大喜,只从孙超这报信、同行二事,他就知道自己又交到了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挽了他的手,道:“好,咱们一起去见曹令公!”

来到曹府大门外,见府内偶有人影奔来奔去,显得十分紧张,张迈问石拔:“你看怎么样?”

石拔望了一望,他对于杀戮之事有一种野兽般的直觉,凝神片刻,忽然笑道:“没事,没杀气。”

张迈便踏步入内,进到二门,有两个家丁拦住道:“请大都护和这位将军将佩刀、兵器交给小的暂管。”说着来解张迈的刀佩,张迈右手一下子按住了横刀,喝道:“退开!”

那两个家丁骇了一跳,被张迈一瞪连退数步,撞到了屏风上。

只听厅内曹议金问道:“何事?”

其中一个家丁道:“张大都护要带兵器入内。还有他带来的石将军,竟然要将那把大凶器带进去。”

厅内静了一下,便听门内曹议金道:“移开屏风。”

便有几个家丁来合力将挡在门口的屏风移开,露出厅内情景——这却是一个偏厅,占地不大,一眼望去更无剩余,此时门内只有曹氏父子以及慕容、康、阎、李登重臣,并无甲士。

曹议金道:“大都护,你可放心了吧。”

张迈一笑,命石拔在外等候,自与孙超踏步入内,问道:“令公,这么急召唤我来,不知有何吩咐。”

“吩咐如何敢当?”曹议金淡淡一笑,说:“大都护耳目众多,难道真不知道老夫请大都护来所谓何事么?”

说着向曹元忠点了点头,曹元忠便将那封加急军情战报呈给张迈,张迈看了一眼,战报中的描述果然与张中谋所说完全一致,便道:“原来是狄银反边,却不知令公准备如何应对此事。”

曹议金淡淡道:“刚才我招人商议,却是有人建议我割了大都护的首级送过去,好让狄银息怒退兵。”

张迈非但不惧,反而哈哈一笑,孙超微为凛然,厉声道:“曹令公,莫非你有此打算么?”

却见曹议金猛地怒道:“孙兄,你这是什么话!我曹议金如何能做这等卖友之事?哼,狄银竟然说出这等话来,可将曹某人看得小了!”

孙超暗暗松了口气,道:“这么说来,曹令公是有准备与狄银兵戎相见了?”

曹议金淡淡道:“狄银欺我老迈,但我归义军百年基业,难道就真的会怕了他不成?哼,他既然不愿以和为贵,那咱们就打上一场,好叫狄银知道我沙州非无英雄!”说到这里须发飘扬,豪气逼人,转头望向张迈,道:“眼下请张大都护来,就是要商议如何解晋昌之围。”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53章 敦煌张氏 下一章:第055章 借刀
热门: 皇室秘闻[穿书] 截胡 [快穿]专职男神 国家阴谋1:以色列的暗杀艺术 弄假成真 大唐兴亡三百年 上品寒士 盛唐刑官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梦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