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竹杠

上一章:第056章 主动胡化 下一章:第058章 阱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进驻常乐之后清点粮食,却发现军仓中只有供五千军马四十日之粮,原来瓜州并非盛产余粮的地区,常乐这个所谓的“粮仓”存粮都是从瓜州本地收来,储存量不但不能与中原的大仓相比,和以靠沙州方面接济的晋昌城相比也大大不如。

加上在狄银到达之前,曹元深又奉了乃父之命从这里征调了大批的粮草前往晋昌,而城内偏偏又涌入了大批的难民,所以存粮就更显紧张了,张迈这时已经成了守城的行家,当天绕城看了一圈之后心想:“这常乐防御工事虽然基本完整,但城池太小,城墙又卑薄,而且地势低洼,加上城内人口杂乱,可不是个可以在大军威逼下久守的地方!”

有些驻点地方虽小,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但如在平旷地方立城,就算将城墙围起通常也非可守之地。张迈走了一遭以后与杨易碰头,杨易也觉得此城若遇大军可一鼓而下,只是一座平城,并非战略要地。

张迈巡城的时候,郭漳也派出侦骑收集情报——这是张迈特别交代给他的任务,要求他不是只做一个神箭手,而要锻炼运筹谋划的能耐,郭漳带领数百人出城,侦骑所至以扇形巡搜出数十里外,因离敦煌之前张毅就已经设法为张迈寻到了二十几个熟悉瓜州道路的可靠向导,所以郭漳出城不怕迷路。慕容归盈的手稿中提到了几个“就食之地”,张迈尤其叮嘱,特别派了五火最精干而且可信任的部下去验证真伪。

马小春则带了几个近卫穿上寻传服装,到城内各处打探消息。孙超则去和慕容腾交涉。

到了晚间郭漳的部分搜巡近郊的人已回来,几处人马将瓜州最新的情报汇总,却得到了好几条重要消息。

首先是常乐与晋昌之间隔着一道墨离河,墨离河虽然不大且一年有六七个月会断流,但如今正是春夏之交河水正涨,这道墨离河的大部分地方便都没法纵马趟过,只有三四个较浅的地方却都已经被回纥人把守住了,墨离河过去又有一片丘陵,狄银在这里驻扎了大概一万大军,显然在张迈到达以前狄银已经将这一块的地理打探清楚,要将沙州方面靠近晋昌的企图扼杀。

“看来要突至晋昌城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孙超叹息说。

狄银的大军驻防墨离河的事情是慕容腾也探知了的,而马小春则探到了一个更让张迈担心的事情,原来在晋昌城与常乐城之间,土地平旷,水流也较为丰足,是瓜州最主要的一片农业区,这段时间狄银肆虐于此,将许多百姓都赶进了晋昌、常乐城,导致这两座城池的城内人口剧增了将近一倍,张迈想起郭师道等给自己讲述过的胡人种种攻城手段,便知道这是狄银的诡计之一:将两手空空的百姓赶入城内,既让百姓带着恐慌感染城内军民,同时入城的百姓还会消耗掉城内的粮食,而这些仓促入城的百姓通常又很难组织起来守城,且里头还可能会混杂着奸细,一招而有数得,乃是胡人的拿手好戏。

张迈道:“看来狄银并不是漏掉了常乐,而是故意略过不打,却以各种手段先削弱常乐的防御力,要等时机成熟,一举碾碎此此城!”

杨易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道:“据马小春带来的情报,狄银大掠四野,而逃入城内的百姓又两手空空,如今正值夏初,百姓家中按理说都还有四五个月以上的存粮,狄银的人马若已经将这批粮草收集起来,那可就是一笔偌大的资粮,看来他这次未必只是犯边立威,也许真有一举攻克晋昌城、覆灭归义军的打算。”

马小春接口道:“杨将军说得没错,我问过许多入城避难的百姓,他们都说那些胡人闯入他们家园之后,只要不反抗就不杀害,老弱都赶走,一些青壮则被赶去驮运粮食,似乎都往东北面去了。他们没了吃的,又怕胡人再来,所以就都躲入城中来了。”

杨易道:“若是如此,那么在某处应该有个屯粮点了,若能找到这个屯粮点将之烧掉,或许能逼得狄银不战而退!”

孙超、曹元忠均点头称是,第二日郭漳回来,却又带回了另外一个惊人的消息:据传百帐部已经在和狄银接触,似乎有意投靠过去。

慕容腾和曹元忠自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齐声惊道:“什么!百帐部!”

孙超问道:“怎么,这影响很大?”

慕容腾道:“百帐部共有六个部落,分布在瓜州大泽以北,如果他们仍然向我们归义军效忠,那么就可以牵制狄银不敢深入西进,但如果他们投靠了狄银拥兵南下,那不但瓜州危险,连伊州到沙洲的交通都有可能被切断!”

张迈心道:“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慕容归盈想得到瓜州一役的关键之一是能否争取到百帐部,狄银却也不是傻瓜。”他忽然心头一动:“狄银手段如此毒辣,或许瓜州之危并非假危险,瓜州若失,则归义军有灭顶之虞,若是这样的话,那曹议金或者就是真的有心要和我合作抗敌了。”

然而到底是还是不是,作为当事人张迈却也难以判断。人心惟危,曹议金是个既有手段又有胸襟的人物,否则如何能够稳坐沙瓜二十年之久?说他要趁机铲除张迈张迈相信,说他在危机面前会放下成见与张迈合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曹元忠却道:“百帐部受我归义军供养达数十年,其六族盟长刘广武又得我们敕封为怀德将军,应该不至于这么容易就变节吧。”

孙超哼道:“胡人贪婪无义,跟他们,讲什么‘节’!”

慕容腾却道:“那又不然,百帐部一直归附我们而没有投靠狄银是有原因的。”

张迈问道:“什么原因。”他想慕容腾跟随慕容归盈既久,他对百帐部旧况的分析应该是可以代表慕容归盈的。

慕容腾道:“百帐部和甘州回纥一样,都是游牧部落联盟的组织,刘广武虽然得统百帐部六族联盟,但比起狄银来他仍然是一尾小鱼,而且百帐部是穷游牧,要常年靠着我们归义军的赈济,而甘州回纥也是穷游牧,不过他们吃的却是甘肃二州境内汉家农奴的血汗。”

张迈听到这里,想起这些胡人磨牙吮血压榨汉家百姓的情景,脸色一沉,哼道:“这与寄生兽有何区别!”这些情形孙超比张迈更加熟悉,也跟着长长叹了一口气。

慕容腾继续道:“刘广武如果投靠甘州回纥,要想狄银像我们归义军一样每年给他们拨赈济那是不可能的,相反按照游牧部落的规矩,他还要逐年向狄银进贡,搞不好还会被狄银吃掉,但是如果刘广武与我们合作,却可以每年从我们这里得到大批的钱粮,而且又不怎么听我们的管束。正因为投靠狄银不如依附我们,所以除非是我们归义军出现重大危机,真的可能要彻底倒了,否则百帐部应该不会轻易变节的。”

他这番话极具说服力,张迈杨易孙超都听得点头。

便在诸将计议未定时,外头来报:“有百帐部使者到!”

张迈心中将这几年所接触到的胡人部落在心中都过了一遍,心道:“百帐部既已胡化,怕也沾染了胡人之恶习。”便对曹元忠道:“四公子,这次出征虽然得曹令公看得起,命我为主将,但百帐部乃是归义军附属,他们来了人,由我来接待不大合适,还是请四公子出面接待这使者吧。”

曹元忠见张迈尊重自己,尊重曹家,欣然道:“好!”曹元忠的行军司马阎一山道:“四公子虽然英武,但对百帐部的事情并不熟悉,请让我陪四公子前去吧。”张迈道:“我倒是忘了这个。”对慕容腾道:“慕容将军久在瓜州,必为诸胡所敬畏,就请慕容将军一起前往吧。”

两人答应了,随曹元忠出得大厅,张迈与杨易耳语道:“我想百帐部是趁机来敲竹杠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部落的形势我就更有把握了。”

曹元忠、慕容腾、阎一山三人转到偏厅,便派人接那百帐部使者来见,曹元忠对交涉事务并不精熟,慕容腾和阎一山却都认得那人叫刘广信,是刘广武的堂弟,一副油滑之貌,便替那使者引见给曹元忠。

刘广信却听说过曹元忠的名字,笑道:“原来是四公子,那可好了,虽然没机会见到老令公,但见到了四公子也一样。不过听说这次是安西张大都护来救瓜州,怎么不见他来?”

阎一山喝道:“混账东西!四公子面前,有你这么说话的么!”

刘广信哈哈一笑,道:“不是我有心得罪四公子,只是我想弄清楚现在到底是谁做主。”

阎一山冷冷道:“张大都护是来帮忙的客军,我们是敬客,所以请他领衔来救瓜州,但有曹家在一日,沙瓜二州便不会改姓。”

“那就好,那就好。”刘广信笑道:“那么我就将我们盟长的意思转达给四公子,四公子啊,你一定要救救我们百帐部啊!”

他本来嬉皮笑脸的,忽然叫出救命的话来,脸上便显得十分不自然,曹元忠看不明白也听不明白,道:“你这是干什么!”

刘广信道:“启禀四公子,今年年景不好,我们百帐部遭了大灾,境内青草不长,牛羊瘦弱,虽然还没到易子相食的地步,可这日子也实在没法过了……”

曹元忠听他说得凄惨,不由得一怔,一瞥眼却见慕容腾与阎一山都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来,阎一山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就直接说吧,不必每次都是这套说辞。”

原来百帐部每次向曹议金伸手要钱,都是用这套话,常和他们打交道的慕容腾与阎一山都已经听得耳朵起茧了。

刘广信就道:“我们盟长就是希望曹令公能够慷慨解囊,救我族百姓于水火之中,我们盟长也不敢要多,就只要谷物一万石便可。”

“什么!”曹元忠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万石!”

“是的,一万石。”刚开哭穷的时,刘广信脸上还有几分戏,这时却连戏都不演了,就道:“还请四公子早点拨付的好。”

曹元忠也察觉到他刚才的话是作伪,觉得自己被戏弄了,正要说话,阎一山截过话头,道:“一万石,这也太多了。而且如今瓜州正在打仗,钱粮一时无法凑集,我看是不是等战事告一段落,再……”

“不多,不多,真的不多。而且得快!”不等阎一山说话,刘广信就道:“救灾如救火!要知道在我来之前,甘州回纥大可汗药罗葛家已经派人到我百帐部来了,说只要我们肯并入甘州回纥,他们就赠给我们五万石粮草……”

“什么!”曹元忠又吃了一惊,只听刘广信继续道:“我族百姓,听说狄银可汗如此仗义,有许多人就都想答应他们了,只是我们盟长说,曹令公对我们素来仁义,听说我族遭灾一定不会不管的,因此力排众议,婉拒了狄银可汗的美意,却派了我来请归义军赶紧拨粮,免得族内百姓又生异心。”

他这哪里还是来求救,一句“请归义军赶紧拨粮”简直就已经是在下最后通牒了。

曹元忠平日家就喜欢骑射弓马,接触政务的机会不多,但他只是不熟,却也不是傻瓜,这时也听出了刘广信的弦外之音,冷冷道:“你这算什么,趁火打劫么?”

刘广信脸色一沉,道:“四公子,你这是什么话!我们盟长为了向曹家尽忠,这一次是得罪了多少族长、多少族人才将投回的众议压下,甚至连狄银可汗那边也得罪了,你怎么能将我们盟长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区区一万石粮草,难道曹令公还会拿不出来么?四公子,你年纪虽轻,但也该知道事情的轻重,可别为了这一万石粮草而失去了一群忠心将士的拥护,那可就真是因小失大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56章 主动胡化 下一章:第058章 阱城
热门: 仇恨的证明 真人颜如玉[综神话]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庙前村旧事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愤怒值爆表[快穿] 星际种植大户 [综英美]宝石商人 江山美色(极品马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