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百帐风云(二)

上一章:第061章 百帐风云(一) 下一章:第063章 张迈的道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刘广武心想张迈是带兵来,自己也不能示弱,因此尽点族内男丁,全部翻身上马,一起出去迎接——名为迎接,其实暗含示威之意,是要告诉张迈他百帐部的实力也不弱。

安西唐军三千人开近,百帐部虽然也是游牧部落,不过其族内马群多是源自漠北高原上的劣马种类,此等马在负重、耐劳以及环境适应方面有着很强大的优势,繁殖能力也强,但长相较为鄙陋,且装备又较差,张迈所率领的三千骑兵里头有着大量的汗血马以及第二代汗血马,或者是种类与第二代汗血马不相上下的名驹,三千骑兵普遍都比百帐部的马高上半个头以上,再配上铜鞍铁蹄,数千骑兵真是矫若天龙,相形之下安西三千骑便如王子、如将军,而刘广武的万余骑兵则如地痞、如乞丐。

也不用安西军故意展现军威,百帐部只一望之下,连人带马都自卑起来,刘广武心想:“安西唐军果然名不虚传,怪不得他们能横扫西域!”这时百帐部虽然人数较多,却哪里还敢生冒犯之意?刘广武慌忙出列迎接,远远望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认得是刘广信,心中暗喜:“原来是广信带了张大都护来!”

两军开近,张迈纵马出列,郭漳呼道:“大唐钦差、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使张大帅在此,对面可是百帐部?”

刘广武慌忙出列迎接,张迈一笑,道:“看来刘盟长乃是识时务之俊杰啊。”刘广武心道:“他这是暗示我归附他乃是识时务。”看了刘广信一眼,但刘广信一直都被张迈看得死紧,夜袭一事他竟然也没能知道,刘广武也没能从他的眼神中找到什么讯息,心想:“也不知道晋昌还有敦煌那边形势如何了,如果曹议金的势力已经被安西军吞并了的话,那我可得赶紧依附过来,但如果张迈还想利用我去对付曹议金,这事可就不能答应,只能推托。”

百帐部在瓜州大泽边一处沙谷中驻扎,沙谷中搭了一座高台,刘广武便请张迈上座,张迈要下马时,有两个刘广武的家奴迅速匍匐过来,跪在张迈的马镫边,弓起背脊,要用自己的背部来做张迈的踏脚垫。这是一种野蛮的陋俗,但刘广武却习以为常,且以前接待从沙州来的使者,那些使者总会在这些事情上得到很大的心理满足。

但张迈脚一碰到背脊却马上缩了回来,问道:“这是干什么?”

刘广武讨好地道:“回禀大都护,这是肉凳子。”

张迈皱了皱眉头,喝道:“拿人当凳子,这算什么事!就算是奴隶也不该如此侮辱。”命那两个家奴:“快起来。”

刘广武见拍马屁拍到马腿上,急忙喝道:“快走开!”

那两个家奴见张迈不肯用他们做凳子,吓得全身发抖,退在一旁委屈得哭了。张迈见了心道:“这些人受刘广武压迫得久了,奴性甚重,若跟他们说什么国家大义只怕都是对牛弹琴。”

手一按从汗血王座中飞身下地,刘广武等望见都讨好地齐声喝彩,张迈手执马鞭,走上高台,刘广武躬身道:“大都护,我们实在没想到您会屈尊来到泽北这穷地方,要不然该迎出百里才是。”

张迈知他是在探询自己的来意,指着刘广信道:“我已与曹令公结盟共尊大唐,这次来瓜州本是帮曹令公将犯境的狄银击退,不料中途听你派来的人说百帐部遭了灾,我既是安西大都护,同时也是朝廷特使,百帐军既是大唐子民,你们遭了灾我自然得来巡视一番,所以就来看看。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困难,那就算曹令公一时调不出钱粮来,我也会设法帮你们渡过难关。”

说着拍了拍手,早有二十名军事抬着十口沉甸甸的大箱子上来,放在了台上,马小春打开了其中两口,只见其中一口叠满了丝绸,另外一口全是金子银子,刘广武以及六族族长一看眼睛差点头凸了出来,心想这些大箱子要都是金银丝绸,那可得值多少钱啊!

好几个族长都咬着嘴角寻思:“都说安西军占定了丝路以后富甲西域,今日才算见识到了!”其实张迈这两口箱子只有最上层是丝绸、金银,底下全是沙石,至于其它八口就更不用说了。但他是率领汗血骑兵来的,汗血宝马每一匹都价值千金,那就像一个闻名遐迩的首富开着几百辆劳斯莱斯,随手扔出一箱钞票来,任谁见到都不会轻易怀疑那些钞票是假的。

只听张迈道:“我从龟兹来,可没法运上万石粮食过来,只是随身带了这堆破铜烂铁,就不知道瓜州这边能否买到粮食。”

刘广武大喜,按照他的逻辑,张迈此番就是借着赈济之名来给自己送钱要笼络自己的,若真是正在遭灾的部落,给一百万两金子也不如一万石粮食来得可贵,但百帐部并无特别灾情,刘广武向归义军要钱粮为的只是中饱私囊,自然是金银丝绸更称他的心意。他心想:“这位张大都护可真敢下本钱!怪不得能横扫西域呢!他下这么重的本,回头就算是要我随他去攻打曹议金也不是不能考虑。”

便道:“当然能够,当然能够。”

却听张迈指着台下万余人道:“你们百帐部的百姓,就都在这里了?”

刘广武道:“这些都只是能上马打仗的男儿,除了他们以外,尚有老弱妇孺。”

张迈道:“何不让他们叫来,我也好宣扬朝廷赈济之恩。”

刘广武犹豫了一下,心想:“听那《安西唐军长征变文》的描述,这个张大都护到了哪里都喜欢大作演说,大肆宣扬宗唐,他一定是一个好名的人。看来他的死穴便在这里了,我要得他的好处,需得投其所好。”便答应了,吩咐六族族长召集部民。

其时高台立于北方而临湖面,安西军三千人在右手边西方,高台正面是百帐部男丁,有一万多人——人数是不少,但都是临时凑集,其中有数千人体质强健雄壮,但配齐了兵器、盔甲、鞍鞯的不足一千人,这一千人便是百帐部的中流砥柱,张迈从百帐部的行动之中看出这一千多人的训练也不是很足,就精神状态来说尚不如姜山手底下的那几百个后生,想必这些人是既得利益者的爪牙,自不如在底层久经磨练的青年来得猛厉。

杨易看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暗中向张迈点了个头,其意即为就算发生意外,唐军三千众亦可取胜!

花了有一个多时辰,百帐部的老弱妇孺才算陆续来到高台左侧,白日已经开始西斜,张迈望将过去,见这些部民大多衣衫褴褛,有一些穷得连衣服都没得穿,露着一排的肋骨,再看六族族长及其身边子弟都是衣帽鲜亮,刘广武更是周身绫罗,脖子上挂的、手指上戴的,不是金就是银,百帐部男丁也大多数面黄肌瘦,而刘广武和六族族长却是肥头腆肚,也不用细辨,就可看出百帐部中脸带肉色者不足脸带菜色者的十分之一,无论是男丁中的比例,还是妇孺的比例都是如此。

新来的牧民中有几百人自作一堆,乃是一些肥胖妇人抱着带着一些衣冠锦绣的胖小子,自有一些奴仆撑开遮阳伞给她们纳粮,和其他占据大部分的牧民离得远远的,唯恐沾染了穷牧民们的污臭。

张迈看在眼里,便知道姜山薛云飞所言不虚,百帐部的贫富差距果然极大,刘广武见牧民们动作迟缓混乱,怕张迈等得不耐烦,大声呼喝辱骂:“你们这些猪猡,还不快些!还让钦差大人等你们么!”

看看一直到未时才排列坐定,刘广武赶忙跑到张迈面前说:“大都护,可以宣讲朝廷恩义了。”又对下面的部民喝道:“都不要说话,听大都护讲话!”

这高台的背后是一片高高的戈壁,两边地势犹如一个扇形,那高台便是扇形的顶点,带有一种回音的效果,若是场面够静的话,这地势恰好能让大部分人都听见高台上的人说的话。

张迈这才走到高台上,大声问刘广武:“刘盟长,我是谁啊?”

刘广武一愕,才想起没给部民们介绍张迈,忙说道:“这位是安西大都护、四镇节度使,也是从长安来的钦差大人,西北地面大大的英雄!你们有没有听过《安西唐军长征变文》?里头的张大都护,说的就是这位英明神武老爷了。”他心想张迈好名,就给他戴上一顶高高的帽子。

众部民有不少是听过一些《安西唐军长征变文》片段的,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如果说像刘广武、薛云飞这样的人心中对西北地理还有一定的概念,那么对大多数百帐部的牧民来讲,所谓的安西在哪里、疏勒在哪里、龟兹在哪里就都显得很迷茫,只听说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可没想到变文传说中的那位大英雄居然会出现在眼前,有许多人之前还以为那《安西唐军长征变文》说的是古代的事情呢。

数千人的窃窃私语会造成很大的声响,刘广武喝令众人都静下来,然后再请张迈说话,张迈又道:“刘盟长,咱们都是大唐的官员吧。”

刘广武不晓得他是什么意思,随口答道:“是啊,那当然,大都护你是钦差、节度使,我是怀德将军。”

张迈又问:“那是你的官大,还是我的官大?”

刘广武更不知道张迈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但也只能说:“自然是大都护的官大。”

张迈又问:“我比你大多少?”

刘广武答不上来,又不好冷场,说道:“大不少吧。”

张迈又问:“不少是多少?”

以往百帐部的部民们也不是没见过敦煌来的使者,曹议金也曾让使者给百帐部的部民宣讲过恩义,但每次都是文绉绉的官样文章,牧民们都听不懂,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正因为有这样的经验在前,刘广武也就以为张迈要宣讲朝廷恩义只是摆摆样子,所以没怎么抗拒。

但这时张迈开口说的却都是百帐部的牧民听得懂的大白话,他们两人站在高台上这么一问一答,倒有点像在讲双口变文,没什么钦差、盟长的威严,场面反而显得有些滑稽。一时就都听进去了,知道这位张大都护是比盟长更大的官,从盟长对他的态度看来,他果然也比盟长厉害多了。

刘广武被他问的有些晕头转向,说道:“大都护,你就别……别这样了,快宣讲朝廷的恩义吧。”

张迈微微一笑,对众穷牧民大声道:“恩义不是靠讲的,这些年来,朝廷让归义军拨给了你们百帐部的钱粮,平摊到每家每户手头,也有十几头羊、十几匹布、上百石谷子了,为何你们却好吃懒做,只是向朝廷伸手,却不思向朝廷报恩!”

刘广武一愕,不知道张迈为什么要骂百帐部部民,众牧民也听得面面相觑,有许多人便轻声议论了起来,人群中跳出一个年轻人来,大声叫道:“朝廷什么时候给我们牛羊、布匹、谷子了?”却是姜山。

张迈让众人先静下来后,回头对嗓门特大的邱子骞说:“你来念。”

邱子骞便取出一张清单来,却是他在常乐时向慕容腾打听的归义军历年赈济的总和,归义军送给刘广武的主要是金银、布帛和谷物,从刘广武的父亲到刘广武,二十年以积,这笔数目可就庞大得吓人,慕容腾也就只能估摸而已,这时邱子骞将历年的清单一念,念不到一半刘广武已察觉到张迈此来来意不善,使眼神要他的心腹准备。

却听薛云飞跳起来叫道:“你们别胡说了,朝廷哪里有给过我们这些东西!”

无数人争相叫道:“是啊是啊,朝廷哪里给过我们这些东西。”

“没有?”张迈转头逼视刘广武:“刘盟长,这些东西可都是归义军亲自交给你的,为什么百帐部的人说没有拿到?”

刘广武讷讷叫道:“那不是给部民的,是曹令公赏赐给我的。”

“胡说!”张迈道:“曹令公和你非亲非故,为什么要赏赐你这么多钱粮?你和你父亲二十年来派往敦煌的使者,每一次说的都是要曹令公赈济百帐部的部民,而曹令公给你的这几十笔钱粮,又是要分给百帐部每一个人的——这些钱粮却都哪里去了?”

指着众族长道:“难道是被你们贪了?”

众族长慌忙道:“没有!没有!”

这时刘广武的心腹已经带领数十武士准备上前卫护,还没走到高台,却被石拔带人拦住:“你们干什么!”

这时百帐部的大部分人都牵挂着张迈所说的那笔钱粮哪里去了,根本就无法组织起来,刘广武的心腹不足千人,被唐军一喝,谁敢妄动?

张迈在高台之上冷冷道:“刘广武,朝廷历年来赈济百姓的钱粮,到底哪里去了?”

这时场面已无法保持寂静,张迈的话只是前面的人听到,后面的人便听不到了,但人群中却有不少后生当传声筒,将高台上的言语传递过去。

刘广武这时已知道张迈是来找自己的茬,往后一跳叫道:“姓张的,你是来找事的是不是!”

张迈道:“我只是要将此事彻查清楚——刘广武,朝廷发给百帐部每一户百姓的钱粮,到底哪里去了?”

这时高台之上是杨易、郭漳等十余人逼着他和六个族长,高台之下是三千唐军监视着刘广武的近千心腹,刘广武看到这形势暗暗叫苦,百帐部若是与三千唐军正面为敌,就算无法取胜多半也可以自保,或者往后一退,退到安西唐军地理不熟的草原荒漠、山岭戈壁之间,张迈想要收拾他们可就难了。但这时被张迈闯入了内部又挑起部民对他的怀疑,大部分人尤其是下层牧民一时间就都不肯听他指挥了,只凭着不分好歹也要拥护刘广武的八九百人,如何是三千唐军精锐的对手?

六族族长有的想要离开,却发现身边多了一些人——那是负责盯紧他们的唐军士兵!

人群中姜山跳上台来,对部民叫道:“大家别说话,听我说,听我说!”人群中便有无数后生叫周围的人:“大家别说话,听姜山说话。”

人群一片片地静了下来,等到恢复到几近无声时,姜山才指着刘广武大声问道:“盟长,朝廷这些年到底有没有给我们百帐部的每一户人家发钱粮?”

刘广武瞪着他怒道:“你这个臭小子,你凭什么跟我这么说话!”

六族族长纷纷叫道:“不错,姜山,你快滚下去,你以下犯上,不要命了么?”

杨易猛地一声大喝:“全都给我闭嘴!”

他是能令六军辟易的人,这一声猛喝犹如狮吼,可不止是大声而已,自然而然便带着慑人的煞气,吓得六族族长都不敢吱声了。

杨易冷然道:“现在是大都护审讯百帐部赈济钱粮的贪墨一事,除了当事人之外谁都给我闭嘴!”又对姜山道:“有什么你继续问!只要你说的在理,自有大都护给你撑腰!”

姜山便又重新问了一次:“盟长,朝廷这些年到底有没有给我们百帐部的每一户人家发钱粮?”

“没有!”刘广武想也不想就叫道。

“没有?”姜山一手抓住他身上的绸衫,一手抓住他戴满了金戒指玉手镯的右手,叫道:“那这些是什么!我们泽北可不产这些东西!你是不是拿了钱粮去变卖,买了这些的?”

刘广武在族内从来未被人冲撞过,一巴掌挥了过来:“你放肆!”

若在平时,他这一巴掌扫过来族内谁也不敢反抗甚至不敢躲闪,不料姜山有张迈撑腰早就豁出去了,非但不避,而且一挡一隔,跟着右手反向一拳,重重打在了刘广武的脸上,就如一块石头砸在面团上!

张迈本以为百帐部部民会发出惊呼,没想到整个沙谷竟忽然静得空前,不但没人说话,甚至是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几十年了,刘广武这个土皇帝在百帐部中有着生杀予夺的无上权威,平日里谁敢冒犯他一下?别说真的冒犯,大部分人连在心里冒犯他一下都不大敢,但这时却见姜山一拳重重揍在刘广武那猪头一般的脸上,在那一瞬间所有人竟然有个奇妙的错觉——觉得那一拳是自己揍的!

姜山的这一拳将刘广武那虚假而脆弱的威权给击碎了!

一种异样的兴奋蔓延开来,特别是在那些贫穷的牧民青年心里产生了一股冲动——他们也很想上去揍刘广武,很想去揍他们的族长,很想去揍所有曾经压迫过自己的人!尤其是那些长得像猪一样的老家伙们!

由于人实在太多,站在后面的人其实未必听得清楚张迈在说什么,一些人就算听到了转述也有些闹不明白台上究竟唱的是什么戏,但姜山的那一拳却比任何言语都更加有力、而且直接!

这已经不是什么理智的问题,不是什么是非的问题,这一刻主宰着百帐部下层青年的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情绪!

“姜山要造反!百帐部要变天了!”

许多老部民心中都冒出这样的念头来!

百帐部的一些实力派要动手护主,但看看台上的张迈,再看看台下监视着他们的三千唐军,所有人又都变得不敢动了。

死一般的静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尖锐而可怕的声音从胖妇人人群中传了出来,那是刘广武的老婆:“啊啊啊——造反了,造反了!姜山你这个小子,造反了!”

那是一种母猪般嚎叫的声音,但忽然间这嚎叫被一个怒喝打断,那是伺候刘广武老婆、帮忙撑遮阳伞的一个家奴,在这一刻他竟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拿起遮阳伞就往刘广武的老婆头顶敲落,以一声怒吼发泄其满腔的怨毒,喝道:“给我闭嘴!你这个肥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1章 百帐风云(一) 下一章:第063章 张迈的道理
热门: 夺取 轮回亿万次之后 蔷薇犯罪事件 我的钢铁战衣 末段爱情 抱紧那条龙/信你才有鬼 樱树抽芽时,想你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 砚品新茗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