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张迈的道理

上一章:第062章 百帐风云(二) 下一章:第064章 肃州甲士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台上远远眼看着老婆被打,刘广武也急了,挣扎着大叫:“混账!你们造反了!”

按说刘广武的爷爷也是沙瓜地区闻名遐迩的英雄人物,否则如何能打下刘家的基业?传到刘广武之父手里也还剩下几分,但到了刘广武这里,年轻时还练过,但中年以后渐渐沉浸于酒色之中,统治百帐部主要是靠权谋,却哪里还能记得上姜山?被姜山一只铁铸似的手臂捉住,竟是分也挣脱不开。

六族族长被盯紧了,没法过来只能声援,张迈忽然冷冷一喝,道:“这里还是大唐的天下,你们都还是大唐的官民,克扣赈灾钱粮乃是死罪!说到造反,到底是谁造反!”

台下刘广武的心腹有些按耐不住了,张迈喝道:“拔刀!”

杨易便拔出横刀来,三千将士见到信号,齐声喝道:“钦差办案!作乱者杀无赦!”三千人一起出声,那是何等震慑人心的声音!

那几百人登时便被震慑住了。

杨易见他们全部僵住,便将横刀归鞘,数千人又一起道:“钦差查案,与百姓无关。众父老兄弟无需惊慌。”

原本害怕的百姓听了这话才稍稍安稳。

张迈指着六族族长道:“你们若与刘广武同流合污,回头查出证据那便罪加一等,如果现在出来指证,本帅还可从宽处理。”

六个族长之中有三个不肯相信他这句话,却有三个当场就扑了出来,他们是眼看大势不妙,为求脱身便自愿做污点证人,指着刘广武大骂,姜山扯住了刘广武时所说的话还只是按照情理推断,这三个族长所说的却件件都有真凭实据。

台下百帐部百姓听了三个族长的指证,听得刘广武真的将“本该”发给自己的钱粮都独吞了,人人目眦欲裂,尤其是受过其涂毒的穷苦人家,几乎个个都要冲上去将他生吞活剥!

老的只是想想而已,却有一些年轻的忍不住冲了上来,对着刘广武就是一阵痛打,到了这个地步,张迈反而只是旁观,而那一千百帐部骑兵以及六族族长都已不敢妄动。

台下刘广武的家人要走,被人叫道:“刘家的人要逃!”

众牧民闻风而动,纷纷围了上来,一下子刘广武的老婆家人便被淹没在人群当中。台上刘广武更是可怜,几十个年轻人围住了踩踏,只能见到偶尔从数十只脚中露出一只手来,那手不断得伸缩、抖动,在混乱之中却连惨呼都发不出来。至于他的家人,其遭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次张迈出征,李膑、嘉陵都留在了沙州,反而带了张毅的儿子张中谋在身边做文书,张中谋读的是儒经,诵的是佛典,心中有着仁义与慈悲,眼看刘广武家如此可怜,向张迈道:“大都护,刘广武虽然可恶,毕竟做了多年的百帐部盟长,就算要惩处,也该先审讯完再说,让牧民们如此暴打,那不是滥用私刑么?”

张迈点头道:“你若可怜刘广武,可去试试劝开他们。”

张中谋便上前道:“大伙儿别打了,先听听……”

还没说完,几个打红了眼睛的小伙子转头逼视过来,目光中透着对张中谋的怀疑,怀疑他与刘广武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张中谋心中一惊,吓得退了回来,再不敢言语。

暴乱的气氛越来越浓,眼看上万人就要一起失控,杨易附耳道:“迈哥,是否控制一下了?”

张迈道:“这把火已经烧起来了,此刻这成千上万人怕都变得不可理喻了,现在咱们去扑的话,这火便会燎到我们身上。他们会怀疑我们官官相护,马上会不信任我们。”

杨易道:“那就让这火继续烧?”

张迈道:“等火烧得差不多了再说,让邱子骞、田浩去控制四周高地,严阵以待。”顿了顿又对马小春道:“将薛云飞找来。”

这时剩下的那三个族长都已经扑在张迈脚下求饶,却被百帐部的青年拖了出去,马小春已经找了薛云飞来,张迈低声道:“你找到姜山,告诉他——‘冤有头、债有主’!却不可滥伤无辜。你自己带人去将老弱妇孺带到一边去,不要被波及。”

薛云飞答应着去了,这时刘广武已经被踩成了肉泥,但众后生还不肯罢休,过了一会便听人群中姜山叫道:“兄弟们!刘广武已经伏诛,咱们却不能放过从犯!”

数百人齐声响应,便向刘广武的心腹围去,他们的背后又跟着二三千人,若论起来,姜山所带领的这数百人虽然凶悍,加上背后跟来的几千人在人数上也占上风,但陡然发动的人群没有组织,原本不是刘广武心腹的对手,但刘广武的心腹眼看形势不妙,已经逃掉了一部分,倒戈了一部分,剩下六七百人惶惶不安。

姜山带着族人从东面围来,石拔则带领安西唐军将士布列于西面,喝道:“大都护有令,身披铠甲者不得杀害百姓,违抗者死!”

那六七百人心中无不愤懑,心想:“我们是身披铠甲,那东面冲来的就都是百姓,他们要来杀我们,我们却不能动手,这是什么道理!”

可这就是张迈的道理!

姜山带人围了过来,看看就要撞上,一招手止住后面涌来的人,喝道:“解甲接受审讯的,站出来,要不然就都是刘广武的帮凶!”

六七百人面面相觑,姜山指着其中一个青年百夫长叫道:“曹昆!难道你现在还要给刘广武陪葬么?”

那是和姜山较为交好的青年,虽然他和刘广武有亲,但到此地步也知道无能为力了,叹了一声,放下兵器,解开了皮甲,退在了一边,他一退,他手下的人马上也跟着照办,同时受到影响的还有三百多人。

剩下的两百多人眼看无幸,为首的是刘广武的女婿薛云山,他指着姜山怒道:“姜山,你要篡夺刘家的江山,也不能这么个篡夺法,引来外人变百帐部的天!将来百帐部被人吞了个干净,我看你死后怎么去见百帐部六氏先祖!”

姜山冷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胡扯什么!现在是办刘广武贪墨一案,这事你有没有牵涉,如果没牵涉就站一边去。”

薛云山知道这时如果动手,安西唐军必定帮忙,那时候混战起来自己仍然非死不可,咬着牙道:“姜山,看在我们一场相交份上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更不要祸及无辜!”

姜山冷冷道:“你当我是什么人!”

薛云山这才将兵器一丢,剩下的两百多人这才跟着弃了兵刃,姜山大喜,急命众后生将兵器皮甲全部搜缴起来。

自始至终,唐军骑兵只是监视,并未直接介入。

姜山控制了住了这支武力以后赶来求见张迈,献上刘广武的戒指道:“大都护,苦主们愤恨过度,不小心已经将刘广武踏杀了!”

张迈皱眉道:“怎么这般不小心!首犯既死,接下来贪墨的事情可怎么查?”

姜山道:“这个容易。当年八大姓齐聚百帐部,其中两姓没了,剩下的六姓,一开始家家户户都是一穷二白,刘广武家也一样。所以他家若是搜出了财物,只要超过谷物十石、牛羊十头以上者,就肯定都是赃物!”

张迈问张中谋道:“赃物该怎么办?”

张中谋没想到张迈这时竟会问自己,他本已经被这从未见过的场面吓得有些呆,但他只是欠缺这等铁血力量,毕竟是智商颇高的人,慢慢接受过来后尽量保持冷静下来,说道:“按照咱们大唐的律法,赃物自然应该充公!”

“好!”张迈对姜山道:“你先安抚众人,都在高台下坐好,然后你带人去搜缴刘广武家的财产,留下十石谷物、十头牛羊,其它的全部搬到这高台之下来,平分给百帐部所有部民。”

姜山还未应话,几十个后生已经齐声欢呼。

却听郭漳来报:“有数十骑趁乱脱逃,往北面去了。”

姜山道:“那一定是刘广武的妻舅张建,刚才我就一直没找到他。”

张迈笑道:“区区几十条漏网之鱼,不足为虑,你们且去办事吧。”

姜山行动迅疾,却又不是细细清点,只是将刘广武的所有财物往这边拖,拖了有半个时辰张迈就已经吓了一跳,且不说畜群,光是金银财宝丝绸绫罗就堆得如小山一般,至于那难以计数的牛羊到后来更是让高台之旁堆放不下!

张迈看得目瞪口呆,喃喃道:“都说越穷的地方,官就越富,今天才算见识到了。”他实在想不明白刘广武以一个小小的百帐部是如何囤积如许多的资财的,但转念一想,便又明白了百帐部底层的牧民为什么会对他痛恨到食肉寝皮的地步!知道刘广武不但是对上邀赈济,而且对下也必定穷尽压榨之能事,百帐部大部分牧民都挣扎于生死线上,而所压榨出来的财富则尽归他与众爪牙之手。

众后生抄完了刘广武,跟着又去抄六族族长,最先投靠的三族长纷纷来张迈跟前求饶,张迈道:“朝廷律令是一定要严格执行的,不过你们放心吧,念在你们指证有功,回头若查抄出了赃物,我也会从宽处理,保你们性命就是。”

三族长登时面如灰土,心想这就叫从宽处置?

众后生抄完了六族族长,跟着抄起心腹、亲戚,这是百帐部内部的人抄内部的人,不断地有家奴“叛主”加入抄家的行列,因此一针一线也难隐藏。

在这段时间杨易已经将搜缴出来的皮甲发给第一批投靠过来的百帐部后生并将他们组织了起来,张中谋和郭漳则到父老之中传命,要他们推举出六个父老来,代表百帐部行内部之权。

那六姓父老战战兢兢来到张迈跟前跪下时,天色已经发白,高台前面堆着三堆财货,圈了无数牛羊,其实大部分的畜群都还没发赶来,只是报上了一个数字。

闹腾了一夜,所有人身体都极疲倦,偏偏精神却极清醒,都来听张迈看他要如何处置这些财物。

张迈走到人前,朗声道:“刘广武竟然搜刮了这么多的民脂民膏,真是万死不能赎其罪!百帐部被他把持了这么些年,乌烟瘴气可想而知!从今天开始,我代表朝廷废掉百帐部,而改为百帐军!百帐军的后生,若愿从军者便随我去建功立业!百帐军的内部事务,便交给六老主持。你们必须公正行事,不得效尤旧的六族长的行径!”

刘老连忙点头称是,张迈又指着那些财物道:“这些财物本来就是朝廷赏赐给百帐部部民的,现在就由六老公开分配,全部分给部民。”

千万百帐军百姓听了齐声欢呼:“大唐万岁!张大都护万岁!”

眼看财物如此之多,就算分到各家头上,每家每户应该也能分到不少。就算分不到,能看见扳倒作威作福数十年的刘氏一家也足以出一出胸中这股气了。

分配的事情张迈只让张中谋去监督,自己就不再管,却将姜山与薛云飞叫上前来,吩咐他组织起族内剽悍勇猛、能听号令的后生入伍。姜山、薛云飞两人在百帐部原有万余男丁中去芜存菁,共得六千六百多人,这些人本来就粗有组织,杨易有拉带七千牧骑的经验,对如何治理这样的部落军自有一套经验,他将六千六百多人又分成两批——其中最强悍的一千人,赐予刚刚搜缴到的皮甲与横刀,称百帐军内营,又一个千人队,赐予刚刚搜缴到的兵器,称百帐军辅营,剩下四千六百人则为外围部队,称为百帐军外营。

姜山又向推荐曹昆和薛云山两人为将,称他们二人乃是百帐军一等一的好汉,张迈即点了曹坤为辅营校尉,薛云山却留在身边。

部署略定,而六老也将财物都分配了下去,因是公开分配,无法贪墨,家家户户都有所得,人人收到财物后都感谢张大都护,只有数百户被剥夺了财产的对张迈恨之入骨,然而早被张迈安排人监视住,便是敢怒不敢言。

田浩道:“如今不知常乐怎么样了。”

张迈笑道:“我既得百帐部,瓜州大泽以北任我纵横,狄银就算要截断我往西南的后路,我也可北上伊州取得给养,更何况常乐城狭墙薄,还未必挡得住我呢!”

他此时是公开谈论,也容新归诸将在旁听着。薛云山是刘广武的女婿,但为人正派,见张迈抄得大量财物后果然将所有东西都平分给百帐部民,自己分毫不取,心中也对他改了观,有心投靠,壮着胆子出言道:“大都护,你这次来是要来解晋昌之围的么?”

张迈点头道:“不错。”

薛云山道:“瓜州大泽南北短、东西长,从西到东横跨一百五十里,大泽之东南角便是瓜、肃两州之边缘,如今狄银屯大兵于晋昌之外,若我们从大泽东南角绕过去,再跨过长城旧址,到了那里,向西南则可威胁狄银的后方,向东南则可直捣肃州!狄银只要听到这个消息,不退兵也得退兵了,那时候别说晋昌,就算敦煌被围他也得马上赶回来。”

他是百帐部旧核心团体里的人物,能接触到的军情比姜山薛云飞要多得多。张迈一喜,张中谋作为文书坐在张迈旁边,这时附耳过来道:“大都护,这人是刘广武的女婿,小心他引我们入陷阱。”

薛云山一看他眼神对自己不利,就指着他道:“这位先生,有什么话何不摊开来说!为什么要窃窃私语?”

张中谋颇为尴尬,张迈道:“他说的对,而且你的质疑是可以直接说的。”张中谋犹豫了一下,总算有几分急才,寻到了能够公开讲的言语,才道:“你既然说瓜州大泽的东南角如此重要,狄银怎么可能不在那里有所防范!”

“他确实有防范的。”薛云山道:“他在那里布置了五千大军呢。而且还频频向……向我岳父示好,但由于他不肯答应我岳父开出的条件,所以我岳父也就没答应他。但我岳父也不愿意轻走那条道路,因为狄银布置在那里的五千大军里头至少有两千甲士,我们百帐部到了那里也未必能够突破。但安西唐军有这样的数千精锐,再加上百帐军的助力,突破那道防线应该不难。就算没法突破,只要彼处告急,狄银也无法专心攻打晋昌了。”

张迈沉吟着,问诸将:“你们看薛云山的提议如何?”

石拔叫道:“我觉得不错,打吧!”

杨易也点了点头,说:“打仗打精锐,刘广武治下的百帐军精锐不足,我们却不一样。两千甲士么?哼,就算是五千甲士,这一仗也有得打!”

张中谋道:“但万一还不止呢?”

杨易一笑道:“狄银所统治的不过甘肃二州,人力物力终究有限,他的精兵不会超过万人的。若是将主力布置在瓜州大泽东南角,那晋昌那边也就没法围城了。所以薛云山说的两千甲士的估计应该不会差很多。”

张迈点头道:“好,那就这么办!”命张中谋:“即刻替我草拟一份给曹元忠的文书,告诉他一旦见到狄银兵势稍弱,即挺进至晋昌城下。”又命杨易:“这次你来做先锋吧。”

杨易还没应命,姜山挺身而出道:“大都护,瓜州大泽周边的地理,谁有我百帐军熟悉?末将愿为此战先锋,恳请大都护准许!”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2章 百帐风云(二) 下一章:第064章 肃州甲士
热门: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快穿) 轩辕诀1:帝都妖氛 洪荒大佬总催更 卜王之王 罪恶生涯 白首妖师 夜宴 东海扬尘 次元茶话会 人间的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