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威震河西

上一章:第065章 星夜血缎 下一章:第067章 河西汉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以精锐击破了龙柏的骑兵,在粉碎了肃州军的信心以后,即由杨易部属数千部落军围困龙柏,自己却带着两千余人赶到狄银的归途埋伏,且放过匆匆而来的前锋过去,却在第二拨赶到时忽然发动猛烈袭击。

黑夜中的数千灯火都是假象,是用一匹马绑住好几支火把,用上几百个百帐军的牧民驱遣千来匹备用的马就行了,果然狄银惊讶之下不敢抵挡,自引二千余人脱逃,但张迈却比他更早到达这个地方,对其进退道路都是算计好的,狄银一走,最后的埋伏终于冲出,直插狄银那脱出体外的心脏!

这是张迈占领疏勒以后,带兵上阵时周围兵力最少的时刻!

部将们都很担心他的安危,所以拼死阻止他亲自夜袭,张迈连连告诉他们:“战争推进到这个地步,局势对我军来说似危实安。”但部将们却无论如何不肯答应。作为妥协,张迈答应了在一队人马的保护下在最靠近伏击地点的山头指挥作战。

从围困龙柏到伏击狄银,一切的行动都是杨易兵法推演的完美运用,但真正投入战斗之后,才发现敌人的抵抗比预想中要来得强劲,这毕竟是狄银的核心部队,在未曾丧失警惕的情况下,尽管身受夜袭却仍然坚强地扛住了安西唐军的第一轮进攻。

昏黑之中,双方都不能很清楚地了解战局的真正状况,这是双方所共同面临的不利条件,在这种时候,就要靠兵将的经验来判断,有时候甚至靠直觉!

在《汾阳兵典》中,有这么几句话来描述将兵相熟的军队在混战中的优势:“其平居相处也,如兄弟,如父子,及至临战,虽于昏暗之中,见其影则知其人,闻其声而悉彼此,嗅其味而定敌我,兄弟携手,父子抗敌,克敌克强,所向披靡!”

这里头说的在混乱的战斗中,兵将相熟的种种优势,有时候在光线不足的情况下,听觉乃至嗅觉都能够起到出人意料的作用,张迈其实没读过这段话,但他却已经从不知多少次的战斗中直接领悟到了这一点。

然而,这时环绕着狄银的这两千人也有着类似的素质!因此当双方真正接锋,唐军占据优势的是已经对甘州回纥造成心理上的打击,而无法取得以有序破混乱的预想局面。

“不愧是称霸河西的胡主啊!”

这时安西唐军未落下风,但张迈却深知己方不能够和对方僵持!唐军在这一带的兵力实在太少,而对方前后左右随时都可能有援军赶来,此刻张迈必须出奇制胜而无法堂堂对决!

机会只在今夜,只在此刻,只在眼下!

“冲吧!追加兵力!”

“追加兵力?大都护,我们哪里还有什么兵力!”

“谁说没有!”张迈竟然自己高举赤缎血矛,喝道:“我就是!”向前一指:“冲!狄银不是说要来找我算账么?哼哼,我若不出场,这场戏如何收台?哈哈!冲!”

带着狂傲与冷笑,五十骑在张迈的带领下冲了下来,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大都护、节度使的身份,在这一瞬间他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他也是一个战士!

“喔呼——”

五十骑呼啸起来,声音犹如圆月下的狼嚎,当赤缎血矛在星月与火把之中闪现它的身影,一千多名唐军将士登时疯狂了!

“大都护,大都护!”

这样的光线是很难看清楚面容的,但火光偶尔闪过,却耀亮了一张银龙面具!

“龙面将军!龙面将军!”

大都护只是官名,龙面将军才是张迈不败的象征!

一千名将士里头,其实有一些在张迈第一次戴上龙鳞面具时还曾是张迈的敌人,但在这一刻他们已经被张迈折服,也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支新的军队当中,望见赤缎血矛也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他们在改唐姓说唐言之后,张迈毫无芥蒂地接纳了他们,在这支军队之中,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尝到了胜利的滋味,而且那胜利绝不仅仅意味着荣誉!而是意味着利益——每一次胜利之后都有与胜利相匹配的丰厚赏赐!

与西域大部分势力不同,安西唐军的军功赏赐,并非越高级军官得到就越多,而是越位于前线者就得到越多,理论近乎空白而且缺乏全局指挥能力的石拔能够升到中郎将的地位与郭洛杨易郭师庸安守敬平起平坐,就是这样一套制度的活生生说明!

大唐,她最依靠的不仅是谋略也不仅是兵法,她依靠的,是成千上万青年的热血!

“大唐威武!唐军威武!”

没有亲眼见过安西唐军的人,总会说“那是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蛮子!”

可是亲眼见过这支军队、亲耳听见他们呼声的人,哪怕是敌人,也将再不敢怀疑他们心中的信仰!那是打心里发出来的呼声!

张迈身处其中,血脉也在沸腾着。

在这一刻,他也分不清是自己在激励着这些热血男儿,还是自己被这些热血男儿所激励!

来到这个时代后,“我究竟是改变了这个世界,还是被这个世界所改变?”

不知道了,分不清楚了,从胆怯的张迈到勇武的张迈,从畏缩犹疑到刚迈果断,现在的张迈,已经不是上一辈子的那个张迈了!

同样的,如今的世界也已经不是历史正常进程中的世界,如今的西域更已不是历史正常进程中的西域了!

这一刻张迈与身边的所有同袍似乎都融成了一个人,一个具有千倍勇气与千倍力量的无敌战士!

如果用守成者的观点,按照他现在的地位,本来应该稳坐后方坐等胜败才对,可是当他想到有千万男儿在为大唐的事业而奋斗,他的心就无法平静!那是古今中外开拓进取者共同拥有的豪情,那是冒险者才拥有的特殊气质!

斤斤计较是文人的特性,而勇猛轻生才是战士所专有!穿越时空的尚武精神,在这一刻在汉家子弟的血液之中被重新激发了出来!

战斗吧,战斗吧!盛唐的号角在远方呼唤,上一辈子的梦想与此刻的血腥胶合在了一起!洒在这片土地之上,只因它曾经是我们的疆土,而且以后也将永远是我们的疆土!而对面的敌人呢?他们今天将死在我们的刀下,而明天则将在我们所书写的历史书中成为一个遥远的符号!

汉民族的成功,同样是踩着无数尸体攀爬登顶的!后儒的功业,不过是在史书中添加些许仁义的芳香以淡化开拓者的血腥。

甘州回纥原本似乎没有破绽的夜战防守,终于被咬开了一道口子!

强碰强,硬对硬!以眼对眼,以牙对牙!

张迈忽然发现,喜欢这样的不止是石拔——屠戮强者其实是潜藏在每一个男人内心深处的欲望!

“杀!”

张迈完全忘我了,赤缎血矛不再是一支装饰,它再次开始饮血了!

一种微妙的氛围荡漾开来,同样久经沙场的狄银感受到了这一切!这已经不是计算数量的时候了,在这个冷兵器时代,在这个狭路相逢的夜晚,胜负就取决于双方的一股气!

“保护可汗,保护可汗!”

同样的呼声在此刻显得意外的刺耳!之所以会爆发出这样的惊呼是因为唐军已经逼近了狄银!声音暴露出了回纥人的隐忧——他们也许连可汗都要被斩首了!

“在那里!”

张迈大喝一声,冲了过来!

他不是石拔,他总不无法冲到最前,因为总有泯不畏死的唐军男儿拼命挡在了他的前面,仿佛疯了一般不顾性命地向前冲去——而这也正是张迈最厉害的刀锋!

甘州回纥军的两千精锐在这一刻竟软了下来,或许不是他们软了,而是安西军变得空前强大!正如钢铁虽未锈朽却不幸地遇到了钻石!

“可汗,快走吧!我来挡住!”

那尖锐的叫声吸引了张迈。同时一顶明亮的黄金冠在暗黑之中犹如张迈的龙鳞面具那样扎眼!

是狄银!

在药罗葛这个河西霸主攻克肃州之后,无耻的投降者为了赞颂他的功业搜集了城内的十足赤金造成了这样一顶金冠,那是药罗葛氏威望与财富的象征!

“在那里了!”

小将田瀚猛地一扑,竟然违反了战阵训练的常识,离谱地离开了马鞍将金冠者扑倒在地!十余骑马上围拢,张迈纵马过去,血矛一挺指住了落马者,当他看见金冠锦袍之下露出一条没了小臂的左臂时候,张迈眼神中掠过一丝失望,但很快他就将这点失望隐去,挑起了黄金宝冠高呼:“捉住狄银了!捉住狄银了!”

在场的所有唐军兵将齐声高呼!

“万岁,万岁!”

火把星光下的那顶金冠被支在赤缎血矛上,这种对甘州回纥至高权威的亵渎引发了安西全军士气暴涨,与此同时已经不足两千人的回纥骑兵却彻底崩溃了!

“可汗被捉住了!可汗被活捉了!这可怎么办啊……”

“大唐威武!杀!”

骑兵四冲,这下已经不是决胜,而是要收取战果了!

甘州回纥的核心部队,竟然一下子被冲得七零八落!或散或退,或降或死!

张迈夹带着这一胜之威继续向前,去与石拔会师!

本来因为疑兵策略被识破而逐渐陷入苦战的石拔,在黄金宝冠到达之后士气猛然高涨数倍,与之成反比的是甘州回纥军的转瞬溃败!

“可汗的黄金宝冠!张迈的赤缎血矛!”

那是传说中的两种象征,此刻却奇异地结合在了一起,让药罗葛·狄熙一见之下几乎就失去了斗志!

夜色终于散了,而战斗也接近尾声。这一战张迈虽没擒获狄银,却击破了他的近卫军,在岭西张迈的名声虽已经响彻诸胡部落,但在千里之外屠龙,也远不如在家门口当众杀死一条毒蛇更具震慑力。

狄银在附近还有许多的兵力可以调动,但他却已经没能力再发动他们来保卫只有区区数千人的张迈,他那些还没有被杀死以及俘虏的近卫军部队,也陆陆续续地回到了他的身边,然而此战之后他在族内族外的声望一落千丈,张迈虽未取得他的性命,却已经摘掉了他头顶的金冠!

这一战,将《安西唐军长征变文》的种种“传说”变成了现实!

“三千竟破五万众,一举解除晋昌围!”

一个新的神话诞生了!而且是在河西本土诞生了!

……

晋昌。

曹元深也罢,曹元忠也罢,孙超也罢,都完全没想到事情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二哥,我们得去支援张大都护!”曹元忠道:“如果现在进兵,也许能够一举击破甘州回纥,收复甘肃二州——甚至整个河西!”

这时阎一山已经面如土色,但他知道曹元忠的提议并非没有可能,若倾瓜州之兵东进与张迈会师然后擂鼓而东,肃、甘两州在这一刻未必能够抵挡,一旦甘肃收复,凉州合并过来便是顺理成章之事!沙瓜伊甘肃凉六大州一旦并作一块,河湟鄯廓等小州当可传檄而定,根本就不用打!

所谓河西的统一,甚至西北的统一,这件曹议金连呼口号都不敢的大事,在这场夜战之后竟然出现了成功率极高的契机!

“二公子,请出兵吧!”孙超上前请命:“只要我们能够攻破肃州,凉州那边一定会相应,那时候前后夹击,不怕甘州回纥不亡!河西之重振,甘凉之复兴,还有张义潮公的遗志,都可以一鼓作气地实现了!”

曹元深知道孙超没有说假话,甚至没有夸大,但是,他能出兵吗?

现在出兵的话,就算能够成功,可问题是——那战果会是谁的!

……

“三千……竟破……五万众……咳咳!”曹议金身子忽然僵直,整个儿从床上滚了下来,吓得旁边慕容归盈和曹元德齐齐吃惊:“令公(父亲)!”

一道白沫从曹议金口中泄出,一种深深的无奈攫住了他的双眼!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为什么要与张迈生在同一个时代呢?

那是一个让人感到无法战胜的强者,那是一群永远在创造奇迹的唐骑!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5章 星夜血缎 下一章:第067章 河西汉民
热门: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笼鸟 大悬疑2:藏传嘎乌 暗黑神探 小爷是你霸霸 撩弯反派大魔王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 植物 我的信息素风靡男主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