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人之将死

上一章:第067章 河西汉民 下一章:第069章 换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密室,李膑,嘉陵,灵俊。

半个时辰之前,张毅才派人送来了密报,似乎曹议金打算以成亲的名义请张迈回来,嘉陵冷笑起来,道:“曹家的人就是没胆子,他们为何不放手一搏呢,这次如果趁势发兵攻占甘肃二州,谁能得战果还不晓得呢。我们安西的土地隔这伊州和沙瓜,可未必过得来。”

灵俊微微一笑,说:“如果曹令公是个冒险的人,那他就不是曹令公了。而且据说曹令公最近身子不是很好,如果他本人康健,或许还能放手一搏,但现在……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归义军在两代人交接的情况下,以曹元德的威望能耐如何争得过大都护?所以我估计曹令公一定竭力会求稳的了。”

“但是现在这个机会太难得了,”嘉陵叹道,“如果错过了,让狄银喘息过来的话,接下来会如何都还难说呢。”

“大局的关键,不在甘肃!”李膑沉着脸,道:“甘肃二州的得失,只是锦上添花,但眼下我们或许有更大的一个棋局要对付!”他说着,望向西北:“那才是决定生死存亡的大势!”

灵俊和嘉陵都向他望来,灵俊的身份虽然不低,但加入安西唐军的日子不长,有一些机密还未能接触得到。

……

曹家府邸,黑乎乎的屋内,只点着一盏油灯,似乎屋子里头的人见不得光似的。

但此刻坐在屋子里的两个人,有一个就是曹元德,而另外一个,竟然是曾经出使安西的北庭回纥使者喀喇瓦。

“大公子,难道你还下不定决心么?”喀喇瓦道:“张迈的手段,别人不清楚,大公子你观察了这么久,难道还不明白?他用三千兵力就能击败狄银,大公子自忖,你胜过狄银多少?萨图克的下场是什么,骨咄的下场是什么,阿尔斯兰的下场是什么?还有我们毗伽大汗!这么多前车之鉴摆在前面了,难道还不能够让大公子惊醒吗?现在瓜州的胡人、沙州的汉人都已经将他当做大英雄了,却都认为曹家拖了张迈的后腿而很不耐烦,小民们就别说了,就是那些世家大姓,只怕也有一大半都已经倒向张迈了吧。张家、李家……甚至慕容家!”

曹元德的脸皮抽搐了起来,但喀喇瓦却根本就不顾及他的感受:“若真让他回到敦煌,万一他发动兵变,再随便给你安插个罪名,眼下敦煌上下还有多少人会拥护曹家呢?”

“不!不行!”曹元德却还是摇了摇头:“我父亲不会答应的!”

“不答应?你为什么不试试!”

“不可能的!”曹元德道:“如你所说,现在张迈已经被河西汉民当成了救星,当成了英雄,家父就算再怎么为家族考虑,他也不可能公开联胡攻张的,他……他老人家还有千秋万代后的清名……”

“清名……”喀喇瓦冷笑起来:“真不懂得你们汉人是怎么想的,眼前的事情都顾不得了,还管什么千秋万代清名。”

“你不懂的,你不懂的!”曹元德挣扎着,道:“对我们汉人来说,史书上的一字褒贬,有时候比生死还大!有一些事情是无论如何不能做的,就算是家破族亡也不能做……尤其是我父亲,其实他还是一个老派的人。他重视这个家族的势力,但也同样重视这个家族的令誉!”

“但他就快死了!”喀喇瓦毕竟是个胡人,没有卢明德那样的汉家修养,半点也不懂得委婉:“也许几个月,也许就几天了,但大公子你,却还要活很久!”

曹元德明白他的话,却还是没法下得了决心。就在这时,有一个下人偷偷来报:“大公子,令公又召慕容老将军了。”

慕容归盈?这么晚了还叫他来干什么!而且都不通过自己!

曹元德舍了喀喇瓦,到了曹议金的卧室,想了想,却不进去,而是悄悄绕到了窗下,只听曹议金道:“睡不着,就叫你来谈谈,我派人的时候交代,若你躺下了就别叫你来,看来你也睡不着啊。”

“是的,”那是慕容归盈的声音了,屋里没有第三个人:“我也在想河西的事情。”

“想到什么了呢?”

屋内无声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才听慕容归盈道:“老曹,你说我们是否太执着了?或者说,我们这二十年来变了?”

“变?二十年的功夫,当日驰骋沙场的勇猛将军都要变成衰朽残年——自然是变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我们的心!”

“心……”

嘎的一声,曹元德只觉得耳边一震,吓了一跳,原来却是慕容归盈推开窗门吐了一口痰,跟着带上窗户回去,并没有发现他。

“老曹,这两天你没能出去,所以你没有看到……唉,如今外头的人,满城的汉民啊,那个兴奋,那个豪情……都让我想起了当年……”

“当年?”

“嗯,当年,当我们还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张公还在,当然,他的人在长安,可是他的英迈之气却留在了河西,那时候的河西是多么的振奋!我们刚刚战胜了回纥,驱逐了吐蕃,回归了大唐,即便我当时还小,小得几乎不懂事,但大人们高歌奋进的那种豪情却已经在我的心中扎根了!”

慕容归盈所说的张公就是张义潮,屋内曹议金长长地唏嘘了起来,似乎正在和慕容归盈一起怀念六七十年前的时光。

慕容归盈忽然唱了起来,他的歌喉早就不行了,发不出豪壮的声音,但那词语却极尽苍凉豪迈:“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哈哈,老曹啊,当初张氏政乱,咱们平定乱局之初,不也是抱着一腔的豪情,准备承继张义潮公未竞的大业么?咱们一开始和胡儿们联姻,难道不只是将之作为权宜之计么?可是,那权宜之计过了一年又一年,十年又十年,二十年过去了,权宜之计变成了因循,甚至变成了国策,而你我也都已经不是当年的你我,河西的汉民,那股锐气,那股豪气,那股英雄气,不知不觉间也都消丧殆尽了……”

曹议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二十年……二十年……”

屋子里头,慕容归盈的声音忽然变得振奋:“可是今天——老曹!今天我却看到了,看到了那股英雄气的重现!”

“你说什么?”

“我说今天,河西的汉儿的那股英雄气回来了!”慕容归盈道:“现在满城的男儿都奋发无比,就像当年因张义潮公而振奋那样,或许,比当年犹胜之!”

屋内两个老人的呼吸都很沉重,但这刹那间有一个胡人屏住了呼吸,是曹议金。

“你——”曹议金有些喘息地开口:“你是说,因为张迈?”

“是!”慕容归盈竟然没有隐瞒。

曹议金怒道:“因为张迈?因为张迈?因为张迈!!”他喘息着,却不肯停下:“我为河西忍辱负重二十年,才保住了沙瓜的平安,张氏末年乱政之后,沙州在籍户口不满两万,到今日重新恢复到数十万人之盛况,靠的是谁?是谁?是我!他们不因此而感激我,却去被一个才来了两个月的张迈打动!他们……他们……”他的怒吼声音带着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虚弱还是因为心灵的虚弱,最后终于爆发:“薄情,薄情啊!此等愚民,薄情如斯!”

曹元德在窗外也听得愤愤然,暗为乃父的这声痛骂叫好。

但慕容归盈却叹了一口气,道:“令公,百姓是怨不得的,因为无论他们怎么选择,青史永远不会将错怪落在他们身上。你有大功于民,这个谁也不抹杀的,但……但青史之上,要能留下令誉,不但要能善始,而且还得善终。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秦始皇之功业如何?隋炀帝之功业如何?只因不得其终,最后终究都逃不掉背负万古的骂名。咱们比这二人如何?万一有个行差踏错,那是断断没有好下场的。”

曹议金又静了下来,似乎在沉吟,又似乎在琢磨慕容归盈的话,曹元德看不见他们的神情,心里暗暗焦急。

“若按你说,我们该如何才能有好收场?”

“其实你知道的。”慕容归盈道:“当前的大势已经很明显了,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令公,以你的智慧不会看不明白这大势,只是始终心有不甘罢了。”

“什么大事,什么心有不甘,你何不再说得更明白些!”

慕容归盈这次竟然没有躲避:“如果真是为国家计,我觉得现在如果我们能推张迈一把,那么对国家,对你我,应该都比较有利。甚至对子孙……短时间内也许会失去些不当有之富贵,但就长远而言,却未必是一件坏事。”

曹元德听到这里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曹议金陡然发出了与方才他那淳淳善音完全不同的恶语:“慕容,你这是来当张迈的说客么!”

曹元德心中一阵宽心:“爹爹毕竟还没糊涂!”

慕容归盈却笑了起来:“说客,说客,我有糊涂到那个地步么?”

曹元德在窗外想:“谁知道张迈给了你多少好处!”

曹议金在屋内也冷笑起来:“张迈是答应得到沙瓜以后,保你慕容一氏荣华富贵么?你别做梦了!你也不看看骨咄和庞特的下场!”

慕容归盈却道:“我已经七十了,还能有几年好活?我的儿子慕容腾也只是中等之资,在归义军中他靠我的荫蔽可以执掌瓜州,但到了张迈麾下,以他那点能耐,只能去领一份闲粮。这一点我早就看得很透彻了。”

“既然你看得很透彻,为何还要替他说话!”曹议金道:“我给你富贵,给你荣华,给你信任,给你权力,甚至还给你恩荫——慕容腾虽非上将之才,我却让他做了大将,而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慕容归盈却忽然道:“令公你说得不错,我在昨天之前还很感激你,但现在想法却变了,没错,你是对我格外施恩,可正是这等私恩私惠,压制了多少沙瓜的真英雄、真豪杰!强者不得用其强,智者无能用其智,这岂不就是今日归义军的军队不如安西的原因所在么?不是安西的人才比归义军多,而是人才在我们这里没法得到重用,好种子都没法成长啊!张迈流放骨咄,罢黜庞特,乍一看来确实不近人情,但正是因此,反而显现出了安西的大公!令公你为了笼络我而荫我子,为了笼络阎、康之辈而护其家,其实只是要立一些支撑曹家的柱石,养一帮忠心于你的家奴,而这却不正显现了令公你的私心!一个以私立国的归义军,如何斗得过一个以公立国的安西军?战胜于庙堂之上——这个道理,咱们十几岁上就从书上读到了。你还在时,或许张迈还进不来,但你死之后,归义军迟早要被安西吞并的,这个你心里也明白的,难道不是么?”

屋内本来咄咄逼人的曹议金忽然如同萎了一般,慕容归盈叹道:“其实这个道理,你懂的,不管我们怎么努力,怎么挣扎,这安西的基业,迟早注定了要被张迈收编的。百姓至愚,但百姓又至圣!民心所向已经渐渐明晰了,到如今有些事情已经由不得我们了,我们能选择的,只是如何善终而已!”

慕容归盈终于走了,伺候在外面的童子要进去,却被他赶了出来,曹元德在外面候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进去,如果说两日前听说张迈大捷的消息后曹议金好像老了十岁,那这时他就像变成了一具僵尸,如果不是看见儿子进来时眼睛那么一转,曹元德几乎就要认为乃父已经死了!

“父亲……”

“你刚才……都听见了?”

曹元德心中一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行踪会被发现。

却听曹议金道:“怎么样,你打算怎么做?”

“我……我听爹爹的。”

“听我的?”曹议金道:“如果我说,我打算将这沙瓜伊三州,一举并入安西,让你与张迈结为兄弟,便如李圣天对张迈那般,你……”

没等他说完,曹元德双眼就瞪了起来,怒吼道:“爹!你是老糊涂了,还是病糊涂了!那怎么行!我曹氏在沙州二十年的基业,岂能因为慕容归盈几句狗屁不通的话就拱手让给张迈!就算你舍得,我也决不允许!”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7章 河西汉民 下一章:第069章 换将
热门: 远东星辰 神印王座 唐朝名侦探 清明上河图密码5: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沈浪徐芊芊 残次品 撩弯反派大魔王 灭顶之灾 黑暗诱惑 我爱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