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 吞陇之志

上一章:第078章 五大留守 下一章:第080章 玉门攻防(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方三镇重要,还是大都护重要?”

薛复的问题,对郭师庸等人来说,不是尖锐,而是意外。

当然,老辣如郭师庸,聪明如慕容春华,都不至于被薛复一问就老老实实地顺着他的思路走,郭师庸道:“薛将军,你提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这与当前的事态又有什么联系?”

“自然是有联系的,”薛复道:“郭将军和慕容将军刚才在谈论的,不是该留多少兵力以守备高昌么?因此我想问一句:究竟是高昌重要,还是大都护重要?”

“当然都重要!”郭师庸道:“现在大都护虽然危急,但他的安危与高昌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我们能否两者都保全,看的就是我们的决断和能耐。”

“真的能够两全么?”薛复问慕容春华,道:“慕容将军,如果给你七千兵力,你有几成把握能够接回大都护?”

慕容春华不肯回答,薛复又问:“如果给你一万人呢?”慕容春华还是不肯回答,薛复又问:“如果给你两万呢?”慕容春华沉吟着,道:“若有两万人的话,从伊州突破,杀至玉门关应该有七八分的把握,不过仍然得快,得在大都护那边还有力量响应我们的情况下杀到玉门关附近进行才成。”

薛复道:“我的判断,与慕容将军相近,那么郭将军,如果抽调出两万大军去救大都护,而毗伽又全力进犯,那么高昌这边还是否抵挡得住?”

“这……”郭师庸知道若是远征救援,所出动的兵力势必都是府兵,新兵以及步卒不具备迅速远征的能力,去了只怕反而得添麻烦,但要是抽调两万主力骑兵,那高昌这边可就够呛了,虽然未必防守不住,可郭师庸也不敢说有十足把握了。

薛复道:“若是平均用兵,那么营救大都护与守备高昌就都只有七八分的把握,万一毗伽来势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猛烈,而归义军的包围圈又较预料之中严实,以至于高昌迟迟不能击退敌人,而救援大都护的行动又处于胶结,那时候可怎么办?”

慕容春华由于立场的原因,对薛复本来有着一种敏感乃至排斥,但这时却沉默了,因为从事理判断上他是赞成薛复的,郭师庸也不开口,他以他的老练也判断出薛复的话没错。

这时郑渭道:“薛将军,若按你说,却该怎么办?”

“不能想着两头兼顾!”薛复道:“一定要有个取舍!将主要兵力用在一个方向上,另一个方向则以毅力与智慧来周旋,但事先要做好壮士断臂的决心!所以我刚才才会问:对我们安西大唐来说,究竟是东方三镇重要,还是大都护重要?”

是领袖重要,还是根据地重要!

在某些情况下这是一个两难,但这时郑渭却毫不犹豫地就道:“当然是大都护重要,只要能够救出大都护,别说东方三镇不保我们仍然有机会扭转乾坤,如果大都护出事,那么高昌就算暂时保住了,迟早也得分崩离析!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值得讨论!”

慕容春华微微点头,薛复道:“若是如此,那么还有什么好争论的!现在就应该集中能调集的兵力,一举突入河西!大都护给的命令,不也说得很清楚了么?他是要我们设法挺进河西增援——这里头可没叫我们一定要确保高昌,所以我认为应该集中兵力突入沙瓜,至于高昌……”他顿了顿,道:“就用这片土地作为延缓毗伽步伐的盾牌!”

郭师庸沉声道:“你是说,为了救大都护,就算将高昌变成焦土也无妨么?”

如果是马小春,这一刻马上就会回答说当然,天底下有什么比张迈的性命更重要的!

但薛复却是不会这样说的,他朝着东南方向一指,道:“郭将军,郑长史,慕容将军,难道你们认为,这次张大都护真的是要我们去将他救出来么?诸位,请你们仔细想想,大都护发来的密信里头,可有一句是要我们去救他的?”

没有!张迈发来的是命令,是要五大留守设法增援,而不是营救。

薛复道:“如今河西的形势,成败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我们的这个赌局,不是救人,而是要用高昌来博整个有着百万汉民的河西!其实我们都清楚,大都护此次入陇,可不止是为了迎娶福安公主么!更不是为了和曹家结盟——从一开始就不是!大都护的目的,其实诸位心里应该都隐隐猜得到吧!”

郑渭的眼睛眯了起来,有点像狐狸的弧度,与杨易同帐那个晚上的谈话迅速在脑际掠过,在那之后,他和杨易都曾数次与张迈有过深谈,每一次的主题都是河西。

郑渭又看看薛复,这位若非那道刀疤几乎可以称得上美丽的将军是郑渭的妹夫,但有关河西的图谋郑渭却没和他谈起过,然而现在看来,这个男人的直觉可比郑渭内心的评价还要高。

“张龙骧自起兵以来,从来都是进攻,进攻,进攻!”郑渭几乎很难想象,这个男人会让属下去救他,但是他和郭师庸、慕容春华都很容易就可以想见张迈为了达到某个目的,会不惜犯险——甚至是拿自己的性命来赌博。

薛复此刻的言语,似乎是提醒了在场三位同侪张迈的这个性格。

“如果大家仔细想想过去几年大都护在几次关键点上的选择,那么大家就应该明白,这次的事情,大都护表面上陷入了危难,但实际上,他却已经开创了一个难得的局面,一个让我们可以名正言顺进入河西的机会!”薛复道:“这对我们来说乃是一场豪赌,尽管有一定的风险,但雄吞安陇,不也在此一役么!”

和聪明人说话,不需要有太多的解释,甚至不需要将话说尽,从郭、慕、郑眼神的反应中薛复便知这三位同侪在对张迈的评级上是有共识的。慕容春华更是忽然发现,薛复说话时候语气,竟有些像张迈那样的感觉,自己一不小心也几乎要被他鼓动!

雄吞安陇!

不止是为了救张迈,更是为了趁机占领整个河西!确实,被困在玉门关等着部下去救,那不像张迈的作风,反而是以小搏大,将自己的性命以及东方三镇来作一番豪赌,那才像张迈做的事情,也与安西自万里纵横、越战越强的兵略精神一脉相承!

当战争的目的变了,人的动力也就变了,战略的方向更是彻底扭转了过来!

郑渭第一个站了出来,道:“薛将军说的对,我想不但是大都护,杨易将军还有我们的三千个兄弟,这时应该都是这样想的。”

慕容春华也跟着点了点头,薛复的主张他也是支持的,不过他心中却冒出了一股遗憾来,他多么希望此刻力主进攻的人不是薛复,而是杨易,对慕容春华来说,如果是由杨易来主导这件大事,那可就完美了。可是,张迈偏偏将杨易带走了。

郭师庸看看薛复,看看慕容春华,再看看郑渭,这三个年轻人的表情忽然有了某种一致性,自张迈离开高昌以来,虽说留守者有五人,但防务的整体布局向来是郭师庸在做安排,郑渭尽量不过问军方的事情,薛复和奚胜在外,慕容春华也未提出过不同的意见,郭师庸隐隐然便成了五留守的首脑,安西军东线的军队在过去几个月所展现的也正是平稳老辣的风格,但这一刻他却忽然发现,领导权在不知不觉间产生了微妙的转移。

“薛将军……”郭师庸迟疑着,问薛复道:“你认为我们如果要进兵河西的话,需要多少兵马才有必胜之算?”

“世上没有必胜之算,”薛复道:“不过要想制胜,最好得有五万骑兵!”

郭师庸脸色一沉:“五万骑兵!我们哪里来那么多的骑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情况!”

薛复道:“最少的话,那也得三万人!”

郭师庸搜肠刮肚,高昌此刻能调动多少兵马,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那一瞬间将高昌如何防备、赤亭如何防备、龙泉关如何防备,乃至赤亭、龙泉同时失守的情况下,高昌这边需要哪些折冲府才能维系最后的抵抗,都迅速地在脑中过了一遍,终于道:“好吧,既然大家决定戮力东进,那我们就调出二十六个折冲府的兵力来,东征河西,增援大都护。”

“二十六府!”慕容春华道:“那高昌这边还守得住么?”

郭师庸哼了一声,这两年熬得半白的须发扬了起来,道:“你们年轻人有鲸吞万里的雄心,难道我这个老将就没有一点用处?高昌得大都护一番清洗,渣滓尽除!底层百姓感激我军善待他们,人心颇为可用!我手头又有步卒器械,只要粮食没吃光,这座城就陷不了!”他看了薛复和慕容春华一眼,道:“东进之事,就交给你们两个小伙子吧,至于高昌这边,你们尽管放心!我郭师庸还没老呢!”

……

在高层有了决定以后,高昌守军迅速动员了起来,军队的调动迅捷无比,但外人却看不出门道来,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郭汾的马车已经过了银山大寨,在路上她听说了龙泉关的军情,心里本来应该更加焦急,但作为张迈的妻子、郭师道的女儿,作为一个经历过几次生死大战的女人,郭汾的心却在长途行旅之中静了下来。

“他又不是不知道曹家对他心怀忌惮,又不是不知道毗伽对高昌念念不忘,既然知道,就不该会如此被动才对。那么眼下这个局面,到底是被迫如此,还是他的有意推动?”郭汾心道:“河西的事情,他没和我多说,可是以他的脾气,怎么可能没有预备呢?”

东方三镇内部的道路,已经被商旅踩踏得越来越平坦,不久郭汾便到达了高昌,郭师庸和郑渭听说她来急忙迎接出来,郭师庸是郭汾的族叔,见面后略带责怪味道地问郭汾怎么在这当口赶来,“也不留在龟兹多休息休息,你生产完才多久!”

郭汾在人前露出的却是令人放心的笑容:“张郎现在人在河西,而毗伽又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来攻,我作为大都护夫人,虽然没力气直接上阵杀敌,但到前线来给将士们打打气却还是做得来的。”因问:“怎么不见慕容大哥?”

郭师庸道:“他另有要事。”

接了郭汾进城,在内府无其他人时,郭汾才道:“河西的情况,田瀚已经都和我说了,我是妇道人家,此次来到高昌,不是要干涉诸位的行动,只是挂念大都护的安危,出于一个妻子对丈夫的牵挂,来问问叔叔:这次解救大都护,有几成胜算?”

郑渭道:“夫人放心,增援河西的事情,昨日已经开始行动了。”

郭汾又问:“庸叔在这里,想必是留守高昌了,那前往河西的,不知是薛复,还是慕容?”

郭师庸心想这个侄女不愧是将门虎女,一眼就看出了关键,说道:“我们几个经商议过后决定,此次增援河西,乃以薛复为主将,慕容春华为副将,一切行动,付薛复决定执行。”

郭汾暗中讶异,高昌五大留守的职分她是很清楚的,如果是出动一个薛复或者出动一个慕容春华,其所代表的兵力也大略可以推知,但她也没想到诸将的决策比她所想更加大胆,竟然是同时出动了两个中郎将,那么东进用兵的规模显然就不是简单的救援了。

郭汾之所以赶来龟兹,原本是担心留守诸将对救援张迈不用心,这时却反而道:“薛复和慕容都去?那高昌的防务没问题么?”

只这么一句话,郑渭便知道郭汾已经窥破他们用兵的大方略,心中忍不住暗暗佩服,又想:“张龙骧有这么一个妻子,究竟是否是一件幸事呢?”

却听郭师庸道:“我已经传令,让守敬进驻银山大寨,龟兹、焉耆那边也会陆续抽调士兵赶来,但毗伽这次来势汹汹,高昌战局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准,汾儿,我看你还是先回龟兹吧。这里在未来几个月只怕将会陷入苦战,到时候我们可照顾不了你。”

郭汾微微一笑,却道:“叔叔这话可说的不对了,仗是要你们男人去打,可说到照顾,却该是我们女人来照顾你们男人才是!婶婶不也在这里照顾叔叔的起居么?也不见叔叔赶她走,为何却偏要来赶我?你们放心吧,我龙面将军的妻子,知道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该做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78章 五大留守 下一章:第080章 玉门攻防(一)
热门: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风起陇西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御手洗洁的问候 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 孟子趣说1:用历史擦亮思想 单恋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幽灵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