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活捉阎老狗!”

上一章:第082章 玉门攻防(二) 下一章:第084章 玉门破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玉门关内,这一夜防守的主力其实是一千农兵。杨易从三千老兵中抽调了二百多人出来,其中一百人作为两队机动队,剩下一百多人做这一千农兵的火长、队正、校尉,而从百帐军的牧骑中选拔两百多精锐补充原有编制缺出来的兵员,因此玉门关内便多出了一个府的编制,以田浩为都尉。这个农兵府若用于野战厮杀那完全还不够格,但靠着城墙来回防守,在很多情况下不用像野战那样直接面临肉搏,一些人被安排了去搬运砖石、烧热水,或者抬巨木准备撞云梯,或者竖起软盾帮忙抵挡弩箭,或者挑起泥土准备堵塞被攻破的缺口,都是熟悉了就能干的活儿,也有部分胆气较壮者被安排去与机动队一起冲杀登上城墙的敌人,战斗刚打响的时候,这些农兵有不少手忙脚乱,若不是有火长、队正作为督导随时激励、喝令,只怕有一些人在归义军冲城的时候就得吓得逃跑了。

郭师庸有个观点认为守城乃是个“匠人活儿”,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技术活”,他将守城分为了许多具体而细小的程序,认为只要将兵将按照程序去做,城池十有七八便能守住,至于突发事故,则得倚靠将领临阵时的能力,非平时的训练所能全部预料了。而粮食之充裕或缺乏,士气之高或低,那就是战争技巧之外的事情了。

所以在安西老兵的组织下,当最慌张的片刻过去以后,一旦站稳脚跟,接下来农兵的行动就显得越来越熟——因为他们做的事情都只是在重复。

阎肃是一个老派的将领,用兵偶尔出奇,行军布阵却总是倾向于采用稳健的阵势,杨易带兵常自冲锋在前以激励士气,阎肃却选择坐镇中军,使主旗处于九环重地,听着麾下将领的来回驰报,及时调整攻城战略。

兵法云:十则围之。阎肃手里掌握着两万兵力,虽然在数量上占优势,但由于是攻击方,所以说多也不多,对玉门关采用的主要是重点攻击,即一边用弩箭压制安西军的弓手,一边选派甲兵拥至城门两侧——那里是城楼弓箭手视力难及的一个死角。

但在这样一个十分明显的角落,杨易即便不是安西军中最擅守的人,却也不会没有准备,田浩早就命人在城楼侧面多打了四个孔用以射击,同时在这一段城墙上也准备多了两个队的兵力。

在第一次接锋时阎肃颇为惊羡安西军以猫眼灯杀敌所表现出来的战法优势,但在接下来的正面攻坚阶段,他就觉得安西军的反击力度没有表现出他预想中那么强劲,他已知道张迈除了三千精骑之外还征集到了不少人马并加以训练,所以他预想中玉门关的兵力当在五千人到一万人之间,可现在玉门关内对归义军攻城的应对却显得有一些仓促。

阎肃很注意战场上的细节,包括那一段城墙敌人在抛掷砖石射发羽箭的力度有所减弱他都要考虑,由此而发现:在归义军持续的攻击下,部分城墙段安西守军甚至开始显得有些疲软了。

“是城内兵力不足么?”阎肃心想:“这不应该啊,还是说……张迈其实不在城中?只是留下了部分精锐在这里,所以一开始打得精彩,接下来却就越来越不济了。难道他的主力其实不在城中?”

像他这样老辣的人,在知道要以张迈作为对手的那一刻开始就细心地搜集所有与张迈有关的消息,对疏勒攻防战尤其用心,那一场战争是《安西唐军长征变文》后半部分的重头戏,里头关于安西军以攻守城的描述细节尤其多,因为那最能体现安西将士的英勇神武。

然而到现在为止,城内却依然没有出动骑兵出城冲击。

“这不合理!”阎肃心道。

在敦煌的时候他曾与安西三千精骑近距离接触过,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那是一支擅长骑战的部队,像这样一支部队在防守上显得不够老练狠辣是可以理解的,但一开始就放弃野战则违反常理。

“叔叔,张迈也许不在玉门关里头!”阎一山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虽然竖着大旗,可他的人也许跑到别处去干什么去了!”他马上就想起了张迈绕过瓜州大泽对肃州的奇袭与对狄银的埋伏。

但阎肃却摇头道:“此人最喜用诈,不可掉以轻心。咱们且……”

就在阎氏叔侄还没得出一个结论来时,城头的一声热烈的欢呼便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是一波犹如浪潮般的声音,隔得有些远了,阎肃听不明白城头欢呼着什么,心中有些奇怪,只听那声潮从东面城墙响起,跟着响到了城楼,跟着就像一个推进的波浪一样,从东向西卷去,去到哪里,哪里就是轰然欢呼!

随着欢呼声的响起,玉门关的抵抗忽然显得强劲了许多,欢呼声响到哪里,哪里归义军的伤亡就明显多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呢?”

阎肃忍不住也有些好奇,勒马走近些,玉门关城内数千人在欢呼着、吼叫着甚至是在狂号着,那不是那种练就的统一的口号,似乎每个人都是某种刺激下从心里直接呼出自己的激情,数百人至少有数十种声音,纠缠在一起便完全听不明白他们在嚷什么,但嚷的语句虽然不一样,那种澎湃之情却是一致的!

怎么安西军忽然有了这种变化?难道是在做妖法不成?阎肃越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越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越走越近,风向有些乱,时而是南风,时而是西风,偶尔有一阵将那声潮吹了过来,有几句是一种喉咙叫嚷得差点撕裂的尖锐:“大都护,大都护,大都护!”

阎肃心头一凛:“是张迈!”

却听声声大都护中夹着“杀”字,那一个个的“杀”字仿佛刀剑一般锋利,在阴暗的星月之下让人感到一种打心里冒出的凉意!

连夜攻城的归义军不知道关城之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只是直觉地感到害怕,龙柏那边则联想起了他们在张迈手底下败北的经验,更是暗自惴惴,听着城墙之上那些像是疯狂的叫声,肃州来的龙家兵将中有一些人甚至产生了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

是张迈,是张迈!一定是张迈!

《安西唐军长征变文》中张迈如何克敌制胜的种种场景浮现在了整个战场所有人的心头,在变文那传奇的描绘中,每一次龙面将军的忽然出现总会为战场带来某种神奇的变化,变文僧们说张大都护能够让身边的将士战斗能力提升一倍,茶馆转说变文者更夸张地说张大都护的面具是施过魔法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望见了那面具马上就会丧失力量,军队会变得没有士气!

阎肃以前不相信,但现在却发现城头安西军的士气猛地高涨,而自己的士兵则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中显得惊疑不定。心中那传说一旦冒出来,不知不觉间就被不知名的恐惧给攫住了,正如城头的安西守军忽然陷入某种癫狂的氛围之中。

“啊!龙面具!龙面具!”

城楼之上,在二十支火把的闪耀中,一个银光闪闪的龙面具出现在破晓前最黑的黑暗中。

“张大都护!”

“大都护,大都护!”

“龙面将军来了!兄弟们!杀啊!”首先振作的是队正、火长们,然后一直没有动手的龙骧府骑兵也发出了他们的呼声,他们对张迈的拥戴那已经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疯魔,在激昂的吼声背后是一种说不明白的崇拜,跟着就像传染了病毒一样,农兵与牧骑都受到了影响。这些人对张迈都很有好感,但这只是一个基础而已,在今夜之前,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忽然陷入到这种状态中来。

周围的空气仿佛有一种热流,在这种热流之中自己不狂躁也要变得狂躁,当周围的人都在大叫时你也要跟着大叫,当周围的人都在狂吼时你也会跟着狂吼,当周围的人泪流满面时,不知不觉间你的眼角也湿润了。整个玉门关忽然之间陷入到一种狂态之中。

为什么这样呢?似乎没有理由!只是一股气迅速地从胸腹之间涌起,叫人无法不兴奋,无法不癫狂。

“杀他奶奶的,操他奶奶的!”

粗口大爆,夹杂在对“张大都护”的欢呼之中,在这一刻关城中的士兵变得仿佛在用情感来作战!

攻守的拉锯战在安西军激昂的士气下又持续了好久,归义军和肃州军没有得到半点便宜,唯一得到的,只是惊疑与疲倦。

阎肃怔在那里,越来越不理解关城上发生的事,而就在这时,一缕阳光刺破了黑暗——东方红了!

就在那一瞬间,一种数十年浸淫出来的直觉冲上阎肃脑际!有一些若隐若现的讯息在他心中迅疾地化作警惕!

“快停下!”阎肃叫道:“护住主旗!”

护住主旗,也就是护住他自己!

阎肃本来都是通过身边的人传令,但这时候自己脱口而出,身边的传令将士自然是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护住主旗!”

最近的骑兵动了,由松散前冲变成环形围护。

阎一山还弄不明白他叔叔为什么要忽然改变阵势,砰的一声,城门打开了!

两千四百骑犹如山洪暴发般猛地冲了过来!

最前面的肃州军有人还很愚蠢地欢呼:“城门开了!”但很快就发现这座城门的开启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新升的旭日在破晓之前的黑暗中憋了好久,正如石拔在城内憋了好久一样,阳光迅速地扫荡着黑暗,正如龙鹰两府铁骑如入无人之地地践踏着所有靠近城墙的敌人!

那正如龙欺鱼群,那正如虎睨诸兽!

“果然还有预备部队!”阎肃心中一凛:“张迈……他刚才是在示弱!”

“大旗在那里!”石拔獠牙棒一指,叫道:“击垮不义军,活捉姓阎老狗!!”

“击垮不义军!活捉阎老狗!”

玉门关城楼附近的归义军将兵大多数已经苦熬了好久,体力上已经疲累,在如此情势之下,在养精蓄锐了大半夜的龙鹰两府将士面前,归义军与肃州军的非精锐部队根本就连抵挡都没资格!

攻城方位于最前的本来是龙柏麾下的甲士,他五千部队负责攻打玉门关东部的区域,如果这时候他能勇敢一点,率领二千甲士横地里拦过来,或许还能成为石拔与阎肃之间的缓冲,然而龙柏却不往西拦,反而往东稍稍一缩,这一缩就让出了一个空缺,让石拔得以迅速地直犯阎肃的中军!

“混账!”阎肃大怒,若龙柏能拦石拔一拦的话,他将有机会重新布局以谋取在野战上于安西军的抗衡,甚至谋求胜利!然而龙柏却选择了自保!

在阎肃的身周四千多步骑已经动了起来,幸而是阎肃提前一步的命令让归义军的中军转变了阵势,晋昌的这支部队里头有二千多人的核心在西北也堪称精锐,这两千多人半骑半步,或刀或斧,以此为核心的晋昌军便是归义军布置在沙州地区的干城!曹议金能够维持其在沙州的统治垂二十年,靠的并不止是和亲政策而已。

饶是如此面对石拔时仍然够呛!

尽管老眼昏花了,但阎肃还是看得分明:石拔已经冲到了阎肃几乎能看清他五官的距离!风中的血腥味道也扑鼻而来,轰隆隆的蹄踏声甚至让阎肃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了!毕竟已经是过七旬的人,尽管神经依然坚韧,身体却跟不上他的意志!

一方是归义军中精锐中的精锐,一方是安西军中强者中的强者,在这一刻终于对上了!

“活捉阎老狗!”

“保护阎公!”

此起彼落的呼声正如战场上的斧钺一般激烈,有些时候甚至是横刀对横刀!晨光之中有时候甚至还能看得见点点火星在刀刃相击中溅落!

张迈在城头用千里镜望见忍不住生出些许惆怅,但惆怅过后则是更强烈的决心:自己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种内耗,要让横刀永远对外!

“努力啊,小石头!”激动的张迈仿佛不知道石拔不可能听见一样大叫着,但很快地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一起叫了起来:“努力啊!小石头!”

数百人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传到了对决的阵前,石拔一声狂笑,用肩胛骨逼住一支射中他左肩的冷箭,忘命地冲往阎肃身后的大旗!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82章 玉门攻防(二) 下一章:第084章 玉门破敌!
热门: 永无乡 听说全网在等我出道 诡案罪1 狐狸夫人太正经! 鉴罪者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 在古代上学的日子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九鼎记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