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章 大唐英雌(一)

上一章:第084章 玉门破敌! 下一章:第086章 大唐英雌(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杨易派出农兵,收得六百副弩,又夺得各色盔甲数百副,安西兵将欢天喜地地回了玉门关,安西军士气大振,农兵、牧骑也都有了信心,郭漳、卫飞轮流出城袭扰,龙柏心中惧怕,又退出十余里。

阎肃原本只是打算作一试探,没想到却遭遇如此强烈的反击,此战伤亡也不算惨重,逃溃的士兵事后也逐渐回归,兵员损耗不算很重,但士气却大受打击。就连阎肃自己,他在激战之中被石拔逼得极其狼狈,虽未被俘,却也已经颇失威信。

阎一山草拟书信,因记得上次“以败请兵请粮”的经验,便将此次战败细细描述了一番,阎肃见了怒道:“你找死么?想要让大公子将我们换掉不成!”沉吟了片刻,便让侄子细细描述先前攻夺暗泉明泉的过程,再叙述将与狄银分进合击的策略,最后才一笔带过地说自己为试探张迈的实力,连夜攻城,“稍失利,暂退,玉门已在围困之中”。

书信发到沙州,曹元德看了那“稍失利”三字心生怀疑,因与康兴、阎一峰等商议,康兴道:“看来阎公应该是在玉门关下吃了个亏。”

阎一峰忙道:“张迈岂是那么好对付的人?家父与他互有胜败正是情理之中,如果进军太过顺利,我们反而要担心那是张迈的诡计呢。”

康兴不满阎家所受重用过于康家,摇头道:“可阎公手底下有两万多人马啊,比张迈多出数倍,如此情势下居然也只是互有胜败,却是有负阎公既往的声名。”

阎一峰道:“当初张迈围肃州袭狄银时,狄银可汗的兵力可是达到了五万!张迈既收得百帐部,手下可用之兵只怕已经不下万人。家父与之较量,互有胜败自是应有之义。且从家父所附战术看来,此战虽然不利,但分合进击之策略却未受到影响,只要狄银可汗的大军掩至玉门关后,来个前后夹击,玉门关定然无幸!”又对曹元德道:“大公子,如今沙瓜安危,系于玉门,如果我们能攻破玉门关,擒杀张迈,安西诸镇将可以不攻自破,沙州百姓的迷惘也可以一战解除。眼下局势尚未明朗,我认为应该更增兵马。”

康兴却道:“不可!大公子,眼下沙州虽然还有大军未动,如果再调兵马前往增援玉门关,高昌那边若是兴兵来犯,那我敦煌岂非成为一座空城?我们仍需防备高昌方面的袭击。”

阎一峰道:“但玉门关如今乃是重中之重,如果能够擒杀张迈,安西军自然就会瓦解,但如果迁延而无战果让张迈逃出生天,那我们之前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康兴却道:“可要是兵力继续外调,致使敦煌空虚,万一沙州有事,如何应变?敦煌乃是归义军根本所在,万万不容有失!”

阎一峰道:“高昌那边,不是有康隆公在抵挡么?”

康兴道:“伊州兵力,不如瓜州,而安西在高昌的大军却有玉门关数倍之众,若他们如泰山般压将下来,家兄纵然抵挡得住,也难保完全不出意外。依我看,与其增援玉门,不如增援伊州,张迈如今已经如在瓮中,只要保住三州不受外患,他迟早都能擒获的。”

两人你来我往,争论不休,曹元德越听越烦,挥手道:“好了!一峰,你且拟文书,催促令尊从速攻克玉门,至于继续增援的是事情,且看北面防线如何,再作决定吧。”

不料他此话才出口,就听门外一个放肆的声音叫道:“大喜,大喜,大公子,大喜啊!”

曹元德最近听到的都是不好的传闻,听到“大喜”二字忙问:“尊使,喜从何来?”

来的正是喀喇瓦,他最近已经在城内公开活动了,进门后笑道:“大公子,恭喜了,我回纥士兵首战连续告捷,毗伽大汗如今已经攻破了龙泉关和赤亭关,眼下已经将高昌围困了起来。”

曹元德一听果然又喜又惊,康兴大喜,阎一峰却有些心里不痛快,忙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进军如此迅速。”

……

北庭回纥进军高昌,其速度与决断力都远非归义军所能及。毗伽麾下臣民本来有两大部,第一部是游部,主要是靠回纥人统合天山北麓的游牧民族而成,夏天居北庭,冬天居高昌,仍然过着游牧的生活,但同时又能定期从高昌压榨出财富来享用;第二部是居部,是高昌、伊州、焉耆的原有居民,他们耕种、贸易于天山南麓,乃是被毗伽的先人所征服。

北庭回纥的财富主要来自天山南麓,但战斗力却以天山北麓的牧部为主。焉耆、高昌虽然接连失守,但牧部主力未受重创,相反还让毗伽警醒过来,回到北庭以后痛定思痛,对内卧薪尝胆,激励士卒,对外向契丹请援,并与阿尔斯兰、曹家谋权联盟,但毗伽本人收复失地之决心却绝非曹家可比,一到春夏之交马上行动!

曹家这边是看着外部局势以定策略,毗伽却要威厉得多,他既已经从敦煌传回的情报中知道曹家暗中顾忌张迈便已发动攻势,要用激烈的军事行动来推动周边局势的发展——他已料定:只要自己能够逼得安西军陷入困境,周边与安西有隙的势力都将群起而攻之,便如狼群闻到血腥会一起攻击受伤猛兽一般。

因此毗伽不动则已,一动之下便倾尽全国兵力,将天山北麓的游牧部落都发动了起来,共得六万七千大军,一路两万七千人从龙泉关压下,另外一路借道伊州,以将近四万人的兵力直冲赤亭关!康隆眼见回纥势大,乐得从攻,五万人将赤亭关围了个水泄不通。

毗伽此次是雪耻复国而动,来势汹汹,游牧贵族因被安西军夺了财富源地,这半年多来那是挨足了惨淡日子,一提起张迈那是个个都苦大仇深!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夺人饭碗犹甚杀父!因此毗伽南征一事是得到了北庭回纥内部的一致支持!

到了赤亭关下,毗伽竟第一日就亲自上阵督战,数万人忘命一般攻城,奚胜眼见敌军势大,自己手下兵力不足对方一成,也就不敢贸然出城野战,赤亭只是州与州之间的境内关卡,何曾面临过这等场面?抵挡了将近一个月后奚胜终于扛不住,退至高昌与郭师庸合兵抗拒,不料就在这时龙泉关也失守了,薛苏丁在城破之前退到了天山县继续抵挡,焉耆闻讯全境震动!安守敬大骇,慌忙集结了龟兹、焉耆兵马,准备随时入援高昌。

毗伽却不分兵,即命西路兵马赶到高昌城下会合,在龙泉关被攻破的第三天后就赶到了高昌城下!七八万人围堵高昌诸门,郭师庸登城远望但见城下黑压压的都是准备拼命的气势,心中竟然也生出几分恐惧来。这个老将当日曾夸口说只要粮食够吃,高昌城就不会陷落,这时却生出不安来,暗道:“我这把老骨头,没送在新碎叶城,没送在怛罗斯,没送在疏勒,可别送在高昌吧。”

眼前的局势可比疏勒攻防战恶劣了数倍,一来城内精锐骑兵不足,无法出城进行有胜算的野战,二来敌军主体乃统一在毗伽的麾下,不是当日疏勒城外那种勾心斗角、互相算计的联军可比,三来敌军各部族长、将领都有破唐军复高昌的强烈欲望,此亦与当日疏勒城外诸胡联军内部各怀机心不同。

这日毗伽的新宰相同时也是这次南征的军师葛洛素将包围圈布置完毕,毗伽命人叫唤城头守将出城说话。

郭师庸与奚胜、郑渭商议,奚胜道:“毗伽这次南下果然是势在必得,在赤亭关时我已觉得他十分难当,现在要唤守将说话,多半是要劝降!”

郭师庸道:“老夫自然不会被他动摇,只是我身系全城防务,轻易走不开。再则我也没什么话与他说!”

张迈虽然曾数次领兵作战,或攻或守身边至少总有一个负责整体调度的人在,郭师庸本人却既是当前主将又是军务的执行官,毗伽要和城中主将说话,那是攻防战中的政治交涉领域,却非郭师庸所擅长,奚胜的口才更是不行。

郑渭道:“我去吧”

奚胜道:“长史你是文官,口才纵好,只怕未必压得倒毗伽。若是占不到便宜,还不如不出去。”

忽然之间郭师庸有些想念起张迈来,对这个年轻的领袖郭师庸是从不屑、不服到后来的拥护,此刻忍不住叹道:“要是大都护在就好了,不管毗伽想说什么,他定能站住道理,鼓起气势!”

奚胜嘿了一声,道:“若是大都护在此,还容得毗伽围城?”

郑渭道:“现在说张龙骧作甚?还是先决定如何对付此事吧,难道真要回绝毗伽不成?那也有示弱之嫌!”

正自难决,人报张夫人来了。三人面面相觑,均想郭汾怎么来了,此刻军务繁重,但郭汾来了他们也不能不见,赶紧请入。

郭汾却是个宜动不宜静的体质,这段时间从龟兹赶到高昌,一路奔波之后身体没见大损,精神反见健旺,当初龙泉关告急,郭师庸郑渭奚胜都促请她回龟兹,郭汾却执意不肯,定要与高昌同在,直到北庭回纥攻入龙泉关,那时候郭汾要走也不行了。

也正因有郭汾在城内,郭师庸才更感肩头上沉甸甸的,防守之际不敢出任何纰漏。

进门之后,礼见毕,郭汾看看三人一副忍耐着不敢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大大方方道:“我知道你们忙,也不与你们废话!长话短说——我听说毗伽派人邀主将出城答话,你们决定好了让谁去没有?”

郭师庸虽然服张迈,却还没因此连郭汾也服,这个侄女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嫁给了张迈,但郭师庸对她干涉军务不大乐意,没搭腔,奚胜道:“还没。”顿了顿道:“想来毗伽左右不过是想招降,我们和他也没什么话好说,不如便不理他吧。”

郭汾道:“那怎么行!咱们与胡人打仗也好,与归义军较劲也罢,口头上也从不输的。现在毗伽邀人我们却不应答,于士气上恐有妨害。”

奚胜道:“那夫人的意思是……”

郭汾道:“你们三个,我看谁出去都不合适,不如我去吧。”

厅内老中青三个男人大骇,齐声惊道:“那怎么行!”

郭汾笑道:“为什么不行?我是张迈的妻子,丈夫不在,我出去替丈夫答一下话,身份上并无不妥。再说我在城内本是个多余的人,出城去不会影响攻防,毗伽若要动我,却又得落得个诱杀妇人的恶名,这些草原男人我最了解不过,他们绝不会为难一个妇人的,所以我出去听起来似乎冒险,其实却绝无危险。万一毗伽真要胡来,你们也放心,我不会落在他手上让你们为难的。”

郭师庸和奚胜却哪里肯放他去?倒是郑渭想起郭汾在龟兹暗中调解与杨易误会的手段,竟赞成道:“其实如果夫人有把握的话,我觉得倒也不妨。”

奚胜惊道:“郑长史,你怎么能……若真让夫人出城,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你担待得起么?”

郭汾笑道:“是我自己要出去,为什么要他来担待?”

郑渭也道:“若是我们几个去说不定还真有可能被扣住,但要是夫人去,就算激得毗伽暴跳如雷也绝不会有事的。”

郭师庸却还是不同意,他毕竟是老派人物,觉得让一个女人代表军队出去应答谈判,那成何体统!

只是郭汾既坚持,郑渭又支持,奚胜也就沉默起来,他竟然拦不住,无奈之下只要调遣精兵强将作为卫护,郭汾道:“要什么精兵强将?我就带着几个姐妹和仆妇出去便可。”

听她要带一色娘子军出去,郭师庸更觉得胡闹,郑渭却道:“好主意!”当即下了,要毗伽在南门相见,并要北庭回纥后撤一箭之地,在城外的一个土丘上会见。

毗伽这次显得极有把握,当场就答应了唐军的使者,当天南门的军队果然就后撤一箭之地,郭师庸望见暗中对奚胜叹道:“毗伽的信心可足得很哪!”

那边郭汾叫了郭鲁哥家的,替自己拿刀剑,又请了慕容春华的妻子帮自己压胆,并邀了几个主要的女眷,伊莲娜勉强答应了,郑湘却吓坏了,她一个长年养在深闺的少女,哪里见得这等场面?听说之后两腿直发抖,郭汾见她如此连连摇头,这时郭汾身边一个绝色丽人站出来道:“夫人,我随你出城。”

郭汾举目看去,却是薛复的妹妹薛珊雅,郑湘慌忙扯住她说:“你疯了吗?那是要出城啊,外头的那些蛮子都是带刀带枪的!”

珊雅一笑,道:“男人自然是要带刀带枪的,但那又怎么样!夫人都敢出城了,我们这些女眷怎么能不相随?”

郑湘叫道:“你又不是女眷,你只是陪我来的。”

珊雅道:“我哥哥也在为大唐舍命作战呢!我作为他的妹妹,不能给他丢脸!”

郭汾喜道:“好!有骨气!就当如此方随得我出城。”

当即决定,只带慕容夫人、薛珊雅和郭鲁哥家的和王二嫂子四人,其他人连同伊莲娜在一起一概不带。

五人都穿上了戎装,慕容夫人有女将之风,而薛珊雅风姿尤其照人!郑湘帮她打扮完毕后也看得怔了,郭汾却已经招手道:“走吧!”郑渭早给她们备了汗血宝马,郭汾领头而行,慕容夫人在左,薛珊雅在右,其后是郭鲁哥家的和王二嫂子。

郭汾腰佩横刀,出城之前又取出一张龙面具戴上,城内这时已经戒严,士兵望见了一匹汗血宝马上骑着一个戴龙面具的人,心中大奇,纷纷叫道:“龙面具!龙面具!”

南门打开,五骑飞驰出城,毗伽在土丘上望见,呵呵笑道:“对方主将胆子倒不小,居然只带了这么几个人。”

奔得近些,有瞭望者惊呼了起来:“龙面具!龙面具!”

毗伽心中一凛,康隆更是大吃一惊,暗忖:“龙面具?难道张迈竟然在高昌城内!”这份惊骇当真非同小可,然而转念间汗血宝马又奔近了许多,当头乃是一匹纯银白色的千里驹,只是马背上的人显得有些矮小,与传说中张迈的身高不符——其实郭汾在女子里头也不算矮,但与男人自然是不能相比的。

再走近数十步,大部分回纥人都已经看清楚后面四人竟然都是女的,冲到山下时,那些卫士一抬头见到了薛珊雅,一个两个看得眼睛都直了,可惜的是美人如风掠过,只剩下毗伽盯着郭汾,冷冷道:“你不是张迈!”

郭汾淡淡道:“那是外子。”揭开了面具,毗伽见果然是个女的,大怒道:“你安西怎么回事?我好意邀请,你们却派你们几个女人来羞辱我么?”

这时葛洛素已经上前耳语,告诉毗伽“外子”的含义,毗伽又看了郭汾一眼,道:“你是张迈的老婆?”

郭汾一笑,道:“也可以这样说:张迈是我的丈夫。”说到这里,手按横刀,冷然道:“毗伽,我也不与你多费口舌,说吧,这次你请我来,到底有何贵干!”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84章 玉门破敌! 下一章:第086章 大唐英雌(二)
热门: 雅骚 夫愁者联萌 日日是好日:茶道带来的十五种幸福 魔力的胎动 盛唐刑官 保持沉默 王爷他有病 豪门老男人的二婚男妻[重生]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西蒙·亚克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