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飞师围敦煌

上一章:第091章 河苍烽火 下一章:第093章 六月围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康兴心里本来还有一点抵抗的念头,被儿子这么一嚷嚷,登时连最后一点抗拒之心也消泯得无影无踪了,叹息骂道:“没用的东西!”

外间的大军围定,康兴的儿子康修已经逃到薛复马前跪倒叫道:“投降了,投降了,别杀我们!”

薛复满脸鄙夷,道:“你是什么人?”

马继荣到敦煌不止一次,与几大主要家族都有交往,火光之下认出了康修来,道:“好像是康隆的侄子。”

薛复笑道:“康隆?哈哈,子侄如此,父叔可知。我本来还担心郭老那边是否抵挡得住,现在看来是不用担心了。”

康修这么一跪,康氏子弟无不丢盔弃甲,康兴自知抵抗下去必死无疑,且儿子投敌了,自己就算战死也保不住康家清白,哀叹一声也束手就缚,被押到了薛复、马继荣跟前,康兴看看马继荣,叫道:“马太尉!你居然引兵帮助安西,你对得起曹王后吗?”

马继荣冷笑道:“曹王后?你还有脸跟我提曹王后!我们的太子、公主可都被困在敦煌呢!过去一个月里我连续三次派人探视,结果却都没有回音,我正要问你,太子和公主究竟怎么样了!”

康兴叫道:“太子和公主都好端端地在敦煌做客呢,能怎么样?咱们两家乃是亲人,不管怎么说,令公都是太子、公主的外公,大公子乃是太子、公主的舅舅,我们和张迈解决恩怨,不会将于阗扯进来的。”

马继荣道:“真是如此么?”

“当然!”康兴道:“咱们两家乃是骨肉至亲,你因为一个误会就勾结安西引兵犯境,将来回到于阗,我不知道你如何向曹王后交代!”

马继荣哈哈笑道:“勾结安西?还说不上!太子才是我们这支大军的主帅,我只是他的副手。我此次前往敦煌,只是要接回太子,等到太子发布命令,我自会遵从!”

这时前军有人来传问:“慕容将军问薛将军,是否连夜进兵?”

薛复拔出横刀来,架在康兴的脖子上,问道:“如今敦煌城内,虚实如何?”

康兴犹豫着,薛复使一个颜色,旁边田瀚已经将刀架在康修脖子上,康修吓得连连磕头,叫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我说,我都说!大公子为了剿杀张迈……这个……张大都护,几次派兵增援瓜州,除去驻防河苍烽的兵马,如今沙州境内兵马不足一万五千人,敦煌城内守军不足万人,而且有半数还是新点之兵。”

薛复和马继荣一听敦煌如此空虚各自大喜,康兴却露出惨然笑容来,心里暗骂儿子:“蠢东西!你便是要卖国,也等讲好价钱再卖啊,如此轻易就将虚实和盘托出,再往下想卖都没得卖了!”

脖子一紧,却又被横刀抵住,薛复道:“这次归义军忽然背信弃义,将我大都护围困在玉门关,又勾结回纥围攻我高昌城,据我方探子回报,乃是敦煌城中有人煽风点火,这里头你康家就脱不开责任!如今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弃暗投明,为我前锋,第二,我便在此磨刀,杀尽你康氏满门男丁!将来光复沙州后将你康氏妇女良贱全部贬为女奴,何去何从,你自己选吧。”

康兴被他狮子一般的眼睛逼着,心想要这么死了,死后妻儿还都得去做奴隶,不如就此投靠安西,或许还能谋个出身,转祸为福,周围他的子侄、门人、庄客也纷纷告饶,叫道:“少傅,薛将军大恩大德,你赶紧答应吧。”

康兴哀叹一声道:“愿听薛将军号令。”

薛复道:“还他战马、旌旗、铠甲。”又命田瀚领督战队在后看押,即以康兴为前锋,慕容春华继之,大军居中,友军马继荣部押后。

康兴重新上马之后,忍不住问道:“薛将军,你们怎么会这么快就来到这里?高昌那边不是被毗伽大汗围住了么?”

薛复哈哈大笑,马继荣也微笑道:“早在毗伽围城之前,薛将军就已经出发了。”

……

当日薛复领了高昌绝大部分的兵力之后,与慕容春华商议去向。

要救张迈,最快的路线自然是走伊州,一路闯破伊、瓜边防,然后便可直指玉门关,从赤亭关到玉门关直线距离甚近,基本上只要穿过伊州便是,但一路之上军事阻力重重,走这条路基本上是要与沿途大军硬拼,虽然未必拼不过,可也未必就准能打赢,且就算能赢也很难说得准时日,万一伊州的军队眼看唐军势大,扼守险要坚守不出,那薛复就很难在短时间内突破过去了。

因此薛复决定兵出奇着,不走近路,却走远路,大军向西,越过银山大寨,穿过焉耆,绕过渠离进入楼兰荒漠,直抵楼兰古城。这是一条迂回之路,但沿途不但阻力很少,而且薛复还算准中途可以得到一个大援——那就是守候在蒲昌海附近的于阗军。

驻扎在楼兰古城中的马继荣看见薛复从天而降不由得大惊,两人在蒲昌海边相见,薛复见了他之后,略述自己将东进拯救张迈的因由,又说:“于阗与曹令公有亲,此次归义军困我张大都护,形势危急万分,我东进之后,若有需要用兵将无所不用其极!马太尉若顾念归义军与于阗有翁婿之亲,就请留在此地,待我破敌之后再邀太尉入境,若太尉能念大都护知遇相交之情,薛复斗胆,便请太尉引兵随我同入敦煌,接回公主、太子,为河西共致太平!”

马继荣道:“沙州与于阗虽然有翁婿之亲,但那是私情,这次曹家勾结胡人,围困汉家同盟,这却是国罪!私情再深也大不过国罪,我当引兵与将军同入安西,共讨国贼!”

薛复大喜,马继荣当即动员全军,薛复的大军有数万人,全部都是骑兵,为求神速,这一路来未带太多辎重,从高昌到渠离都是就地补给,过渠离后就在马背上绑上一些干粮,进入荒漠之地前才在水源地灌满水袋用骆驼背负了,如此走到楼兰古城。这时马继荣既答应随行,薛复便征调马继荣的兵马以及储存在楼兰古城中的所有粮食,马继荣更无二话,当场答应。两军一合,人数已经达到四万!且都是作战部队!环顾西域,如此规模的军队已属罕见。

大军在楼兰古城中修整了一日,随即以轻骑突破东进。

马继荣自任先锋,这沙州他来过不知多少次,一路之上哪里好走、哪里难走,哪里有驻兵、哪里没驻兵都了如指掌,轻骑突至河苍烽附近,被归义军安排在这里的侦骑发现。

然而安西军来得太快太奇,河苍烽的侦骑发现之后不久安西主力便抵达了河苍烽。

河苍烽守军马上点燃烽火,但安西数万大军随即大至,将这座小小的土城围了个水泄不通!河苍烽守军望见安西大军,便如康兴身处围困之中,尚未接战已经丧胆。烽城之内三千人里头有两千人倒是久贬之士,如果敌人不多,他们或许还会抵抗下去,但眼见众寡不敌实在太过明显,马继荣又派人入城晓以大义,河苍烽内的许多老兵就都动摇了起来。均想与其在这里挨苦,不如跟随安西军入敦煌,求个翻身的机会!

薛复以十倍于敌之众、从天而降之势、猛虎下山之威,小小一座河苍烽在他面前何异于螳臂当车?一日志丧,二日内乱,三日城破,待得康兴赶到河苍烽时,薛复已经杀尽城内所有抵抗者八百余口,剩下的两千来人尽数投靠了安西,整备军马准备继续东进了。

……

马继荣将薛复的行军大略告诉康兴之后,康兴心道:“玉门关孤军围而难下,如今安西却有飞师在此,归义之败,安西之兴,岂非天意?我现在再作反抗,不过是自己找死而已。不如弃归义投安西,若能夺得敦煌,将来平定河西的功劳簿上也将有我的一笔!”

当下引兵为前锋,走了一夜,荒漠地形渐渐转入背后,迎面所见渐渐多了农田,也有一些村落修了仓库,马继荣每到一地,便先出示关防,跟着派人控制住沿途官吏,同时指点哪里有水源,哪里有存粮,将沙州虚实全部卖给了薛复。

薛复命马呼蒙一一接管,大军却不留行,一日两夜赶回敦煌,其时天色蒙蒙亮,城门未开,康兴便扣城门,喝令守将开城。

他走的时候,敦煌城门守将还是都是和他亲近的人,不想离开不到数日,城头守将就都换了人,望见大军开来反而将城门关了,然后派人去找阎一峰来。

安西军纪律严明,一路来又有康兴出示关防,军队又不扰民,行军速度又快,以至于康兴抵达敦煌城下时,敦煌城内竟然还未得到消息!

阎一峰赶到城头,看看康兴,问道:“康少傅,你怎么回来了?”

康兴叫道:“河苍烽已经没事了,所以我回来。”

阎一峰不愿意他进城,却叫道:“大公子命康少傅前往河苍烽镇守,又还没有调兵令让你回来,我看你还是且回河苍烽驻守的好,若大公子有命令来时,再回来不迟。”

他实是有意刁难,想将康家的人阻截在中枢之外,不想让他与闻决策之事。天下事有时候真是吊诡,只因为阎一峰的这一番刁难,竟让归义军的命运又延长了些许,使曹家回光返照者,不是忠臣之行,而是猾吏的勾心斗角。

田瀚在旁听见心里大骂:“不义军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斗,你们斗归斗,怎么这时候却来误事!”

他终究是年轻,忍耐不住,推了康兴一把:“快想办法!”

便有机灵的护卫对阎一峰道:“阎少师,貌似有些不对,康少傅身边的人都是生面孔。”

阎一峰被他们这一提点,定眼望下去,叫道:“康少傅,你身边都是什么人?”

康兴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阎一峰叫道:“有古怪!弓箭手伺候!”

田瀚眼看败露,指着城头骂道:“姓阎的,田爷爷杀回来了,识相的赶紧开城投降!”

阎一峰惊呼:“我认出这小子了!他常常跟在张迈身边的!安西军!是安西军!康兴叛国了!快快射箭!”

城头弓箭手射下,田瀚等一边举起盾牌抵挡一边后退,阎一峰吩咐:“守住城门!戒严,戒严!”

紧急的号角刹那间响遍了全城,大部分还在沉睡中的敦煌居民都被惊醒,曹元德正在一个女人身上减压,猛地听到戒严急响,套了一条裤子就跑了出来,惊怒道:“怎么回事?”

便见阎一峰揪起裤腿疾跑进来,叫道:“大公子,大公子,不好了,康家造反了!”

“你说什么?”

阎一峰叫道:“康家造反了,康家造反了!”

“你说什么!”

“康家造反了!”阎一峰叫道:“刚才他忽然回来,我心中起疑,所以登城一问,谁知道他身边都是陌生人,其中有一个还分明是张迈的部下!大公子,康家造反,已经是确切无疑的了。他是引了安西贼来攻打敦煌了!”

“真有此事?”曹元德道:“来啊,给我备马,我要去亲自讨伐这个奸贼!”引了数千兵马,将出城时,却听城外铁蹄声犹如密雷连响,曹元德惊道:“这……这是什么声音?”

城头城门守将吓得声音发颤,禀报道:“大公子,是……是安西军!”

“安西军……那为什么会是这种声音?”他也不敢轻易出城,登上城头一看,这时日头已经高起,夏日清晨的阳光下,将城外情景照耀得分明——

却见外间铁骑密密麻麻,旌旗如云,兵将如雨!从西门不断向北、南蔓延开去!曹元德大叫一声,差点跌倒:“这……这是什么!”

……

康兴没能赚开城门,敦煌八门警戒,内外戒严,城内百姓再次慌张起来:“又出什么事情了?”

慕容春华在后听说康兴没能骗开城门,骂道:“没有的东西!”再不躲闪,纵兵而出,围住了敦煌的西、西北、正北三门,又广派轻骑游走在诸门之外。

后续大军听到消息急进奔来,半日之内四万大军便抵达敦煌城下,将敦煌城的交通要道全部扼住。敦煌城外本来还有若干据点,但眼看如此军威真如千钧压下,相形之下众据点犹如鸡卵,那些守军哪里还有抵抗之心?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

大军抵达之时,自有情报系统去试图寻找敦煌城外是否还有残存的探子,鲁嘉陵也一早就在留意,一得知大军已到便即现身来见慕容春华,慕容春华见着了他讶异道:“你是谁?”

鲁嘉陵道:“贫僧嘉陵,哈哈,现在是鲁二郎是也!”

慕容春华认了他好久,才算认了出来,笑道:“好个鲁二郎,这边的局势如此危险,你居然还能活下来,了不起!”

鲁嘉陵笑道:“这些话且慢说,如今大军已至,城门未开,万一城内决心坚守却也是件麻烦事。”

慕容春华点头道:“不错。却不知二郎有什么主意没有?”

鲁嘉陵道:“如今沙州空虚,就有些兵力也都集中在敦煌城内。但曹元德又没料到我军会如此迅疾就突破至此,所以沙州境内并未清野。依我之见,现在第一要紧的,是先占据城外的三座郊仓,占了这三座郊仓,我军便可从容围城。同时派遣偏师,占领周围城镇,逐步控制沙州全境。瓜州的大军,补给都仰赖沙州,占定了沙州,则瓜州之军将成无水之源、无根之木!玉门之围可不战而解!”

慕容春华点头称是,即分出兵力来,以鲁嘉陵的部下为向导,分头去夺占各郊仓、各据点。他只分出三千兵力,每拨人马或一营,或两营,四下攻掠,这段时间来曹元德倒行逆施,周边军民听说安西大军压到,又敬又畏,不少都是不战而降。

鲁嘉陵又向慕容春华要了两队士兵,开至预定地点向城内射响箭、燃放烟花为信号。原来他在大军抵达之前便推测到了可能发生的几种情况,拟了几封书信让人设法带入城中。城中也还有一些密探隐伏着,这时听到响箭、看到烟花,便按照原先的约定,将书信带给城内的张家、李家,要他们配合行事。张、李乃是沙州大姓,在城内都有上千户人,曹元德也只是盯住了他们的族长,没法看住全族所有人,如张毅之辈老谋深算,对家族大事早有几手安排,当日虽然猝不及防地被控制住,却仍然留了几手——要不然他的儿子哪里有机会逃脱?因此在曹元德的严酷统治之下,敦煌城内仍然有潜流在暗中涌动。

又过一日,薛复也到了,与鲁嘉陵相见后问起经过,田瀚指着康兴道:“这小老儿真是没用!连个城门都骗不开!”

薛复却不很放在心上,道:“不要紧。这敦煌轻取有轻取的好处,强攻有强攻的好处!”

田瀚道:“可是我们要赶紧打下敦煌然后去救大都护啊!”

薛复笑道:“我们既到了这里,还怕救不得大都护?来人,驰书敦煌近郊,让百姓无需慌乱,再将我的书信射入城中。若曹元德还有几分理智,那么这河西或许可以少去许多的杀戮。”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1章 河苍烽火 下一章:第093章 六月围城
热门: 合笼蛊 [综英美]我家治疗10厘米 海面之下 霸道总裁他带球跑了[穿书] 回到恐龙时代! 息壤成精了[剑三] 困兽 不准跟我说话! 恩有重报 易中天中华史:王安石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