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六月围城

上一章:第092章 飞师围敦煌 下一章:第094章 亲离众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沙州是一个处于高山与荒漠保护下的灌溉农业区,丰沛的融雪河水造就了十余处大泽和数百个小型湖泊,成熟的农田处处皆是,曹家虽然在政治上和民族情感上给人留下许多可诟病处,但平心而论,由于维持了将近二十年的稳定,曹议金为汉家人口与汉家文化在这个地区的延续所作出的功劳仍然不可磨灭,整个沙州地区围绕着敦煌阡陌相接数百里,鸡犬相闻数千村,是整个河西最稳定的汉民聚居地。安西军虽然高举汉家大旗,但实际上汉家习俗的保存远没有沙州汉民来得完整。

且在施政上,曹氏政权吸取了张氏政权晚期穷兵黩武的教训,在兵民比例上控制得较为合理,这也让沙州有利于沙州百姓的休养生息,当然,另外一个突出的结果就是军事力量远不如其经济力量。

二三十万人口散布在沙州各处农村,由于之前并未告急,敦煌方面并未号召城外的农民撤入城内。

在这个炎热的六月,安西数万大军忽然涌入这个地区,农民们看见,一开始有些惊慌失措,幸好穿梭于各地的安西唐军并未扰民,慕容春华在越过河苍烽之后就下达了铁令:入境之后,残民者杀,劫掠者杀,奸淫者杀!其纪律之严明远胜逐渐腐化的归义军士兵。

农民们望见一个个透着精神劲的小伙子,纷纷道:“呀,那就是张大都护的士兵啊!”

在鲁嘉陵的带领下,薛复进驻三界寺,安西军驱逐了盘踞在此的数百守卫,被释放的残存僧侣感恩戴德之余又不免悲伤流涕,围着鲁嘉陵哭道:“嘉陵师父,你若是晚来几天,也许就见不到我们了。”

由于三界寺有亲安西的基础,所以鲁嘉陵便建议薛复将大军的帅旗立在这里,这也是向沙州佛教界发出了一个信号,暗示安西军到达之后会善待佛子。三界寺是沙州地区的丛林领导者之一,敦煌城外的窟寺听到消息果然纷纷派人赶来朝拜并向安西军示好。

佛教在河西是极其重要的社会力量,从喜丧婚葬到社会治安的维系、精神信仰的寄托都在一座座的寺庙中,后来闻名于世的敦煌莫高窟的凿建,依靠的也主要是佛教的力量,能以一隅之地开辟出这样一个世界级别的文化遗产,沙州僧侣所掌握的社会力量可想而知。

诸寺首先归附,对沙州农村的稳定大有好处。薛复和慕容春华忙于军务,自然而然便将整个沙州地区的佛教事务都交给了鲁嘉陵决断。鲁嘉陵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这时因时势所造就,竟然就成为整个河西佛教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强大的军力、严明的纪律加上柔和的统治手腕,安西唐军靠着这套综合军事、政治与宗教的手段,迅速地就确立了敦煌城外、沙州境内的统治权。这有一半要归功于张迈这段时间以来的活动,还有一半则是要多亏曹议金二十多年的顺民教育所赐!

要知《安西唐军长征变文》早已传遍各乡里,河西汉民都已视安西人为同族,百姓们本来就缺乏反抗性,听说张迈的军队进入接掌本地统治时竟然都没有多少抵触,许多人心里是这样想的:曹令公对不起张大都护,所以张大都护的人来和曹令公算账了。

反正在曹老爷手底下可以过日子,从《安西唐军长征变文》里头听来,好像张老爷对百姓更好。姓张的老爷和姓曹的老爷打架,关老百姓什么事情呢?所以大多数人都只是看热闹,也有一些热切一点的农村摆出了香案来迎接军队,当然也就有一些不服气的会搞一些破坏性的小动作,不过这些都只是插曲,不是主流。沙州的郊野、农村,大体上是平静的,如果曹议金看到自己经营多年的心腹领地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接受一个外来统治者,只怕非气得蹦起不可。然而多年后张迈回顾此事时又想到了事情的另外一个方面:加入这一次入侵沙州的不是安西军,而是胡人,沙州百姓是否也将如此顺从、如此麻木呢?

和城外的平静相比,敦煌城内的情况就要复杂得多了!

张迈对沙瓜地区百姓的战略手段,总的来说不是征服,而是争取。

薛复是明白张迈这种考量的,所以大军到达敦煌以后他并未马上就攻城,只是占据各处出入要道,截断城内城外的沟通。曹元德手头虽然还握着近万兵力,但这时却绝无出城野战的勇气!而薛复好像也没打算强攻。

从昨日围城到现在就不断有箭书射入城内,箭书中并没有什么威胁的话,相反全都是安民的言语,鲁嘉陵草拟的这份箭书用的是很平实的甚至有点变文味道的语言告诉敦煌民众几件事情:第一此次安西大军东进是因为曹家对不起张大都护,且勾结胡人将张大都护围困在玉门关,所以安西大将领兵前来吊民伐罪;第二,大军入城以后,绝不会扰民,军队之胁从者也不会问罪;第三,请城内居民不要再跟随曹元德助纣为虐,尽早开成迎接大军,但如果依然执迷不悟,城破之日也将是对一干从犯的审判之时!

敦煌乃是西北文化重镇,城内居民的识字率接近三成,所以箭书的内容很快就传开了,由于箭书以变文形式写成,读起来琅琅上口,一个识字的人读了一遍,旁边听的人就能传诵。

一开始曹元德和阎一峰还不断派人监控镇压,但到后来连官兵本身也私下传阅起来那箭书来,这些官兵有许多人的家眷也都在城内——或者就在城外啊,这时候大局显然已在安西军的掌控之中,除了极少数曹氏的死忠之外,还会有多少人愿意带着一家老小跟着曹元德跳火坑呢?

同族操戈与异族抗战之间究竟有所不同,若此时围在城外的是异族大军,城中军民为一股大义所激或许还能拥戴曹家誓死守城,但现在城外薛复却已经表态得很明显:我就是来找曹家麻烦的,与其他人等无关!加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让民众对曹元德的言行产生了普遍不满,一股曹元德无法控制的情绪开始不断地涌动着,并从民间渗透到军队中去。

用鲁嘉陵的话来讲,这次的围城行动,打的不是军事仗,而是政治仗!

……

城内,张家祠堂便的侧巷里,几个低沉的声音正在交谈着。

“今晚就能见到大哥了。我已经说好了。”

这句话里的大哥,就是张毅。

“今晚?栾定安呢?”

“他,之前像狗一样吼着我们,但昨天安西军抵达之后,他就像猫一样静了,我说要去见大哥,他就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曹元德的这条狗变得这么快。”

“不快行么?过个几天,这敦煌可就要改姓张了!我们动作也得快些,据我所知,现在慕容家好像也有动作了。”

……

当敦煌内外,归义军与安西军各自忙碌之际,一种可怕的无奈攫住了曹元德的心!

局势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不但和伊州、瓜州的联系已经被切断,就算是城内,他也觉得自己渐渐控制不住了。

监视李家和慕容家的人,忽然和自己失去了联络,李家和慕容家最新的动作是什么?忽然间不知道了。曹元德派了人去斥责监视李、慕容两家的头目,可是派出去的人也跟着没回来了。是被慕容家和李家干掉了?还是派去的人也背叛了自己?

无论答案是什么那都是极端可怕的事!

情报监视系统是这样,军方的动向也有些诡异。一些将领在接到自己的命令之后显得迟疑,上午召开军事会议时也没人说话,沉默的会场似乎回荡着一种声音:“现在还有什么办法呢?”

当曹元德从城门回来时,他和他的护卫走在大街上,一些窗户、小巷里头都投射来偷看他的目光,那目光是在笑话自己,还是在可怜自己?还是准备暗算自己?

回到府邸以后,曹元德觉得连侍从的目光都变得异样!

天井外的天空飘散着绚丽的阳光,落日的余晖散落在曹府后院的各个角落,这里是曹元德拨给喀喇瓦住的院子,自从开战以来,喀喇瓦就从秘密躲藏的小屋子里走出来,来到这个曹府里最大的院子中。曹元德既与张迈决裂,便得讨好毗伽,所以对喀喇瓦供奉得比供奉他爹还小心。

这时院子里头却传来了怒吼声,一些伺候的人全部被赶了出来:“滚,去叫曹元德来!我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你发什么疯!”曹元德跨入院门,对喀喇瓦在下人面前对自己的不敬十分不满。

“发什么疯?”喀喇瓦以一种兴师问罪的语气怒道:“你们是怎么搞的!居然让张迈围了城!你们归义军到底是怎么守土,居然让安西军打到了家门口才知道!”

“我还要问你呢!”曹元德怒道:“你不是说你们大汗将安西军的主力都困在高昌了吗?现在你看看——你出去看看!敦煌城外是什么——那至少有四五万人马!昨天你还说高昌那边毗伽占尽上风,今天我却怀疑毗伽是不是已经全军覆没了!要是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

喀喇瓦也暗中心中一紧,这座城市里,在大军围城的情况下,如果说老百姓还有选择,甚至士兵也还有选择的话,那么最没有选择的两个人就是曹元德和喀喇瓦,当此困境,两人的心都有点乱了,两人都已经无法摆脱眼前的困境,能想到的,只是彼此所犯的错误。

毗伽的这个使者随即摇头大叫:“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们不可能那么快就突破我们大汗的包围圈,就算突破了,也不可能没声没戏地就越过伊州侵入到敦煌,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是了……”喀喇瓦忽然间好像领悟到了什么:“一定是你们归义军内部有什么人背叛,是他们暗中放了什么人进来,所以才会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曹元德,我真是看错你了,连对内部的掌控都这样,一定是这样的!当初居然会跟你联手,我真是瞎了眼了。”

……

和喀喇瓦的会面就这样不欢而散,从后院中出来,曹元德知道外援已经不能倚靠了。

现在唯一能倚靠的,就只有自己!

“召阎一峰!”

太阳落山,昏暗的房间内是包括阎一峰在内的七个心腹,眼下曹元德能相信的就只有他们了。

“现在,薛复围城,马继荣不顾亲家之义为虎作伥,康兴又已背叛,敦煌危在旦夕,坐在屋内的几位已是同舟共济,我希望大家能拿出个主意来!”

“大公子,”阎一峰道:“我等心都已经乱了,现在唯大公子之命是从,还请大公子示下。”

“好!”曹元德:“我的想法,那就是继续抗守下去!高昌如今已经被十面包围,玉门关也随时会被攻破,只要高昌被攻克,安西军就会丢掉老窝,只要玉门关被攻克,安西军就会蛇无头不行,所以现在的形势貌似危险,但只要在座诸位坚持下去,我们仍然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一峰,传令下去,全城部分士农工商,户出一丁,分三班上城防守,战守之际,退一步者杀!正对城门之大街,皆堆满柴薪,万一城门失守,则将敌人引入其中,焚街杀敌!敌人再进,则与敌巷战!无论如何,务必要拖到高昌城破、拖到张迈伏诛!”

诸将听了都面有难色,阎一峰看看曹元德脸色不善,倏地站起来,道:“我等自当遵大公子号令,死战到底!”诸将也赶紧与阎一峰一起起立宣誓。

曹元德大喜道:“有诸位与我同心协力,我们一定能挨过这一关!只要击退敌军,诛杀张迈,将来的河西天下,将由我与诸位共享!”当场给在场七将都加爵三级,又封阎一峰为少保。

诸将出来,纷纷埋怨阎一峰道:“阎将军,如今敦煌城内,人不愿战,别说百姓,连士兵都不想打了。这会还要户出一丁,那不是逼百姓作乱么?还说要堆柴草焚城,这等两败俱伤的命令,如何接得?”

阎一峰道:“不接?不接我怕大公子当场会将我们砍了!”

“但现在接了也办不来啊,没人会听我们的。逼民为兵也得有人去逼,可现在连兵都不愿当兵了,就差有人带头投敌而已,我们还怎么去抽丁?”

阎一峰笑道:“这就是你们糊涂了,命令是接了,可没说什么时候去办啊,我们就将命令发下去就是了,至于将兵听不听令,那就是将兵的事了。”

诸将问道:“但回头大公子问起来,我们该如何回答?”

阎一峰冷笑道:“回头……回头,那时候再说吧!”

诸将这才转忧为喜,阎一峰却在琢磨刚才那将领的一句话:“带头投敌,带头投敌……”心中一紧:“哎呀!老爹带了人去围攻张迈,这可是大罪一条,我若不赶紧立个大功,将来阎家非被人连根拔起不可!这投效安西的头,可不能让别人抢了去。”

当晚拟了一封书信,带领了几分心腹以巡城的名义上了西门,来到一个偏僻角落,亮灯为号。

城外有安西军将士见这边灯火亮得古怪,便有一队人马靠近,阎一峰大喜,就要将绑着书信的箭射下去,忽然间身边混乱了起来,他一呆,往后面一看,却见有数十人拥上前来,阎一峰吃了一惊,叫道:“干什么!”

整个人却已经被按倒,更有人夺过他手中书信,交给了一个人,阎一峰勉强抬起头来,火光之下看清了一个熟人的脸,惊道:“慕……慕容腾!你怎么……”

……

诸将走后,曹元德从欢喜振奋中沉静了下来。

刚才的安排,真的能够力挽狂澜吗?

虽然阎一峰高声示忠,但从诸将那充满疑虑的眼神中曹元德还是感到了无法摆脱的不安。

一抬头,发现一个陌生的婢女斟茶上来,曹元德疑心生暗鬼,也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凶光!

“海棠呢?”那才是侍候惯他的大丫鬟。

“奴婢……不知道……”

小婢女实际上是吓得有些颤抖,但曹元德却认定了他心虚!

“茶有问题!”他陡然跳起,抓住那婢女的嘴巴猛灌下去,婢女惊惶地挣扎着,“咽下去!”曹元德怒道,他捂住了她的嘴巴,捏住了她的鼻子,婢女猛呛了起来,茶水从嘴角甚至鼻腔中流了出来。

婢女并没有中毒的症状,曹元德发现自己误会了以后,反而更加羞怒难当。

“滚!”

两个侍卫听到声音跑了进来,来得有些慌忙,其中一个刀掉出鞘,曹元德大吃一惊:“你要行刺我?”他又注意到这个侍卫有些陌生,“栾勇呢?”

“小……小的不知道。”侍卫匆忙地说了一句:“是二公子调了小的来的……”

“二公子?”

抓起刀就砍,那侍卫惊吓得慌忙逃走。

“大公子疯了,大公子疯了!”

婢女与侍卫忽然间逃光了。就在昨天,这座宅邸还完全处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这座城池也还完全处在自己的张控制之下,可是现在周围却变得空荡荡的,深深的院落变得死一般的静,一种足以令人疯狂的静!

好久,好久,才总算有一个人推着被风吹得一掩一掩的门进来。

“栾勇,是栾勇么?”

但走进来的,却是一个更加熟悉的面孔,那是从孩童时就认得的一个亲人——

“大哥,是我。”

曹元深!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2章 飞师围敦煌 下一章:第094章 亲离众叛
热门: 异世邪君 羔羊们的平安夜 别笑,这是大清正史 安娜之死 凌天传说 完美世界 求你别秀了 人间的十字架 夜半笛声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