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敦煌易主

上一章:第094章 亲离众叛 下一章:第096章 忠臣孝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眼看敦煌将易主,几家欢乐几家愁。

薛复答应了慕容腾开城受降,慕容归盈提出的几个条件,如勿扰百姓、勿作株连、善待曹氏等,薛复也都答应了。

当天下午,慕容归盈辅曹元深开城,曹元深捧了户籍文书,步出西门,一旁李膑走了出来,薛复赶紧迎上,道:“李副司马,受苦了。”

李膑的轮椅在曹元德的爪牙闯入张府时被砸烂,这时由几个人用没顶的轿子抬着,当初曹元德并未故意虐待他,然而为了从他口中问出一些安西的军情也没少强,当年李膑在萨图克帐下未受重用,也能为了守秘而忍受着膑刑一言不发,如今在安西深得重用,内心信念比起在回纥帐下时坚强了何止十倍,曹元德自不可能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多日过去,胸背的创伤其实未平,但脸上的疤痕却已经愈合。

他在城内时已知安西大军围城,欣慰之余却不知主将是谁,及见到了薛复,心道:“竟然是他。”

李膑在安西属于没根底的一个人,他本是藏碑谷遗民,但由于投靠萨图克得早,石拔等人对他没什么感情,他地位虽然不低,却也没能成为藏碑谷一系的代表人物,这时见来的是薛复,心中泛起了一圈涟漪,微笑道:“我也没吃什么苦头,就是被囚禁着,再说能有见到今日,再苦也值得了。”

薛复便请李膑接图谱,李膑道:“我是刑余之人,再说才获释放,身上带着晦气,接管沙州须得用将军的威严方可。”

薛复请慕容春华接掌——因慕容春华的资历较他为深,慕容春华道:“当日五臣群推薛将军为东征主将,我是副将,如今受降,自当由薛将军接受。”

马继荣在旁也催薛复受降,薛复推辞不得,这才从曹元深手中接过图谱,曹氏在沙州二十年的统治,至此宣告结束。

大军主力仍然驻扎于城外,只选出八千人进驻城内。慕容归盈虑事周到,早安排了许多百姓在城门以及通往曹氏府邸的大路上夹道欢迎,按说张迈在沙州有很好的偶像效应,这时安西军进驻百姓应该很兴奋才是。然而由于过去一个月曹元德对变文僧以及传诵变文者的大肆捕捉,让这个地区的民气为之一扼,百姓但听城头军旗变幻,心中对新进驻者还存着戒心,又不知道他们是否能站得稳脚跟,更不知道接下来形势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这些事情能躲的都躲开了。

慕容归盈见百姓热情不高,便挨坊抽调,所以这时夹道欢呼者都是被命令来的,挥手呼喊都非出自本心。

李膑、慕容归盈、慕容春华等人在旁边瞧着薛复,要看他能否发挥一下个人的魅力调动敦煌百姓的民心士气,但薛复却显得呆呆的,只是走过场般从大道上跨马走过,恪守着一个为将领着的本分,并未准备与百姓有任何接触。

抵达曹氏府邸之后,薛复率领甲士入府,在大厅发布将令,命安西军兵将接掌八门防卫,以及粮仓、银库、兵营、武库等要害,跟着又要请见曹议金。

曹元深道:“家父中风偏瘫已久,如今正自静养,恐难经受将军虎威。”说到这里眼眶中带着泪水,道:“自经家兄一事,家父性命更已在旦夕之间,望将军容情,好让元深在父亲膝下多尽几天孝道。”

这句话是明说曹议金如今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如被打扰随时会有性命之忧。

薛复此时掌握着整个安西最强的兵力,但行事却愈加小心,他目光投向李膑,征询他的意见。

李膑在过去一个多月中受尽涂毒,刚才在城门说得轻巧,实际上胸中所积怨毒可不浅!但他毕竟是经历过深重患难的人,脸上不露半点声色,只是很平淡地道:“曹令公主沙瓜军政垂二十年,如今我等既要从他手中接过令旗,令公之面岂可不见?令公身体不适,我等不作高声喧嚣就是,但人总得要见上一见的。”

曹元深无奈,只好道:“那待我进去禀报。”

他才迈出一步,李膑就让从人抬起轿子来,就跟着曹元深进去,并不准备在外面等候曹家的“允许”。

呀一声门打开了,薛复、李膑、鲁嘉陵、马继荣四人入内,马顺、田瀚等在外守候,阴暗的房间内,一个老仆正伺候着曹议金喝药,曹元深禀道:“父亲,薛将军、李司马、马太尉、鲁参军来看你了。”

曹议金抬眼看看薛、李、鲁四人,手指动了动,此外便没什么反应了。

李膑这一个多月来在城内虽被隔绝,但他见微知著,对敦煌政局的变化仍然洞若观火,这时来见曹议金,便有心在曹议金面前点明,好叫曹议金知道安西非无人,也泄一泄自己胸中怨气,但见曹议金此刻连嘴唇都张不大,心道:“我这时若是讲几句厉害言语给他听,只怕当场就将他激死了。于我,心里是舒服了,但大都护来时就只能见着曹议金的棺材了。”当下忍住了。

薛复见李膑不言语,便说道:“请令公安心养病,我等告退。”一拱手,便与李膑、鲁嘉陵、马继荣出去了。

曹元深看着他们四人出去时的背影,心中猛地闪过一丝让人很不舒服的念头,他知道从今天开始曹家再不是这座城市的主人了,从今往后,自己在这敦煌城内的日子将变成寄人篱下,巢为鸠占,鹊反成客,这种心理落差不是亲身经历又有谁能理解?

一个月前他还很不理解他大哥的言行,觉得曹元德过去这段时间的行动不但不忠不义,而且甚为不智,但这一刻却忽然有些理解了。

只是形势发展到今时今日,曹元德所走的路已经彻底失败,往后自己如果要保住家族,就只能调整自己的心态。

李膑出去之后,便派了一营士兵保护曹府,府内供应,一如往昔。马继荣却道:“如今令公是见过了,我们还得去求见公主。”

李膑以手击额,叫道:“哎哟,我怎么忘记了!也不知道两位公主可曾受惊。”

忙问公主何在,早有一个机灵的下人不知从哪里滚出来,道:“两位公主在后园公主楼上居住,城内混乱之时,也未受到惊扰。”

薛复大喜,忙命:“带路!”

那个下人便引了薛复等前往后园,那公主楼上的窗户敞开了一条线,里头的人望见马继荣走进圆月洞门,欢呼了起来:“姐姐!是马太尉!马太尉来了!”却是文安公主的声音。

这段时间于阗太子李从德也被软禁在这里,两个公主住在楼上,他就住在楼下,日日夜夜剑不离身,只怕城内有变。直到此刻听到文安的叫声赶了出来,叫道:“马太尉!你可来了!”

马继荣慌忙跪下行礼,惶恐:“太子受惊了,马继荣护驾来迟,罪该万死!”

李从德经历这次的大事之后,人已经变得沉稳多了,这时候也忍不住眼中渗泪,扶起马继荣哭道:“太尉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我这些日子别的不怕,就怕保护不了姐姐,妹妹。”

看看马继荣身后三人,李膑和鲁嘉陵他是认得的,薛复却未见过,马继荣在旁道:“这位是薛将军,是他引了安西大军开到,如今曹氏已经出降,沙州已经易主。我们才去见过曹令公,便赶紧来向两位公主和太子请安。”

文安年纪小,什么也不懂,福安便在楼上推开窗户,薛复赶紧上前一步道:“臣薛复奉命东抚沙瓜,救驾来迟,请问二位公主万安否?”

福安与张迈有婚姻之约,虽未完婚却已经举世皆知,若她只是于阗公主,薛复今日可以不来,但如今若论整个敦煌城身份之尊贵则以她为首,她人虽柔弱,但毕竟是王宫里长大的人,从小就受到良好的宫廷教育,这两年又经历过了不少事情,之前寄于外祖父家中,虽是至亲却总觉得不自在,这时薛复等人一来,有些事情也不需明说,只从这些人对自己的目光神情之中,福安便忽然之间觉得整个天地都变了。

在这小楼之中,在这敦煌城内,她已经不再是客人了。

当下便在楼上道:“小楼狭浅,不能邀诸位上楼。我在这边一切安好,请诸位无需挂怀。”又问:“大都护怎么样了?”

李膑上前道:“启公主,大都护尚被阎肃围困在玉门关。”

福安惊道:“若如此,请诸位赶紧设法营救,一切以军政大事为重,勿以福安为念。”

诸人齐声应是,马继荣且自留下,薛李鲁却先退了出来,又另外安排了一队人马守护。

出门后三言两语就议定了各自的职责:薛复驻兵与城内大营,鲁嘉陵进驻灵图寺接纳城内诸寺的僧牒簿,李膑则回到张义潮旧邸,薛复问李膑城内政务当如何,李膑道:“现在一切以如何救玉门、救高昌为念,政庶诸务需求火速恢复平稳,待救出大都护,解了高昌之围,那时另有一说。”

鲁嘉陵道:“若要改革,宜用外地人,若要稳定,宜用本地人。”

三人商议过后便发布命令,由曹元深暂摄沙州政务,以张毅李忠邦为副,一切治民之庶务均照旧,张毅得到消息大喜,他知曹元深只是挂个名,真正有实权的乃是他,张家、李家自有一帮人马,薛复命令一发,从中枢到地方马上就有一帮人马换上。李膑却就只是派人在旁协助。

慕容腾对此颇为不满,慕容归盈笑道:“这也只是暂时,你且看吧,张龙骧回来之后会另有动作。咱们且忍忍。眼下最重要的是救玉门,谁能在这件事情上有所作为,那才是大功。”

慕容腾道:“如今他们军势雄大,我们的兵权却都已经被架空,救玉门的事情,哪里轮得到我们?”

慕容归盈笑道:“要救玉门,方略不止一条,今次来的这位薛复将军并不是一个莽夫,不会鲁莽行事的。我料很快他就会来找我。”

果然便见李膑派人来请他过府叙话。慕容腾惊道:“父亲真是神算!”

慕容归盈淡淡一笑,道:“神算,神算,不过是用这把随时要散的老骨头,为你们这些不肖子孙谋几块传家良田罢了。”

安西军进敦煌城以后驻进原本三千精骑所驻大营,李膑仍然住在张义潮旧邸,居偏厅理事。慕容归盈到了偏厅,见厅内只有薛复、李膑、慕容春华三人,受降之时,慕容春华未与慕容归盈说过私己话,这时再来与慕容归盈以族叔侄之礼相见。

慕容归盈见慕容春华敬己,欢悦满面,谦逊道:“如今西北已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们这些老迈之人,也就是坐等看诸位立功建业了。”

慕容春华道:“盈叔过谦了。如今沙州新附,玉门、高昌存亡未卜,需得仰赖盈叔高略,方能救人解围。”

慕容归盈道:“救人解围,都要靠诸位将军的英勇奋战,我老迈昏庸,又哪里有什么高略可言?”

薛复也起立向慕容归盈问计,道:“大都护在高昌时就屡屡称赞老将军忠勇智略,这次敦煌能够兵不血刃顺利归降,慕容老将军也出了大力,我等虽然手握大兵,但能够围困敦煌已是出奇制胜,对沙瓜的形势终究不熟,接下来应该如何进兵、如何救人、如何解围,还请老将军不要吝于赐教。”

慕容归盈见他们心意甚诚,这才微笑捻须道:“玉门、高昌之围,需得先救玉门,而后救高昌,只要救出张大都护,毗伽闻讯自然心寒,而后合安西、河西之众北上,伊州可不战而下,北庭可一鼓而胜。但如何救玉门关,却不知道几位是想做有功之解,还是作无功之解。”

慕容春华道:“怎么样是有功之解,怎么样是无功之解?”

慕容归盈道:“当年汉高祖与楚霸王争天下,派郦食其入齐,已经说得齐国投降,但韩信手握重兵于齐境,不肯以功劳让给一介书生,因此发动潍水之战!穷二月之功乃灭齐国,韩信因此再一次克建震主大功。诸位若愿学韩信,可以发轻兵袭晋昌,以大军挺进玉门,断其粮道,同时与玉门关里应外合,夹击阎肃,若是顺利,那时当可一举攻灭阎肃,这就是有功之解。但若瓜州兵将眼看归途已断,走投无路之下恐怕将会投靠狄银,那时将瓜州并入甘州回纥治下,则大都护虽可救出,东方仍有大患。”

李膑微微点头,薛复看了李膑一眼,问道:“那无功之解又如何?”

慕容归盈道:“无功之解,则是请薛、慕容两位将军,一位镇守沙州,一位陈兵于沙、瓜边境,却派一人入阎肃军营,若是顺利即可夺其军马,降于玉门关下,沙瓜二州兵马连同安西大军并作一处,小则东逐狄银出境,大则一战而灭甘州回纥。若不顺利,则仍然使沙、瓜边境军马进击玉门,如前所计。”

慕容春华看着薛复,也不说话,薛复看看李膑,道:“李副司马,薛复以为当前一切以救大都护为重中之重,个人功劳大小无须在考虑之内。我看便依无功之解,由我坐镇沙州,春华兄领大军陈于沙瓜边境,然后便依慕容老将军之议行事。”

李膑心想:“他能把持得住,倒也难得。”便道:“好便是好,但我却想不出有谁能入万军之中,夺阎肃之兵权。”

慕容归盈道:“若三位信得过老朽,老朽便举一人,可胜此任!”

便在这时,外间来报:“北边有一支骑兵杀到城郊附近,临近村镇纷纷响应,如今屯于城外,来意不测。”

薛复讶异道:“北边?莫非是伊州来了援军?这么快?”

慕容春华道:“我去看看!”

慕容归盈却笑了起来:“无须惊慌,夺阎肃兵权的人来了。”

李膑心念一转,道:“是曹元忠?”

慕容归盈道:“多半是他。”

薛复道:“我听书他被曹元德赶到兴胡泊去,现在忽然出现,不知意欲何为。”

慕容归盈道:“那是听说敦煌出事,赶来救父兄来了。”

薛复问道:“那该如何应付?”

慕容归盈道:“曹元忠孝而见逐,沙州百姓爱其勇武,服其忠孝,不过他的兵力不多,不足为大患。若将军要杀灭他,需用大兵十面合围,若将军愿意招揽他,只需派元深一人出城,便可招来。”

李膑道:“我们安西进入敦煌,一向秉持忠义行事,怎么能杀忠义之人?”

慕容春华道:“但曹元深可以信任么?我今天见他出降之时,脸上可有羞辱之色。”

慕容归盈道:“敦煌一朝易主,元深作为曹家嫡派子弟,自然不可能没有想法,但元深遇事能够三思,这是他不同于元德的地方。我料他出城之后,必能自己开解、想通。若再安排合适的人与他同去,则此事可保完全!”

薛复信服他的分析,便派了人去请曹元深邀曹元忠入城相见。田瀚听说了此事后毛遂自荐,李膑便安排了他做曹元深的护卫。慕容归盈又道:“元忠的行军司马是李敬民,他是李忠邦的弟弟,可让李忠邦随同前去,那就万无一失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4章 亲离众叛 下一章:第096章 忠臣孝子
热门: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生命的交叉 虚幻的旅行 悍戚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秦苒程隽 我不做人了 邮递员搜奇簿 桃形树下的女人们 孽缘 水车馆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