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回敦煌去!

上一章:第096章 忠臣孝子 下一章:第098章 泽北最后一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站在玉门关城头,赤缎血矛已经在这里竖立了超过一个月,关城内的米面都吃完了,连肉干也没得剩,现在将士们吃的乃是薛云山让一些牧民运过来的劣质食物。

郭漳有些受不了了,卫飞却反而恢复了他在火寻海周边时的活力,他组织了一群人连夜摸下大泽捕鱼,以此来为玉门关补充一些食物。

“大都护,高昌那边,真的会来救我们吗?”

郭漳忽然担心了起来。

张迈没有回答他,只是坐在赤缎血矛下,那眼神,并不容别人有丝毫的怀疑。

此刻的玉门关虚弱到了极点,如果敌人攻来,张迈最好的选择大概就是立即逃跑,但他却没有逃跑,越是虚弱就越进攻。

“准备马,”张迈道:“今天黄昏我要去窥探一下阎肃的大营。”

薛云飞吃了一惊,但张迈面对部下疑虑的目光却没有半点改变主意的意思。

当天傍晚张迈带领二十骑驰出关外,对周围据点以及阎肃的军事布置进行了探访,归义军见安西军忽然出城都十分诧异,他们派出骑兵来追逐阻截的时候,张迈早领兵马绕开了,如此在自玉门关以西到以南四十里的扇形范围内来来去去,仗着汗血宝马的脚力摆脱归义军的阻截,又在日落以后才回关。

虽然不是大军,但那二十余骑显然是侦察之用,归义军的将领当晚分析,认为从侦查的方向看来,安西军可能要反攻,或者要突围!

“赶紧报阎公!”

冥河河畔,阎肃的大营在玉门关一战之后向南移动了五六里,那一仗让阎肃变得异常谨慎,但近日又开始向玉门关的方向威逼过来。

“张迈要反攻?”阎肃微微一惊:“难道沙州不稳的消息他已经知道了?是谁泄露了!”

对玉门关的外围封锁仍然完整,也正因此隔绝了沙州方向鲁嘉陵再次向玉门关传递消息的可能。

可那毕竟是很大的一片地面,阎肃知道只要有一个将领稍微疏神或者被张迈收买,消息就可能像水滴穿过罗网一样穿过去。

战场的双方,这时都知己不知彼,张迈还不知道沙州正在发生的事情,正如阎肃也摸不透张迈究竟是否已经知道。

……

正如同玉门关与沙州的关系被阎肃截断一样,阎肃和狄银之间的联系由于距离的缘故也显得有些疏,他们必须绕过瓜州大泽兜个大圈子,然后才能传话递信。正是这种距离延误了双方沟通的及时与深入,狄银和阎肃无法面对面地交谈,而有些话并不是书信所能尽道的,就算派使者传话,也无法做到像面谈那样的效果。比如阎肃和狄银如何见面,当能够从对方说话的神色中来判断出一些言语之外的信息,但现在,阎肃这边此时已经听到了一些来自沙州的不利消息,只是消息还不够确切,他也就不敢随意地就透露给狄银,而狄银那边,也没打算和阎肃共享一切情报,比如说狄银就没有第一时间告诉阎肃:豹文山部已经再次答应出兵了。

上次被张迈偷袭以至于差点失掉性命,让狄银在对安西军行动的时候变得很犹豫。杨易在瓜州大泽以北布置的局面是局部的强攻战和草原游击相配合。

草原游击就是调动百帐部的所有牧民,利用在自家地面活动的有利条件,骚扰狄银的后方、侧翼,让甘州回纥无法迅速地进兵,而局部强攻则是杨易聚集安西进入泽北草原的两千骑兵,以百帐部精锐为向导,局部地发起对狄银的阻击战。

杨易的兵力屈居弱势,正面迎战并不划算,如果被对方围住甚至会有战败的危险,但所谓的草原游击只是让狄银感到很头疼,单靠游击根本就无法有效地遏制胡马的西进,因此正面的阻击是必须的。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杨易已经组织了两次阻击,第一次是在瓜州大泽的西北角,也就是绕过那个角落就能望见玉门关的地方。

按照薛云山原先的规划,是要在瓜州大泽北畔的中段先来一次伏击,如果无法击退狄银,再在大泽西北角做第二次的阻截,如果还抵挡不住,那时候就只剩下退入玉门关另想办法了。

但杨易却否定了这个步步为退的方略,尽管这个方略看起来合理。

出乎曹昆、姜山等人意料之外,却又让他们佩服不已的是:杨易将第一次阻击战就安排在了瓜州大泽的西北角。

“那里!”当时薛云山比任何人都感到意外:“如果是那里的话,一旦失败,那我们就……”

就没有退路了!

但杨易却说:“我们本来就没退路了!如果在大泽北畔的中段伏击,不成功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组织第二次阻击了。”

因此他在接掌了泽北军事之后反而故意放了狄银深入,而将第一次的阻击就安排在了瓜州大泽的西北角。

那是一次军事冒险,当时杨易的精锐尽敛,光靠百帐部在沿途的骚扰,并无法阻挡狄银大军的行动。

百帐部这种零零散散的袭击反而坚定了狄银的看法:认为张迈此刻应该是困守在玉门关,泽北这边只能利用百帐部来牵制自己了,而只有百帐部的话,狄银却并不很放在心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当狄银的前锋走到瓜州大泽的西北角,眼看玉门关在望时,杨易的精锐猛地冲了出来!

两千精兵如虎扑羊,先击败了狄银疲弱的先锋,跟着直犯中军!在这里狄银再次遭到了失败,尽管这次失败不像上次那般惊险,但这一败打乱了狄银心中对安西军兵力部署的所有预判,他在惊疑之中不敢久留,一下子退到了瓜州与肃州的边界上,也就是那场仗,让豹文山部推迟了投效甘州的打算。这些边鄙部落,总是要等大族分出胜负后才决定去向的。

之后狄银赶紧与阎肃沟通,询问玉门关以南的情况,而阎肃则一口咬定张迈还在敦煌。

对阎肃的保证,狄银并不敢完全相信,所以他在泽北的行动也跟着变得保守。不过,局势并不容许他过分畏缩。

虽然泽北草原满布着不可测的危险,但狄银此时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必须继续进军,否则他在族内的威望将无法恢复,为此狄银筹划着第二次进军,这已是被杨易阻击之后将近半个月的事情了,在半个多月以后狄银再次进军,并在瓜州大泽北畔的中段,再次遇到了杨易的阻击。杨易这回是选择阻击狄银的左翼。

然而,杨易这次没有讨到便宜,双方从未时激战到日落,各自负伤而退,第二天兵力较多的狄银卷土重来,而杨易则没再出现在这个战场。

表面上看第二次阻击战双方不分胜负,甚至从伤亡比例来说安西军还远远低于甘州回纥,但杨易自己的评分却认为那场仗他打败了。

果然,这次的阻击让狄银看透了杨易的虚实,那次阻击到现在还不到七天,但狄银却已经再次挺进,并且豹文山部也已经答应马上就南下夹击百帐军。

这一次,杨易必须将狄银再次遏制住,否则以甘州回纥现在的进军速度,其前锋三日之后就能绕到玉门关的后方了!一旦甘州回纥到达玉门关北,关南的归义军也势必戮力进军,那时候玉门关就完了!

“也就是说,今天我们要进行的,是最后的一次阻击战了。”杨易道。

“最后?为什么说最后?”作为他的副手,石拔问。

“因为我们没力气了。”杨易说。

“没力气?我还有!”

杨易笑了笑:“你是还有,不过大军却没力气了。”他的笑容显得有些勉强。

力气,有时候不仅指体力,更是指物资。出征所需要耗费的体力,是由食物转化过来的,半饥半饱的人或许可以帮忙守城,但一支吃不饱的军队是没法进行野战的。

而军需的情况,几个高层将领心里都清楚。

“杨将军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一次一定要取得胜利,将狄银赶出泽北?”曹昆问道。

在过去一个月的并肩作战中,他目睹了杨易干净利落的用兵手段和安西铁骑勇猛无比的战场风采,心中佩服不已,已经逐渐融入到这个新的团体中来,也明白了安西军为什么能在过去的几年里横行西域了。

“不是,”杨易知道,由于狄银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玉门关,所以杨易无法轻易诱使他进入泽北草原中最危险的那些地方,而以当前双方的兵力来考虑的话,正面阻击打败狄银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这次一定要活下来,然后就……”

“就怎么样?”

“就慢慢地等候……”杨易回头望了望西北:“等候我们的朋友!大都护和我能够坚持到现在,靠的就是我们对我们后方的战友的信任。”

“将军!狄银进入土洼沼了!”

土洼沼,那是杨易预设的第三个阻击战场,位于瓜州大泽北畔的西段,在夏季最湿润的三个月——从三月到五月,那里是一片沼泽,不过西北的秋天来得快,进入六月以后这里便慢慢凝结成硬土。杨易打探到情报,知道狄银的右翼将可能会从这里经过,所以他决定在那里对狄银发起最后一次可能也是最惨烈的一次进攻。

“准备吧!兄弟们!”

两千五百名骑兵当天吃了“最后一顿饱饭”,然后翻身上马,酒是没有了,杨易用缺口的土碗斟一碗马奶,告诉所有兵将:“兄弟们,玉门关刚刚传来一个最新的消息。”

石拔、姜山、曹昆、薛云山等人都是一愕,玉门关有消息传来?他们怎么不知道?

却见杨易在汗血宝马上激动得似乎拿不稳手中的马奶:“高昌的大援到了,而且已经包围了敦煌!”

什么!石拔、姜山等人也都愣住了。他们可从来就没听到这个消息啊!

可是杨易的话简短、明了而有力,数千将士听清楚后登时如同炸开了一般!

这时离敌军已经很近了,数千人一起发出呼喊,那声音是有可能让敌军听到的!

但杨易却仿佛已经没有这样的顾虑,他等待那欢呼声低下,才继续说话。

“所以!兄弟们!这将是我们与狄银打的最后一场仗了!”杨易道:“打完了这场仗,我们就出发,到玉门关与大都护会合,然后回敦煌去!”

数千人发出欢快的狂嚷:“回敦煌去!回敦煌去!”

什么时候,到敦煌已经变成了“回去”?

就是现在!

这句话,包含着一种不用解释的赤裸裸的野心!一种赤裸裸的逻辑——马蹄所踏,便是大唐疆土!打下来的土地,就是故乡!

“所以,我们要打好在泽北的最后一仗!大家跟我来!”

“走!”

两千五百人欢吼着,跟在杨易的背后。

就连曹昆,在这一刻也热血沸腾起来,他甚至都无法辨别杨易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

绕过一座土丘,在已经凝结却还有些松软的草地上,等候着数千回纥骑兵——刚才他们已经听到了安西军的欢吼,所以有了防备。

可是杨易这一次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偷袭!如果说大泽西北角那一场仗还有伏击的味道,那今天的这场仗杨易要赖以取胜的,就只是勇气和力量!

就像以前的数十场大小战斗一样,杨易犹如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冲在了最前面!

“大唐威武!戮尽诸胡!杀!”

“呼呼——大唐威武!戮尽诸胡!”

背后二千五百骑如影随行跟到!

松软的地面让马蹄踏下时显得不够响亮,然而那如洪水用来般的态势却仍然让对面的回纥人心中吃惊。

“唐军,唐军!又是唐军!”

有些惊慌,最近几十天里他们日日夜夜都要担心百帐部牧民的偷袭,那也是他们防范的主要对象,但这一刻,安西军竟然不再是偷袭,而是正面的强攻!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96章 忠臣孝子 下一章:第098章 泽北最后一战
热门: 公子他霁月光风 生随死殉 幻影城主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巨星重生手札 恶魔的彩球歌 九九神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