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从此兄弟不睨墙

上一章:第100章 冥河易帅 下一章:第102章 匹马不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得知慕容归盈已经掌握了冥河大营,当晚即要率领三百骑出关,张中谋建议慎重,不如先打探清楚再说,杨易依据各方面的情报判断,觉得慕容据所言不假,便道:“此时犹豫,那是自误!”

张迈纳其论,一边派出使者赶往沙瓜边境取慕容春华,此时冥河大营既然归顺,玉门关到沙州之间便全无阻碍了。

张迈却在石拔的保护下,连夜出发,第二天就赶到冥河大营之外,慕容归盈正在料理军务,李益甫接掌晋昌之后就断了对阎肃的粮草接应,慕容归盈在派慕容据前往玉门关的同时,也派出亲信将领,命他往晋昌敦促李益甫继续供应粮草。

他本想玉门关那边多半会很快就派人来接头,却万万想不到张迈自己就来了!心想:“张大都护来得好快!”急忙奉曹元忠率领诸将迎接。

晋昌诸将就算没见过张迈的也早闻其名,这时营前迎候,见到后心里都想:“他就是以三千之众击败狄银五万大军的那个男人!”

那一仗其实早在晋昌兵将心中埋下了对张迈的敬畏种子。

曹元忠从营内奔出,呼道:“大都护!当日你不计我父兄之嫌,力排众议放我回归,今日曹元忠亦不负大都护!”说着便单膝跪下。

张迈慌忙跳下马来,跪下还礼,道:“令兄受胡虏蛊惑,鬼迷心窍,但我与曹令公却只是一场误会。至于元忠你,我从一开始就相信你是一条忠义双全、铁骨铮铮的好汉!若不嫌弃,从此以后我们便以兄弟相称!”

曹元忠大喜,脱口便道:“迈哥!”

张迈也喜道:“忠弟!”

两人挽手大笑,慕容归盈拄着拐杖,上前躬身道:“大都护这番夜路赶得辛苦了。”张迈见是慕容归盈,忽然拜了下去,道:“玉门关数千将士、百帐军合族性命,这次全拜盈公所赐,请盈公受张迈一拜!”

唬得慕容归盈慌忙还礼,道:“大都护折杀老朽了!我不过顺天应人,哪里受得起这大礼!”

石拔本来心存警惕,只要一见有异就要拥张迈回去,见了曹元忠和慕容归盈二人这才打消了怀疑,而归义军诸将见张迈与曹元忠亲昵,对慕容归盈礼敬,心中也都放了心,忖道:“看来张大都护果然如变文所说,乃是一个热血汉子,将来或不会因我等后归而见外。”

曹元忠与慕容归盈就要迎张迈入营,有人来报:“阎一山回来了,而且龙柏也跟着他来了。”

慕容归盈大喜,叫道:“他这是自投罗网!”

曹元忠问:“大都护打算怎么办?”

张迈笑道:“请龙当家来相见吧。”

原来阎肃虽死,消息一时间却还被慕容归盈控制住,阎一山也不知情况紧急,施施然在肃州军营中过了一夜方回,这时还不知道乃叔出事,依然将龙柏请了来。

龙柏带领百余骑赶到附近,慕容归盈早有轻骑来迎,来到大营之外,猛地一声鼓响,四围兵马剧起!万余人将龙柏围了起来,龙柏惊问阎一山:“这是怎么回事!”

阎一山也大叫:“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一人骑汗血王座出来,左边是曹元忠,右边是石拔,阎一山一看见马上之人吓得差点从马上滚下来,大叫:“张迈!你怎么在这里!”

龙柏一听更是魂飞魄散!要逃走时,前后左右都是兵马,哪里还能动弹?石拔笑道:“敦煌已经被我军取了,晋昌守将也已弃暗投明,如今安西军与归义军也已合并,阎肃畏罪自杀,你们几个,眼下是要死,还是要活?”

冥河大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龙柏部明白,可是眼前的局面任谁都是一看就懂!

阎一山脑袋嗡一声响,好久转不过来,龙柏一转念间,心想:“张迈只有三千人就已经将瓜沙肃甘四州搞得天翻地覆,现在得了敦煌,并了归义军,放眼西北还有谁是他的对手?此时逆他就死,需得顺他才有一条生路!”

他是接连几次被张迈打怕了的人,心意既动,整个人翻滚在地上,跪在汗血王座之前,向张迈道:“张大都护在上容禀:龙家本是汉种,只因胡虏势大这才不得已忍辱受其驱遣,其实我们肃州兵将素来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如今天降大都护以拯西北,龙家亦愿意弃暗投明,还请大都护开恩容纳。”说着连连叩首。他人已经五十多岁,这时对小了自己二十多岁的张迈磕起头来却一点犹豫都没有。

石拔完全不相信龙柏是有诚意的,嘴角露出冷笑,只是没有出声,张迈不喜亦不恼,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真心,还是假意?”

却见龙家队伍中有数骑不顾重围,向东北方向猛窜,龙柏跳了起来,指挥龙家士兵围堵那数骑,张迈示意石拔勿动,且看龙柏有何动作。

企图逃走的人一共才四个,外有唐军包围,后有龙家追兵,没几个回合就都被拦住,龙柏更不犹豫,手起刀落将那四个人都杀了,捧了为首者头颅来到张迈面前,道:“大都护,此人乃是他派来的监军,如今龙柏杀了,以表区区忠心。”

一员瓜州将领上前眼看,道:“不错,确实是甘州回纥汗族,乃是狄银的侄子。”他们瓜州兵将和甘州回纥或有来往、或有摩擦,所以一些重要人物互相认得。

张迈脸上淡淡的,说道:“既然你有此诚心,那我就给你一个改过自新、将功补过的机会。”

龙柏大喜,这时卫飞已经拿住了阎一山,上前问道:“大都护,阎老狗的这个侄子该怎么处置?”

石拔叫道:“阎老狗困得我们好苦,他的这个侄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曹元德忽然联合胡人围攻我们,如果手底下有推波助澜的人,我看这家伙就有份!大都护,宰了祭旗吧!”

慕容归盈忙道:“大都护,阎一山虽然有罪,但毕竟其罪不显,不如先拘起来,待查明罪证再行论处。”

张迈考虑到归义军兵将的感受,颔首道:“盈公说得不错,就且先拘着,待此间事定,再带回敦煌受审。”

慕容归盈便派人将阎一山押下去了,张迈又问龙柏:“现在你军中是谁人做主?”

龙柏道:“是犬子龙岩。”

张迈道:“你传令让他到玉门关下会合吧。”

龙柏要答应嘛,知道不妥,要不答应,那之前的效忠言语就都白说了,无法,只得坦白道:“禀大都护:我若不回去时,只怕犬子心中会起疑,请大都护让我写一封家书给他。”

张迈睨了他一眼,笑道:“你能直言此事,足见心中无鬼,好吧,我便让你自己回去吧。回去后整顿兵马,四天之后到玉门关下取齐。迟得一日,将来我规复肃州之时,先灭你龙家满门!”

龙柏忙道:“末将不敢!上天将兴大都护,此势已甚明显,龙柏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自弃前程拿自己合家性命开玩笑。”

张中谋见张迈要放龙柏,觉得有些托大了,便劝加派一个人监视他,张迈大笑道:“如今大势已定,只要不是太蠢的人便该知道如何选择。”对龙柏道:“你就去吧,记得莫泄露消息给狄银,这是我给你的第一个考验,若四日之后你不来,就当我瞎了眼睛。”便将他带来的从人部下全部发还给他。

龙柏大喜,领了人去了。

张迈发布军令,命沙州大军先向玉门关方向靠拢。马小春注意到张迈传令之时,军队将领都先看着慕容归盈的脸色,见他点头这才行事,出发后悄悄对张迈道:“大都护,这些兵将都还只听慕容归盈的,因慕容归盈听你的,所以他们才听你的。”

张迈微微一笑道:“那也正常,你且放心,等打完这场仗他们就会听我的了。”一边命人去晋昌迎孙超等人前来玉门关观战。阎肃夺权之后,孙超等河西诸侯也都被软禁在了晋昌城。

大军开到关城之下,杨易出城迎接,见面后对张迈道:“我已经让薛云山行动了。”两人已经是合作无间,点头知尾,不需要废话张迈便已明白杨易的筹谋。

慕容归盈安排大军围着玉门关城排列安营,事务粗了,张迈却邀了他与曹元忠带领归义军诸将同登烽火台,指着玉门关道:“玉门关理当向北迎敌!对南作战,那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是关起门来内讧!所以之前我和阎肃打仗,就算胜了心里也不痛快!我希望从今往后,河西再也不要出现这种事情了。”

曹元忠道:“迈哥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们安西河西一定会一致对外,你所担心的事情一定不会再发生了。”

张迈道:“当初疏勒攻防战以后,我击败岭西诸胡联军,扬名立万,威震西域,可那时候的我也没今天这么开心,你知道为什么么?”

曹元忠道:“是因为我们马上就能杀灭狄银,平定河西了么?”

“不是,胡虏之患,何足道哉!只有兄弟睨于墙,那才是最让人痛心疾首之事!”张迈道:“敌人再强大都不打紧,咱们用横刀陌刀战阵厮杀可以,用阴谋诡计颠他覆他也行!可是对付自己兄弟,无论用柔用刚心里都不免不安,当初我南面与阎肃作战之时,每杀一个汉家将士,心中都不好受!所以今天看见咱们两家和解,从此我们刀口一致对外,那才是最让我高兴的事情!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现在别说狄银、毗伽、阿尔斯兰,就算是契丹、吐蕃、天方教一起围攻过来,我也不怕了!”

说到动情处,张迈的眼眶也忍不住湿了:“天底下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和自己的朋友、兄弟为一件值得努力的事情而努力,为一个值得拼命的目标而拼命!我与杨易、薛复他们之所以能够异体同心,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创建一个大伙儿心目中的汉家乐土、巍巍大唐!而现在,我知道我的兄弟里头,又多了你,我的朋友里头,又多了你们!”

曹元忠忍不住热泪盈眶,噗的跪下,举手立誓道:“我曹元忠在此立誓,今生今世必追随吾兄张迈,兴汉灭胡,汤火不避,至死不悔!若有不诚,愿受神明诛罚!”

他这一跪,背后归义军诸将也就跟着都跪下立誓,张迈亦对着他们跪下,举手立誓道:“我张迈亦在此立誓,愿与诸位并肩策力,祸福与共!若有违背,皇天后土共弃之!”

杨易石拔也跪下立誓,与归义军诸将叩首对拜!站起身来,归义军诸将忽然感到全身一阵轻松,不知谁起的头,几个大老爷们忽然哭了起来,哭了一会,烽火台上又猛地响起了阵阵笑声。

囚禁在关城中的阎一山在囚中听见,心中充满了不解,烽火台上的人,哭什么呢?笑什么呢,为什么能哭得那么畅快,又笑得那么欢愉?

是的,像他这样的人是不能理解的,没有热血了的人,如何能够理解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

眼看与龙柏所约定的三日期限将近,仍然不见肃州军开来,张中谋正自失望,却见一小队人马开来,马上是一个矮小的青年将领,慕容归盈望见后颇为诧异:“是龙柏的长子龙岩。”

龙岩在马小春的带领下跑上烽火台,眼看烽火台上诸将分作两列,右边站着杨易,左边站着曹元忠,慕容归盈在旁坐着,众人拱卫着赤缎血矛下一个伟岸男子,便知那是张迈,他在如此威严下不由得双膝一软,跪伏在地,说道:“大都护!家父派龙岩前来,恳求大都护将会师之期宽限两天。”

马小春在旁喝道:“你龙家驻地,离这里何须两日?若是有心来归,这会就该到了!”

龙岩一个颤抖,匍匐在地上说道:“肃州军中,有不少奸党不肯投效大都护,家父正在动手清洗,因此破费一番工夫。大都护,末将说的乃是实情,绝无半点推托之意,请大都护明察。”

张迈看看慕容归盈,慕容归盈点了点头,张迈道:“好,既然你父亲派了你来,想必便是有诚意了,我就多给他三天时间,让他将事情办好再来。”

龙岩大喜,叩头谢恩,赶紧要派了人去回报。杨易想了一下,道:“等等。”命张中谋拟了一道文书,让龙岩的人带回去命龙柏依令行事。

过了两日,眼看龙家尚未来会,西面烟尘遮天,一眼望去怕不是万骑奔驰带出来的景象!杨易派人去探,不久消息传回,耳语相传,整个关城忽然全部沸腾了!

张迈问道:“怎么?”

杨易也忍不住叫道:“春华!是春华到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0章 冥河易帅 下一章:第102章 匹马不归
热门: 疾风回旋曲 大明武夫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绝对主角[快穿] 逝者请闭眼 大河深处 桃形树下的女人们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黑笑小说 达芬奇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