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河西威权

上一章:第108章 高昌城外 下一章:第110章 西北攻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时代情报总有延迟。玉门关胜负已决之日,高昌城外毗伽才刚刚听到一些“不利”的风声——“据说薛复已经领兵从楼兰古道绕往沙州,如今敦煌已经易主了!”

北庭回纥诸部无不大吃一惊,毗伽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马上请康隆过营议事!”他不是重视康隆的意见,而是想要将他看住,免得变生肘腋!

可毗伽不知道,早在他说这句话的三天前,康隆的使者就已经进入了高昌城,奚胜命人用筐子将他缒进去。

作为康隆的代表,康宝长得油头粉脸,一张嘴也是油滑得很,但又不是何春山那样能在敌国君臣面前纵横捭阖的才干,而只是穿堂入户的腔调,对这种人郑湘觉得有趣,郭汾却不喜欢,他喜欢的,是有铮铮铁骨的汉子,而不是康宝这样的纨绔子弟。

但郑渭等早有计议,郭汾便按耐住对康宝的讨厌,依照三人执政团的授意行事。

见面的地点是在一个临时医所的后面,张中略本来想安排得体体面面,郑渭却道:“不必,以我们的本色待他即可。”

康宝到达的时候,郭汾正领着几个妇女在照看立了战功的伤患,郑湘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吐得不亦乐乎,又全程捂住鼻子,被郭汾当面责骂她完全不懂得体惜受伤将士的心情,“你嫌弃他们?也不想想你能好好呆在这里就是靠着他们的奋战!”

这种不顾情面的数落把郑湘委屈得不得了,幸而这么久过去,她慢慢也就习惯了。其实她也不是没有爱心,只是家庭生活环境造就了一副大小姐脾气,后来看到一些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将士为了保护这座城市,心中怜悯起来,慢慢也开始不捂鼻子了,今天竟然动手帮一个十六岁的将士洗脓,这放在几个月前她可是连想都不敢想。

康宝来的时候,人报:“夫人,城外有使者求见。”

郭汾便知是怎么回事,命人:“在后面立一帷帐,我就在那里见他吧。”随手将手头的活儿交给薛珊雅,这些天里薛珊雅是最帮得上忙的了。

看看郭汾走向帐后,郑湘嘟嘴道:“又什么事情啊。”

薛珊雅笑道:“不知道,不过我看夫人今天的容色,应该是有喜事吧。”

帷帐之后,郭汾整了整头发衣衫,就在一张胡床上坐下,康宝素闻张门郭夫人的名号,这时一看,见她穿着粗布衣,头上颈上没有一件首饰,和自己心目中的贵妇人形象完全不同,虽只坐在一张胡床上,顾盼之际却甚有威严,引他进来的人道:“这位便是夫人了。”

康宝噗一下跪倒,爬到郭汾脚边,磕头道:“夫人在上,康宝给夫人请礼了。”

郭汾命郭鲁哥将他扶起,问道:“你是康隆的侄子?”

“是。”

“康隆派你来见我,是有什么事情?”

康宝拍了拍手掌,随他来的从人便献上许多礼物来,道:“这些,是我伯伯孝敬夫人的,请夫人笑纳。”却都是些名贵的金玉首饰,难得的水粉香料,以及新鲜的瓜果,郑湘在帐后扯开一条缝一看,对首饰、香粉也就罢了,看到那些新鲜瓜果却忍不住垂涎——围城以来,高昌城内最缺乏的就是这个,郑湘也不是要吃,而是准备拿来做美容之用。

但郭汾却半点不为所动,道:“我和康隆没什么交情,他送我这些东西干什么?”

康宝来之前康隆本嘱咐过如何应对,不过康隆也设想不到郭汾所有的反应,眼下的情景颇出他意料之外,康宝又是个草包,平日在女人堆里口若悬河,真遇着大事却殊乏应变之才,又跪下来,道:“我伯伯说了,只盼夫人能收下,从此我们康家就是夫人这边的人了,做牛做马也心甘。”这两句话说得露骨了,意思是这个意思,却哪里能这样说来?实在颇失康隆的身份。

郭汾却哈的一笑,看着康宝,康宝有些不好意思,道:“夫人,我们……我们是真心的。”郭汾道:“你是他的亲侄子?”

“是,”康宝道:“至亲的侄子,我伯伯和我爹是胞兄弟。归义军的规矩,大将出征,像我伯伯这样的,儿子都不能随军伺候,所以我就当了近卫,像儿子一样服侍我伯伯。”

郭汾点头道:“也就是说,在军中时,你就如他的儿子般了?”

“是的是的。”康宝说。“所以,夫人,这些东西你一定要笑纳,不然我办不好事,回去会被我伯伯责骂的。”

郭汾又是一笑,道:“好吧,看你有这份诚心,这礼物,我就收下了。”康宝大喜,郭汾让郭鲁哥家的:“这金玉首饰,胭脂水粉将去给大户人家,抵消点债据,至于这些瓜果,就将去后面,给伤患吃吧。刘三那孩子快不行了,将高昌瓜削几片让他尝个鲜,了了心愿。”

郭鲁哥家的应命后,郭汾命郭鲁哥将帷幕拉紧,然后才招康宝近前,低声道:“你伯伯让你来,他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就回去告诉他,好好为国效力,日后大都护论功行赏,有我在后面撑着他,不会让他落失的。”

康宝欢喜起来,郭汾道:“就这样吧,你且去军府那边,看看他们有什么话说,便可回去了。”

康宝随人下去后,郭师庸交给了他一封信,让他带给康隆,随即又将他缒下城去。康隆问起经过,康宝大吹大擂,说得天花乱坠,康隆深知这个侄儿的水平,平时惯着他,这时遇到涉及家族兴衰的大事,哪里还听他胡扯,将他骂了一段,然后才一句话一句话地掏,直将所有见面的情形弄清楚后,才大喜道:“妙极,妙极!”

康宝道:“有我出马,哪里还有不妙的。”

康隆呸了一声,道;“你懂什么!”顿了顿笑道:“我派你这个草包去,不是因为你有能耐,而是因为你是我的至亲。你说了那么些招人发笑的话,夫人竟然也不恼,看来她已经明白我的苦心。这下好了,有她的那句话,咱们可以放手来办事了。嘿嘿,想来他哥哥远在宁远,这边也是需要有人在外支撑的。”

至此才拿出郭师庸的那封信来,扫了一眼,赞道:“张大都护留下这么个人来,果然目光老辣!所见与我略同。”

康宝问道:“伯伯,他要我们干什么?”

康隆道:“他要我们继续假装攻城,其实抽调精锐,占定赤亭关,除此之外,就不要求我们做什么了。嗯,很好,很好,这确实是我们能够做到,而对他们来说又最为有利的提议了。”

……

秋意渐浓,这是草原最后的旺季,过了这个季节,长草就会转枯转黄,右边,瓜州大泽的水量也开始减少,左边,玉门关的战斗也已经接近尾声。

张迈高坐在关城上,看着慕容春华开始清扫战场。

一个个的俘虏被押解到瓜州大泽旁,用一圈篱笆圈了起来,这些人将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被区隔对待,按照族系、强壮程度和功过分成方归兵源、遣散农夫与奴隶,但这个工作却甚繁重,必须等一切稳定下来以后才能进行。

至于尸首则就地掩埋,玉门关外,瓜州泽旁,一个个的大坑被挖了出来,掩埋超过一万具的尸首。有随行而来的僧侣慈悲心发,为之诵经超度。篱笆之内,听到那诵经声所有俘虏不是感到祥和,而是都畏惧地颤抖,这一战张迈已不是威震沙瓜那么简单,而是建立起了在沙瓜地面生死予夺的威权!

豹文山部也罢,百帐部也罢,回纥也罢,吐蕃也罢,安西唐军也罢,河西唐军也罢,胡也罢,汉也罢,只怕再无人敢对张迈的命令说一个不字。

玉门关各部已经轮流回驻地休息,只有薛云山和薛云飞还在泽北草原活动着,他们打着张迈的旗号,号令所在,草原各部无不望风景从,豹文山部的老弱全部躲入了深山等死,失去丈夫与父亲的妇女儿童则被薛云山带回了泽北,张迈听说这些妇孺孤苦无依,便命将儿童带回敦煌,以待将来交给安西军的军人家庭收养,妇女则赐配给有功将士,命其结为夫妇。

张中谋拟了一封报捷文书,是准备写给薛复的,张迈接过嫌弃太长。

“不用那么长,一句话就够了。”张迈道:“甘州回虏,业已戮尽!”

和报捷文书一起押送前往敦煌的还有狄银的囚车——有这句话,再加上狄银,其它的语言就都是多余的了。

报捷文书传到沙州之后,全境无不震惊,尽管之前也料到张大都护必能脱困,但谁也没想到大捷会来得这么快,这么彻底!

“张大都护居然连狄银都拿下了!”

当看到狄银的囚车呀呀驶入敦煌时,满城百姓都来观看!

“诺,诺,真的是甘州的那个可汗?”

“看,看,那是甘州回纥的可汗啊!”

“以前可是连曹令公都不敢得罪的河西霸主啊,现在居然也成了阶下囚。”

“张大都护,真是无敌啊!”

曹元深望着囚车也呆住了。

狄银,真的是狄银,曹议金用了绥靖政策抚略了二十年也没占上风的回纥雄主,就这样如一条狗般被押进了城内,在张迈的面前,这些往昔的强者好像忽然之间变得什么也不是了。

李膑似乎注意到了曹元深的反应,回到新设的政务厅后,建议从即日起放开沙州全境的半戒严状态。

“边境仍然要严防北方有余兵闯入,至于境内,就恢复到平常的开放。”

“恢复到平常?”张毅有些担心:“如今大局方定,这样会不会有些托大了?”

“不会有事的。”李膑道:“从囚车入城的那一刻起,沙州不会再有大的动乱了。”

薛复的见解,也和李膑所见略同,在囚车入城之后,他马上调集十府士兵,赶往沙瓜伊边境听命。马继荣在此请往玉门关与张迈相会,薛复也答应了。

马顺不解,问道:“之前胜负未定,大都护也还没有救出,将军只派出九府兵力前往玉门关,马太尉想要赶去玉门关,将军也不肯答应。如今胜负已决,为何却反而多派士兵?又许马太尉前往?”

薛复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当日大都护被围困在玉门关,若要脱困,有一万援军足够了,若要谋求全胜,则必须有冥河大营的易帅,不是这边多派人马就能解决的。相反,沙州这边人心未定,归附的将士超过万人,军心也不稳,如果大军东赴,这边反而难保万全,所以我留下重兵与于阗友军,便是要压得沙州全境不出半点乱子。但如今胜负已决,只要边境不让外敌杀入,境内只要有数千人维持治安就够了,其他人马都可前往听从大都护调遣,以解决东方与北方的大事。”

马呼蒙、马顺、乌力吉等无不叹服。

……

李膑和薛复的预判是正确的,就在玉门关大战的消息传出没多久,沙、瓜、伊、肃、甘诸州偏远地方的各族酋长能来的都准备赶来玉门关朝拜,各处城池的投效文书也如雪片一般飞来!

沙州境内拥护曹氏的死硬派本来还在暗中活动,这时也彻底不敢动弹了,各地方势力都争相拥护新崛起的张氏政权,这个时候谁都想讨好新主子,浩浩大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就连高昌那边,毗伽也收到了消息,北庭回纥惊诧之余,又感恐慌,有不少部落族长久战无功之下,惊闻玉门关之战后,几乎就想逃回天山北麓去,免得被张迈挺进高昌与郭师庸内外夹击,那时候毗伽说不定就得遭遇和狄银一样的下场!

“张迈,他随时都要来的啊!”

毗伽望着已有缺损却依然屹立不倒的高昌城,心中也冒起一阵寒意,可是他要他现在就走,却又不甘心!

“传令,封锁消息!”毗伽道:“绝对不能让城内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如果让高昌城内的人知道了这个消息,那这城只怕就更难打了。

可毗伽却不知道,他的这种担心早已变成一种多余。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8章 高昌城外 下一章:第110章 西北攻略
热门: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 教装O的Alpha做个人 幻影怪人 某平行世界的男神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续巷说百物语 汉乡 ABO特浓信息素 这只男鬼要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