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河西五都尉

上一章:第112章 压舱石 下一章:第114章 难处之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张迈已经夺取敦煌的消息传到俱兰城,阿尔斯兰忍不住骂道:“东方的杂种,真是没用!”心头却是剧震。他的大军虽已逼近怛罗斯城,不久郭洛传来那封威胁味道极浓的调停信,阿尔斯兰当场将郭洛的使者骂了回去,然而听说亦黑那边在大造船筏,他内心深处亦自不稳。

就在这时候人报萨图克派使者来了,叫了进来,却是胡沙加尔。

胡沙加尔不但是萨图克的重要将领,而且在回纥一族中甚有威望,与阿尔斯兰也有亲,见到了他阿尔斯兰道:“胡沙加尔,你怎么还跟着萨图克东奔西走,回八剌沙衮吧,只要你归降于我,我会让你重新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胡沙加尔道:“大汗,我这次来,正有这个意思。”

阿尔斯兰一愕,胡沙加尔说:“不但是我,就是副汗也准备向你投降了,只是希望你能接纳。”

葛萨丹摩喜上眉梢,连声叫道:“恭喜大汗,恭喜大汗!大汗威震草原,萨图克不战而降,正是大汗声威所至!”

俱兰城一战阿尔斯兰虽然夺了城池,但让萨图克的主力全身而退,心里本来很不是滋味,这时听说萨图克要投降,那真是有些出于望外,问道:“萨图克真有这份诚心?”

胡沙加尔道:“是,不过我们可汗有个小小的条件。”

“什么条件?”

胡沙加尔说:“我们希望能够保有怛罗斯。”

阿尔斯兰一听皱眉道:“那算什么,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有区别的。”胡沙加尔说道:“只要大汗答应这个条件并通告全族,并将攻到怛罗斯周边的大军撤到俱兰城,大军撤退之际,我们便命术伊巴尔撤出灭尔基,并将怛罗斯面东的城墙拆矮一倍,以示再不敢抵挡大汗狮子般的威严。此后年年进贡。供物数量请定夺。副汗的两个儿子都被唐军捉去,去年副汗又生下一个孩子,已经立为世子,尚在襁褓之中,愿意交给大汗请王后代为抚养。将来大汗对外若再有战事,只要一道命令传到,副汗马上就会出兵来会。”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说:“大汗,我们回纥族内向来是各部分治,副汗对大汗的诚意,我想如今大汗麾下诸部都不能超过了吧,如果这样大汗都还不满意,那我们副汗就没退路,只好背城死战了。”

胡沙加尔对回纥内部的统治格局十分清楚,漠北民族脑中可没有强烈的郡县科层制的传统,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岭西回纥的统治仍然是介乎科层组织与部落联盟之间,阿尔斯兰各部的族长、酋长,其实都拥有相当高的自治权,诚如胡沙加尔所说,萨图克做到拆城、献地、纳质、上贡、从兵五项,那确实就算是重新纳入阿尔斯兰的统治体系中,阿尔斯兰可以声称一统岭西回纥了,当年土伦等人,以及今日麾下其它诸部,最多也不过如此而已,大部分部族甚至还做不到这五项。如果阿尔斯兰连这五项都不满意,那就说明萨图克只有与他死战到底了。

阿尔斯兰这时牵挂着东面的局势,他为了维持自己的脸面将郭洛的使者骂走,但若说他完全不担心郭洛来攻那就是假的,也不说张迈大军西回,就只是郭洛来攻也有可能逼得他不得不退出怛罗斯地区,那时候他的损失将更大——不但无法得到灭尔基俱兰城,而且还将声威扫地。

而且灭尔基虽小,却如一颗背后芒眼中钉一般让自己极其难受,若能拔除灭尔基,再得俱兰城,那么这个怛罗斯地区便失去了一个完整的防线,萨图克光有一座怛罗斯是无法自立的,便道:“好,我答应他,不过他还得减裁兵马,不得我的允许,兵马数量必须控制在万人以下。如果萨图克做得到,我就让他来八剌沙衮做我的宰相。他毕竟是我的弟弟,我也不想逼得他太甚,若他能来八剌沙衮辅佐我,则我们兄弟和睦,上可以安慰父母在天上的魂灵,下也能给回纥诸部做一个榜样。”

胡沙加尔道:“大汗愿意原谅副汗,两位可汗重新和好,这将是回纥全族的福分。不过减裁兵马的事情,我得再向副汗请命,副汗向来不会违抗大汗的命令。只是怛罗斯新遭败乱,如果副汗马上就走,只怕南边的唐军、西面的萨曼都会生出觊觎之心,能否请大汗开恩,让副汗在这里镇守半年,半年之后,再到八剌沙衮任职。”

阿尔斯兰心道:“只靠怛罗斯一地,萨图克绝不可能在半年之内振兴,甚至没法养伤,只要灭尔基一到手,以后他再有异动,我随时都能打回来。”便答应了。

消息传出,阿尔斯兰麾下尽皆欢呼,他们离家已久,又知道副汗英勇善战,如今又只剩下一座城池,如果强攻对方一定拼死作战,料来这场攻城之战死伤必定惨重,说不定哪天就轮到自己头上了。因此听说萨图克投降,人人欢呼雀跃。

阿尔斯兰虽然答应,却还是稍有防范,军队只是慢慢地撤退,等他撤到俱兰城,萨图克果然命胡沙加尔驰命术伊巴尔撤出灭尔基。阿尔斯兰要术伊巴尔随自己回八剌沙衮委以重任,术伊巴尔却说:“我隶属于副汗,这支军队是副汗交给我的,我必须先将这些部民带回去交给副汗。等到副汗允许,我再来八剌沙衮向大汗效忠。”

这却也是漠北人的习见,阿尔斯兰也不以为意,灭尔基一易主,阿史那·科伦苏马上劝阿尔斯兰杀掉术伊巴尔,将他的军队吞并掉,然后重新发兵攻打怛罗斯。

葛萨丹摩忙道:“不能这样,万万不能!如果大汗这样做,那是失信于回纥全族!以后大汗的命令,还有谁敢信从?”

阿尔斯兰亦点头说:“我岂是出尔反尔之人?”

便放术伊巴尔回去,却让葛萨丹摩定下一个极重的供物数字,他已经计算好了:接下来如何加大供赋,如何劝诱萨图克的兵将,如何限制对怛罗斯城的补给,如何暗中派人骚扰属于怛罗斯的牧民农夫,一步步地压榨萨图克的生存空间,又如何命令萨图克攻击萨曼、骚扰宁远,让他得罪诸国,但同时又埋伏重兵,萨图克如果顺从那会一步步落入他的圈套,如果不顺他便马上发兵,名正言顺地压垮怛罗斯。

术伊巴尔一回到怛罗斯,萨图克果然派人将幼子送了过来,阿尔斯兰的大军分批东撤,准备回老家过冬,同时萨图克果然开始拆矮城墙,阿尔斯兰听说这才放心回去,却命葛萨丹摩的弟弟统领一万五千大军驻守俱兰城,又派心腹重将进驻灭尔基,以为掎角之势,这道防线一立,就算萨图克想要造反亦不容易成功了,而阿尔斯兰若有灭萨图克却随时都可以长驱直入,再也没有障碍。

又过一个月,萨图克果然下令裁兵,结果却激起了手下的激烈反应,大将霍兰不忿萨图克之软弱,认为他先降张迈,后降阿尔斯兰,没有半点立场,因此据理力争,却被萨图克当众打了一通,霍兰羞怒之下,率众向西遁入火寻海周边去了。

连霍兰都走了,许多被裁之兵将不肯就此做个苦巴巴的牧民,以多星散而去,怛罗斯登时荒凉了不知多少,阿尔斯兰派人前去检查,发现城中只剩下七八千军马,至此八剌沙衮方面心中大安,虽然供物一事有些推三阻四,胡沙加尔老是说怛罗斯破败之余,筹集不到这么多的钱粮,求阿尔斯兰宽限几个月,待过了这个冬天再说,“否则怛罗斯城内城外的百姓,只怕全部都得冻死饿死,还请大汗看在怛罗斯城内也都是大汗子民,宽限到明年春天。”

就在这时东方的形势又发生重大变化,因此阿尔斯兰的心思也就渐渐的有些转了。

萨图克忽然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郭洛自不可能不知道,与刘岸何春山商议说:“你看萨图克这么做,为的是什么?”

刘岸道:“萨图克性如豺虎,他肯吐出一块肉来,必是为了更大的一块肉,他屈膝下跪,受他跪拜的人反而要小心。他这番向阿尔斯兰投降,我看该担心却是阿尔斯兰。”

郭洛道:“我也想到他是要谋算阿尔斯兰,只是如今的做法,等于将自己的性命一点点地交到阿尔斯兰手上,弃灭尔基要塞、拆怛罗斯城墙,又献质子,减兵员,既得罪了我们和萨曼,又弄得内部众叛亲离,不出一年,阿尔斯兰就能名正言顺地将他玩死。”

刘岸道:“我看却没这么简单,不如我们再派使者,去责他背盟,看看他有什么反应,再做打算。”

……

西线风云变幻之际,东线上唐军内外的博弈也在继续。

张迈立帐于常乐,问诸大臣部将接下来的战略,薛复主西攻北庭,慕容归盈主东收河西,张迈一时不决,便问杨易的意见。

杨易在众人的目光下沉吟了许久,因想起那晚和郑渭的深谈,欲待开口,却觉得帐中人太多太杂,有些话说不出口,就在这时帐外马铃声响,张迈喜道:“来了!”

原来张迈自屯大军于常乐,却派薛云山、曹昆、姜山、窦建男、薛云飞五人各率一千二百人,乘胜进入肃州地区,以窦建男为向导,薛云飞为后勤,收取肃州。

那马铃是他赐予薛、曹、姜、窦五人的,命他们战事如果顺利,便可于报捷途中在马上绑上铃铛。大帐之内,只有杨易石拔等寥寥数人对此心中有数。

这时听到了马铃声,张迈传令特许信使骑马到帐前。

不片刻信使驰到帐前,翻身入帐禀道:“启禀……大都护……”河西五将出发的时候,慕容归盈等都还没奉张迈为大将军,所以信使仍然用旧称呼。他来得急,不断喘息,张迈笑道:“不用着急,慢慢道来。”

看了马小春一眼,马小春已经取了一倍马奶上前让他润喉,顺便俯下头在信使耳边耳语一句。

那信使谢过接了,仰头灌下,然后才道:“禀大将军,薛曹姜窦五位副都尉在大将军指点下,从泽北突入肃州,过独登山,一路都无阻碍,三日即达肃州首府酒泉城,肃州百姓惊慌错乱,甘州回纥大将药罗葛·狄平率领残部扼守城池,窦建男副都尉振臂宣扬大将军复唐爱民之意,城外汉家农奴纷纷揭竿而起,助五位将军攻城。围城不足三日,甘州传来消息——张掖乌重胤公的后人,在汉人中大有声望的父老乌爱农号召汉民起兵,将张掖城内四尺以上回纥男子一夜杀尽,占了城池,驰书请我军前往增援,薛云山等五位副都尉以大将军曾授便宜行事之权力,便委曹昆副都尉引一军前往!”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帐内的诸将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听他叙说,信使好容易吞咽了一口口水,继续道:“曹副都尉以八百骑兵,三天三夜驰至张掖,抵达时只剩下五百人,但我大唐旗帜一插上张掖城头,登时满城欢呼,声震百里!甘州规复的消息传到肃州,城内汉民当即起事,杀了狄平,开城迎接我军!卑职从回来之时,凉州亦已传来消息,河西各州父老,都恳切齐邀大都护尽早东巡!以定河西!”

帐内诸将听闻,个个又惊又喜,张迈大喜道:“我本只是想让五将取肃州,不想他们连甘州也替我收了!好,好!河西五将克建奇功。中谋,你说当如何赏赐?”

张中谋地位还不高,这时在帐内是任记录军帐会议的书记,便道:“此功劳可赏银百两,丝绸五十匹,敦煌美宅一处,全体有功兵将,晋升一级。”

张迈哈哈笑道:“丝绸美宅就先免了,我们正待马上厮杀,这么快就要这些享受的东西做什么!别折了锐气!传令:赏五将汗血宝马一匹!他们五个都还是副都尉,我再升他们一级,转为都尉!”又对帐内诸将道:“这五位河西新都尉乃是新归之将,却马上就建立奇功,帐内诸位‘老将’,不要只是我赏赐,你们也给他们一点表示吧。”

杨易微一沉吟,便取了自己头盔与横刀,赏赐了薛云山,薛复、慕容春华、石拔三人也各效仿,各取头盔、横刀赏赐姜山、曹昆、窦建男三人,李膑脱下护身软甲以及于阗玉带,赏赐了薛云飞。

张迈命人取了头盔、横刀、软甲,命郭漳、田瀚道:“你们二人辛苦些,现在就往肃州走一趟,代我赏赐他们,叫他们好好作战,守好疆土,善待新民,我回头便派大兵来援。”

郭漳、田瀚领命去了后,张迈笑道:“甘肃既收,河西便成囊中之物,本来计议大事,不宜轻佻,但如此捷报,值得浮一大白,小春,且上美酒来,列座诸位,各自满饮三杯,待庆贺过甘肃大捷之之后,再议不迟。”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12章 压舱石 下一章:第114章 难处之将
热门: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汉乡 怪笑小说 埃及十字架之谜 御手洗洁的舞蹈 重生之魔鬼巨星 择偶标准[穿书] 藏起来 爱因斯坦的预言 长宁帝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