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定凉计

上一章:第119章 隐户 下一章:第121章 百工至,百具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军给甘州肃州带来的,不止是军队,秩序也在不知不觉间进入。

先行的河西五都尉做的是开路的工作,而张迈一旦到达,许多的工作不待吩咐便已经在进行。

工事部队在进入甘州之后马上散至各地,按照张家所献的河西图谱,选取重要据点占据,险要处立砦,交通要道立关,河流拦道则立渡口,山石拦道则开路。干这些活计的劳动力则都是战争的奴隶。

与之随行的是一百队精锐步骑,或以火为单位,或以队为单位,或以营为单位,以雷霆手段清剿境内影响治安的力量——包括强盗以及所有显露出不服从的部落、村庄。贼窟中强健的男人被集中了起来,合适冲锋的成了阵前卒,合适劳作的成了奴隶,女人则被分散了,孩子被带到后方,由军人家庭收养。

并不是所有的无主土地都像张掖河边的上等良田一样,用来招诱甘州的新民,甘肃二州那些回纥贵族的土地都已经被没收,成为了屯田农场,数万战奴被整编了起来在这些地方劳作,在未来的一二年间,这些农场所产的余粮也将成为重要的军资。当然,在这个秋天,人们看到的还只有汗水,收成至少要等到来年。

张掖周边地区的变化是细微而渐进的,已经集中到城中的民兵则被重新整编,按照唐军业已形成的评价标准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编入府兵成为预备士卒,中等准备重新加以训练之后作为本地的治安力量,下等则被集中到了固定的农场、牧场之中,成为屯田者与屯牧者。

和曹议金那种控制中心城镇、羁縻周边村庄的政策不同,张迈从一开始就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这是一整套军政体系的植入,治安迅速地变好了,甚至在张迈车队的尾巴上就开始有商人跟着来了。张掖城坊间竟开始有了为做生意而燃起的炊烟,昔日商业重镇的繁华似乎开始让人看到了一点希望。

比商店更早开张的,是吏、户、法、仓、工等诸曹衙门,唐军带来的是一套在西北地区早已行之有效的新法令——不是闭门造车做出来的法令,其中包括在过去几年中逐渐积累起来的、适合西北风俗的习惯法。和曹议金的政府不同的是,张迈没有让这些法令法规只是存在于百姓接触不到的纸张上,早有变文僧人将之编成了歌谣,并勒令各地僧侣、父老教百姓广为传唱,并指定了每个父老、僧侣所负责的区域,每隔半年还要派人下野抽查,若十岁以上孩童不同唱诵,则本乡的僧侣、父老有过。

在抵达张掖之后,又有一批能工巧匠将大唐最核心的几十条法令法规刻在石柱上,他们不是到张掖以后才做,而是每到一座城镇,就立上这样一条石柱,法曹的人将这些石柱称为立法柱,它已经逐渐成为了唐军确立其在一个地区统治的象征。

人们看到的是甘州的稳定,以及繁荣的曙光,看到的是在张掖城中张迈对百姓的安抚,乌爱农等纷纷称颂其仁德,而大多数人却没有看到城外不被人注意处的血腥。在这片新得的土地上,唐军不需要不同的声音。

当然,对于这种变化,尚未被征服的地区所有的也不仅仅是拥戴。当听闻到肃州与甘州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后,凉州的土豪们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可不止是一个最高领主而已。迎面横扫过来的,是要改变一切陈规陋习的狂潮与怒风!

……

张迈沿着张掖河,巡视了三日,回到城中时,城门早已人头涌涌,到处都是赶来入户谋取土地的新民,到了城内,薛复回禀说,从乌爱农父子手中交接过的本地士兵已经整编完毕,营盘也已经立起,接下来就等着训练了。

张迈只是点了点头,这段时间对于下属如何执行,他只问结果,没有过多干涉,慕容归盈却呈上了文书来,道:“凉州来报,折逋璜听说大将军驾到,特来求封为凉州节度使、奋威将军。”张迈微一诧异,笑道:“凉州节度使?奋威将军?”便命其使者入内。

张迈在张掖城中果然不住宫殿,只是让乌爱农寻了一所大房子,他接待各乡县父老都在这里,有时候甚至与父老一起席地而坐,但接待诸部却大立威风,另外在城内校场排开两座大帐。

这时诸将毕集于金帐之前,折逋氏的使者看看在文武拥簇下的张迈,道:“这位定是张大将军了。”说着磕下头去,张迈也不与他客气,问道:“折逋璜要来讨封?”

“是。”

张迈问道:“他折逋璜有何功劳,敢来求封?”

使者匍匐在地,回道:“我折逋家世镇凉州,保土安民,功劳不小。”

张迈笑道:“我来之前,未见你们打出大唐旗号,你们究竟是为国保土,还是为家保土?若是为家保土,虽然也说不上什么大错,但功劳却也没有。至于说保民,那得等我入凉州以后,看看那边百姓的生活,才能知道折逋璜是保民还是虐民。”

那使者道:“大将军这样说,莫非不打算封赏我家老爷?”

薛复等见这使者如此粗鲁无识,无不皱眉。

与不同民族混血羼居,效果却也不同,若郑渭,他是与有波斯贵族传统、天方宗教传统的人相交,因此文化的质地虽然改变,文化的底蕴却也未大削,至若李膑,虽家学久远,但处于回纥之中被蓄为文奴,气质就差多了,但蓄奴之者至少是曾与汉家互有胜败的漠北汗族。至若折逋氏这等汉、蕃混血,其汉家传承既出自武夫,其吐蕃传承又来自走下高原的牧民,不但文化程度极低,就是政治外交上的技巧,比之阿尔斯兰、萨图克等来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乡下汉中较强劲有力者而已。

张迈道:“怎么,你们还要强讨不成?”

那使者道:“大将军若要通过焉支山,自然也需要我等为大将军开路!若我们家老爷将焉支山截断,只怕大将军再要进入凉州也不容易。”

石拔、田瀚等闻言无不大怒,张迈却只是笑笑而已,挥了挥手,便有人将那使者带下去,张迈道:“看来再走过去,怕会遇到一些阻滞。甘州已经渐定,大家议议凉州的事情吧。”

这时孙超生病,却抱病入帐,对张迈道:“大将军,凉州这数十年来,汉、蕃混居,其民强悍而不知律法,凉州留后只能控制凉州本城,出城十里政令即不能行,凉州城外的据点、农田、牧场全部落在汉蕃混血的豪族手中,其中犹以折逋氏最强,折逋氏中又分两支,一支亲汉,一支亲蕃,亲汉者如今就在帐下听令——即折逋骏是也,亲吐蕃者,最大的首脑就是这个折逋璜。”

张迈又问:“那折逋璜如今来求官,意在何为?是有心归附么?”

“归附未必,应该是试探。”孙超道:“若大将军从他所请,册封于他,他会认为大将军软弱可欺,将设法在焉支山设卡卖价,用来牟利,若大将军怒斥其所请,要降罪于他,他为求自保势将鼓动诸部,堵塞山路,以求守境自保。”

张迈笑道:“这么说来,我封不封他们,都是一样,他都不会真心归附的。”

孙超咳嗽着冷笑一声,道:“是的,这些土豪过惯了山高皇帝远的日子,割地自立已久,自然不可能愿意老老实实将凉州拱手让人。不过他们前来求封,那仍然是怕了大将军。”

张迈又问道:“那折逋家可已经在凉州建立起了集权统治?”

孙超道:“那怎么可能,这些豪族要么是姻亲,要么是同部,要么就是拜同一个上师,如此集结在一起,折逋璜乃是其中最大的一部罢了,在他之外,尚有豪族数十家。”

张迈道:“那折逋璜自己能调动的兵马大概有多少人?”

孙超道:“他的老巢在番禾,农奴大概有数千人,牧兵大概在两千人到三千人之间。其临近又有八大豪族,号称九珠连砦,一砦有事,九砦俱应!若处理不当,让这九家齐心协力,又有本地优势的话,却也十分难当。”

张迈问道:“折逋骏是这九家之一么?”

“不是,”孙超道:“折逋骏家在昌松,与折逋璜虽是同族,却有矛盾。”

张迈道:“若我大肆东进,你认为凉州境内会有多少部族敢来抵抗我的大军。”

孙超沉吟着,道:“大将军如今威震河西,这些凉州土豪未必敢来拦道野战,但各据山城自守,却会让我们变得十分麻烦。我们若要一个个地去攻取,也不容易。”

张迈问道:“诸位以为该如何对付?”

石拔、田瀚等道:“狄银都死在我们手头了,难道还怕这等小小土豪?只求大将军给我们一支人马,我们马上就去将番禾踏平!”

张迈问薛复慕容归盈道:“让石拔去拔了番禾,你看成么?”

慕容归盈道:“我军乘威而至,后方器械也已经运到,以石将军之力,何怕打不下小小一个凉州土豪?只是孙留后所言甚是,凉州土豪,在全州各处盘根错节,攻此彼应,攻彼此应,破一家容易,要一家家地拔除却是麻烦。且我军乘威而进,凉州土豪大半观望,若没个道理就进兵拔城,让凉人以为我们所过之处不容他人存活,恐会将一些原本打算归附的人都逼到我们的对立面,也非智者所为,不如先行分化,再作打击。”

薛复道:“慕容老说的也对,杀鸡儆猴是要的,但最好先礼后兵。”

张迈问道:“怎么先礼法?”

慕容归盈道:“请孙留后知会凉州城,让他们公开献城,如今河西东部诸州,在我们军中都有人在,我等可将各州代表全部遣回,宣扬大将军恩威,并向佛门施压,让佛门出面,拥戴大将军执掌黄河以西所有大唐故土。通过寺院的渠道,将消息传遍凉、鄯、廓、河、岷诸州,并约定诸州诸侯,于既定时间内会于凉州,然后大将军驾临凉州。大军过焉支山时,谁敢拦路,即行剿灭!大都护车驾既至凉州,凡畏我军威者必然来朝,若诸州皆有人来,则河西大业可一夕而定。那时候折逋璜若来,我们另有办法收伏他,若他不来,就请大将军效法大禹诛防风氏,派兵讨杀。首顽一旦伏法,余子便再不敢与我相抗,黄河以西可传檄而定!”

薛复道:“此计好是好,但这里离中原已经很近,如果我们先行征服而后立名份,中原反应过来也奈何不了我们,若是先声夺人,然后进兵,只怕我们尚未抵达凉州,关中对我们已有反应。我军声势再盛,可未必能抵挡得了中原的大军。”

石拔、田瀚等年轻将领这几年屡战屡胜,将回纥、吐蕃都不放在眼里了,但想到马上就要与中原的势力接触,那可是汉家正统所在,他们虽然不很清楚如今中原是什么情况,但就如一个小伙子离家既久,在外头也闯出了一些名堂,然而回到家门口想起将遇到留在老家的长兄,心中自然而然会生出一番敬畏来。

张迈心道:“现在好像是历史教科书上所谓的五代吧,没听过姓赵的,好像还没入宋,可惜我对这段历史根本不熟,再说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如我之前所知道的那个世界。”但对于即将和中原接触,心中也是感慨良多。

一直没开口的鲁嘉陵忽然道:“我却觉得,慕容老的计谋或许可行。中原那边,或许暂时不用去顾虑他们。”

张迈问道:“为何?”

“我昨天才刚刚得到一些消息。”鲁嘉陵道:“这里与关中虽然隔得还远,中间还有凉州、兰州且两州形势均颇混乱,但佛门中人往来没有隔绝,所以有些消息已经传到了张掖。”

薛复道:“那你所谓无需顾虑中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么?”

“是的。”鲁嘉陵道:“如果我昨天听到的消息没错的话,关中此刻正乱着呢,或许当政者没功夫来理会我们的事。”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19章 隐户 下一章:第121章 百工至,百具随
热门: 军门长媳 撩弯反派大魔王 极品家丁 这只男鬼要娶我 截胡 大道争锋 敬业的我居然失业了 柏林孤谍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再敢躲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