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群龙动(一)

上一章:第123章 李从珂 下一章:第125章 群龙动(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后唐朝廷之上,虽然还有冯道、李愚等宰制大臣,但说到亲信,却就是此刻偏殿上的这六个人——

枢密使韩昭胤、枢密副使刘延朗、枢密直学士李专美以及皇城使宋审虔、宣徽北院使房暠五人是李从珂在凤翔起兵时的亲信,李从珂能够下定决心“清君侧”、夺帝位,多出这五个人的谋划,至于枢密直学士薛文遇在起兵过程中亦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韩卿家的奏章,大家都读过了。”李从珂道:“西北忽然崛起的这伙人,兴起得好生奇特,若不重视,将来只怕会变成大患,诸位卿家可有妥善处置的办法?”

房暠上前奏道:“启禀陛下,东都近日,来一胡僧,所为颇有灵异,善知过去未来,今日忽有西北之事,或者就将应在这个胡僧身上,待臣散班之后细加探访,或者能从中得到神启。”

李从珂的这几个老参谋中,房暠独以鬼神之事见长,李从珂在凤翔起兵之初,城池被围,他心中惊恐,是房暠用江湖术士请神上身,口作神语,对李从珂说:“大王兵少,所以上天特从东方调遣兵马来助大王。”李从珂心中稍安,城中士气因此稍稳,这才继续用兵用计,后来果有一部来攻大军背叛了李从厚,投降了李从珂,因此李从珂对鬼神之事颇怀信仰。房暠善用鬼神之道,对稳定君心军心、打击政敌阵敌都曾起到很大的作用。

“善,”李从珂道:“但鬼神之事,只能祈望,如何处置,却还要仰赖诸位的谋划。据那折逋某所奏,张迈既得了安西、河西,如今大军至少十余万,如此大患不在契丹之下,若让他吞并了凉兰诸州,那便与我大唐接壤了。”

他记住了张迈的名字,折逋璜却不记得,只是以“某”代名。

“其实陛下无需过分忧虑,”枢密直学士薛文遇道:“韩枢密所奏,全凭凉州折逋氏片面之言,那张迈是否真有如此神勇,也未可知。至于说大军十余万,或许也言过其实。”

李从珂却摇头道:“那张迈起兵的经历,听奏章所表军政计谋,不似作假。他若并了安西、河西,拥兵十余万也不在话下。”

“纵然如此,陛下也无需过虑。”薛文遇道:“自古从无以安西而进窥天下者。如今我大唐之患,内在水旱兵祸,使百姓贫苦无依,藩镇强横,使国家财货枯竭,外则契丹窥伺,北疆难安,西北纵有变故,也不过手足之患,会当先心腹,后手足,方为务本之道。”

六人之中,宋审虔较知兵事,说道:“不可掉以轻心,自古陇右之兵最为强盛,西北民风剽悍,若让那个张迈占据了凉、兰,尽收河西之众,进而窥我灵武、凤翔、定难,只恐西北之祸,将不在契丹之下。”

韩昭胤也道:“薛学士所言心腹手足之论甚有见地,但心腹之患要牵挂,手足之患也不可不疗,凉州折逋氏等既然上奏内附,陛下何不乘机降旨,与其官职,使之为那张迈东进之阻遏。”

另外一个枢密直学士李专美一听说道:“凉州早得敕封,本有孙超作为留后在。孙超未有奏章上来,那折逋氏乃是吐蕃、羌人与汉儿之杂种,若是舍孙超而封折逋,岂不是亲胡而离汉?再说那折逋某人不过一方土豪,胡人来朝,想必是为张迈所逼,所以入朝求附,要靠他来阻遏张迈,不啻是驱狗御虎,只作徒然而已——此事万万不可!”

李从珂一派本出沙陀人,但入中原既久,早已以汉人自居,且其臣属、兵将,也多是胡汉掺杂,沙陀人本身并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军政系统,可以说后唐一朝只是皇帝血统上有胡人印记,习俗较为武野而已,与后世蒙古、满洲之形势完全不同,所以李专美言语之中出现尊汉贬胡的用语,李从珂听了也不以为意,反觉得理所当然。

韩昭胤道:“若只靠折逋某人一家,自然不行,但河西诸杂虏,早已习惯割据自治,那张迈既然有虎吞河西之心,河西诸侯必然惊心,因此只需陛下降旨西北诸州,许为后援,则诸州必然联兵以抗张迈,作为我朝之屏藩。”

宋审虔道:“只是这样一来,那我们和那张迈对抗之势恐将难以转圜了。”

李专美哼了一声,道:“陛下为天下之主!四方本当来朝,若不朝贡,便为叛虏,叛虏会当诛戮,何惧对抗!”

李从珂眉头微微一皱,他手下这几个谋士里头,韩昭胤、刘延朗相对务实一些,但风评不佳,李专美薛文遇有清廉之名,但作风则偏于文人。李专美刚才这番言语虽然堂堂正正,但后唐如今内忧外患俱重,这处境李从珂却是清楚的,还不至于被几句好话一说,一顶高帽一戴便飘飘然起来。

薛文遇道:“臣有一策,可安河西!”

“讲!”

李从珂年初起事之时,曾遇到一个卜士对他说:“大王今岁,将遇大贤,有此大贤襄助,必将如周文王之得姜子牙、汉高祖之得张子房。”不久李从珂就遇见了薛文遇,且各种征兆都与卜士所言暗合,此后薛文遇屡出谋划,所言皆中,因此李从珂对他也就更加信任了,故而薛文遇虽非凤翔旧班底,但李从珂对他的亲信却不在凤翔五人众之下。

这时薛文遇道:“但观奏章所言,这张迈虽不知何处派系,但其行事,在在皆号宗我大唐,又以大唐钦差之后自称,并以汉统作为号召。西北本多义士,若张义潮便是其一,虽然隔绝多年,宗唐之念未熄,这个张迈又推崇张义潮,或许亦是慕其行径,而其部属既听其言久,亦必有所动于心。既然如此,陛下何不顺势而行,予其册封,使他统领凉州以西诸州镇。同时遍封凉、兰、河、廓诸州。若张迈听封,则不能过逆陛下之意,且从此与凉兰诸州皆同为陛下殿前之臣,再无相攻之借口;若其拒封,则是自绝于大唐正统,其下属对其亦必生疑,陛下再降旨斥其貌为汉而实为胡,则河西诸族亦皆疑其为私非为公,使人心背弃张迈,诸豪群起抵触,则张迈纵然神勇,未必能恃强征服凉兰河廓也。且据凉州传来的消息,那张迈的背后亦不安稳,故其东来之众,非其主力所在,若其不能内抚部众,外巩边疆,则自顾犹不暇,尚何能东进凉、兰,窥我灵武、凤翔?”

李从珂闻言一喜,李专美也道:“薛学士所谋甚正,正是我大朝所当为。凉兰诸州处化外已久,如今迫于张迈压力,必皆受封入贡,如此则不费一兵一卒之力,可安河西。”

宋审虔却不肯就信,道:“不费一兵一卒就要平定河西数千里疆土,我怕天下间没这么好的事情。还是下令凤翔、朔方、彰义、雄武诸节度使严加防范,巩固边疆为上策。灵武张希崇,素为诸胡所畏惧,且灵武又近凉州,正可许其便宜行事。我闻北庭为契丹附属,那张迈既攻北庭,便犯契丹,可秘使人北上,贿赂契丹重臣,使耶律德光注意西北之事,若能使耶律德光引马西窥,那我们就同时去了两个心头大患了。”

李从珂听双方所言都有道理,一时无法决断,问韩昭胤,韩昭胤道:“我觉得两策可以并行,一边让边境提高戒备,一边派人册封张迈以及凉兰诸州诸侯,这个册封的人选,不如就让张希崇去。同时再派人入契丹,挑拨耶律德光向西。”

刘延朗也道:“枢密使所言甚是。”

李从珂道:“好,就依韩卿所言,两策并行。具体如何行动,就由枢密院处置。”

折逋瑛来到东都走了一圈,却未能见到皇帝,因李从珂对这件事情十分重视,因此有司不敢拖延,决断既下,第二日就派人将折逋瑛送往灵武。临行时枢密副使刘延朗向折逋瑛索贿,折逋瑛献上了良马五匹,牛角半箱,刘延朗甚不满意,折逋瑛又献上黄金十两,刘延朗心中埋怨,暗骂:“摊上这群土鳖!真没个好带挈!”便马马虎虎授了折逋璜一个凉州团练使的官职,折逋瑛千恩万谢去了。

一行人来到灵武,这一趟他们从凉州到东都,再从东都到灵州,除了在东都的五日以外,其它竟未停留超过三天,这实在是罕有之事情,也是各方面形势凑合之故。

此时朔方节度使是后唐的边疆名将张希崇,他接到东都发来的命令后,先细细问询了折逋瑛关于西北的情况,跟着召集部将折从陵、灵州刺史杨泽中商议,说道:“那张迈之事,我也曾耳闻。不过今年我朝正是多事之秋,安西之事又多是道听途说,未是确信,所以我一时不敢妄自上报,免得朝堂诸公借此事作倾轧的由头。但我早已广派细作,本待都中政治稍定,我所得消息也已周全,这才上禀,不想京城却已下旨,凉州地近朔方,凉州有事,我们没有及时上报,还要等都中降旨,如此一来,却显得我等怠忽职守了。”

杨泽中道:“那张迈的事情传到朔方也有些日子了,《安西唐军长征变文》,我也听了不少。他联络河西寺庙,要做什么黄河以西大唐故土之主,志向实在不小。如今河西诸州县都已,听说诸寺都已向凉州派出僧使,计议二十日之后便大会,令公若要行事,需得赶紧了。”

折从陵道:“看那张迈这次行事,既然先派人便谕河西诸州,他本人必等到诸人齐聚,然后才到凉州,这样才显尊隆,我们却可趁机,截在前头,宣布陛下旨意,打他个措手不及。”

张希崇道:“张迈破回纥、占沙瓜,都是用兵取胜,一道圣旨,未必便能服人,也罢,既然都中已有主张,我便往凉州走一趟,从陵,你且选轻骑五千人,随我亲往凉州传旨!”

杨泽中道:“令公若走,灵州防务却该如何是好?令公在时,定难军党项不敢妄动,令公若是离境,万一李彝超竟起祸心,那时如之奈何?”

张希崇道:“拓跋氏世据定难,虽然跋扈,却还不敢公然反叛,但泽中的话也有道理。如今陛下既然命我便宜行事,你便替我拟命,调李彝超领兵四千人随我入凉,再给我知会府州折从阮,让他密切留意夏州动向,若有异动,你可与他互为呼援。凉州之事,或将左右未来十年西北安危命脉,我是不能不用心的。”

朔方治所在灵州,定难军治所在夏州,那定难军自唐末以来,一直由党项人拓跋氏割据,因得唐朝赐姓为李,因此又称李家,数十年来代代相传,如今传到了李彝超手中,仍然是向洛阳称臣而对内自治。

灵州夏州,距离甚近,快马接力疾驰的话一日便到,接到了张希崇的调兵令后,李彝超召集家将商议,他的弟弟李彝殷说道:“中原之主,忌惮我们李家不止一代人了,如今父亲才刚刚去世,他们就来调我们的兵马入凉州,可别是调虎离山之计。”

李彝超道:“不然,那个张迈的事情我也曾经听说,应该是真的。而且李天子刚刚即位,各藩镇都未宁定,他的心腹大患在河东而不在我们,如果现在就用这样的计谋来对付我们,对他只怕也没什么好处。我们世受敕封,这调兵之命还是得听的,否则反而会予以汉儿攻击我们的口实。”

李彝殷道:“既然如此,我代哥哥走一遭吧。”

李彝超道:“张希崇既然要亲自前往凉州,我若不去,他如何能走得放心?还是我领兵前往吧。弟弟你率领子弟,看好家园,等我回来。张希崇既走,杨泽中不足为患,倒是东面折从阮需得小心。还有,那个张迈既然横扫西域,西域也有契丹的属国在,这次凉州的事情,保不定契丹也会介入。因此你在夏州,除了防范东、南之外,还得看好北边的边境。”

李彝殷答应了,李彝超当即点了四千骑兵,出境到灵州附近来与张希崇会合,唐末五代,各地边军最强,双方并作一处,兵力将近万人,浩浩荡荡地朝凉州开来。

※※※

注:朔方,在今宁夏一带,黄河百害,唯利一套,所谓塞上江南,也就是这个地方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23章 李从珂 下一章:第125章 群龙动(二)
热门: 暗杀1905 第2部 拒绝惊悚NPC的求婚就会死 为了恰饭我决心成为美貌人妻 悖论13 总有反派绑架我 羔羊们的平安夜 红手指 唇齿之戏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别想离婚[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