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火烧浮屠城(三)

上一章:第128章 火烧浮屠城(二) 下一章:第130章 瑞雪兆丰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颉利站在东面的城墙,眺望着山丘上的战况,其实他什么都看不到。

喊杀声在持续着,耶律勒泰古麾下的士兵都是身经百战,明白在黑暗中用声音来判断敌我的办法,他们虽然没读过《汾阳兵典》中的夜战篇,但《汾阳兵典》也只是对实战的总结,契丹的兵将有着狼一般的机敏,也晓得利用听觉与嗅觉来对敌。

慕容春华所部攻坚能力在唐军府君中不算第一流,但灵敏程度却相当的高,入夜之后,再凶悍的人也要变得更加谨慎,黑暗中不轻易出手,但随手一刀就能要人性命。

局面渐渐变得难以预测起来。耶律勒泰古的正面突击的优势变得没那么明显了,可对慕容春华来说,敌军也是随时可能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而山下葛览则显得很迟疑,进兵到山脚的时候,夜色也已经变得昏暗,继续进兵得冒很大的风险。而颉利站在城头,更是只能着急。

可是一场他们都未能想到的危险却在他的背后发生了。

……

杨涿的年纪,如果放在张迈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那个时代,几乎可以说还未成年,但是在这个时代,杨涿却觉得自己入伍入得迟了。

在入伍受训之前,杨涿作为少年兵其实就已经立过了一些功劳,作为新碎叶城的子弟兵,他经过了唐军严厉的训练,并在严格的考试中取得了好成绩,在正式编入府兵的时候就已经成了一名副火长,之后出色地执行了十几次侦查任务,并在沙瓜的战斗中崭露头角,以这个年纪而升为副校尉也算是快的了,然而想想哥哥杨易的功绩,却叫杨涿觉得可望不可即。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山丘上的杀伐之声却未停止,唐军与契丹军竟然开始了夜战!有人点燃了火把,但那种光线也不足以像白天一般,在暗黄的一点光芒下,作战主要还是靠眼睛之外的感觉——包括声音、动作甚至气味!

这一些,郭师庸在给子弟兵们授课的时候都是教过的,夜战的训练他也取得了好成绩,然而也只有经过夜战训练的他才更加知道夜战的凶险,如果说白天的战斗还能够用精熟的武艺来提高自己的存活率,那么夜战中能否活下来,就真的只能靠运气了。

杨涿默默地祈祷着,希望慕容春华无恙。

“涿哥哥,要点燃火把吗?”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说。

“不!”杨涿道:“悄声,跟我来!”

一百五十骑,一百五十名少年,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们手按横刀,悄悄掩近浮屠城。他们这一百五十人身上的装备是九千骑兵里头最好的。这批人要么是新碎叶城兵将的子弟,要么也是新碎叶城军官的养子——即本是胡儿而被唐军将官收养者也,这几年生活算不上特别富裕,但有奶喝,有肉吃,营养很足,因此发育得相当的好,且成长于危难之中,又没有富贵人家第二代的荒废与堕落。因是有根底的人,出征的时候,家人都尽量为他们做了安排,除了官方的配备之外,自家也有装备增补。

唐军虽然占领了偌大的地盘,但财政一直吃紧,慕容春华的九千骑兵,武器也还免不了杂色,只有这一百五十骑是清一色的横刀。

杨涿借着星月之光辨析着道路,来到了城下,发现城头竟然没有防哨——如果是唐军的话,欺到了城墙下早就被发现了!

其实葛览也还是安排了防哨的,但城中的兵力本来就不足,所有的青壮年男子全部入伍了,这个秋天连割草之类的活儿都得发动老人妇女孩子,这次慕容春华忽然掩至,葛览将十三岁以上,六十五岁以下的男子也调动了起来。耶律勒泰古决定野战的时候,葛览就明白这一战将是胜负的关键,因此将所有的兵力投入到了城外的战争。至于城内便只剩下老弱妇女,这些人纵然领了命令,又哪里懂得守城?

杨涿按照日渐侦查时得到的印象,沿着城墙缓走,绕了好久,终于见到了一点亮光——是来自城内的亮光——那个缺口找到了!

“是什么人!”几个老头颤巍巍地站起来,喝问。

杨涿冲了过去,喝道:“是你家的小祖宗!”呛一声拔出了横刀,两个老牧民惊得大叫起来,他们手中本来还拿着木矛,这时却哪里有勇气迎敌?其中几个跪倒在地,另外一个转身就逃,惊呼狂吼:“唐军进城了,唐军进城了!”

浮屠城内的灯火慢慢地亮了起来,一种慌乱开始萌芽。

杨涿看了跪倒在地的老头儿一眼,冷笑道:“杀你这等将死之人,不算英雄!”指着那个逃跑的老牧民说:“跟着他走,五十个人放火,一百个人杀敌!”

一百多个少年齐声领命,一夹坐骑就一起冲了进去。

这个破口所在是一道引入城内的小河,如今河水早就干枯了,只剩下一个浅浅的河道,杨涿冲了进去,跳上岸来,背后已经亮起了五十支火把,一百柄横刀,刀锋闪耀着火光,火光耀亮了横刀,走不出数步就见一个大草堆,杨涿麾下的几个副火长就将火把靠过去,时当秋末冬初,天气干燥得很,那场小血也未将地面覆盖,浮屠城内偏偏都是干草,杨涿要放火根本就不用找地方,一开始还用火把点燃,到后来干脆就将火把丢到草堆上,火一蔓延再用兵器挑动草料四处抛洒。

一开始还真是听杨涿的命令,只有三分之一的人点火,到后来少年们烧得兴起,个个都干起这勾当来。

他们便如同祝融下凡一般,走到哪里火把就点到哪里,迎击的敌人呢?

没有!只有不断逃窜的妇女,跪在他们所到之处哭泣求饶的老人,在马蹄声中嗷嗷大哭的孩子。

不觉闯到了一个马棚,马棚共有二十排,养着四百匹良马,那显然是浮屠城大人物才能拥有的地方。

一个调皮未脱的队正叫道:“我有个主意!”

几十个少年翻身下马,将一堆堆的干草柴火绑在马尾巴上,跟着一点燃,呼——

惊骇的马群乱了,从马棚中乱窜出来,朝着四面八方乱跑而去,这下窜出的已经不是火星,而是火团,火簇!

杨涿放声大笑,叫道:“火马阵!这就叫火马阵!”

火光越来越大了,颉利本来还只是关注东南,这时候忽然听到后面猎猎作响!

“什么东西?”

“王子,不好了,唐军……”

“唐军怎么?”

“唐军入城了!正在城内放火!”

“什么!”

……

风越来越大,浮屠城的城墙并不能够有效地阻挡这场北风,带着火团到处乱窜的马群散布开成千上万的火种,当火烧成了势以后,风也助力了起来,飘洒的干草落到城中各个角落,先是帐篷点燃了,跟着连房屋也开始燃烧!

杨涿由于黑夜之中不辨城中道路,本来只是在南边乱闯,但火势却已经先于他们蔓延到了城北和城西!

浮屠城的夜景在火光之中越来越明亮了。

蓬头散发甚至赤身裸体的妇女们从着火了的帐篷中逃了出来,老人孩子更加卖力地嚎哭,那一百五十个少年却发出了更加大声的笑声,其中一个学着大人的淫笑,稚嫩地叫道:“涿哥,咱们去找毗伽的王妃,找到了,今晚让她给你暖脚!”

杨涿呸了一声,笑道:“别人的女人,要来干什么!我宁可要颉利的头颅回去领功!”

一路都没遇到什么抵抗,只是点火,点火,再点火,后来火势成了,他们就不点火,而是去驱逐那些企图救火的人。风吹起,自然又是无数的火花。

火不但带来光亮,明艳的火光甚至让整个城池变得温暖起来,对浮屠城内的人来说这种温暖是死亡的预兆,那一百五十个顽童却高兴得活蹦乱跳。

“杨涿哥哥!有人来了!敌人!”

“什么!”杨涿大喜,他仿佛忘记了他只有一百多人,入城以后就没遇到什么抵抗呢,他的横刀都未舔血!“杀过去!”

“杀过去!”少年们兴奋地欢呼着,仿佛要去迎接的不是敌人,而是新娘!

少年们在马上不安分地躁动着,不断在火光中穿行让他们感到饥渴,不知谁忽而唱起了张迈教他们的唱的歌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有人大叫:“来啊,来啊!胡虏们,来啊!试试我们的横刀!”

马蹄声奔近,来的却是一百多个白发苍苍的老兵,面对这群少年他们发出了最后的抵抗,可惜他们的年龄已经衰朽,他们的兵器也都是杂色兵器,杨涿冷冷道:“老不死们,找死!”

他们冲了过去,将无处发泄的精力迸发出来,如劈瓜砍菜一般,一刀刀地劈下一个个曾经在西域辉煌过的头颅。

血腥味的刺激让杨涿变得狠辣起来,脸上有了一种这个年龄所不应该有的凶悍,他忽然高叫起来,叫出来的,不是郭师庸所传授的战德:“杀,烧!杀光这座城的男人,带走他们的女人,把天山以北给我烧成平地!”

一百多人群相欢呼,在火光之中纵横来去,忽而风中传来几个妇女叫道:“王子,颉利王子,救救我们!”

“颉利?”杨涿惊喜起来:“他在那里!”

……

大火起时,颉利惊骇地从城头逃下,他西望时但见满城火光,城中的人在火光中来来去去,隐隐听到有喊杀声,更见到有人不断逃窜,风从西北吹来,偶尔更夹带着血腥!颉利也不知道杀进城的有多少兵马,忽然心想:“不对,不对,唐军的兵力那么多,怎么会被契丹人压制住?啊!上当了!他们的目标是我!”

一念及此,颉利叫道:“快逃!”他蹿下了城头,同时派人去传葛览来保护自己!

可葛览还没到,一支轻骑奔近,一个人用回纥话叫道:“王子在哪里,王子在哪里?”

这回纥话说得挺正,颉利想也没想,就叫道:“我在这里,快来护驾!”

一瞥眼,但见那队背着火光奔来的骑兵服饰不对,颉利惊道:“你……你们是谁?”

杨涿露出狡黠的笑容来:“我是谁?我是来拿你命的!”

一刀斩下,劈断了颉利的脖子!

“哇——”颉利身边的几十个护卫齐叫一声,竟然就散了!

杨涿拿着颉利的头颅,叫道:“兄弟们,颉利的头颅到手了!我至少能升校尉了,你们可得跟着我升啊!”

一百多个少年一起叫道:“当然!”杨涿叫道:“那就去找敌人杀啊,还愣着干什么!”

数十步外,才赶来的葛览本来有两千多人,但望见了杨涿的凶猛之后,也不晓得他背后还有多少兵马,看看被杨涿举得高高的颉利的首级,葛览竟然没有勇气上前抢夺,哀叹一声,引了兵马朝西逃去了。

……

火势越来越猛烈,不但草堆,连夹着土木的墙壁也烧了起来,这是一座囤积了足以供数万战马过冬草料的城池,一旦烧将起来,那场面真是何其壮观!

本来暗黑的大地竟然明亮了起来,这个广袤的牧场就像点燃了一盏巨大的灯!

耶律勒泰古这时候已经逼到了慕容春华附近,他的兵将有一大半也在黑暗中散落了,却还有将近千人聚在身边,眼看再进一步就能冲到敌人主将跟前,一旦斩落慕容春华的首级,这场战争的形势就有可能扭转!

然而本来应该越来越暗的夜晚却忽然渐渐光亮起来,仿佛背后有人点燃无数篝火一样,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是篝火,而是——

“火光,火光!城内起火了!”

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整座浮屠城竟然就都烧了起来,这座火焰之城竟将耶律勒泰古所在的山丘也映得亮了!

慕容春华眼看耶律勒泰古离自己不到一里大吃一惊,而契丹人的吃惊却是他的十倍!

“城内起火了!”

“汉儿冲到了城内!”

“将军,我们可能上当了!”

耶律勒泰古在火光中下望,只见本来应该在山下呼援的葛览也退走了。

“混账!蠢货!”耶律勒泰古怒吼起来,然而他发现本来勇猛无比的属下眼看浮屠城火起都有些害怕起来——那毕竟是他们在西域的老巢,这时被敌人闯入纵火,军心士气不能不受影响,更何况他们的友军竟然在危难之中撤退了!

山丘上的战局,本来耶律勒泰古还是有机会的,现在却急转直下!

唐军则显得无比振奋,安守基没想到杨涿竟然能够立此奇功,慕容春华急传旗令,要将这批契丹人聚歼!

“走!”耶律勒泰古虽然已经望见了慕容春华,但浮屠城既然被烧,就算能拿住敌方主将也未必够取得胜利,更何况他洞察到现在的这种士气只怕是很难继续破敌的了。

九百多命契丹士兵如受了伤急于逃命的狼,在生死之际爆发出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力量,耶律勒泰古如猛兽一般狂嚎着,领着部属下冲,所到之处无不披靡,原本在黑暗中散落的契丹士兵纷纷聚拢过来,并作一处,如潮水一般飞泻下山,直奔北方去了!

这一仗,竟然还是让三千契丹逃掉了超过一半,室辉甚是不忿,叫道:“将军,请许我前往追击!”

由于浮屠城火起,在全局上唐军已经注定会取得胜利,但城外山丘的这一战却让室辉觉得窝囊极了,日后传到同袍耳中,他们这一部人马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如果是石拔肯定是要趁胜追击的,但慕容春华却喃喃道:“三千人就已经如此,如果是三万人,十三万人——那时可怎么抵挡?”

如果是唐军倾国而动,集合铁铠军之攻坚、鹰扬营之灵动、陌刀战斧阵之强悍,步骑弩相互配合,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作为唐军最高层的将领,慕容春华却很明白短期之内唐军打不起这样大的战争!

呼——

浮屠城不知道倒塌了什么,发出了一声震天巨响,慕容春华回过神来,一拍手,道:“燎原,燎原!”

室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慕容春华心里却在叫着:“这次北上没有来错,这次的战术也没有定错!要赶紧趁着这一把火烧出来的威风,将天山北麓的存草烧个干净!不止是为了饿死毗伽,更是要让东面的强敌在西域没有立足之地!”

他发出了命令:“烧!给我烧,我要在毗伽回来之前,将这千里草原烧成一片赤地!”

大火将近城的地方烧得犹如白昼一般,这把火一烧,本来就后方空虚的北庭回纥便失去了最后的抵抗力,慕容春华延续着他之前所制定的作战手法,以营为单位派出骑兵肆虐四野,逢草则烧,逢畜则屠!正规部队做起自觉的破坏来,竟比强盗更加可怕!

千里庭州在一个月内就变成了一片等待冰冻的荒野,马群、女人以及四尺以下的孩童被带走了,只留下了无数的老人在已经烧成废墟的浮屠城上等待着他们注定要亡国的可汗——毗伽!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28章 火烧浮屠城(二) 下一章:第130章 瑞雪兆丰年
热门: 魔球 古镇迷雾 捡到狂犬的病美人/劝君弃恶从我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村村都有丈母娘:桃花村医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炮灰Omega辞职不干了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中国历史研究法 高热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