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搜兵

上一章:第002章 新军大换血 下一章:第004章 殖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后蜀使者卢纪成到达金城之后,见兰州如此荒凉,心中不免带着几分轻蔑,薛复对他却礼貌周全,又亲自护送他已经使团前往凉州。

凉兰两州为河西重镇,在许多时期两州经济总量便能超过河西其它各州之和,但这时卢纪成看到的却是一片片的荒凉,从金城到广武,从广武到昌松,一路上都是散放的牧民,凉兰凉州有上百万亩农田,数千万亩草场,水草丰茂而且接连成片,但农业却破落了。同样面积的耕地能养活的人口在牧场的十倍以上,故而农村人口必较牧场集约,有一片数里方圆的农田便可形成村落,但数十里方圆的草场却未必能让一个部落长久定居,所以卢纪成沿途看到的零零星星的帐篷。西南地势狭窄,卢纪成到了西北后大觉眼界一宽,但视野大了,人就越发显得渺小,卢纪成自然而然便越发觉得西北荒凉。

这日过了广武,走了十余里,中途竟没一个人影,卢纪成叹息道:“我也常听说西北穷苦,只是不知道穷困到这个样子。安陇万里疆域,嘿嘿,只怕还不如我西川百里之地!可见地不在广,需得富庶才行。”

他这两句话虽有自夸的成分,倒也不是完全没道理,以成都平原的面积而论,放在大西北不过巴掌大的地方,但所出产的财富只怕可以当得眼下河西全境了。

薛复身边的侍卫听了这句话心里都老大的不舒服,薛复却显得很淡,道:“西川天府之国,薛复闻名已久,若是太平盛世,也会祈求自己能够降生在那里的。”

卢纪成道:“太平盛世?那如果是乱世呢?”

还没等薛复回答,远处天空与草地相接之处窜出一支骑兵来,也没亮名堂,也没打旗号,逆风呼呼呼闯到附近,势若乳虎,卢纪成吓了一跳,惊道:“哪里来的兵马!薛将军,是你的手下么?”

薛复道:“不是。”

卢纪成更慌了,虽然强自镇定,但他毕竟是文臣出身,脸上仍然露出惊骇之色,待那队人马奔近,卢纪成才看出那并非一队“骑兵”,而只是一群少年骑士,看上去都不过十五六岁,衣衫褴褛,带着些没鞘的刀剑,但个个肌肉如石头,面目似野兽,冲到附近望见薛复的旗号停了下来,为首几个少年交头接耳了一下,忽然呼啸着离开了。

薛复东来以后对河西东部的民系情况曾做多方探访调查,这时一见这群人,便猜是一群汉蕃混血儿。

吐蕃高原上的胡化之族,有一支其实来自中原,在上古时期与华夏族关系密切,甚至便是说两族同祖也有可能,薛复虽然不知道这一点,但通过探访也知道有不少蕃人在唐末战乱后迁入河西一带,与这里的汉民混居,期间也有汉人蕃化的,也有蕃人汉化的,渐渐形成上百个农牧部落,情况十分复杂,但比较统一的是——这些人大多能说唐言,同时又都信佛。

薛复心道:“凉兰诸州的蛮野部众虽然暂时被我镇压,但根本问题尚未解决。”只是有外邦使者在身边,不好当场下令去追究这事,却笑着对卢纪成道:“川西天府之国,可找得到这等少年么?”

卢纪成道:“我巴蜀乃物宝天华之地,文德昌盛之邦,三尺小儿也都知书识礼,怎么会年纪小小就如此胡冲乱撞、野蛮无礼?”

薛复笑道:“我可以回答尊使的话了,若在太平盛世,我实愿意降生于川西之地,可放在如今这个乱世,我却愿意和刚才这群少年一般,佩刀纵马,舔血纵横——盛世用文,乱世用武,那些乱世的文治之国,终有一天注定都要身为强横者的臣俘,所产再多,文德再盛,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罢了。”

卢纪成脸色沉了沉,冷笑道:“刚不可久,刀马再强横也总有断折的一天,但文章道德、华彩风流却可流传千年。”

薛复笑道:“我辈从虎狼窥伺中杀出来,今生便只马上打天下,文章风流的事情,留给子孙吧。”

又走十余里,渐渐见到一些车马——却是从西边来的商人,过了昌松,农田渐渐成片,情况比起兰州西北部要好多了,但在卢纪成眼里,仍然只是不太荒凉而已。

张迈听说蜀国使团开到,亲自带领郑渭、李膑、郑济、奈布等出城相迎,满脸俱是笑容,当晚大摆酒宴,陪侍的却是一帮文臣与郑济、奈布等大商家,薛复交付任务之后便自去休息,他的妻妹也已经取到凉州了,郭汾在城中给他们安排了一座半旧的屋子。

凉州百事草创,拨给张迈、薛复等高层的住处也颇为简陋,只是两件卧室,一个院子,别说比不上高昌、龟兹,比起疏勒来也远远不如,更是远远匹配不上薛复的身份。郑湘本来就一肚子不满了,这时见张迈宴请使者,没请薛复,更发起脾气来,薛复好声好气地劝着娇妻,说道:“元帅没看轻我的意思,你别多心。”

他们住的地方离张迈宴请卢纪成处不远,偶尔还传来阵阵欢笑,郑湘更是恼了,道:“没看轻你?哼,我二哥三哥都列席了,连石拔的大舅子都入席了,你辛辛苦苦护送使者来,却连被酒都没预着你,还说没看轻你呢!”

薛复笑笑,说道:“元帅的意思,你不懂得。如今凉州城内有三位上将呢,其他两位也没入席,入席的不是文臣,就是商人,很明显元帅相中的是巴蜀的财富,这会宴席之上不是行酒令,就是斗诗歌,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适合。”

郑湘就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才又说:“可是,可是……可是元帅为什么不封你做都督!”

薛复一愕,这才知道妻子真正的心病所在,郑湘虽然是大小姐脾气,毕竟出身大贾之家,虽无大心胸,却也是大户人家的眼界,发着一些鸡毛蒜皮小事的脾气,其实真正不满的乃是张迈没有让薛复做都督。

薛复低了低头说:“元帅自有他的决定,你别想太多,也千万别乱说话。”

郑湘道:“你在我面前,何必那么谨慎!我可是你的妻子,难道你害怕我乱说话不成?”

薛复沉吟着,道:“上将军是衔头,都督是实缺,现在东面不像西面和中段,暂时还不需要人独当一面,所以元帅的安排,自有他的道理。”

郑湘还要再说,薛复笑道:“我好容易来一趟,你是不是打算整晚跟我说这些?”郑湘这才哧的一声笑,脸上现出几分少妇的羞赧来。

……

薛复在凉州城内的这个小家饱饱睡了一夜,第二天不顾郑湘粉臂软缠,一早就起来,道:“元帅今天一定会见我。”

果然才吃过饭,张迈就派了马小春来请,仍然到了上次议事之处,屋内坐着五个人,除了张迈之外就是郑、郭、奚、李四人。薛复进门笑问道:“昨晚夜宴,成果如何?”

郑渭笑道:“孟昶倒是客气,要尊元帅为兄,咱们半推半就,也便默认了。我们已经说好彼此互为唇齿,永结秦晋之好。元帅已经安排好了使者出使成都,这便是礼尚往来。到时候会有商队随行,金城那边却要劳烦薛将军关照一下,好好护送他们出境。”

薛复笑道:“这个就算长史大人不说,薛复也会办的。”

这时虽是正月,天气尚冷,这件屋子里有个热炕,郭师庸和奚胜坐在加厚的皮椅上,李膑的轮椅下放着个暖炉,张迈坐在热炕最里头,倚着墙郑渭坐在他左手边,他拍了拍自己右手的空位边招呼薛复过来坐了,亲手给他斟了一杯葡萄酒,说:“这次让你护送卢纪成来,其实是借个由头调你入凉,要和你商议件事情。”

李膑不等张迈吩咐,便将另搜兵源的事情,以及郭师庸、奚胜等的意见述说了一遍。

薛复默默听着,眼睛也不去瞧屋内其他人的,屋子很小,尤其热炕上三个人几乎挤在一块,这不像国事讨论的场面,倒向亲朋相聚,张迈倚墙,郑渭凭几,他就将脚伸上炕来,舒展了一下肩背,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屋子里头的气氛不知不觉间又宽松了几分,薛复才道:“天下之兵,无有不可用的,韩信连市井之人都能变成精锐——虽然像他那样的兵法天才百年不遇,薛复自忖也没这本事,但沙瓜士兵,也不至于一无是处。”

郭师庸道:“百户之邑,必有忠勇,沙瓜自然不会没有勇士,只不过精锐之徒多被杨易选去了,剩下的这三万五千人,安于逸乐,惰于进取,又带着末世归义军留下的暮气,因此我认为要练成精兵,嘿,难!”

“是,是,是。”薛复道:“不过我能否这样理解郭老的话——沙州之兵,不是完全不能用,否则曹议金如何靠他们在毗伽与狄银之间立足?只是郭老心中要练成之兵,乃是‘勇猛进取’的悍卒,所以进取心不足的沙州兵就不很符合郭老心目中的评判准则,对么?”

郭师庸点了点头,道:“兵质之先天强弱,源自生活之习性。漠北之强于漠南,北疆之强于南疆,关西之强于关东,均在于此。沙州这些人久在曹议金麾下,安逸得久了,既少了一份质朴,又缺了建立军功的渴望,尤其麻烦的是他们染了不少恶习。如今我们东西中三段都是自保有余,又何必再练一批守成之兵?我年纪虽老,却也知道元帅的雄心!元帅要练成这批新兵,为的是什么,咱们大家心里明白。再则,当日这批沙州兵在瓜州时,面前就是胡人,背后就是家园,以沙人守瓜,乃是短戍,瓜州有事,沙州马上就要遭殃,迫切感较强。但如今沙州却成了大后方,从沙州到凉兰也好,从沙州到北轮台城也好,那都有千里之遥,要他们远赴边疆戍守,那就是苦差了。征伐之军不惮远,戍守之军乃宜近。守土之兵宜就近取材,劳兵远戍最是耗国财、损民力,这班人没法成为远征之精兵,又没有近戍的条件,所以我认为不如将他们归田。”

薛复道:“郭老所论十分精辟,只是这样的话,那么新兵之源,就要另外取材了。”

郭师庸那日的提议被张迈否决掉后,回去与奚胜左右参详,此刻已经有了新的主张,道:“咱们带兵的都知道,练兵不怕士卒什么都不懂,却怕士卒懂了不该懂的东西,要新兵练成武技阵法容易,要老兵去除恶习却难,沙州兵已经染了许多恶习,练兵之道,恶习既成,再要去掉就难如剥皮,所以练老不如练少,练旧不如练新:我安西旧部,新春既立,有二千多少年已经长成,可以征之入伍,此第一批;过往几年,我军东征时,将官军眷收纳了不少胡儿少年为螟蛉者,其中加入我军时间较长者也有六千余人,此第二批;疏勒战奴之中,不少人随军作为后勤,一直没有犯错、有资格入华者也有不少,从中挑选精健年少者,当可得三四千人;甘肃沙瓜四伊五州,每州搜选千人之数,料亦非难;据我所知,自龟兹以至于凉兰,诸胡在这两年来归者不计其数,若取其族中少年入伍,不但可增强附属部族的向心力,且又可得数千人。如此则杂其途而取兵源,却一以军令,部勒以阵法,训练以武技,装备以刀甲,短则一二年,长则二三年,可练成二万精兵。”

薛复留意张迈的神色,见他没有反对,说道:“若是这样,那我再为我们的新军献上一二万兵源吧。”

郭师庸和奚胜对望了一眼,齐声道:“在哪里?”

“就在这里啊。”薛复指着地面,说道:“两位才来不久,所以或许还没发现,这西凉地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兵家武库!”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02章 新军大换血 下一章:第004章 殖民
热门: 别打扰我赚钱[星际]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灵魂破译师 江山多少年 十年一品温如言 中国微经典:没表情 佛系大佬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一剑霜寒 死亡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