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飞雀郭郎

上一章:第016章 上下同欲 下一章:第018章 飞雀郭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郭威进入凉州城,已经一个多月了,一开始他是作为桑维翰的护卫队长来的,虽然本来的任务只是保卫性质,但远走千里深入境外,桑维翰所进行的又是顶秘密的事,随时都有可能需要护卫力量参与间谍事件,所以护卫队长本身也要精挑细选,刘知远选择了郭威,正是对他的看重。

从河东到凉州,一路相处下来,桑维翰发现郭威并不只纯粹是一个武夫,他为人虽然粗豪,但心思细密,见解独到,不是寻常武人可比,加上他又是刘知远极力推荐的人,所以慢慢地就与他商量一些事务,到后来甚至让他介入一些机密——孤悬在外,有很多事情是桑维翰无法独力完成的。

郭威是经历乱世,一路摸爬滚打到今天的奇男子,早在河东时从刘知远的只言片语中,从对这次任务的详密安排中,料到了此次出行目的之三四,经过这一路走来,对于石敬瑭此次派桑维翰入凉的真正意图便已经了然于心。

偷过边境并不困难,不过花了一些钱,进入金城也很顺利,但是进入凉州以后,事情却出现了瓶颈——他们虽然代表了后唐境内实力雄浑的方面大将,却并非官方来访,而是来干“不可告人之事”,加上后唐有使者在城中,如果贸贸然求见,天策军竟将机密泄露给李从珂,那对石敬瑭来说可就是一场大祸,所以没法走大唐涉外衙门求见张迈,而必须寻找引见的人选,静待机会。

早在金城的时候,桑维翰就已经打听到,天策军在河西方面活跃着的实权人物,文有郑渭,武有薛复,外交方面有鲁嘉陵,郑渭薛复的大门他们没有敲开,郭威几次已经接近鲁嘉陵的时候,却总是发现鲁嘉陵正在和来自洛阳的人接触——在那样的情景之下,郭威便不敢进门。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桑维翰变得有些躁动了,郭威则隐隐感到事情有些蹊跷,这天他对桑维翰说:“天策军也许已经知道我们在城内了。”

“知道?”桑维翰道:“如果知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不闻不问,要么应该会派人来接见我们,要么应该会派人来捕捉我们送往洛阳。”

“可是,如果天策军那边既不想见我们,又不想捉我们呢?”郭威道:“进城以后的这半个多月,我发现凉州的管理十分有序,客栈入住都要登记,租赁房屋也要登记,虽然我们在入境的时候已经花钱做了假的身份,但是最近我却发现左近的两户人家有时候看着我们的眼神并不自然,我又辗转打听过,这两户人家并非原先就住在这里的,而是从甘州那边搬来——我觉得,这两户人的身份也许和我们一样,也是假的,只不过我们入凉州是为了出使,而他们则可能是被调来监视我们的。”

桑维翰心头微微一震,再一次看了郭威一眼,心中对郭威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如果我们真的已经被盯住了……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就此回河东去那是空手而返,留下的话,又打不开门路,郭威道:“既然他们没有驱逐我们,也没有揭穿我们,那就是留着我们以等待将来或许有用。我听说洛阳那边要派一个常驻的使者来,那骑士我们的身份也就和这个常驻使者差不多,只不过我们是没法冒头的人而已。”

桑维翰道:“说的是,暂时只能忍一忍了。”

他们是以茶商的身份出现的,桑维翰是老板,郭威是保镖,保镖自然要带兵器。

天策政权的法律是许民间自备兵器以自卫的,由于地处丝绸之路最重要的一段,境内通行的外来商队络绎不绝,这些商队也都需要保镖,也都需要武器,所以天策军顺应这种现实,并未要求他们入境解兵——那样只会逼迫这些商队将公开携带兵器变为私藏武器——而是进行武器管制,要求商队在入境之时进行武器登记,并由关城发给凭证,以便管理其用途、追究其责任。郭威身上也带了一把长刀,一把短刀,一把强弓,此外还有马。

在发现交涉的事情无法进行时,桑维翰的日常便扮演起一个茶商老板来,郭威除了偶尔协助做生意之外,闲暇则在他们租赁来的院落里练武,或者到城外去跑马——凉州城在天策军进入之后,多了“赛马、比射、比武”等风俗,强盗虽在道上绝迹,但尚武之风却被渐渐引入了正途。

城内城外,都有许多的擂台,马有马擂——一般在城外;射有射擂,城内城外都有;此外就是武擂,却只允许设在城内,且管制得更加严格,以免形成私斗。

无论谁都可以上场打擂。天策政权在疏勒时就已经有了组织射箭擂台的丰富经验,如今在凉兰地区开设这些擂台自然井井有条。每一座擂台都有民间的彩金,官方设的擂台还有官方的彩金,而且比武获胜之后除了得到彩金还能打响自己的名头,一些大商人就是在这些擂台上物色保镖护卫,甚至官方也有人在暗中观察,只要见到了好种子就接引入军,甚至军中一些要人比如石拔、田瀚、卫飞、郭漳等比较好事的,偶尔也会下台一比。

因此这些擂台便成了西北武人获取名利与前途的重要渠道,所以参加者十分踊跃。尤其是凉州,由于靠近天策上将的虎帐,更有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好汉到此寻机会,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天策军高层的赏识。

由于擂台允许入境者参与,所以郭威在没事的时候,也去一些偏僻而没什么影响力的小擂台跑马、比射、比武以打发时间,同时也是利用这个机会结交朋友,搜集信息,他本人不是什么名人,郭威这个名字又普通,所以在外活动的时候就直接用本名,不像桑维翰一样特地改了一个名字。

然而像他这样的人,如果整天窝在家里也就算了,一旦出去与外界有了接触,那便如利锥入袋,自然而然要脱颖而出!他在跑马、比射、比武时尽量克制,却还是有一些西北的豪杰慧眼识英雄,主动来与他结交。郭威的令名虽然未建,但身上却已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久而久之,他所居住的院落虽深处凉州城内一条陋巷之中,却天天都有好汉上门走访。不久临近街坊便都知道这一带有一个“飞雀郭郎”——以郭威脖子上有飞雀纹身之故。

桑维翰冷眼旁观,暗暗皱眉,郭威出去与人结交是他默许的——这是他们获取情报的重要渠道,一些普通的商队,进城之后也会发派人手去结交城内三教九流以取情报的,可是郭威变得太过显眼就不合适了。

郭威本人却反而没发觉,在凉州城两个月住下来,他不知不觉间竟有些习惯这里的生活了。

和当世其它地区比起来,天策政权统治下的凉州确实有其独特的魅力,这里虽然不是最繁华的,但律法的公正、官府的清明还有民间风气的蓬勃向上,却非其它地区所能及,洛阳与之相比,帝王气太重,平民会感到压抑,成都与之相比,虽然安逸过之,但也正由于太过安逸,便非尚武男儿的首选,说起来却还是太原与凉州有几分相似——石敬瑭不但是战阵上的名将,而且是政务上的廉吏,太原在他的治理下不管治安、民生都颇有可观,而且由于地近前线,控云、府诸州以迎契丹,民间尚武风气也甚浓厚,正因如此,郭威在这里一住下来便会觉得十分适应。

唯一让他牵挂的,是对远方妻儿的想念。柴氏不知怎么样了,她的病可好些了?柴荣不知怎么样了,他小小年纪真能撑持其家务来?心里每次闪过这两个至亲的脸孔,他就有一种飞回河东去的冲动。

可是他们连派人回去回复公事桑维翰都显得很谨慎,就更别说私事了,想念归想念,郭威连托人回去问个平安都不敢开口。

这一日一个叫丁浩的好汉带了王安等几个兄弟来请他喝酒,他们一群人本是凉州的农奴,天策军解放了他们之后得以翻身得自由,在城外有一片田地,他们就且种田,且养羊,这些人都身有武艺,农闲时常入城打擂,赢了几次后攒了一笔小钱,干脆就在城内赁了一处店面合伙做点小买卖,因在擂台上与郭威认得,结成了朋友。

丁浩在擂台上与郭威打个不相上下,等到私底下切磋才知道自己的功夫比起郭威来差得远了——郭威不但天赋过人,而且是受过正规军训练的,更上过战场,岂是丁浩能够比的?兼且郭威英豪仁义,丁浩王安被郭威折服之后便都拜他为兄,郭威也觉得这几个人淳朴聪明,可以结交,便在闲时教他们一些武艺,这样一来,丁浩等人待郭威便亦师亦兄,日常有事都唯郭威是从。有时候郭威让他们去打探一些消息,他们也全无怀疑。

这日几个人在陋巷小店中饮酒,郭威喝了三杯,忽然想起柴氏与柴荣来,有感而叹息,丁浩和田安却都误会了,对望了一眼,田安道:“大哥,你忽然作叹,可是因为未遇到明主,屈居在一个商队之中,功名不就,所以不乐?”

郭威一愕,丁浩已经道:“其实我们也知道,以大哥你这样的一身本事,怎么能一辈子做一个茶商的护卫?你现在是浅水里的蛟龙,或迟或早总要上天下海的,只是眼前少了一条路子罢了!恰好前两日我们在擂台上结识了一个大人物,蒙他青眼,一起喝了顿酒,算是结识了,或许由他身上,可以替大哥谋个出身!”

郭威本来要分辨说自己叹息是因为思念妻儿,这时听到“大人物”三字,便随口问道:“兄弟们结识了哪位大人物?”

“说起来,那人在西北方圆万里,无论胡汉,谁都知道他的威名!”

“究竟是谁?”

“天策军中虎将里头的虎将——石拔!”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16章 上下同欲 下一章:第018章 飞雀郭郎
热门: 地北天南叙古今 想虐我的八个反派都爱上我了 沉睡的人面狮身 罪恶的黑手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妄念 鲁班的诅咒 战地厨师 江山 小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