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割地

上一章:第021章 弄璋 下一章:第023章 卖国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姑臧草原上一个月的军律生活让张迈感到自己仿佛回到了在岭西的那段日子。凉州的生活虽然更加安逸一些,以至于有一段时间张迈有些沉溺不肯出来了,进入姑臧草原与新兵一起受训,张迈一开始是抱着功利心进去的——这支新军他很看重,所以必须牢牢掌握对它的控制权,而要掌握一支军队,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便是要让士兵发现主帅能够与他们一起同甘共苦,这是张迈在过去几年中领悟出来的。

抱着这样的心情张迈进入了姑臧草原,可是在经过最开始的几天痛苦的适应期以后,张迈渐渐习惯起来,苦痛与疲倦洗涤了他沉溺的心,岭西时候的张迈一点点地回来了,在姑臧草原住了一个月,再回到凉州,他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整个姑臧草原都是新兵蛋子,可是张迈却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一些他在入城之后就差点淡忘了的东西,那就是热血男儿的简单、武勇与直接!

这不仅是军人的行为模式,同时也是他们的思维模式。从姑臧草原出来张迈再反观现在天策军内部的一些做派,他很快就看到了一些隐藏着的忧患。尤其是沙州的一些文臣武将所带进来的风气,更是要不得!

……

曹元忠对张迈的感受与判断,与张迈自己对自己的感受与判断截然不同。

沙州徙民一事,让曹元忠感到自己似乎获得了一次政治上的胜利。

跟着,张迈的长子的出生,又让曹元忠觉得自己找到了力量的依靠,或许,天策军新的时代要到来了。

只不过,上次的胜利还显得很微弱,而眼下天策军的军政两大块又都没有曹氏一派的人,遍布朝野的不是岭西一系,就是在归义军变乱时曹家的反对者。

如果要想改变这种形势,就必须拉拢得能够拉拢的力量,将敌人分化,而争取到最广泛的同盟者——这种政治思虑,一年前的曹元忠是不会的,但现在他却变了,当康隆和康兴在他身边提点他这一些事情的时候,他毫无保留地接受了。

“河西一派,一半是我们,一半是慕容家、张家那些叛臣。慕容家最近正像我们靠拢,老慕容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的,我想我们不妨将他们纳进来。至于张毅他们,一直就想将元帅攀成他们的本家——他们是不会和我们合作的,就算他们要来,我们也不要他。至于岭西一派,主要的力量是在外领兵的两大都督!”康兴说:“郭洛是一派,杨易是另外一派,薛复靠得比较近,不过他在中枢没什么根基,只是个领兵打仗的将领罢了。”

康兴这一句话,击中的是薛复最大的弱点——没有政治根基,所以和郭杨二人相比,他更像一个纯粹的军人。

“所以啊,我们暂时不用考虑他,只要局势倾向于我们这边,薛复就知道该如何选择的。而在郭杨二人里面,郭洛,哼哼!”康兴没说下去,但曹元忠和康隆却都明白他的意思,郭洛乃是他们天然的对头人,是没法调和的,“但杨易就不同了,他和郭洛虽然有亲,但他的前妻已经死了,现在却是咱们的亲戚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能够争取到他,至少要让他保持中立,那样我们入主中枢应该就可以顺理成章了。”

“不过,”康隆道:“真要达成这个目标,却还需要一件大事来推动。”

“大事。”

“必须是一件能够开疆拓土的大事。”康隆说:“国舅爷,你虽然至亲,但天策军是最重军功的,如果你没有功劳,想要得到跟郭洛杨易一样的地位,底下的人也会不服,甚至就是薛复,也会压你一头啊。”

曹元忠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要开疆拓土,真是谈何容易!且不说现在后唐、契丹、天策、岭西回纥、萨曼、后蜀等诸国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这种平衡状态下,任哪一方要想进取一步都会极难——这不像一年之前,那个时候整个大西北处于一种“破局”的状态,混乱的局面才使得安西军有机会在一两年内横扫万里,现在却是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更何况,就算有了这样的机会,最有可能抢到军功的也将是郭、杨、薛三员大将,几时能够轮到曹元忠呢?

就在曹元忠沉吟的时候,康隆给他指出了一个人来:“国舅爷,你还记得桑维翰么?”

“桑维翰?啊,就是河东来的那人!”

“对!”康隆道:“这个人,可以给我们送来一场天大的功劳的。”

“天大的功劳?你是说……”

“朔方、定难!”康隆道:“这就是桑维翰献给国舅爷的礼物。”

朔方即今天的宁夏,定难即今天的陕北,以当前的局势,关中平原以西归了天策军,南边就是和天策军同盟的后蜀,如果朔方、定难都归了天策军,天策唐骑将可以随时从陕北居高驰下,与来自陇右、汉中的兵力一夹,关中将成为囊中之物,或者渡过黄河的话,进入河东,并得秦晋的话,那么整个中原就有可能易主了!

曹元忠一开始有些不敢相信康隆的话,康隆道:“国舅爷且别先说不信的话,不如咱们先见一见桑先生吧。”

……

曹元忠在见过桑维翰以后,再次踏入元帅府邸,只不过这次他不是来见福安,而是来求见张迈。

张迈正抱着长子喂牛奶,现挤现喂,反正也不用担心三聚氰胺,见到曹元忠,拉着儿子的小手笑道:“舅公来了,舅公来了。”却忽见曹元忠背后带着一个生面孔的书生,便问道:“这是谁?”

曹元忠道:“这位是中原的名士桑维翰先生,桑先生满腹经纶,登过进士第的人,我知道元帅素来爱才敬贤,所以引了他前来拜见。”

桑维翰一揖到地,说道:“洛阳书生,拜见王爷。”

张迈哦了一声,叫人且将儿子抱下去,曹元忠是亲戚,这个桑维翰却是外人,张迈可不想当着外人弄儿,走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坐了,这才道:“先生既是有才学的人,怎么到凉州不到礼司,却到我家里来了。”

桑维翰道:“鄙人入凉,不是为自己谋求出仕,而是要为王爷献上千里江山!”

张迈一愕,随即大笑起来,桑维翰半点不为张迈的笑声所动,道:“王爷笑什么?”张迈笑道:“我笑是因为你这话好笑!”对曹元忠道:“元忠,你怎么带这样的狂生来?我们天策军现在百业草创,确实是需要人才的,不过需要的是实干的人才,不是只长着一张嘴的穷酸。”

曹元忠被他一阵抢白,脸上有些挂不住,以眼神催促桑维翰,桑维翰却不急不忙,道:“王爷,我固然是穷酸,但刚才的话,自觉并没有什么好笑的地方。”

张迈垂着眼皮,有些没精打采地道:“现今的天下,诸国疆域渐渐稳固,互相牵制,互相制衡,契丹倒也想取我的北庭,可十万雄师被我的大将杨易遏得无法寸进,我也不是不像开疆,但要反攻契丹也不容易,我兄长李从珂和耶律德光之间,也不过是在燕云一带进进退退,当世三大强国,投入十万精兵,牵动数十万后方民众,要取得百十里的疆土都不容易,你一个手无寸铁的穷酸,一张口就说要献上千里江山,这不好笑么?”

这时葡萄架下只有三个人,桑维翰正色道:“王爷,我虽然只是个书生,但敝主人却翻覆乾坤的大本事。这千里江山,绝不是空口白话,至于王爷要不要,却也只是一句话而已。”

张迈道:“原来你是来做使者说客的……”看了曹元忠一眼,道:“你主人是谁?”

桑维翰道:“河东节度使——石令公。”

张迈这下可有些愕然了:“石……石敬瑭?”

“正是!”

张迈直了直身子,盯着桑维翰,心头不免微微一震。

老实说,由于李从珂这个人不算很出名,以至于张迈脑子里对他完全没印象,接近中原以后,由于不认得李从珂,所以他曾怀疑自己来到的这个时代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历史,可是有两个人却唤起了他的记忆,一个是冯道,一个就是石敬瑭。

在张迈的印象中,冯道是和不倒翁对应起来的。而石敬瑭呢?那家伙可是个大大的卖国贼!燕云十六州,不就是他割让么?五代到宋华夏民族的积弱乃至于亡国,都可以说从这个卖国贼这里就种下了远因,所以张迈心中对这个人便有打心里的厌恶。

为此,张迈没少派人打听石敬瑭的近况,可他听到的却和他印象中的石敬瑭完全不同,印象中的石敬瑭,既然是卖国贼嘛,想来应该是一个阴险狡猾、卑鄙无耻的坏人,但他通过鲁嘉陵处得到的情报,则石敬瑭不仅是一个守国名将,更是一个治国廉吏,除了有点功高震主之外,简直就是后唐文臣武将的典范!所以张迈也曾想过,现在的这个石敬瑭,也许和他所知道的那个卖过的石敬瑭乃是两个人。

但现在,石敬瑭的使者却就站在他眼前。张迈从鲁嘉陵处是知道城内有石敬瑭派出的奸细的,但他也没想到这个“奸细”竟然会循着曹元忠这条线,如今天这样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过了好一会,张迈才回过神来,问道:“石驸马他派你来,不知有什么事情。”石敬瑭是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女婿,张迈既和李从珂结拜为兄弟,对李家的家事总了解了一些。

而桑维翰的回答,却不是让张迈感到惊奇,也不是让张迈感到诧异,而是让张迈感到无比荒谬:“驸马派遣鄙人前来,乃是向王爷进献朔方、定难,地虽蛮荒,尚堪牧马,还望王爷笑纳。”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21章 弄璋 下一章:第023章 卖国者
热门: 唐朝穿越指南:长安及各地人民生活手册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朕在豪门当少爷 羔羊们的平安夜 我的信息素风靡男主后宫 破云 卜王之王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异端者 “蔷薇蕾”的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