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卖国者

上一章:第022章 割地 下一章:第024章 大云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后唐境内的第二大权势者,一直威胁着李从珂的河东节度使,石敬瑭!

作为封疆大臣,本来是不应该擅自和境外势力勾结来往的,更何况河东与陇右并不接壤。但石敬瑭还是来了,而且一来就提出了要献朔方、定难。

一瞬间,张迈心头涌起了一种很荒谬的感觉,由于知道石敬瑭的那点破事,所以张迈几乎不用问桑维翰就知道石敬瑭要做的交易是什么——天策军帮石敬瑭在与李从珂的斗争中登上帝位,然后石敬瑭割让朔方、定难作为酬谢。

苍天!

石敬瑭果然还是石敬瑭,只不过这一次他勾结的,竟然不是契丹,而是来勾结自己!他卖国的特性没变,只不过这次他卖国的对象,竟然就是自己!

这事张迈觉得好生荒唐,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竟会成为中原的“买国者”,但转念一想又觉得顺理成章。

如果听说石敬瑭勾结契丹,张迈肯定是会万分愤怒,可这次他是要卖给自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对石敬瑭的人品鄙夷归鄙夷,但是政治面前利益为重,张迈要考虑的是天策军整个团体的利益,而不能完全按照个人的喜恶来。

只不过,接受石敬瑭的卖国未必就符合天策军的利益,这事还必须慎重。

张迈压住了内心的种种情绪,不过他的眼角还是稍有牵动,这个细节也瞒过桑维翰的眼睛,他马上就知道,张迈有些心动了。

“朔方?定难?”张迈冷笑了起来:“石驸马只是河东节度使,好像还管不到这两个地方吧。”

桑维翰听了心中一喜,他知道军国谈判有如做买卖,若张迈一上来就没什么兴趣地拒绝,事情就没戏了,现在既然搭上了口,那就是有戏了,挑三拣四只是为了砍价而已。

他对着张迈深深一揖,道:“河东节度使,自然管不到朔方、定难,不过若驸马登基为王,则中原俱为吾主之土,裂土以赠王爷,也不过是一道圣旨的事。”

张迈眉头微皱,心里头又生出一股强烈的抵触来——石敬瑭与李从珂要怎么斗争,别人可以不管,但他还没登基就已经将国土当作自己家的猪肉一般,想怎么割就怎么割,这样的人张迈着实讨厌。

不过讨厌归讨厌,这块猪肉石敬瑭毕竟是要割给自己的,所以张迈只是冷笑:“那似乎该等石驸马登上帝位之后,再来谈这事不迟。”

桑维翰微微一笑,说:“王爷,如今天策军虽然威震天下,但若说到后续国力,终究还是比不上中原的,安西四镇加上河西十余州,若论人力物力,不过中原数州。李从珂如今虽与王爷交好,那是因为他刚刚登基,国内尚未安定,若等他缓过气来,内修文政,外练甲兵,兵马练成就是邻国之祸——古人说:‘邻国之厚,吾国之薄,邻国愈盛,吾国愈损’,便是这个道理。王爷别看今日李从珂与王爷兄弟相称,其实那只因为他被我主在内牵制住,没法全力对外,故而对西北力所不及。若等他强盛起来时,那时候势必南定吴蜀、北伐契丹,就是对王爷你,兄弟也要变成仇寇!”

张迈知他说的也有道理,天策军和后唐之间的盟友关系建立在当下的微妙局势之下,至于张迈所说的如果李从珂能够修仁者之政、成王者之业张迈会奉安陇版图与中原合并,那只是张迈单方面的宣言,李从珂那边并未正面回应,再说将主导权还有自己的生死放到别人手上,又岂是张迈与天策军诸将一贯的作风?

不过在听了桑维翰的话以后,张迈依旧只是冷笑:“说什么邻国之厚、吾国之薄,在这一点上我可看不出李从珂做皇帝和石敬瑭做皇帝有什么区别。”

桑维翰忙道:“我主愿献二地,李从珂不愿献地,这便是区别啊。且李从珂狂妄自大,他一无德,二无功,却强加于王爷之上,称王爷为弟!这岂非狂妄?但若我主登极,必尊王爷隆登帝位,从今往后,王爷是叔,我主为侄,张石二姓永为叔侄之邦,朔方、定难,亦皆侄儿献给叔父的礼物。咱们既是一家人,朔方、定难在叔叔处还是在侄儿处,就都没什么区别了。”

张迈听到这里忍不住暗骂石敬瑭无耻,可是骂归骂,石敬瑭的这些条件还是让他忍不住怦然心动,虽然他暂时并不打算做皇帝,可是如果石敬瑭公开自屈于天策军之下,那对树立天策军的名分将大大有利。石敬瑭若是割了燕云给契丹,那自是大损华夏元气;但朔方、定难若是割给自己,却是将这两个地方和平地移交给了天策军,张迈会善待这两个地方的百姓、改革这两个地方的军政自不待言,而且由于是和平移交而不是战争夺取,对于保存河套的民力、减少华夏内耗也是有好处的。

更何况如果石敬瑭与李从珂真的角力起来,中原军政必定混乱,那个时候天策军如果趁势而动,所取得的可就未必只是朔方、定难了!就是中原从此一鼓而定也不是不可能!

桑维翰见张迈这一回没有马上冷笑反驳,噗地跪倒在地,口呼:“天策皇帝在上,请受外臣一拜!陛下文成武德,会当君临西北,威压契丹,岂可屈居李从珂小儿之下?大唐留下的这片锦绣江山,会当由天策皇帝陛下与我主共享,从此东西并尊,永为秦晋之好。望天策皇帝陛下俯允。”

张迈猛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笑声远远传开,马小春在远处听见,探过头来,见葡萄架下没有异状,才又缩回头去。

桑维翰匍匐在张迈脚下,朝着泥土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曹元忠也道:“元帅,我们……”

张迈却已经挥手止住了曹元忠,让他且别开口,说道:“元忠,且送桑先生先下去歇息吧,今天我有些累了。”

曹元忠见桑维翰做到这份上,张迈还是没答应,内心微微有些失落,桑维翰却知这等大事自不可能数言便决,今天能够取得这样的成果已经不易,内心盘算着,觉得这事已经成了五六成,脸上带着恭谨,心中带着欢喜,顺从地退去了。

葡萄架下,张迈独个儿面对着天空,喃喃自语:“石敬瑭的情况一定不妙,否则他不会许下这样大的承诺。我是否要浑水摸鱼呢?今日是石敬瑭自己送上门来,如果我不取,他走投无路之下来个狗急跳墙,却去投靠了契丹,来个历史重演,那样对中原的为祸只怕更大!”

又想:“可是我军自起事以来,行事一向都是堂堂正正,既追求利益同时也没丧失道义。战术上用过许多阴谋诡计,但在大节上却从来未亏。现在我和李从珂才结为兄弟,转眼就和石敬瑭勾结起来,那岂不是失信于天下?别人怎么说也就算了,可以后我面对石拔、石坚、卫飞、田瀚他们时,还能像以前一样,教他们忠孝信义么?”

天策军的立国精神是宗汉统、崇信义,光明正大——正是这股正气让天策军上下一心,对内减少了不知多少行政成本,对军民向心力的凝聚也大得无法计算,近来由于各种原因河西已有了一些腐化的端倪,张迈对此已经很担心了,如果不顾刚刚缔结的盟约侵割后唐,会否让天策政权内部的风气继续恶化呢?就算从利害的角度讲,这种无形的损失也远不是得到朔方、定难所能弥补的。

张迈沉吟着,又想:“如果不纳石敬瑭,那是否将桑维翰交给李从珂呢?可是帮助了李从珂平定了石敬瑭,那时候就如同桑维翰所说,邻国之厚、吾国之薄——他李从珂完成内部统一之后实力大增,只怕不会对我客气!”

其实在桑维翰到来之前后唐境内的这种微妙平衡,对天策军来说是最有利的,可是桑维翰既已出口,这事就如同射出去的箭、泼出去的水,想要继续维持平衡也难了。张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面临这样重大的抉择。

……

桑维翰回到住处,郭威见他满面春风,问道:“书记,事情有什么进展了么?”桑维翰笑道:“我见到张迈了。”郭威啊了一声,道:“那……”忽然想起自己的身份来,便闭上了嘴。

郭威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道:“前几日丁浩那帮人来,说今天天策军的大将石拔会到小朱坊喝酒,桑书记,我是否去见见他?”

桑维翰就要道:“不必了。”但转念一想:“且慢,曹元忠虽是天策军的国舅爷,但说到亲信,只怕还不如石拔。若能从这上面着手,或许也会有帮助,两条腿走路,总胜过一条腿蹦弹。”便道:“好,你去吧。”

不久有人来请桑维翰到天宁寺东厢居住,桑维翰也不推辞,便关了茶铺,郭威却从后门出去,径往小朱坊的那间小酒铺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22章 割地 下一章:第024章 大云寺
热门: 谋杀似水年华 查尔斯街 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十宗罪4 回天 我的温柔是锋芒 怪钟疑案 将军夜里又出门了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调教初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