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下马扬威

上一章:第030章 下马威 下一章:第032章 岭西迷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郭威跟着郑家的家人走近大厅,厅内灯火辉煌,宾客们看着郭威,就像看着一只从山林里头窜出来的猴子,郭威却好像没见到他们一般,大踏步走了进来,不知是因为衣服还是因为气质还是因为所处的位置,郭威一下子就看到了正在给合舍里斟酒的郑济,走了过来行礼。

“民兵校尉郭威,向郑大官人请礼了。”

郑济打量着这个军装都没有的汉子,微笑道:“你是校尉?怎么穿着便装?”他的笑容倒也不像其他宾客那样无礼。同时郑济还注意到了郭威的佩刀——这把刀是张迈“借”给郭威的,天策军高层以简朴为务,刀鞘上并没有装饰多么富丽的宝石黄金,可是皮革的选料与裁剪的功夫却是第一流的,像郑济这种眼光自然一下子就瞧了出来。

郭威道:“我现在乃是民兵,所以没有军装。”

“天策境内,军商分途,不得勾结,”郑济道:“你今天来找我所为何事?”

郭威道:“府兵军律自严,民兵介乎兵民之间,有事自当请地方善长援手。”

“援手?你要我帮你什么?”

郭威道:“我已奉元帅将令,组织民兵前往马城河下游讨伐叛贼,眼下兵器不足、战马不备、军粮不济,所以希望郑大官人能够捐借。”

郑济问道:“你要多少?”

郭威道:“刀三百口,矛三百支,弓箭一百副,马五百匹,五百人三月之粮。”

郑济哈的一笑,说:“真是好笑了。马和粮食也就算了,只要不出境,我也拿得出来,但刀矛弓箭,我一个商人,可弄不来这么多。”

郭威道:“武器只是暂借,我想郑大官人会有办法。”

郑济笑得更厉害了:“就算有办法,只是我为什么要帮你?”

郭威道:“大官人的生意遍布凉州,凉北出贼,难道郑大官人就一点责任都不愿意分担么?”

郑济道:“平叛有军人,我们只是商人。”

郭威道:“官兵民兵,各有其责,各有其用,官兵抵御外侮、平灭大寇,这帮只是小贼,所以元帅才交给民兵。河西乃尚武之乡,丁口又少,兵民当为一体,方能纵横天下,兵民分得太开,当兵的不堪重负,为民的久不历战,慢慢会渐成积弱,于国于民都不是好事。”

郑济笑道:“于国于民、纵横天下的话,不是你这种人说的。”他当面讲出这样的话,那是很重的轻侮了。众宾客听了一起助笑。

郭威道:“既然郑大官人吝于出钱,那我另寻他人去。”

郑济脸上微现怒色,喝道:“回来!”叫住郭威后道:“你说什么,我吝于出钱?是你不值得我出这笔钱!”

郭威道:“说什么值得不值得?我是元帅亲命之校尉,有什么不值得!仍然是吝财而已。财聚人散,财散人聚,无事时不愿出钱,到了有事时怕不能一呼百应。”一请礼,道:“告辞。”

转身就走,一点犹豫都没有,郑济反而被他这样刚断的魄力镇住了,再次叫道:“回来!”重新打量着郭威,道:“你要向我借钱借粮,既说个借字,事后拿什么还我?”

郭威道:“取官人的钱粮,若取胜,还官人声名,若不胜,捐骨沙场,如此而已。”

郑济道:“你现在手头有多少人?有把握赢得了休屠部那帮叛贼么?”

郭威道:“现在有精兵两百人。”

郑济愕然道:“两百人?听说休屠部可有几千人!”

“人数不是问题,”郭威道:“我只是缺刀马钱粮,若都有了,平灭区区休屠部不是难事。”

郑济沉吟着,看看郭威腰间的佩刀,道:“我可以帮你,不过钱粮容易,武器却……”

合舍里忽然道:“大官人若愿意出钱,武器我来帮忙想办法。”

郑济没想到合舍里居然主动愿意帮忙,心中更带着诧异,寻思:“元帅行事人所莫测,这个郭威也不是个常人,他既有这任命,只怕内中另有深意!合舍里或许是收到了什么消息。”便道:“好!钱粮我出!你明天来交接吧。”

所有宾客都愕住了,郭威脸上不喜也不讶,又行了一礼,道:“好,那我明天再来。”

河西不比中原,民众都能保有武器,只是必须接受官府的监管而已,所以民间也有不少兵器,合舍里本有民兵首领的背景,郭威又得了张迈的委任,行其事来便名正言顺,第二日郑济果然准备好了钱粮,武器马匹却要三日之后合舍里才筹得全。

那晚与会的一些宾客揣摩郑济之意,也认为其中必有蹊跷,有七八人便也跟着出钱出粮,又制了锦旗,因此这两百人从凉州出发之时竟是旌旗飘扬、刀马齐备,而且还有许多锣鼓,已成了一支民兵,只是没有统一的军装而已。凉州本多散勇,人性皆趋炎附势,因见这支民兵声势渐成,又有一百多人来投。

那明威戍在马城河中游,郭威带领这三百余人进驻明威戍,钱粮都捆上木筏,顺流而下,民兵之好用处,在于这批人既能为兵,又能做苦工,一切事务都由这三百人亲力完成。明威戍是唐朝时留下的一个旧城堡,乃是长城的一部分,长城损坏甚多,以天策军如今的民力也没法修缮。至于休屠部所在的休屠泽,那更远在长城之外了。

郭威到达明威戍之后踏勘周围地形,然后带领三百民兵将粮仓中放了不知多少年、在唐军到达这里之前早已被人忘记的发霉谷物搬了出来,混了些泥土,垒在明威戍堡墙的断残处,郭威就在劳作的同时进行编伍,其时天气已冷,他上午训练民兵,下午率众干活,白天将商户们所赠的旌旗插满了明威戍,晚上点燃篝火,火光让明威戍成了方圆数十里的地标。

丁浩、田安问什么时候去打休屠部,郭威道:“不用着急,时候到了他们自己会送上门来。”

天气渐渐转冷,附近有一百多帐没有随同休屠部造反的牧民见明威戍墙壁完好也进来避风,郭威以谷物为诱,将他们也组织起来,让其男子也帮忙防务,让其妇女帮忙料理后勤,如此又解放出了许多人手。

墙壁修整完毕以后,军训也告一段落,民兵训练与府兵训练不同,要求要简单得多,府兵训练要求士兵都能按照正确的招式使用武器——那是军队经过千百年积累所形成的法门,教会士兵这些法门,重塑他们的种种行为举止,但民兵却只是顺其性而行,郭威主要是给士兵配备武器,却只是教会他们听从命令,并激发他们能尽自己的勇气与力量,让他们靠着已有的本事来搏斗。

这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有一部民兵进驻明威戍的事情也渐渐为凉北诸部所知,只是见郭威组织严密,未有部落敢来轻犯,郭威也没有深入叛军所在去主动进攻。

丁浩有些沉不住气了,道:“校尉啊,咱们的军粮也越来越少了,元帅给我们又是三月期限,难道咱们还能在这里过一辈子不成?”

郭威却道:“不用着急。”这时他白天已经分出人手,以百人为队,两队出去巡逻,一队出去打鱼、放牧,以增加明威戍的食材。又让妇女烧泥土做了几十个炉子,又派了几十个民兵去伐薪烧炭。

那马城河的下游分两支汇入两个内陆湖,一个就是休屠泽,另外一个叫白亭海,两个内陆湖的周围就是凉北游牧部落夏天放牧的乐园,距离明威戍约二百里。

但是入冬以后,河水渐有结冰之势,以往在休屠泽附近游牧的牧民都要南下避冬,如今发起叛乱,就只能南下劫掠了。

这天郭威出堡,见堡垒之外所有草类都已经冻死,对丁浩道:“差不多了。”却下令将防范放松了,旌旗也都收起来,只是每天仍然派几十个人出去望视。

三日之后,田安回来说:“今天有一伙牧民闯到长城边上,见着我们之后又回去了。”

郭威道:“他们今晚多半要来!”下午就让所有人都休息,入夜以后放起了篝火,每十个士兵靠着一个炭炉,又在各处安插了锣鼓,让妇女孩子都呆在锣鼓旁边。

三更以后,有一千多叛军悄悄靠近,等到明威戍内篝火渐渐熄灭,才有人从较低矮的墙壁处爬了过来——明威戍只是边境小堡垒,有些地方墙高只是七八尺,算不得城墙,所以可以攀越过去。这些人进来后却发现堡内静悄悄的,一些值夜的人都躲到屋里睡着了,心中大喜,便去开了门户,一千多人涌了进来,刀矛就向离得最近、躺在墙角睡觉的天策民兵砍去,触刀处感觉怪异,点亮了火把才吃了一惊——却都是披在羊皮下的草人!

“上当了!”叛军首领叫道。

便在此刻整个明威戍的灯火都亮了起来,跟着四面八方锣鼓狂响,点亮火把的是老人孩子,敲响锣鼓锅盆的是妇女,火光鼓声之中让人感觉整个明威戍到处都是兵马,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郭威率领四五百人从内堡杀出,叛军大乱!

天策民兵在屋内都用手捂着炭炉,所以手脚柔软有力量,叛军在外面冻了半夜,手脚都僵硬了,接战时连活动都不利索!加上人心慌乱,根本就无法作战。

郭威挥动张迈所借横刀砍将过去,寒冷之中力道也没法全力发挥,可是同样的,寒冷之中只要割开一道口子寒风一吹进来,那便如有人用刀不停地在伤口上割一样!在这等环境下,除非是特别凶悍者或者经过严格训练的精兵,否则极容易丧失战斗力。

叛贼们哇哇大叫,有倒地的,有逃跑的,有投降的,战况完全是一边倒。郭威在这一个多月里早将民兵分成上中下三批,上兵战斗力最强,约有五十多人,在这寒夜里头奋力冲杀,在各种有利条件的助力下已足以冲垮叛贼千人之众,中兵百余人随后赶来助战,下兵在后面帮忙剿杀尚未投降者并收取俘虏——郭威想到的办法却也容易,根本就不用绳索捆绑,只是冲上来将叛贼的衣服扒掉,冷风一刺手足僵硬,整个人登时都蜷缩了起来,就是想要反抗也没办法了。

郭威领人在前不断冲杀,中兵居中照应,下兵则将扒掉衣服的叛贼不断赶到准备好的几间大屋子里头,一开始还是强推硬搡,到后来屋内人渐渐多了,又可躲风,人挤在一起可以互相取暖,那些投降的、受伤的,避寒风如避刀枪,就如羊儿一般自己跳进屋内去,塞满了一个屋子,那铁链一锁便困住了百八十人,如此连锁了十二间。

那边丁浩却随郭威骑马杀出十余里,这才回来,第二天等到下午才将俘虏放出来,这些人在屋里挤了一夜,又饿了一个晚上、一个下午,早就手足酸软,更没法抵抗了。

田浩清点人数共九百多人,昨夜一战,伤俘不少,死了的却不多,许多孩子在旁边见到九百多个男人赤条条蹲在地上都哈哈发笑。

民兵们持刀在四周站好,郭威环顾当场,喝道:“元帅对你们不薄,你们为什么要造反?”

这些牧民能有多少见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哭了起来,有的求饶,有的道:“不关我们事,是族长要造反的。”却有几个极其凶狠的还在那里怒骂。

丁浩大怒,将那几个还在叫骂的拉出来砍了,其他人望见心惊胆寒,哪里还敢再吱声一句?

郭威道:“如今有两条路给你们走,一是改邪归正,重新向天策军效忠,第二……”一指地上:“他们就是榜样!”

数百人都道:“我们原也不敢背叛,愿听将军命令,愿听将军命令。”

郭威便命他们指认出原先的大小首领,共指认出二十余人,全部关了起来,其他人打散了重新编伍,发给衣服、大棒、木矛之类的武器,然后领着他们往休屠泽进发。四百民兵骑马,九百降俘步行,千余人在寒风中走了五天,有降俘指着前面道:“到了!”

凉北的冬天,来得特别早,郭威举目望去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只见方圆接近百里的一座巨大湖泊,这时表面都已经冻成了冰皮,一眼望上去仿佛镜子一般。湖边稀疏立着数十座帐篷。

冰皮显然没有冻解释,有一些衣衫褴褛的妇女正用石头砸开水面钓鱼,有几个望见这边的人马,惊呼着逃跑,不久帐篷中不断有人逃走,男子骑马奔向东北方向,女子在后面哭喊着跟随。

丁浩叫道:“校尉,我带人去追他们!”

忽然背后降俘中有人哭了起来,郭威回头问道:“哭什么?”

那降俘道:“我……我娘在那里呢。”

他一开口,有数十个降俘跟着哭,有哭说老娘在那里的,有哭说妻子在前面的,郭威道:“哭什么,去,招呼她们过来,我带你们回凉州过日子去。”

那些降俘大喜,冲了出去大叫。逃走的人群中有往这边望的,果有不少妇女见到他们惊呼着不顾一切跑了回来,母子夫妻抱作一团,将千余人都哭得辛酸。郭威上前道:“既知今日,何必当初?莫哭了,现在既见了面,往后只要不起异心,跟我南下,仍然有好日子等着。”

那数十个降俘这才带着老娘妻儿向郭威跪拜。

当天千余人便在这湖边帐篷中驻扎下,第二天有二三百个胆子大一点的降俘跑来跪求郭威让他们回去接他们的家人。

“请校尉让我们去,我们一定回来的。”

田安道:“校尉,小心他们是趁机要逃走。”

郭威却道:“我信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两日,两日后若不回来,我就当你们是逃走。”

那二三百人欢天喜地地去了,或走东北的,或往西北的,丁浩问郭威接下来如何进兵,郭威道:“不用进兵了,就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如此一等就是两日,东北西北都没有动静,田安道:“校尉,只怕他们那些人逃了。”

郭威却仍然没打算动,道:“再等一天,应该有好消息。现在天气这么冷,那些叛胡又都已经被打丧胆了,要南下劫掠又隔着我们,他们若不敢和我们打,除了投降就没有第二条路了。”

到了第三日,风吹得更劲急,天气也更加寒冷,丁浩田安正自不安,地面忽然震动起来,丁浩叫道:“敌袭!”

招呼千余人列队迎敌,却见东北有三百余骑奔来,奔得近前,一个三十多岁的首领翻身拜倒,叫道:“白亭部左善拜见大唐郭校尉。”又捧上一个首级,道:“这是休屠部族长沙辛的首级,我们一时糊涂,听信了沙辛的蛊惑,其实本来无心背叛天策大唐,还请将军明察。”

丁浩田安又惊又喜,郭威这才从帐篷中走出来,道:“你们的人,全都在这里了么?”

左善道:“这些是本族男子,剩下的人在白亭海看守沙辛的余党。”

郭威让人取了首级来看,让认得沙辛的牧民辨认无误,这才说道:“首恶既然已除,念你们无知,又是初犯,就饶你们一回。我现在回兵明威戍,限你们十日之内无论男女老幼都来明威戍听令,随我南下,到时候我会奏请元帅,给你们争取一个安身过冬的地方。但如果你们逾期不至,那时候我就要率领兵马屠灭尔族,再不宽恕了。”

左善忙道:“不敢,不敢!”

郭威道:“去吧!”

白亭部三百人磕头拜辞而去,丁浩道:“我去盯着他们。”

郭威却道:“不必。现在逼得他们太紧,他们反而要生疑。先回明威戍等消息吧。”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30章 下马威 下一章:第032章 岭西迷云
热门: 死亡约会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 睡在豌豆上 虫图腾1:迷雾虫重 乔家大院 生死24小时 与忠鬼的恩爱日常[娱乐圈]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妄想银行 刑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