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雄鹰再生(一)

上一章:第032章 岭西迷云 下一章:第034章 雄鹰再生(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策二年,春,几个来自岭西的大家族越过重重困难,进入到北庭北轮台城。这几个家族为首的乃是在漠北有着深厚根基的阿史那家族,父子两人——科伦苏与卡查尔都到了,卡查尔总算是强将之才,还熬得住,科伦苏却疲惫得只剩下一口气了。

阿史那家族与天策军有着秘密联系,这事慕容春华也是少数知道的高层之一,接到他们以后,又从他们口中听说了岭西回纥发生的大变,而从科伦苏处得知了岭西所发生的变故与先前得到的情报大相径庭,这更让慕容春华心中骇然,他情知此事非同小可,也许会因此而影响到唐军的整体国策,不敢轻以语焉不详的书信做回复,赶紧将科伦苏接入城内疗养,却派了一队轻骑兵护送卡查尔火速赶往凉州向张迈禀报。

北庭到凉州道路已开,初春之际西域的天气极冷,但毕竟一路都有经过修筑的隋唐官道,阿史那·卡查尔骑着汗血宝马,一路赶到凉州城,张迈也听说了变故,不顾春寒深夜,召集了在凉州的诸大臣,便在天策上将府接见卡查尔。

一进府府中,卡查尔哇的一声痛哭,叫道:“元帅,元帅!你要为我们报仇的,要为我阿史那家族数十口性命,为我岭西回纥二万生灵报仇啊!”

说着跪倒在地上。

张迈慌忙扶住了他,道:“卡查尔将军,究竟是怎么回事?是张怀忠对阿尔斯兰发动政变,跟着危及阿史那家族么?”

唐军业已接到情报说回纥内乱,只是情报的具体内容不够详细。

卡查尔道:“萨图克若只是发动政变,那也还好,不过是回纥换了一个大汗,可是他,他……”

“他怎么了?”

卡查尔道:“他斩断了我们的族统,他背弃了我们的信仰,他……他强迫十二万帐回纥全部入教了!”

张迈惊道:“入教?入什么教?难道天方教?”

“不止是天方教,而且他是要将回纥全体都变成天方教中的圣战者。”

一阵寒风从窗外吹了进来,连张迈也打了个寒战,马小春赶紧去关闭窗户。

沙州一系的人还不怎么样,来自岭西、曾经见识过天方教圣战者那种疯狂的人却都悚然动容!

天方教圣战者用宗教狂热激发战士舍生忘死,那种可怕郭师庸等人至今记忆犹新。当初疏勒一战他们已经领教过,但那时候圣战者的数量尚不多,而且作为最高统帅的瓦尔丹的军事能力并非一流,而如今若真如卡查尔所说,岭西回纥十二万帐回纥全都入了天方教,再加上经过卧薪尝胆的萨图克作为统帅的话,那岭西回纥只怕就会变成一支可怖的力量!

张迈原本以为疏勒围城一战之后,天方教东进的威胁已经解除,这时却警惕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心情,道:“卡查尔将军,你且将事情经过一一道来。这究竟都是怎么一回事!阿尔斯兰怎么会忽然被萨图克篡位?回民为什么忽然都入了天方教成了圣战者?我安西第二折冲府生死存亡又如何了?”

卡查尔却连连摇头,道:“没有第二折冲府,没有,那根本就是一个谎言!”

“什么?”郭师庸等齐声道:“谎言?”

“是,”卡查尔道:“第二折冲府的传闻,全都是萨图克掩人耳目的伎俩,只是他的这个伎俩,我们也是到最近才得知。”

卡查尔在石拔的搀扶下站起来,喝了一口酒暖暖身子,这才继续道:“那是去年的事情了。碎叶河上游确实有不明的骑兵逡巡,大汗也曾派出骑兵前去侦查,结果要么一无所获,要么就是一去不回,但终于也有几个逃了回来,可回到八剌沙衮也都奄奄一息了,从他们口中呢喃着说:‘唐军……杨定邦……’我们便因此判断,活动在碎叶河上游的,乃是安西唐军的余……余部……”

其实按照阿尔斯兰的说法,乃是“余孽”,安西唐军第二折冲府失踪的传闻在岭西广为传播,张迈又多次派人寻访所以人尽皆知,考虑到当初杨定邦等人失踪的方位与时间,连张迈杨易都第一时间就认为这事很有可能,阿尔斯兰更是没有怀疑。

“不过,大汗当时以为,安西军余部在碎叶河上游无法壮大,料来不是大患,因此只是派人搜索,也并未兴师动众,同时却下令严守消息,不得外传,以免……以免张元帅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以此为借口进攻岭西。”

李膑道:“这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卡查尔道:“去年春夏之际。”

李膑道:“春夏之际?哼!若是去年夏秋之际的事情,你们为何一点消息也不传过来?那个时候大雪尚未封山,双方尚未交恶,你们要将消息传过来,应该不难才对。”

卡查尔道:“有,我们有传消息来的,可就是这样却出了事!”他说道:“我们得知此事之后,家父以为定要通知元帅,因此拟了密信,走雅尔要送往宁远,不料十余日后,忽然有兵马将我家连夜围住,阿尔斯兰大汗与胡沙加尔闯了进来,劈头就将家父的密信扔了过来,我们一看便知道派去的使者肯定是被截住了,密信也落入了对方手中。与此同时,我们的那个管家,竟然被萨图克收买了背叛家主,因之前一直是他在跟唐军派在八剌沙衮的秘使联系,所以在阿尔斯兰到来之前,他竟然将唐军的秘使也引了出来,一起带到府中,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虽然强自抗辩,但阿尔斯兰却已经完全不相信我们了。那胡沙加尔在阿尔斯兰耳边不停说话,我们见状便知道这一切都是萨图克搞的鬼,他又劝阿尔斯兰赶紧加强边境的巡查,一定不能让回纥人的情况再泄露给唐军。”

张迈看看李膑,李膑也点了点头,天策唐军对八剌沙衮方面情报变得迟钝,似乎就从去年夏天开始,一开始他们还以为这是阿尔斯兰加强边境巡逻的缘故,现在看来情况不止这么简单。

李膑对卡查尔道:“若是如此,那么你阿史那家族应该在去年就已经被灭,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轰动?若是在岭西引起轰动,就算我们的密探被捉,消息只怕也很难封锁得住!”

“阿尔斯兰没有灭我家。”卡查尔道:“他只是将我派去镇守昭山行宫,——名为镇守,实际上就是软禁,同时又将家父严密看管,而这一切,似乎又都是胡沙加尔的主张。同时,我们的许多部众,还有一些和我们通婚的亲族,也都被监视了起来。阿尔斯兰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步又一步,干得滴水不漏,这样严密的手段,实在不像他的手笔,多半也是出于萨图克的爪牙。再之后,我们父子分别被囚禁,与外界便都被隔绝了。这个,大概是阿尔斯兰东侵北庭之前的事情。”

李膑听到这里心头一惊,寻思:“看来萨图克已经不是当年的萨图克了,被我们打败之后痛定思痛,可将我们的许多长处都学会了。他既然能营造出第二折冲府的谣言且让人人相信,那么这一年来我们收到的许多关于岭西的情报只怕内中就有许多问题!”

利用兵力封锁消息,无法完全封锁就用谣传掺杂真相进行传播,从而达到将真相掩盖——这本来是天策唐军及其前身安西唐军所擅长的宣传(造谣)手段,李膑这时却隐隐觉得,萨图克及其智囊团或许也从唐军身上学到了这一本事。

卡查尔继续道:“我父亲在昭山,我人在八剌沙衮,与外界几乎隔绝,不过还是隐约听到了两件大事:第一是萨图克进入八剌沙衮,阿尔斯兰委任了他做宰相;第二是他竟然勾结了契丹人,东侵北庭与天策唐军开战!”

这两件事,天策军现在倒都是知道了的,张迈道:“阿尔斯兰和萨图克冲突这么严重,他居然还相信他?那这人也太糊涂了吧。”

“回元帅,”卡查尔道:“我们是后来才知道,其实大汗也不是完全相信萨图克,只是他刚刚削了我阿史那家族,也需要另外有人来填补我们走后的空缺,且大汗的意思,本来就是想要将他调到八剌沙衮来,先给与虚名,示以信任,一步步削弱他的权柄,从而达到兵不血刃就一统回纥的目的。可大汗哪里知道,萨图克比他想象的还要狡猾十倍百倍呢!结果是捉狼不成,反而丧命狼吻!”

李膑听卡查尔对阿尔斯兰称呼的语气,便猜测后来阿尔斯兰可能已经与阿史那家族和好。阿史那家族这些年与天策军有暗中来往,但也并不是完全就投靠了天策唐军,只是要结一个外援好争取其在岭西回纥中的政治地位,其家族与阿尔斯兰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

阿尔斯兰所用的手段,就大略来说也不能说有错,萨图克若没有利害的后着的话,被召到八剌沙衮以后原本是会陷入被动的。

“后来呢?”张迈问。

“后来的一些事情,是我从昭山行宫中脱困以后才知道的了。”卡查尔说道:“萨图克的人是到了八剌沙衮,可却将幼子留在怛罗斯由苏赖辅佐。阿尔斯兰大汗见萨图克肯来,心中便松懈了三分,他虽然忌惮这个弟弟,但也不能在他一来到八剌沙衮就对他动手,因为萨图克是听命来的,如果阿尔斯兰大汗这么做,那么他在境内诸部的威望就会受损。而萨图克到了八剌沙衮之后,所作所为表面上看都是为阿尔斯兰着想,大汗当时又哪里想得到他包藏祸心?”

张迈回想起自己与阿尔斯兰交手的种种,说道:“阿尔斯兰的心机似不如萨图克,互相算计中落于下风倒也正常,不过阿尔斯兰占着大势,萨图克身在他的屋檐下,无爪无牙,萨图克要想扳倒他,除非刚好发生一件对他很有利的事情。嗯,是了,这时候刚好他要联合契丹、进攻北庭,莫非萨图克就是从这上面寻找到了的反败为胜契机?”

“元帅明见!”卡查尔道:“阿尔斯兰大汗与契丹联……勾结,本是萨图克到达八剌沙衮之前就在进行的了,而萨图克到来之后,又给大汗献策,他让苏赖领兵堵住了宁远通往怛罗斯的路口,又让葛萨丹摩的长子葛萨齐辉负责雅尔的防务,跟着兵分两路,一奇一正,奇兵从北面压下,正军从黄草泊正面推进,兵势一动,果然势如破竹,取得了大利,据说前锋甚至推到了乌宰河附近,大汗挥兵四进,就要包围北轮台城。”

他说的这一些,正是去年秋天发生的事,张迈道:“萨图克聪明得很那,对外战事一动,内部的矛盾就缓和了下来,阿尔斯兰就算对他有积怨,也得等这场对外战事打完再说。”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看来萨图克拖了这么久,而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八剌沙衮,在时机上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甚至与契丹勾结这件事情本身,或许他也有份促成!”

卡查尔怔了怔,回想去年的种种蛛丝马迹,啊了一声,道:“似乎是。”

“那后来呢?”张迈问道:“在阿尔斯兰已经要包围北轮台城的时候,西边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卡查尔长长叹了一口气,道:“那个时候,阿尔斯兰大汗本来踌躇满志,说要踏平轮台,会师契丹,因为他已经和契丹相约,只要将唐……唐军逐回天山以南,契丹不会来与回纥人争夺北庭,而将承认回纥人在天山以北的统治与霸权,可就在这时候碎叶河上游忽然出现了一支骑兵,直奔八剌沙衮!竟然将八剌沙衮给围住了!”

石拔道:“难道是第二折冲府?可你不是说,没有第二折冲府么?”

卡查尔叹了一口气,道:“那个时候,回纥上下确实都认为乃是第二折冲府。当时岭西的兵力,主力已经进入北庭,余下的大部分排布在雅尔一带,还有一部分在俱兰城、灭尔基监视着怛罗斯,八剌沙衮的防御便前所未有的空虚,虽然阿尔斯兰大汗安排了数千兵力交给王后以应变,本想碎叶河上游的第二折冲府,最多不过千余人,或者只有数百人,哪里想到,从上游驱驰而来的兵马,竟然超过万骑!数万蹄狂震而来,竟将八剌沙衮给围住了!只剩下一队骑兵逃了回来,回东方禀报,那时候岭西都传说是唐军第二折冲府勾结了火寻人,东进包围了八剌沙衮,阿尔斯兰大汗听到消息以后,哪里还有心情围攻北轮台城?”

张迈又与李膑对望了一眼,岭西回纥争夺北庭只是开疆拓土,八剌沙衮却是其命脉所在!绝对不容有失,虽然回纥人当时在北庭已经取得了优势,但张迈心想换了是自己,肯定也要不顾一切地回援的。

李膑问明了八剌沙衮被围的时间后,说道:“那是在阿尔斯兰抵达乌宰河之前的半个月了,算算消息从八剌沙衮传到乌宰河仍然需要时间,也就是说,从碎叶河上游赶来的这一部人马是将时机掐得极准,简直就好像阿尔斯兰与他们在配合着演练过一般。哼,这样明显的事态,显然是出了内鬼!”

张迈却想:“现在我们回顾过去,自然觉得这一切可疑,但身处阿尔斯兰的境地,却未必能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些。”

卡查尔叹了一口气,道:“如果大汗当初也能想到这一点,那就好了。但那时候形势紧急,大汗也没时间细细探听琢磨,当即亲率七千最精锐、最亲信的骑兵疾驰回援。因当时大家都以为从碎叶河上游来的乃是唐军第二折冲府,所以也都担心这根本就是唐军的策略,为了防止唐军的追袭,阿尔斯兰大汗让葛萨丹摩率领余部断后,又留了萨图克做参谋。”

石拔咦了一声,道:“那个葛萨丹摩,比萨图克还会用兵么?”

卡查尔哼了一声,道:“葛萨丹摩是个草包,哪里会用兵!若说到统帅大军,回纥全族也没几个人记得上萨图克,按照官爵与能耐来说,阿尔斯兰大汗既先离开,本该是由萨图克统领,但阿尔斯兰大汗如何放心将数万大军交给他?所以安排了葛萨丹摩为统帅,却让会用兵的萨图克做参谋,这样的安排,是想既用得到萨图克的能耐,又能防止他造反。当时大汗还将萨图克的大部分亲信也都带走,让他成为一个光杆参谋。”

说到这里,卡查尔长长一叹,说:“可大汗他却又没想到,萨图克就算是孤身一人,但葛萨丹摩仍然不是他的对手!他更没有想到,他这一去,就再没能回来掌控大军了。”

李膑忽然道:“带领火寻人奇袭八剌沙衮的人马,其实也是萨图克的人,对吧?”

卡查尔点头道:“是的,而且就是先前号称背叛萨图克的大将霍兰!”

那个结巴的猛将霍兰虽然在唐军手下吃过几次百帐,但无论是石拔还是奚胜都对他印象深刻,这时听到他的名字齐齐咦了一声。

张迈低着头,心道:“霍兰‘背叛’萨图克,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很显然,萨图克下这一盘大棋,并非最近开始,或许从他被逼到怛罗斯时就已经在布局了!我军这几年戮力东征,这个老对手却趁机在西线搞鬼,竟将我们都瞒过了。”

从萨图克朝见阿尔斯兰,到霍兰从后方袭击八剌沙衮,这段时间其实甚短,但发生的事情如此之多、如此之巨,而其伏笔又如此之深,想到这里张迈背脊又忍不住生出一股凉意来。

卡查尔的叙述却还在继续:“我是后来才知道,那霍兰虽围住了八剌沙衮,可是并未马上将之攻陷,而是截断了道路,又散布了八剌沙衮已经贡献的消息,却在东方的道路上设下陷阱。”

郭师庸与奚胜交换了一个眼神,心里同时冒出一个词来:“围点打援!”

张迈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当初对付萨图克及其麾下将领,就用过这一招,问道:“结果阿尔斯兰匆匆忙忙,正好就掉到了霍兰设计好的陷阱里头?”

卡查尔道:“元帅明见万里。阿尔斯兰大汗一开始以为‘第二折冲府’的目的是八剌沙衮,哪里想到真正的目的乃是他?霍兰与火寻人在半路上布下了三重伏兵,大汗经过第一重时埋伏着的火寻人放他过去,等进入第二重陷阱,有骑兵惊觉起来,却已经来不及了,霍兰猛烈发动了袭击,他本人甚至闯到了大汗的面前,连大汗的头盔都扯了下来,差点就将大汗生擒,幸亏有数百亲兵拼死保护,这才杀出重围,这时后面的火寻人应声而起,大汗东归无路,被迫却向北逃去,逃到了昭山行宫。”

卡查尔的叙述其实很简略,但张迈等人是经历过围点打援与埋伏夜袭的——这是安西唐军的拿手好戏,因此都能想见那一晚战况之激烈,想着霍兰埋伏打援的手段,李膑忽然又道:“霍兰的夜袭固然可怕,但萨图克作出如此庞大而详尽的谋略,又能将消息瞒得这样紧,在情报能力上显然也大有提高。还有,他埋下的伏笔虽长,但真正发难却集中在两三个月间,等到我军与萨曼在得到消息,想要再干涉他也来不及了。这份掌控时间差的能耐,比起当初我们奇袭怛罗斯与疏勒,却也不遑多让了。”

郭师庸道:“不错,我军从新碎叶城起兵,一路都是靠着地理、天时,让萨图克总比我们来迟了一步,打俱兰城、灭塞坎、取怛罗斯、过讹迹罕、夺疏勒,都是如此,在霍兰奇袭八剌沙衮之前,一切都在迷雾之中,等到霍兰打败了阿尔斯兰,所有的真相一起爆发出来,那时候冬天已至,风阻路,雪封山,消息便更加不便。我们一时没法进入,他却可以趁着冬天从容整理回纥内部——就如当初我们占定疏勒之后能够从容整理内部,而萨图克却只能在葱岭以西望雪山而兴叹。唉,如果萨图克是将这天时也算计进去,那他实在就变得太可怕了。”

张迈的血却忽然有种沸腾起来的感觉,便如巨雕遇到了一头起死回生且变得更加厉害的苍鹰,非但未曾畏惧,反而燃起了战意,他冷笑着对郭师庸等道:“萨图克和他的部下跟咱们斗了这么久,看来已经把我们的招数都学得差不多了——甚至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这种能从敌人身上学习的敌人最是可怕!不过也唯有这样的人,才最值得当我们的对手!萨图克啊萨图克,你的首级,可比阿尔斯兰更值得我亲自来取!”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32章 岭西迷云 下一章:第034章 雄鹰再生(二)
热门: 主角们都以为我暗恋他 周抛男友来找我算账了 解药 燎原 琴爹的自我修养 枯叶博物馆 死亡概率2/2 易中天中华史:青春志 杀人的债权 恶梦的设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