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后顾

上一章:第035章 车阵 下一章:第037章 远客远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眼看周围涌上几十个人,这日充当侍卫长的郭漳低声道:“元帅,他们人多,如果待会起了岔子只怕混乱中会有危险。”

他们几个人要护着张迈在数十人中杀进杀出也非不能,只是没有必要。张迈点了点头,道:“走吧。”

郭漳撮口一呼,坐骑从十余步外跑了过来,全部都是汗血宝马,那个商人赞吉眼力甚佳,一看之下已经大吃一惊,张迈等纵身上马,身手矫健之极,赞吉更是惊骇,暗道:“这……这些人这的是蟊贼?”

张迈等却已经走得远了,入城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对郭漳道:“刚才的事虽然是小事,不过既然我们听到了就得理一理,回头你去找那群商人,将那两个家奴的阴谋告诉那个商人,天策大唐治下,我不想发生这样的恶事。”

郭漳答应了,第二日郭威进府,张迈唤他近前,再一次打量他,问道:“你为什么会想到车兵?”

郭威道:“是有一日我入城时被一辆歪倒在路边的车挡住了去路,所以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

张迈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你想到要建立车兵,是要在哪里对付谁?”

郭威见张迈这么问,估计这位元帅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思虑,便直说道:“现在东方无事情,我军的敌人,自然是西面的回纥、契丹,至于战场则当在北庭。”

张迈笑道:“你果然是个有心人。以你的品级,所接触到的情报可有限得很,居然能想到这些,这份见微知著的能耐更是难得。”拍拍他的肩膀道:“但你就这么在郊外训练车兵容易走漏消息,如今萨图克学乖了,难保没派了细作来打探消息,你回去后且让你麾下的民兵散了,然后分批进入姑臧草原,我另外拨人手经费与你,这车阵的事情,往后就由你和郭师庸、奚胜、石拔四人配合来练,我会常常去看进度的。”

郭威呀了一声,道:“原来元帅昨日那样说,是为了保密?”张迈一笑而已,郭威见张迈非是不用车阵,相反乃是为了保密,而让自己和郭、奚、石三员大将一起共事,其重用更是可想而知,心中大喜,慌忙跪下道:“郭威以方来之身、副都尉之职,竟得元帅如此重用,此生当为元帅效忠,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张迈笑道:“天策大唐的这份事业是大家的,不是我的,我为这份事业也是愿意赴汤蹈火。只要有能力,有这份心,那便应该提拔,至于是否新人旧人、职位高低,嘿,我们天策军还没到论资排辈的阶段。”

这番话说得郭威更是仰慕,心想:“中原王霸之主虽多,可没人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更是归心,只是他为人较粗朴,心有所思,脸上却未流露。

张迈道:“你军功未到,我也不能就升你的职,目前就让你以协理之职做郭师庸的副手帮忙练兵,往后有了战功自有你的前途。去吧,好好干。”

郭威拜别而去,马小春道:“元帅,我记得这人好像是刚刚入境不久的,咱们得让鲁嘉陵好好查查他的背景。”

马小春在大事上没有过人的能耐,但在小事上却心细如发,而且记心甚好。

张迈道:“可以,不过查出什么结果只给我一人看,不得泄露给第四人知道。”

“是。”马小春说着又取出一封信来,道:“金城薛将军来书了。”

张迈打开一看,却是薛复对岭西回纥的议论,他也认为萨图克必然向外扩张,张迈命马小春代自己回信,将军方高层的议论以及准备简略告诉了薛复。

书信写完便飞马送往金城,过了三日,薛复火速回了一封信,信中说萨图克甚有军略,而且是吃过亏的人,比起当年当更有进步,“岭西回纥的消息,他应该也知道纵然封锁也只能让消息迟缓泄露而不能永远瞒住,一旦泄露我军必然有备。我军既然有备,那他未必就会来。”薛复的结论是萨图克开春以后未必会攻打北庭,而会在唐军没有防范的地方发动攻势。

“没有防范的地方?”张迈将信交给李膑,道:“薛复这番话,道理上是没错的,可是北庭也好,宁远也好,我们都有防范了,难道他还能越过千丈高山直接攻打疏勒、龟兹不成?薛复怕是过虑了。”

李膑、慕容归盈等亦以为然。

张迈道:“虽然如此,不过萨图克若倾全族之兵,与契丹东西夹攻北庭,威胁却可能会比阿尔斯兰更大。杨易和春华纵然能够抵挡,但我们总不成老是这样处于挨打的局面!这颗背心上的芒刺总得拔出来。”

慕容归盈听到这里,便猜张迈已有西征之意。这日散会之后,他悄悄来见曹元忠,道:“看来元帅或迟或早,都要西征了。西进路上,有杨易在,四公子争不到头筹,但留守重任却可争取,只要争到留守重任,就算将来西进道路上立了多少功劳,四公子这份坐镇后方的大功,也足以和西征将帅分庭抗礼了。”

曹元忠听了暗暗留心。

李膑却在出去之后忽然绕了回来,对张迈道:“元帅,你真的要亲自西征?”

“怎么?有问题么?”

李膑道:“这件大事,就不能交给郭、杨两位都督么?”

“你也知道是大事,那怎么还能轻忽!”张迈道:“北庭的局面,东拒契丹,西镇回纥,防守时以现在杨易的兵力都已经有些吃力了,若要转守为攻,拔掉萨图克这颗眼中钉,非十万兵力莫办,若再加上后勤和辅助人马,就得倾入我天策唐军过半的军力人力物力,这样的大事,你认为有人可代替得了我么?”

李膑心道:“才能上,我军之中或许还有一二人可以胜任,但派了别人去,这场仗却就难有胜算了。”

要知道既是集中了天策唐军过半的国力,此战若败,那可能会动摇天策唐军的国本,但若是胜了那就是倾国之功,由于天策唐军现在处于创业阶段,得此倾国之功者势必震动到张迈的地位,对天策唐军的内部稳定将极其不利。因此李膑便担心若是将此事交给别人,在前线的大将会患得患失,在后方的反对派系更可能会多方掣肘,天策军要同时对付契丹、回纥,兵力上本来就不占优势,如果内部再生忧患,如何还有胜算?

但这一些李膑也只是心照,并未说出来,却道:“可是元帅,你若秦征,凉州之任该留谁镇守?”

当前天策唐军有五大上将:郭洛、杨易一个在宁远,一个在北庭,也不消说了,剩下的三个薛复、郭师庸、曹元忠却刚好都在东方。论战功能力,薛复最强,论资历,郭师庸最深,曹元忠则最为亲近——三者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

张迈沉吟了起来,道:“留守之人,但求无过,不求有功。我想如当初我入沙州,让郭郑等五人留守高昌一般,以几个大臣大将共秉军政。”

李膑道:“那也得有个次序吧。”

“高昌的时候,也没立谁作首脑。”张迈道:“该管军的管军,该理政的理政,遇有大事不决,五人聚议便是。”

李膑道:“道理上是这样说,但真到了关键时刻,没有个关键人物无法畅顺行事,就拿当初高昌来说,对是否入沙、如何营救元帅,最后拿定主意的,却非五人,而是一人啊!蛇无头不行,众裁之政只是好听,无事时可以行得,真要出了什么事情,还是必须得有个看得清局面、定得了乾坤的。就算不直接点名让这个人领衔,至少要留下点意向。”

张迈道:“那你说谁合适?”

李膑道:“谁合适我说不来,但如果是曹元忠将军的话,只怕以他的见识、心胸与智慧,未必能够应付得了东方复杂的局面。”

张迈哈哈一笑,说:“你怎么会想到他!”

李膑道:“曹将军是诸上将中最亲贵的一位,元帅你西征,大公子总会留下吧,他以舅公的身份拥戴少主那是顺理成章,真起个什么变故,别人争不过他。而且沙州旧军又遍布凉兰,又有慕容归盈、康隆等擅于内争者做党羽,元帅在时,沙州旧军的军屯会成为凉兰稳定的基石,但元帅一走,这帮人一定坐大。”

张迈沉吟道:“元忠不至于叛我的,沙州一系也没这个胆子。”

“叛倒不会。”李膑道:“可是却怕他们得势之后,弄出一些昏招来——如今中原犹如一个靠在炉边的爆竹,随时都要炸的,元帅你远在前线无法遥控,这边若一个处理不善,只怕局面会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的天策唐军已经不是当初僻处疏勒时的安西唐军了,一个不同的决策随时都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天下,举手投足之间就有可能导致江山巨变、生灵涂炭,李膑碍着亲疏,有些话都不好说得太明白,但能说到这份上已属不易了。

张迈默默点头,道:“我知道了。”

李膑也走了之后,福安让贴身丫鬟抱着孩子来找张迈,传话问为什么这么忙,张迈便明白福安的意思,这段时间他忙于国事,都没功夫妻儿共聚天伦,福安也听说了北庭的事情,虽然思念却不好缠着张迈让他抛下公事就私情,便让贴身丫鬟抱着孩子来,要让张迈见到儿子想着自己,实际上还是女儿家的一点小小心机。

张迈往常无论国事上多烦心,一见到儿子心中多少烦恼就都消了,这时抱着儿子,想起李膑的话来却反而更添了些烦恼,对丫鬟道:“你先回去,我带孩子找他姐姐玩去。”

竟抱了孩子往郭汾这里来了,郭汾见着了他一愕,道:“你怎么来了,真是稀客!”

张迈没好气道:“什么稀客,我是你丈夫!”

郭汾淡淡道:“半个而已。”

张迈被她一堵,气得要走,走出去没两步又回来了,让马小春抱着儿子与两个女儿到隔壁玩去,自己歪倒在床上——郭汾屋内却有两张床,一张睡觉的,在内屋,一张是炕,中间摆了张矮几,张迈歪在这一边,郭汾就坐在另外一边。

过了一会,郭汾终于走过来,问道:“怎么,遇到难事了?”

“怎么这样问?”

郭汾道:“不遇到难事,你会来?”

张迈哼了一声,道:“我不遇到什么事情就不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郭汾见他憋得有些厉害了,口气软了些,说:“好了,你遇到难事了会来找我,总算是心里有我这个人,我其实还是高兴的。”

张迈没想到妻子先下了温软言语,反而愧疚,道:“这些日子我也不是故意冷落你,只是福安刚刚生产完……”

“行了,”郭汾道:“不必说这么些话,其实我还不知道你么?如果不是我这个肚子不争气,你也不至于如此。现在妹妹刚刚给你生下个继香火的,你往她那里走得勤快些,我也不怪你。”

张迈皱眉道:“别人说这混账话也就算了,但你应该知道,我对女儿和对儿子没区别。”

郭汾道:“就算在你眼里没区别,在别人眼里也有区别的。我知道你与别人不同,屡屡想改变这个世间,但以男子传宗是几千年的传统,古今中外都如是,百万军民也都如此想,这却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张迈伸手穿过矮几摸了摸郭汾的肚子,道:“要不,你再给我生个儿子罢。”

郭汾一把拍开他的手,道:“我现在就算赶得及再给你生个儿子出来,又有什么用?我哥哥又不在凉州!他就算在凉州,以他现在的风评怕也帮不了什么忙!”

张迈听得愣住了,道:“知我最深的,还是只有你。唉……汾儿,最近……对不起。”

郭汾听他忽然道歉,也怔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挪开矮几伏在丈夫怀里,猛地哭了起来,哭得好生厉害,张迈素来觉得郭汾的坚强比男儿犹胜,成亲以来可从没见郭汾哭,惊道:“你干什么!”郭汾啜泣道:“最近……我其实很怕的,你知道不?”

“怕?你真以为我因为福安生了个儿子,便不理你了不成。傻丫头。”

“不是的,”郭汾道:“我是担心我的哥哥……最近外间有疑他的风声,我虽然假装没听见,其实却是知道的。我心里乱得很,有许多话要找人说,却不知道找谁说去。我的哥哥,我的嫂子,我的弟弟,我最亲的人,都在远方,只一个人在这里……”

张迈道:“你有话,为什么不和我说。”

郭汾道:“我有机会么?”

张迈又愕了一下,屋子里头静了下来,过了有一炷香时间,张迈才又道:“对不起。”

郭汾眼泪渐渐干了,张迈道:“其实现在想想,有时候我真怀疑当初答应迎娶福安究竟是对还是错。如果当初不这样,现在事情也许就没那么复杂。”

郭汾冷冷哼了一声,说:“如果不是她,谁来帮你生儿子?”

张迈笑道:“你啊,你不是我老婆么?”

郭汾啐了他一声,道:“我?我长的又没她漂亮,又老是生女儿不生儿子,又没个好娘家可以依靠……”

“别说这些气话了。”张迈道:“还想我跟你说几句对不起?阿洛最近一两年确实有不少失误,不过时间倒转的话,我仍然会将宁远交给他。当初我离开疏勒东征,一路遇到多少困难,打毗伽、入沙州、打狄银,尤其是在瓜北被困的时候,我都曾怀疑是否能活着离开了,但就算在那时候我也从来就没担心宁远、疏勒会出问题。换了个人的话,我能那样么?但现在我想西征,这凉州却不知道该交给谁了。元忠其实是个好人,不过我很清楚,他没能力将我留给他的战略执行下去的——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

郭汾道:“你不是一直都对兵将们说,天策军中是有德有能者居之,既然他没能力,你就交给个有能力的。”

张迈苦笑道:“那是我们所追求的,但并不是完全能够做到。天下事也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就像我自己虽然觉得儿子女儿没区别,却也希望你先生出个儿子来的,但老天爷偏偏就作弄我。有能力的人,还不许有足够的势力与合适的身份,否则那能力也没法发挥。”

郭汾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张迈迟疑着,道:“我暂时想不到好主意。当初移沙民实凉兰,本来是有巩固东线的意图,这副作用我原也料到,但想只要有几年的时间足以消解。但没想到萨图克崛起得这样快,我有预感,西线很快就会有一场很大的暴风雨,也许会大到所有人都出乎意料。阿尔斯兰好对付,萨图克却是难料了。”顿了顿道:“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候我就带元忠出征吧。”

郭汾幽幽道:“其实这样也不好。曹元忠对稳住河西的局面,作用还是很大的。现在的凉州,不比当年的疏勒,形势要复杂得多,曹元忠的人比较单纯,有他来做河西一脉的首脑,总好过让心有不轨者来做,只要你能安排好棋子,构成平衡,也就是了。哼,其实我倒是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郭汾瞪了他一眼,道:“我不会跟你说的。你们男人,都靠不住。”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35章 车阵 下一章:第037章 远客远国
热门: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杀人的债权 第七感 伊甸园的诅咒 贾志刚说春秋之五·吴越兴亡 危险的维纳斯 开封府宿舍日常 荣誉学生 听说我要被穿了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