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远客远国

上一章:第036章 后顾 下一章:第038章 新的商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在郭汾处过了一夜,晚上长子也在这边,第二天福安主动来给郭汾请安,郭汾的脾气不是很好,福安却十分温婉,让人都没法发脾气,若非如此,以曹元忠一派这段时间来的态势,郭汾恐忍不到今日。

张迈与两位夫人赏雪闲聊,偷得了一个上午的闲,吃过午饭又有一堆事情找上门来,他就在郭汾的外房处理事务,两个夫人在内屋逗孩子,福安叹息说:“以前听我父王说明君多劳,我父王也屡屡被人称颂,可也不似夫君,要有一日闲暇也不能。前几日我还有些埋怨他多日不来看孩子,现在想想却是我的不是,都没顾念到他在外面的难处。”

郭汾笑道:“最近确实忙,那倒也是真的,不过你也太老实了,别被他骗了,他今日不去外头处理公务,是故意在这里做给我们看,告诉我们他有多忙的。”

外头的事情刚好告一段落,张迈在帘外道:“你们两个说我什么坏话呢?”

福安道:“没有,姐姐跟我商量炖些什么给夫君提神。”

张迈笑道:“你或许有这样的心思,你姐姐没那么好的人,她对我的气还没消呢。昨晚我忙活了一夜,早上起来她连洗脸水都不给我准备。”

福安问道:“忙活什么?”忽然想起了什么,脸刷地红了,郭汾愠道:“你个口没遮拦的,丫鬟孩子都在跟前,乱嚼什么舌根!”

张迈笑道:“福安又不是外人。”

郭汾呸了一声,外间郭漳入内,郭汾就住了口,郭漳是郭汾的族弟,进来后先向姐姐请礼,张迈道:“没什么急事的话,今天我不理事了。”郭漳道:“也没什么大事。元帅还记得那晚我们救的那个萨曼商人么?他得我提醒已经赶走了那两个家奴,现在在外面求见呢。”

张迈道:“不见了。让马小春代我处理吧。”

郭汾忽问道:“萨曼商人?走宁远过来的么?”

郭漳道:“是。”

郭汾道:“不如让他进来吧,我问他一点宁远的近况。”

张迈道:“阿洛阿汴不是常常给你写信带话么?”

“那个……”郭汾道:“外人说的,和自家人说的话,会有些不同。漳弟,领他进来。”

郭漳便出去将人带了进来,却是一个萨曼商人,另外还有一个少年,那商人恳求说他唐言不流利,希望能带上这个少年做他的翻译,马小春细细检查了那少年没带兵器,这才让进来。

那商人赞吉进来后向张迈行礼,那少年则给张迈磕头,马小春知道这是郭汾要问话,将张迈的座位移到帘边,里间福安让丫鬟将席子也移到帘边,郭汾却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与张迈并肩坐着。郭漳按刀在旁边侍卫。

那商人赞吉又给郭汾行礼,那少年则不住偷眼打量着张迈与郭汾,郭汾便问:“你们从何处来?”

赞吉道:“我们从巴格达来。”他其实已经听得懂一些唐言,也会说几句,这一句便直接用唐言回答。

张迈呀了一声,道:“巴格达,你不是萨曼的商人么?”

赞吉道:“小人是萨曼的人,自库巴商路开通,贩到了丝绸去巴格达,赚了不少金银,跟着又一路回来,走到这里。”

这几句话相对复杂了些,那少年随口翻译了,他的话带着浓重的胡人口音。

赞吉又说:“其实,小人正有打算从萨曼移居到宁远呢。”

郭汾忙问道:“为什么?”

赞吉道:“宁远的民风更自由些,而且谁都知道,以后大唐会复兴,不像天方,已经衰落得快不行了。萨曼也开始有疲惫的模样了。”

郭汾本来是要问问宁远的情况,想知道兄弟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她虽与郭洛郭汴通信,但想兄妹姐弟之间多半是报喜不报忧,所以要从旁人口中得知这些情况。

但张迈却被赞吉的几句话给吸引住了,心想这次让这个萨曼商人进来虽属无心,却是撞对了,就问:“天方怎么个衰落法?为什么说萨曼疲惫?”

赞吉道:“真神远离我们了,天方教四分五裂了不知多少年,呼罗珊到处都是战火,城市里头狂徒遍地都是,农村呢,到处是灾民,至于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却越来越野蛮,他们虽然也信仰了天方教,但去都信仰得偏了,拿真神的教诲来做他们杀戮的借口,完全偏离了正统,太可怕了。我一离开萨曼国境便朝不保夕。至于萨曼,也开始不行了。”

张迈心里默记着,这几年他的心力都用在东方,那用去了十分之九的精力,对西面最多关注到岭西回纥,萨曼等天方教国家占据的精力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又问道:“我听说萨曼现在很富裕啊。”

“现在是很富裕啊,”赞吉说:“而且是到达富裕的顶峰了。”

张迈道:“富裕的顶峰,那不挺好吗?”

赞吉笑了笑,说:“到达富裕的顶峰,那就要走下坡路了。奈斯尔二世他确实是一个明君,但他在位已经二十三年了。在他继位的前十年,那是萨曼风气最好的十年,整个国家从早期的扩张走向稳定,人们开始戮力于创造和积累财富,那时候其实萨曼还不算特别富有,但在我已经过去的四五十年的生命中,却觉得那段时间是最快乐的、最有希望的——就像我们刚刚从一片森林里走出来,前面渐渐明亮,那种牵引人走向光明的希望,让人心里充满了快乐。”

张迈和郭汾听了那少年的翻译之后都点头称是,他们也同时想起了唐军创业阶段的经过,没错,那时候生活还很艰苦,但是心里却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因为有希望,所以艰苦也就不显得苦,每取得哪怕只是一点一滴的成果,心里都会充满了满足感。

“整个萨曼在积聚财富的那十年,也是我自己在创造财富的十年。”赞吉说:“现在我回想起来,那十年里我的生活真是非常非常辛苦,辛苦到现在我一回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我当时却不觉得辛苦,甚至很快乐。”

夫妻俩对望了一眼,同时想起了那段艰难而又快乐的日子,两人的心在这一眼中融合到了一块,这种情感却不是未曾同经患难的福安所能有的。

只听赞吉说:“经过那十年的财富积累以后,萨曼整个儿富裕了起来,就像我,也富裕了起来,我也彻底摆脱了贫困,享受起来我享受着前一个十年拼出来的财富,享受着娇妻美妾,享受着美酒美食,享受着一切、一切。这十年的前半段,可以说是我最享乐的时光了。”

“前半段?”张迈问道:“难道后来你就破产了么?”

“没有啊。”赞吉说道:“我一边享受,一边也在布哈拉和撒马尔罕开了店铺,将我的资产越做越大,我的妻子儿女也、家庭成员也越来越多。”

张迈问道:“那么你这十年的后半段,应该更好才对啊。”

赞吉却摇了摇头:“不,不好。不知道为什么,过了几年之后,以前觉得很香的肉吃起来也没感觉,以前觉得很甜的酒也没法让我快乐了。我曾记得,我年轻的时候在沙漠,一口的清泉就能让我感到很快活、很幸福,但到了后来——却是将全世界的美酒佳肴都放在我面前,我也没有了胃口,所有的美味、美女都不能让我感到幸福了。而且我的妻子儿女多了以后,我的烦恼也跟着多了,不怕元帅你笑话,我有好几年都被家里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烦恼着,烦恼得想要去跳那密河!可我年轻的时候,就算是在戈壁绝境中和马贼对抗,刀都要砍到脖子上了,粮食也都断绝了,我也没产生过这种这么痛苦的绝望。”

张迈怔了一怔,看看郭汾,再隔着帘幕看看里面的福安,忽然有了一点感触,他虽然还不至于像赞吉一样痛苦得要去跳马城河,但进入凉州以后的烦恼也确实越来越多。

“后来呢?你想过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没有?”张迈忍不住问。

“当然想啊。”赞吉道:“谁不想找回快乐呢。”

“那你怎么办?”张迈又问。

“我的做法,就是找回我的青春。”

“找回青春?”

“是啊,”赞吉说道:“在六年前的某一天,我忽然决定要出去经商,我要去找回年轻时候的那种感觉,我要重新经历那种痛苦,然后重新获得那种快乐。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布哈拉和撒马尔罕的老朋友都以为我疯了,我的大老婆小老婆们以为我是为了故意躲着他们——嗯,当然,其实这也是部分原因,但我却还是下定了决心,我走出了家门,走出了城市,走出了萨曼,重新组织起了骆驼队,重新过起了危险而艰辛的商队生活。可元帅你知道,我已经被酒肉美色侵蚀了好些年,重新过起这种生活的前两年,那真是痛不欲生,有无数次我都想逃回去,窝在温柔乡里得了,但找回青春的渴望却支撑着我继续走了下来。几年之后我又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虽然青春没找回来,但我也已经习惯了,一直到今天。”

张迈和郭汾听到这里都对这个商人生出了佩服,均想天方世界的商人能够深入到全世界各个地方,也不完全是靠宗教与武力,这种来自民间的精神也是一种巨大的力量。

郭汾便让郭漳去取美酒来,请赞吉品饮,赞吉也不推辞,郭汾问道:“那你刚才说,有准备将家搬到宁远,你和我实说,不用怕得罪我,其实是不是只是为了讨好我们而这样说?”

“不是啊,王后。”赞吉说道——他是这样叫的,那少年也就这样翻译:“宁远这个城市,虽然还远远不如撒马尔罕、布哈拉繁华,可是她有一种年轻的味道,还有天策这个国家也一样,我喜欢这种味道。撒马尔罕和布哈拉现在其实已经变得压抑,更别说王朝的其它地方,而宁远的人,笑容则远比萨曼王朝的人多。”

郭汾听到了这里心放了大半,她听得出赞吉没有说假话,如果宁远的民众是快乐的,那么,郭汾想,作为那个地区的统治长官,哥哥郭洛的心情应该也不坏吧。

“年轻的味道?”张迈问道:“萨曼衰老了么?”

“还没到腐朽老迈的地步,但确实已经像奈斯尔二世一样,青春不再了。”赞吉道:“如果从财富来说,现在的萨曼比十年前更加富有,二十年前更是没法比。这就像一个人,五十岁的时候一般会比四十岁有钱,四十岁又比三十岁有钱,可是,五十岁的人虽然拥有了更多的财富,但他失去的却更多,在财富的掩盖下,毛病也是会多得数不清。萨曼也一样,这个国家虽然越来越富裕,但在富人越来越多的同时穷人也越来越多,富人富到了二十三年前他们自己也不敢想象的地步,而穷人则比二十三年前更穷!城市很繁华,但有很多农村却不可扭转地破落了,王朝对边境游牧民族的控制力也大大削弱,就算在城市内部,随着人们贫富的拉大,他们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厉害。如果说,二十多年前这两个阶层还可以比较平和地共处的话,那么今天富人和穷人简直就水火不容了。”

“这几年,库巴的边境榷场开放了,跟着天方的人也可以到大唐境内来做生意,这大大促进了萨曼的商贸,许多人因此都发了财,但这些钱并没有流入到那些渴求温饱的人手里,也没流入到那些解决了温饱但还在渴求财富的人手里。萨曼的商脉都被一批固有的富人垄断了,那些穷人,那些没有关系的人,就只能在与对大唐的贸易中分到一点汁水,看着那些富人越来越富,而他们却没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觉得连子孙的命运都不可能改变了,许多人的眼睛也就越来越红。”

“所以我觉得,萨曼的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这个国家随时都有动荡的可能,奈斯尔二世的魄力又远远不如当年了,丝路开通之后所带来的财富他没法将之分配到更需要的人群里头去,却被本已富有的群体所瓜分,这种财富纵然越来越多,只怕也不能为王朝带来好的影响,甚至有可能会埋下祸乱的恶胎。前些年那些只能在边远地区活动的激进派,最近两年竟然活动到布哈拉、撒马尔罕来了,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穷人,背弃了比较柔和的正统派,而转向那些激进的流派,他们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时候,在丧失了希望之后,就将未来寄托在了暴力上。而这又让天方教内的许多本来可以和平共处的流派也渐渐变得水火不容起来。”

“而在宁远,这座城市却公平得多,公正得多,对许多穷人来讲也还有许多走向富裕与成功的机会,在那里连外教都能和天方教共处,就不用说天方教内部的派系了。这样的城市我觉得会比撒马尔罕、布哈拉更有希望。因此我说有考虑迁居到宁远,并不是为了讨好元帅和王后。”

张迈一边听着,不住地点头,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郭洛在宁远所面对的世界,也许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要更加广阔。

张迈在东进的过程中,所考虑的敌人与被征服对象,主要是中原诸国,契丹、北庭回纥,他所牵挂的对象,最多再加上一个可能会来捣乱的岭西回纥,萨曼的邦交稳定下来以后,张迈就没在这方面上花费太多的精力了。

但郭洛呢?

宁远对天策军来说乃是一个最西的边陲,但对整个大西域地区来说却处于一个心脏位置——至少是几个心脏之一。对整个世界来说,宁远更处于一个东西交汇的关键点上!无论是军事、政治还是文化上都意义非凡!

“或许阿洛还关注着整个天方教世界呢。”

在宁远,郭洛不止是最高军事长官,同时也是最高行政长官,甚至还有相当的外交权力,他行使着天策军内部更无第二人能拥有的方面之权,同时他所要考虑的问题也更加全面。

杨易在北庭虽然也军政一把抓,但在现阶段北庭的民政问题也都是要为军事服务的,而宁远却已经不在这个阶段上了。

萨图克的事情爆发以后,张迈对郭洛颇有微词,因为他觉得郭洛似乎没有尽全力来对付岭西回纥,但这时张迈却又想到,岭西回纥的问题,“对阿洛来说是否也只是一小部分呢?”

这些年张迈和郭洛之间几乎每个月都有书信沟通,但相隔万里,国事又如此复杂,有很多事情并不是靠书面就能够完全表达的。

郭汾本来只是想叫赞吉进来问几句话,后来张迈与赞吉言语投机便越说越久,竟说到日落西山也打不住,张迈就设了顿便饭来请赞吉,赞吉欣然领受,因觉得那少年翻译有功,便让他也列席。

那少年说不敢,张迈笑道:“说什么不敢呢。你没听你的主人刚才说喜欢我们大唐,就是喜欢这里隔阂更少,穷人希望更多么?你现在还只是个一文不名的少年,我天策境内大把的机会,但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前途,谁知道呢。”

便让他坐下,又问了他的名字,那少年道:“我……我叫郭俱兰。”

“郭?”张迈笑着对郭汾道:“那可是你的本家。”

郭汾微微一笑,这几年随着大唐的重新崛起,西域不少胡人都改了唐姓,其中张、郭、杨、郑、石等姓氏最为流行,这个少年看起来就算不是胡人也是一个混血,这个姓多半也是自己改的。

张迈又道:“俱兰……俱兰……你是俱兰城的人么?”

郭俱兰又看了张迈一眼,忽然鼓起了勇气,跪了下来,都:“我……是郭老都护替我改的。”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36章 后顾 下一章:第038章 新的商路
热门: 宿敌骑竹马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飞剪号奇航 最美不过 无限轮回 14号推理当铺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 真相推理师:幸存 地球攻略进度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