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立信立城

上一章:第040章 揭罗 下一章:第042章 东守西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时代的天竺人极其迷信,因见唐军既有宝刀名马,又有能够在黑夜中照亮江面的“法宝”,休驮国的国王阿里阿心里其实已经有些害怕,心想这大唐莫非有极其强大的神魔在保佑他们,中土能有那么大的声威,想来他们所祭拜的神魔一定十分厉害,但表现出来的却是对其他人的迁怒。

休驮国是婆罗门与佛教徒混杂的国家,阿里阿既是不甚虔诚的佛教徒,同时其本身也是刹帝利——即印度四大种姓中的国王与武士阶级。由于阿里阿祖孙三代都穷奢极欲,需要天方商人给他提供来自天竺以外世界的种种奢侈品,天方教商人便趁机而入,得到了他们的信任,并一步步地扩大其在健驮罗地区的影响力,十年前甚至在健驮罗的国土北部边缘建立了一座天方城,目前已有三千多天方教迁入人口,又将本地两三万人洗大净让他们皈依了天方教,成了健驮罗地区最具特色的天方教国。

对于郭汴的进入,天方城的人比其它六城二十国更加紧张,因他们与外界的联系较多,自然知道每逢唐军前进一步,所在地区的天方教就都不得不交出其世俗权力,成为一个纯粹的宗教组织,对天方教下层信众来说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但对掌权者来说却是无法忍受的,因此郭汴刚刚抵达,天方城的人便开始了种种活动,力图要将唐军给排斥出去。

这时坐在阿里阿身边的正是天方城的讲经人伊本·图迈尔特,他洞察到了阿里阿内心的恐惧,便说道:“伟大的王上啊,就算你这次不去攻击唐军,难道你认为唐军就真的会和你友好相处吗?他们才刚刚来到,就已经要你交出揭罗城,如果等他们站稳脚跟,我怕他们连整个休驮国都要吞并呢!你不要忘记,当初的王玄策是怎么做的,那时候他们只来了两个人,就将整个天竺搞得天翻地覆,如今大唐是派遣了一支军队来,我看他定然是要颠覆整个天竺,甚至要颠覆四大种姓呢。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趁他们立足未稳,不择手段将他们驱除,这样才能永保休驮国在健驮罗的统治。”

阿里阿收起了之前的怒火,变为有些忧愁:“那可怎么办呢?他们将营寨安扎在河流的对岸,我们的象兵没法过去,就是步兵过去了也零零散散,他们只要沿着信度河射箭就能阻止我们登岸,我们就没办法啊。”

伊本·图迈尔特说道:“既然我们很难过去,那为什么不让他们过来?”

“让他们过来?”

伊本·图迈尔特就在阿里阿耳边说了好些秘密的话,阿里阿道:“将揭罗城给他们?这样做……可以吗?”

伊本·图迈尔特道:“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次唐人派来的士兵只有一千多人,其他都是妇女、商人、工匠与和尚,不能打仗的。他们只要一过河,那就失去了防守的天堑,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围攻他们了。王上你可以调动两万人的部队,到时候我们天方城也会出兵相助,再加上其它跟从的国家,应该可以集结三万兵马,三万兵马的话,害怕打不过一千多人的部队吗?再说,唐军来替揭罗人讨揭罗城,如果我们不将揭罗城交给揭罗人,却交给他们,只要他们一动贪念,将揭罗城占为己有,揭罗人一定会痛恨他们,那时候我们还可以派人去暗中联合揭罗王,让他成为我们的内应。里应外合之下,我们一定可以打败唐军。”

阿里阿听了也觉得有理,道:“好,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他当即派出了使者渡河前往唐军营中,说先前的夜袭是因为听信了奸人的,如今愿意与唐军和好,将揭罗城赠给唐军,只求唐军不要记恨了。

郭汴因为先前的教训,有些迟疑,怕他们又使诡计,何春山却说:“答应他们,答应他们!就算他们有诡计,但只要我们占得定城池,那他们的诡计也会成为礼物。”郭汴就答应了他们,而且也不毁诺,准备另外送了一匹汗血宝马和九口宝刀过去。

揭罗王子这时还在营中,听说此事后高兴得手舞足蹈,何春山却暗中对郭汴说:“阿里阿是说要将揭罗城送给我们,而不是说要还给揭罗人。信度河西岸地方荒芜,不能久住,揭罗城地势高险,十分适合作为我们在天竺的立足点。而且只要占据了揭罗城,以后揭罗国也会慢慢地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这次能够得到揭罗城靠的是我们的军威,揭罗人一分力气也没出,总不成为了他们几句求乞,我们就将一座城池白白给他们吧。”

但郭汴自幼得乃父教导,甚守信义,却道:“不行!他们纵然没出什么力气,这是咱们答应了人家的,怎么可以反悔!揭罗城虽然不错,但咱们大唐的声誉,可比一座城池要重要得多!”

他年纪虽轻,这两句话却说得正气凛然,何春山在唐军军中日久,知道唐军上下确实都很重承诺,虽然觉得可惜,却也就不劝了。

郭汴就让揭罗王子去请他的父亲来,揭罗王欣然渡江,拜伏在郭汴脚下,郭汴忙说道:“不要这样,我们大唐尊敬长者,你的年纪和我的父亲差不多,这样会折我的福寿。”扶了他起来,让何春山将阿里阿答应交出揭罗城的事情给揭罗王说了。

何春山又道:“阿里阿是说要将揭罗城献给我们将军,但我们将军说,既然我们已经答应了你们便不能反悔,因此这揭罗城我们便转赠给你们了。”又让人拿上宝刀名马来,说:“这是我们答应休驮国的,回头你让你儿子与我们的使者一起去交给阿里阿。”

揭罗王心中感激之余又很不好意思,和儿子商量了一下,当下又说:“揭罗城能够失而复得,全靠大唐天军,我们愿意将揭罗城与将军共享。信度河西边土地荒芜,不适合居住,不如天军就搬到揭罗城去住,那里地方够大,我们别的没有,但却还有多余的稻米可以供养天军。”

何春山将他们的意思翻译给了郭汴听,郭汴听了十分欢喜,当下答应了,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以后我们两家人就是一家人,再也不分彼此。你们的稻米我也不会白吃你们的,会用金钱、货物来跟你们换取,以后揭罗的事情便是我们大唐的事情,若再有人敢欺侮你们你们就来跟我说,由我们去给你们做主。”

揭罗人眼看城池失而复得,而且又找到了一个靠山,合族无不大喜。

那边休驮人果然撤离了揭罗城,将一切能搬走的东西都搬走了,揭罗人全国出动,在东岸迎接唐军,又帮忙砍扎木筏,男女老幼都十分热情,都聚集到岸边等候准备帮忙,渡河的地点定在揭罗城之北五里处的一处缓滩。

阿里阿见唐军与揭罗之间非但没有闹出矛盾反而越来越是融洽,心想这回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忙将伊本·图迈尔特叫来怒骂。

伊本·图迈尔特也没想到唐军居然真的信守承诺,亏己待人,就说道:“既然他们已经准备过来,那么我们就趁他们即将渡河,在他们渡河一半时攻击他们。”

阿里阿当即派了五千士兵,埋伏在河的这边,郭汴在河的对岸拿着千里镜望见,发现河流这边似乎有人图谋不轨,便与何春山、郭潭商议,郭潭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他们要是给我们来个半渡而击,我们可大大不利。除非揭罗人能够在我们渡河的时候帮我们抵挡攻击。”

何春山道:“那只怕很难,他们要是有这样的武力,也不会被别人占据了祖传城池了。不过我有个办法。”派人去找了揭罗王父子暗中授计。

当即将渡河之事稍缓,当天只是派人运了一些不要紧的物资过来,并未大举渡河,休驮国的将军也就没有发动攻击,以免打草惊蛇。

第二天揭罗王仍然带了一千多个族人到揭罗城北五里处等候,却仍然只是用木筏送了一些不要紧的东西过来,休驮国的兵将埋伏在暗处,都等得有些烦了,却仍然不敢动。

等到了第三天,揭罗国国土忽然出现了唐军的部队!军律严明、兵器闪亮,步骑参列,围着码头阵列开来严阵以待,休驮国的兵将起床赶到河岸时都大吃一惊,不知道唐军是用了什么魔法,一时间哪里还敢妄动,将消息传回国中,阿里阿惊呼起来:“大唐的军队,难道会飞不成?”心中更加害怕,便不敢妄动了。

其实唐军哪里会飞,那都是何春山的计策:第二天揭罗王带人赶到揭罗城北五里守候乃是烟雾弹,目的是将休驮的人都吸引过去,到了夜间,唐军却悄悄乘了木筏,在揭罗城南十里处连夜登陆,登陆完毕后集结队伍,仍然开到揭罗城北的码头,便叫贪睡迟起的休驮士兵大吃一惊。

唐军军队已经在江岸布置完毕,跟着是商队、家眷与货物,用三百多个木筏费了三天功夫才算搬完。揭罗王父子发动全国百姓,将六百多头耕牛、五十多头驯象都赶来帮忙驮运,自此唐军进驻揭罗城。

城内一切都十分简陋,犹有一桩不好的,就是娶水很不方便——因揭罗人一开始便是要立此避涝,所以选地偏高,要喝水时必须沿着西面的缓坡在信度河江岸取水,功夫甚大,唐军之中却有巧匠在一处临江处架起了十几个滑轮,又在高地上开凿了一个池子,让揭罗王派了六十个人,一半在下面装水,一半在高地上接水,将水倒入池子当中,再用竹子打通成为竹筒引到城中各处去。

萨迪有个徒弟汉名叫高亮的也随军到此,看着地形准备做一个复合水车,利用信度河一处急湍的冲力将水送上来,这些技术在疏勒、宁远一带已经日渐成熟且投入使用,但揭罗人看着却充满了惊奇,以为是大唐传来的法术。当然这些已是后话。

唐军进入揭罗城以后,拿出一些诸如棉布之类的货物来与揭罗人交换粮食,一切并无欺犯,揭罗王见郭汴守信无欺,自然就更加放心,让人将族中的储备粮食也都搬进城来,自此唐军在北,揭罗人在南,同居一城却相安无事。

随军僧侣和随军学正又准备在南北之间建了一座汉传寺庙和书斋,寺庙供百姓朝拜,书斋则教导下愚学习汉语与知识。郭汴又派出了随军农夫让他们去勘察揭罗周围的农地,将大唐较为先进的种植技术传给他们。揭罗人见唐军为自己带来的尽是好处,心中也就越来越是感激,在唐军进驻之后的第十五天上就召集全族,竟然要将自己的王位传给郭汴。

郭汴慌忙推辞,连连摇手说:“不行不行,我只是大唐派到这里来的将领,要来这边开通商路,等这边形势稳定下来就要回去的。国王还是你当,只要你们一家能够善待百姓、亲我大唐,那我就保你这王位世袭不断。”

两家宾主相得,并无破绽,因此阿里阿和伊本一时也就都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这时商人们也已经出动,揭罗甚是穷困,绫罗绸缎、玉石漆器他们都买不起,所以商人们就得去找健驮罗地区的婆罗门、刹帝利,或者找中转商人准备卖到恒河流域去。只要和中转商人一接上头,以大天竺地区庞大的婆罗门以及刹帝利阶层的消费力,这次随军商人带回来的这点货物根本就如同一条小溪汇入大海,同时因为已经开辟了一个据点,商人们便纷纷派了人回去通知宁远、疏勒,要后续货物赶紧运来。

这时已是夏秋之际,宁远那边出了一个重大的军事变故,许多商旅听到郭汴已经在天竺立足纷纷向这边涌来,郭洛也传来了一个新的任命,以郭汴开疆拓土有功,升他为副都尉,并加派了一营府兵赶来。

郭汴接到命令之后先是欢喜,跟着问道:“宁远那边如何了?”

“出大事了。”

“大事,什么大事?”

“其实也不是宁远那边,是萨曼出了大事。”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40章 揭罗 下一章:第042章 东守西攻
热门: 都市传说拼图 张居正·金缕曲 噩梦执行官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夺取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清朝那些新鲜事儿 入土不安 江山 法蒂玛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