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群龙再动

上一章:第048章 西征开始 下一章:第050章 孤儿柴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北庭之战一触即发!

不知不觉间,安陇竟似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焦点核心。东则华夏,西则天方,南则天竺,北则契丹,全部都被拉进了唐骑崛起而形成的漩涡之中!

前线不断将战报传回后方,凉州的士人有闻则记。

什么是历史?记录下来了的才是历史,没有记录下来,过去了便只是一片空白!

范质奋笔疾书,他兴奋地发现自己也许正处在一个巨大的历史洪流之中,相比于中原的枯寂,西北似乎正成为搅动天下大势的巨大江河的源头啊!

在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使者的身份,而恢复成一个文人,一个学者。

“此战的结果会怎么样呢?天策军应该不会输吧。”作为出使河西的中原士子,范质这段时间的心里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一开始他是以出使化外之地的心态来的,所以刚刚来的时候,其实还有些担心会像当年韩延徽出使契丹、苏武出使匈奴一样被扣住,但来到之后却发现,这里的统治阶层远比中原开明得多,而这里的统治秩序甚至也比中原更加文明!

这一点发现有时候让他感到羞耻,作为中原地区出身的进士与大臣,在发现本国的文化程度居然被边荒地区给比了下去,自然而然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来。

但与此同时,他内心深处在他自己也没发现的情况下却又对天策大唐开始产生了好感,毕竟,这里的文化与秩序,是任何知识分子见了都得承认比后唐做得好的。在好感产生之后,跟着就是一种认同。

如今天策军在范质心中的地位已经变了——

他不再认为这是一个化外之地,而认为天策大唐和后唐一样,都是华夏的一部分。所以当听说契丹犯北庭,他心里便自热而然地倾向天策,他已经不能客观地来看待这件事情,而是在期待着天策军获胜了。

“天策虽非正朔,然属诸夏,诸夏有事理当互助,以抗披发左衽之族!”

他的这个想法,不但写入了他的笔迹,同时也写进了他呈给洛阳的回禀文书之中。

……

差不多在同时,凉州的另外一个地方,鲁嘉陵对薛复道:“薛都督,这次契丹出动大军向西,我总觉得有点儿蹊跷。”

“蹊跷?”

“是的,但我一时没能把握得准了,情报较中原不足当然也是原因之一,契丹的防范较中原还更严些。所以我们的探子要混进去比较难。”

其实这更是因为契丹是一个相对来说更加简单的社会,所以才难。若中原其社会已经发展到十分复杂,市井之中三教九流,人品混杂,社会越混杂就越容易安排奸细。

鲁嘉陵继续道:“我在想,契丹要打击我们,万里西征似乎有些不划算。”

“他们也是没办法。”薛复笑道:“我们与契丹之间虽然有罅隙,但契丹要攻击我们只有两个方向,一个就是向北庭,攻下其东部才能进入伊州,攻下其中部才能走轮台山道进入高昌,另外一条路就是攻击河西,但攻击河西得经过朔方或者定难,朔方是小唐朝廷的,又有名将镇守,以张希崇的性格他断断不会借出道路,如果要强攻的话,那就是同时与凉州、洛阳开战!”薛复说到这里一笑:“若是那样我们也是不怕他们的。”

天策军留守东方的兵力虽然较弱,但如果契丹强犯朔方或者定难,那么就是同时与后唐与天策开战,兵事一起,两家必定联手,那时候兰州的布防就可以减轻,将兵力移向北方的话,亦足以御敌了。

最近两年,随着丝路的开辟与繁荣,不但是关中地区的经济迅速复苏,就是朔方地区也因此而得到了沾润,张希崇本人极度不喜欢边疆生活,但凉州市井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将朔方地区也带动了起来,所以这个后唐西北重镇的守将尽管不像凤翔等地的节度使那样贪污受贿,却也对天策军产生了好感。

“那么,如果走定难呢?”鲁嘉陵道:“契丹要收买张希崇或许不能,但要收买党项的话……”

“那更不可能了。”薛复道:“经由定难军虽然也可以到达凉州,但定难夹在府州与灵武之间,府州的折家也是一代名将,契丹若是从张、折中间这个缝隙进兵,无论是张希崇还是折家,只要随便有一方横地里拦住立刻就能截断他们的补给与归路。”

薛复忽又悠悠一笑,道:“更何况,党项也不会听他们的,党项人就算要背叛李从珂,投靠的方向多半也不会是契丹,而只会是我们。”

鲁嘉陵眼睛一亮,笑道:“原来都督这两年也做了许多功夫啊。”他笑道:“这样看来,契丹人要对付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只能向北庭了。”

“那也不完全是。”薛复道:“那还要看李从珂如何应付……”

……

七月中旬,洛阳方面也收到了来自河西的国书,国书中陈说了契丹西犯北庭的经过,希望李从珂能够派兵北伐,至少陈兵边境,以分契丹之势。

李从珂急召众大臣议事,房暠首先出列,说道:“臣夜观天象,彗星扫过太白,果然应了西方动兵。臣已令术士占卜,知此番西方有事,于我中原却是大利!”

李从珂点了点头,道:“好!”对于房暠的数术,李从珂由于吃过甜头,一直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至少是心理上倾向于去信任他。

枢密直学士李专美却眉头大皱,对房暠动不得搬出鬼神之事十分不满。

另外一个枢密直学士薛文遇道:“张天策已受本朝册封,定盟以来西线无事,足见其诚,且其人其种其文皆为华夏,诸夏受夷人侵凌,不可不援!”

自汉代以降,中原与安陇渐渐融成一体,唐末虽然隔绝,但彼此认同仍深,随着这两年民间往来逐渐密切,中原士人了解到安陇军民都是汉家行径,对安陇也不以化外视之,而当它是和吴楚闽蜀一样的割据政权了。

李从珂在和天策军刚刚接触的时候曾受了张迈一肚子的气,但真的交往下来却获利甚多,别的不说,光是边境榷场的赋税如今就已成了他养军军费的重要来源!而且,洛阳、长安等大城市的赋税,以及山东、河北一些陶瓷集散地也迅速带动起来,丝绸的价格逐步上扬,民间因为有利可为而逐步安定,经济大局只要盘活了一个点,就有可能带动起整个局面来,如今后唐整个国家的财政状况都已经大大改善!

国家有钱了,李从珂便能拨出更多的粮饷来养兵,随着洛阳兵甲的改良,地方割据势力对朝廷的敬畏也日渐加深,原本十分跋扈的石敬瑭、赵德钧等近来也变得越来越顺从了。

因此作为一个还算务实的君主,李从珂也并不想断绝与天策军之间的关系,更何况这两年天策军在外交上也变得彬彬有礼了。

“文遇所言不错。”李从珂道:“只是中原刚刚稳定,百姓不乐攻占,若是发动大军,只怕会扰民。更何况……我们仍然有腹心之疾……”

几个心腹对视了一眼,个个心里明白:李从珂所谓的腹心之疾指的就是后唐境内的藩镇割据!

“难道,主上竟然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削藩?”

确实,去年李从珂之所以不敢妄动削藩,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天策军在兰州安置了数万人的军屯,这让中原大感惊骇,李从珂将注意力转向了西面,这才无暇对内,可是,现在就是削藩的大好时机了么?

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无论朝野,许多人想的便都是如何通过这个赚钱,而不想对现实作出太大的变动,如枢密使韩昭胤、枢密副使刘延朗,就都通过在榷场贸易中抽取好处了赚了个盆满钵满,他们是在今年收到了钱才发现,这桩“买卖”可是比买官卖官更加好赚!

但要是削藩的话,那势必要因此后唐内部的大震动,后果如何谁知道呢?

薛文遇忽叩首道:“臣有一计,可以两全其美!”

“何计?”

薛文遇道:“如今河西前来求援,朝廷与他既有盟约,若不出兵说不过去,再说契丹与我们是敌非友,趁此机会打击他一番,却也是一件顺水推舟之事。只是中枢兵马要拱卫京畿,不可妄动,然而卢龙、河东两处,兵力颇强,足以为用。陛下何不令赵德钧自燕云出兵辽东,令石驸马自太原出兵漠南,命张希崇自朔方出兵套上,俟其出兵之后,太原、幽州皆空虚,则派心腹大臣进驻,帮石、赵料理后勤。如此则与天策之盟约可全,而于朝廷也有大利!”

李从珂大喜,道:“妙,妙!果然乃是妙计!朔方那边就不用动了,但河东、卢龙却可以依此计行事——就这么办吧,你即刻拟旨!”

……

在这个割裂的世界里头,各方势力因为北庭之战而各自作出反应。

各方的反应都出自各自的立场与情报,彼此孤立地进行决策,但最后却必将汇流起来,融入到历史的正轨之中。

宁远,在听说张迈已经抵达高昌时,唐仁孝问郭洛是否该出兵了。

郭洛看着沙盘,这个沙盘是过去两年做成的,阔达三丈,描述的范围从凉州一直延伸到巴格达的地形,郭洛这时盯了一下北庭,跟着又盯了一下布哈拉,终于道:“雅尔、亦黑之间的道路都被塞死,萨图克显然不想在这里与我们决战,他们坚守不出,我们便很难过去。这条路还是不可以走!”

“那么,是否走西鞬呢?”唐仁孝问。

西鞬——那可是萨曼境内!

在白水城发生变动之前,唐军是不会想到这一条路的,但现在这却变成了一个可能。如果经过库巴,走西鞬,经过屏葛进入白水城地区,那么将可以从后方横扫怛罗斯,完成对八剌沙衮的夹攻,到了那时候,萨图克将再一次成为丧家之犬!

唐仁孝前几日想到这条道路的时候兴奋不已,而且这条道路上现在充满了混乱,不像雅尔和俱兰城,萨图克在这一带的布置已经相当成熟了。

“这一带嘛……”郭洛道:“确实是一条路子,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不成熟?”

“对,不成熟。因为西鞬守军的动态还不明朗。”郭洛道:“萨曼在西鞬安排下的兵力,本来就是足够在这一地形之下挡住我军的倾力进攻的。如果是萨曼守将自己起意,主动来邀请我们合兵进入白水城地区,那对我们来说就是顺势而行,可以势如破竹地杀入白水城跟着横扫怛罗斯、八剌沙衮。但如果是我们来主动,萨曼人就会起疑,到时候反而会闭城拦路,甚至倒向苏赖那边。当初苏赖明明可以引导天方起义者向东而他却没有这么做,就是担心会将西鞬守军逼得倒向我们这边。我们的情况也一样。对西鞬,必须用攻心之策,必须耐心,欲速反而不达。”

“那我们现在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这时忽有战报传来,说解苏城(今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与俱密城出现天方教激进派叛乱,萨曼边将正忙着镇压。郭洛闻言大喜,即刻多派出两个营的兵力南下,以友军的身份帮解苏守军镇压叛乱。

唐仁孝道:“当前大局决胜在北庭,元帅也吩咐了不能分散注意力,为何不向北反而向南?”

郭洛道:“如今西鞬这一线的丝路已经隔断,两个营的兵力对北庭之事来说,多它不多,少它不少,但派到解苏却可以辟出另外一条安全的丝路分支来,这是对全局都有大影响的事!”

只有郭洛才最明白,丝路的通畅牵涉到经济的稳定、内部的稳定甚至外交上的稳定,可不止是为了赚钱这么简单!

“那北庭之战,我们宁远军……”

“暂时应该还用不上我们。”郭洛道:“现在元帅已经近在高昌,当用得上时,他会有所表示的。”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48章 西征开始 下一章:第050章 孤儿柴荣
热门: 他那么宠 一先令蜡烛 爝火五羊城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我杀了他 但丁俱乐部 地球攻略进度报告 军门之废少逆袭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红拇指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