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国力拼熬

上一章:第052章 引信 下一章:第054章 银梨花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郭威进驻到乌宰河边的营寨之内,一边在向导兵的帮助下熟悉着周围的地形,同时对能够想得到的布防进行了精心的布置。

如今已经入秋,北庭盆地所有的河流其水源都不依赖降水而是依赖融雪,天气越暖,数量就越大,天气冷得一分,水量便减一分。乌宰河并非一条大河,随着水量的减少,中游的一些地方已经可以骑马趟过,下游一些地方更是渐渐干涸了,所以这条河流并不足以形成一条天堑,这所有的细节都是郭威所要考虑的,少了其中一环就有可能导致来日的战败!

作为明威军的统领,他要考虑的事情比柴荣那种灵机一动的计策要复杂了十倍不止。

然而郭威所要考虑的事情,跟杨易此刻所面临的盘算相比又简直不值一提!

这次参与北庭战役者三方面都不乏高人,而且三方面都有着强大的骑兵。唐军方面还是步骑弓弩多种兵种结合,契丹与回纥就基本上是以骑兵为主。

契丹方面赶到北庭的兵力已经达到九万人,皮室军出动了四成,漠北诸部响应而到者也有过半,岭西回纥也投入了接近八万人马,不止是男人投入到战场中来,一些接近成年的少年还有一些壮妇也被征调来参与后勤与辅战。

战争规模到了这个程度,双方已经不能单纯用士兵的数量来计算实力,彼此增减一二万人,似乎也已经无法成为决胜的关键。

胡汉双方超过三十万兵力活动在北庭地面上,但契丹人与岭西回纥却都未将兵力全部集中在北轮台城,而是主动地发挥着骑兵的灵动性,从各个方面冲击着唐军。

杨易所构建的轮胎防区就像一个巨大的刺猬,其所派出的游骑兵时时突出袭扰,让契丹与回纥无法顺利会师。

契丹的前锋已经接近回纥军的最东部,而耶律朔古还不忘分出两部人马去进攻折罗漫山城——那是北庭进入伊州的大门。

耶律朔古十分明白,自己所带来的漠北诸部平时并未参加长时间的集训,有一些较为疏远的部落配合作战的能力较差,既然这样与其勉强将他们统合起来,不如将这些和主力配合较差的部落派去进攻东线,以牵制唐军的注意力!

这一局大棋不止是张迈、杨易、耶律朔古、萨图克在下,高层将领、中层将领甚至下层军官也发挥着他们的能动性,或大或小地影响着战争局部的胜负。

柴荣引诱契丹骑兵进入陷阱是唐军公开宣传的一次胜利,两天后在八百里外的东方又传来了一次捷报,这次胜利却大得多,由慕容春华安排设下的一个局坑掉了漠北阻卜一部三千多人,三千多人全部都被活埋,只露出头颅在外面做成颅观,这个决定是哥硕下的,这三千人是这个漠北部落男丁的全部,三千人全被坑杀就意味着这个部落灭族!他们的妻女将会成为别人的妻孥,他们的幼子将会成为别人的儿子——甚至奴隶!

这种可怕的结局强烈地对漠北诸部造成了巨大的震撼,极大地打击了漠北诸部的士气,但两天之后同样是在东边,温宿武却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由于应哥硕的请求外出支援——这次支援是哥硕取得成功的关键性力量,可是当温宿武回到他的驻防地瀚北砦时却发现砦子的旗帜易主了!

在东面这是一次不容许的重大过失!因为此砦储存着足够九千战马过冬的草料,是唐军在北庭较为大型的草料屯聚点之一,按照杨易的战术要求,如果出现危机,这些草料就是烧了也不能益敌!但这次契丹骁将萧叔祖的奇袭却快得让留守兵将连将草料烧掉都来不及!

类似的拉锯在持续地发生着,耶律朔古一座又一座地强拔丁寒山所建立的砦子,杨易则一点一滴地让漠北诸族流血。即便是皮室军也有不少人用颅腔中的红色来涂染这片草原。尽管从决策的时候就晓得这一仗不好打,但战争的艰难程度还是超过了耶律朔古的预期,他没想到越过小金山以后仍然是这样的举步维艰,契丹的骑士们原本所期待的场景——越过小金山之后就一驰千里的情状并未到来,每前进一步他们都得付出巨大代价!

可是比起西面来,契丹人和漠北诸部所付出的又还不算什么!毕竟他们输了也还有退路,可岭西回纥呢?

为了北庭的这次战争,萨图克几乎是倾尽所有,他们不止要供应自己——如果这样还好些,毕竟游牧民族迁徙起来容易,羊群自己会走路,又是在夏秋之际进兵,一路吃着草过来就是,但是萨图克还曾向契丹许诺:一旦两军接应上,他还会负责起契丹军的后勤!当然耶律朔古也不至于因为这个许诺就不带粮食,实际上从东方来的畜群与谷物也是川流而西,但萨图克还是让伊丽河的牲畜和碎叶河的谷物几乎毫无保留地向东输送着,就连夷播海的存粮也被搜刮一空,阿尔斯兰多年的积攒眼看要被他的这个叛逆的弟弟在这场战争中败光,当然,如果萨图克能够取胜的话,那岭西回纥所失去的将会加倍地得到回报,但万一输了呢?

没人敢去想象!

然而有背水一战感觉的也不止萨图克一人,张迈看着坐镇高昌料理后勤的洛甫发来的一张仓促收支大略,只看了一遍就头皮发麻。

天策军战前不是没有做过物资消耗的评估,但古往今来任何一次大战,再精明的文官集团,其在战前所作的军事预算往往会在开战后不久便被彻底打破!天策军这次也不例外。

现在真正的大战还没开始,高昌的军仓就已经支应不起了,已经必须靠着龟兹、沙州的军用储备的输入才能保证不至于空竭,如果不是从去年开始杨易就在北轮台城地区进行军屯军牧,这笔开支至少还要加大一倍!尽管如此,靠着北庭地区战时的生产力根本就不可能满足十几万人的消耗,战争每过一天,后方就要为这次战争而输送大量的血液,一些文臣已经在不合时宜地催促着希望战争早点结束了,“最好在两个月内!”因为持续的时间如果太长,唐军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家底只怕也要败光了!

但杨易却拒绝在后方文臣的建议下做出“速战”的决策!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他也还没有寻到制胜的契机,他对张迈、郭师庸等人说道:“并非说这场仗一定要拖得很长,或许这场大战会在一两个月内就结束,但或许它会熬到冬天。总之现在谁也说不准!我只知道:如果因为后方的压力而做出速战的决策,那么我们将会输掉这场战争!”

今天的耶律朔古和今天的萨图克,都是吃过唐军亏的人,从战争爆发到现在,唐军的陌刀战斧部队从未捕捉到哪怕一次的机会靠近契丹与回纥骑兵。陌刀战斧部队毕竟是步兵,虽然他们在抵达战场之前也骑马,可是作战的时候需要下马列阵,就是这个时间差足以让契丹与回纥的骑兵避而远之。

但是,契丹人与回纥人也不完全是望风而遁,他们只是避开了正面接锋,而利用了骑兵的优势转向侧面甚至绕到后方,然后进行骑射。有着强弩、铠甲与盾牌的陌刀战斧阵不至于在对射中落于下风,然而失去了肉搏接刃的机会,陌刀的锋芒似乎也就被封存了起来。

当然,以轻骑兵为主要兵种的契丹人与回纥人对唐军骑步配合、步弩配合的强大剿杀力心存忌惮,这是至今为止双方不曾爆发大规模正面冲突的原因。杨易穷尽一切试探性动作,力图引诱对方在一个对唐军有利的战场上开打,但耶律朔古和萨图克却都没有显出急躁来,这一次北庭战役,双方都做足了准备,情报功夫都在有限的条件下做得很到位,小当彼此都上了一些,大失误却都没有。

继续熬下去的话,天策政权只怕会被熬破产,而岭西回纥则有可能会被熬得饿死。

“我们最多只是元气大伤,而萨图克却要面临灭顶之祸!”杨易厉声道:“既然他们现在都还熬得住,我们怕什么!”

在这一刻杨易彻底地站在前线将军的立场上了,而完全不去顾及后方大臣的难处!该要钱要粮要物资的时候他还是照样伸手,但后方的文臣对前线一些指手画脚的建议他则连看都不看一眼!

“难道,真的准备熬冬雪战么?”洛甫打了个寒战,他虽是文臣,却也懂得军务的,尽管在杨易面前是败军之将,然而正因为那次失败让他学到了更多的东西:“那可是两败俱伤,或者一伤一亡的局面啊!”

在凉州,听说了前线将帅的跋扈以后,张毅等人都忍不住有气。

尽管知道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如何打赢这场仗,但对后方的意见,前线也不应该这样看都不看一眼啊!只有作为文臣之首的郑渭,出乎意料地没生气:“如果元帅是留在凉州,那么也许会倾向于我们,但他现在去了前线,态度就已经很明显了:不管如何,我们都得满足前方的需要。”

薛复没有说话,心里却是赞同郑渭的判断。作为天策军元首的张迈跑到北轮台城去最大的作用只怕不是亲自指挥,而是向全部军民表明一种态度和决心。

“所以,”郑渭道:“他们要打长仗的话,那我们就预先将过冬的粮食也准备好!毕竟萨图克也做到了,不是么?我们的情况要比他好得多,如果萨图克熬得下去,那么我们也就能熬过去。”

“那不同啊。”张中谋叹道:“萨图克是光脚的,我们是穿鞋的,萨图克已经是榨尽全民的力量了,而我们……真的要榨取民间资财的话,只怕这一仗赢了后,整个安陇也得回到战前的破落,那可会为我军的长治久安埋下极大的隐忧啊。”

张中谋所说的这句话,正是华族政权与胡人部落在发动战争机器时,经济方面最大的区别——双方对战争带来的后果,其能够忍受的程度是不同的。

“准备借钱吧。”郑渭说:“我们之前有借有还所建立的信誉,应该足以筹措到不少钱的。”

张中谋一听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深深明白“富借钱易、穷借钱难、闲借钱易、急借钱难”的道理:“当日我军如日方中时,借钱不难。现在北庭战况未定,只怕商人们都还会观望,尤其麻烦的是,萨曼的内乱让丝路被截断了,许多商家的货源与销路都被堵死,现在他们也自身难保啊。”

“自身难保的窘态,很多都是装出来的,为的就是怕我们找他们要钱,一旦真到了有钱可赚的时候,这些人的钱马上又会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郑渭道:“当日高昌被围时,我们比现在还要困难得多呢!照样借得到钱!”

张中谋道:“要加税么?”

“不能那么蛮来。”郑渭道:“这可是一个比仓司诸库破产欠债更可怕的举措!”

如果换了强盗出身者,就会下令对某座城市“大掠三天”,那样就可以缓解财政危机,而官僚出身者第一个反应就是加税,郑渭毕竟是商人出身,又算是个有良心的商人,所以他想了想道:“先想办法散播利好消息!那样才能借得到钱。”

“利好消息?哪里来的利好消息呢?”张中谋问。

郑渭沉吟着,忽然西面传来了郭洛的飞信,郑渭打开一看,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比听说郭洛攻克是一百座城池还要欢喜:“郭洛啊,不愧是郭洛!”

薛复问道:“怎么了?他出兵西鞬了不成?”

“不是。”郑渭笑道:“是解苏那边,郭都督用了四个营的兵力就将那条商路打通了,而且天竺那边的第一批货物也运到了马鞍山口,现在正转往疏勒、莎车!货物的量虽然不多,不过有这个消息就足够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52章 引信 下一章:第054章 银梨花开
热门: 我在江湖做美容 纸人 穿越虫族后我成了论坛大佬 逍遥小书生 迷宫之门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洪荒大佬总催更 生死翡翠湖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