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揭罗大战前夕

上一章:第056章 空谷炽焰 下一章:第058章 马象大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北庭已经进入严寒天气时,天竺的炎热却还没有结束。彼此相距万里,尤其是山路阻隔,信息的传递总是迟延的。

七月时随着第二拨进入天竺的天策官派商人的抵达,已经升为副都尉的郭汴才知道北庭发生战争的事情,他恨不得马上插翅飞到北面去,但心里却又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这一拨官派商人中还有来自宁远的使者,他带来了新的任命:任杨涿为都尉,主管天竺到小勃律地区的所有防务,全权代表天策军在大天竺地区的一切行动。

天竺相对于宁远来说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被委派到这里的将官必须有全权处事的权力。

“那么,”郭汴问使者:“大哥……郭都督进兵亦黑了么?”

他问得急切,使者却道:“没有,都督没有向北动兵,却向西南解苏增派了兵马。”

“什么啊!”郭汴的声调变得有些大:“北庭的战事,如今应该已如火如荼了吧!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却还分兵力前往解苏!”

这个问题,使者却无法回答,他只是说道:“还有,刘司马也要南下了。”

“南下?来天竺?”

“不是,是要到俱密巡边。”

“俱密?”

俱密位于解苏(今杜尚别)与马鞍山口之间,当初郭汴到了马鞍山口之后南下不远,向东南就是天竺,向西南就是俱密了,所以他知道这一片的地理,愕然道:“为什么会是俱密?大哥究竟要做什么?”

刘岸的职位是天策府司马,是在西面职位最高之人,其实应属于中枢官僚,但一直活动在疏勒、宁远之间,郭洛也无法节制他,这次前往俱密,那规格是相当的高,几乎可以代表张迈,而不是代表郭洛了。

“此外,在大雪封山之前,于阗、疏勒、莎车和宁远可能会有商人来到。”使者说:“而到了来春,来自河西甚至中原的商人都可能会到达。”

“来自河西和中原?”郭汴更加惊奇:“怎么会这样?”

“大概是由于萨曼的内乱吧。”旁边何春山说道:“萨曼内乱,丝路到了西鞬一带就断绝,而我们安陇一线的境内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商流,如果找不到个销口,商流一窒息安陇只怕得有巨大内患!”

这两年天策大唐之所以能够有这么快的发展势头,单靠内部的积累开发是不可能的,商人家庭出身的何春山很清楚,安陇眼线商业的发达在很大程度上是靠着丝绸之路商业贸易的推动,整个天策军的领土,几乎就是沿着丝绸之路作蛇形状,这虽然加大了天策大军内部的沟通成本与防务成本,在商业上却有很大的好处。

何春山继续说道:“之前我听说安陇有几个州都获得了丰收,可以想见今年粮食方面应该不会有很大的问题,但打仗是要钱的!为了支持北庭,丝路就不能被切断。现在萨曼内乱,郭都督自然着急开通解苏作为布哈拉到西鞬这一线路的补充,但萨曼内乱的本身乃是天方教两大派别起纷争的一部分,所以解苏这条支线只怕也不足以完全替代布哈拉一线,所以又必须有进入天竺的商道来做补充——我想,这大概就是都督派遣我们进入天竺的原因吧。”

郭汴听得有些怔了,他当初对郭洛派他入天竺显得很不理解,这时候才有些惊讶兄长会想得这么远。

“何参军说得没错,”使者道:“都督也是这样对我说的,如今郭都尉虽然人在天竺,但北庭的成败你也负有巨责,请无论如何要确保小勃律到揭罗的商道,同时希望在明年开春之时,当我们安陇以及中原的商人从马鞍山口南下时,能够顺利进入天竺各地。此事影响到安陇的稳定,如果无法完成,就算打赢了北庭之战,我们也会因为虚耗太多的国力而产生内乱的。”

“这个……”何春山道:“只怕很难啊。揭罗如今只是勉强站住脚跟,还有许多的隐患未曾消除,本地的土豪、国王对我们还不信任……”

“难也得办!”郭汴忽然间变得豪气起来,“没法去北庭参战已经是我的终身憾事,如果连大哥交给我的这一点事情都做不好,那我就实在太没用了!”

何春山心道:“这个恐怕不是‘一点事情’吧。”

除了唐军之外,天竺商人与外界也保持着联系,他们对唐人进入俱密、解苏地区充满了警惕,在健驮罗地区,一些改信了天方教的波斯人已经动摇,这让天方城产生了极大的震撼!

眼看大唐进一步,天方政权就退一步,难道有一天真的要拱手让出所有的世俗权力,变为纯粹的宗教组织么?

在北庭,随着天气的转冷,战士们的活动已经变得没有之前那么利索了,可以想见到了三九严冬几乎所有人都无法作战,但在天竺,一年中作战的时间却要长得多。

健驮罗虽然位于大天竺世界的西北,但这个时代的健驮罗地区,比现代来还要更炎热些,虽然进入了八月,但酷暑仍为消散,九月以后才偶有凉风——这阵凉风,对来自北方的唐军来说却是绝妙的佳音!

在北庭,将士们怕的是寒冷,而在天竺,将士们怕的却是那可怕的炎热。

因此进入深秋以后,天竺唐军的活动力反而增强了。

“会有办法的!”郭汴道:“而且我有预感,这一天会很快就到来!”

何春山看着郭汴,这个蓄须了的年轻将领是越来越有独当一面的风范了。

……

大唐境内接连而来的商旅,带来了许多丝绸和精美瓷器,以及来自远西的刺毡,来自于阗的美玉,这些都是大天竺地区婆罗门阶级与刹帝利阶级所渴望的奢侈品,天竺虽然四分五裂,但婆罗门仍然能用黄金来为数丈高的神像装身,刹帝利仍然能建造酒池肉林,由此可见这个地区统治阶层的富庶,从宁远和马鞍山口转口过来的货物,真是来多少销多少,许多中转商人都渴盼着能预先订到这些货物,不少人听到消息后从恒河流域不远千里赶来,带着无数的黄金、珍珠、红宝石、蓝宝石与象牙,用以交换丝瓷。

健驮罗地区的其他国家也因此而对唐军转变了态度,许多国王与僧侣都向揭罗城派出了使者,以往备受藐视的揭罗王在这段时间里也开始受到尊重,心中对这种变化十分自得,并因此而对大唐更加归心。

整个健驮罗地区,只有一派人对唐军充满了敌意,又有另外一派人对唐军充满了戒心,对唐军充满敌意的是天方城的天方教徒,因为唐军所做的事情其实也正是他们以前在做的事情,自从唐军垄断了从西北面通入的道路之后,他们的利益便大受损削,而对唐军充满戒心的则是休驮的国王——揭罗虽小,但背靠的大唐实力却深不可测,身边忽然崛起一个这样的势力,由不得休驮王不担心,甚至很怀疑之前的决策是错误的。

两派反唐势力因此而进一步地走近,休驮城内,天方城的讲经人伊本·图迈尔特正对休驮王阿里阿笑道:“王上,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唐军所做的一切,其实仍然在我们的算计之中吗?”

“算计之中?”阿里阿说道:“现在唐军进驻了揭罗城,揭罗人也向他们归心,如今揭罗城又在增筑城防篱笆,健驮罗各地的商人也都准备去那里贸易了,当初你说的揭罗人和唐军反目成仇的事情根本就没个影子。”

伊本·图迈尔特道:“这个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但唐军确实已经过河来了,现在要看的,就只是王上你的魄力,只要你能够狠下心来,号召诸国一起围攻他们,我们几万人打他一个,还怕打不赢对方么?”

阿里阿皱眉说:“可最近臣民们听说唐军仁义,又没有要征服我们的意思,都不想跟他们为敌了。再说他才送了汗血宝马和大唐宝刀给我,如果我现在就去打他们,只怕会被臣民们背后说我不守信义。”

伊本·图迈尔特冷笑道:“王上啊,越是这样,那就越得早些动手啊。你想想,现在唐军进驻揭罗城还不到半个月,你的臣民就已经说他们的好话了,如果再这么下去,等他们站稳了脚跟,让唐军得到了健驮罗的民心,这里的百姓以后还会再听你的吗?而唐军的那些货物虽然好,但以后他们不会再无偿送给王上了,王上如果要想用,那就要用王上你的金银财宝去换,但如果将揭罗城打下来,那样你不止可以重新占据揭罗城,而且还能够吞并揭罗国,至于唐军的那么多货物以及财宝,到时候就全都是王上你的了。”

阿里阿听了贪念大起,又想夺回揭罗城、吞并揭罗国,又怕唐军的威胁到他的统治,已经动心,只是一时还下不了决心,说道:“这个月月圆的那一天是我们健驮罗的祭祀大典,我且等到祭祀大典之后再说吧。”

伊本·图迈尔特道:“遇到这种事情,能早做决断,就要尽快做决断!我听说唐军正在向这边增兵,我们必须赶紧将他们打败,驱逐出健驮罗,然后派兵封锁进入信度河域的进出口,否则等到唐军大军开到,那时候再要动手可就迟了!王上啊,动手吧,只要你动手,我们天方才一定会全力以赴地支持您的!”

阿里阿却还是下不了最后的决心,道:“还是等祭祀大典以后再说吧。”

到了这一天月圆之日,阿里阿照惯例号令十五个附属国来进贡,他穿上了最精美的衣服,用上了丝绸与上等棉布,戴上了镶嵌着红宝石的王冠,佩戴着刚刚从唐军那里讹来的宝刀,骑着汗血宝马,来到神庙接受诸国贡品。

进入神庙之后,见庙宰神色有异,阿里阿有些奇怪,去也没问什么,等到祭祀即将开始,阿里阿忽然觉得随祭的国家数目不对,本来十五个国家都应该来进贡,这时一数却少了两个。一问之下,主祭说:“听说今天揭罗开市,降价抛售丝绸,那两个国王都往揭罗去了,刚刚派了人来告假。”

阿里阿一听勃然大怒,心想:“唐人才来了多久!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大祭祀,就已经有两个国家不来了,若在这么下去,等其他国家和臣民们都效仿起来,我这个国王也不用做了!”一张脸涨的跟猪血似的,好久说不出话来,伊本·图迈尔特在旁道:“王上,你看!”

其实揭罗城今天开市只是一个巧合,至于降价抛售丝绸,那是何春山所想出来的吸引天竺中转商的计策,为的是要来年有更多的天竺商人来到揭罗。

但到了阿里阿这里,他却马上觉得这是郭汴在和他唱对台戏!

“唐人欺人太甚!”他不顾祭祀,吼了起来:“我本来看他们是远客,这才容许了他们在揭罗立足,但他们却破坏了我们健驮罗数百年传承的神圣祭祀!若这样我都还容忍得他,那我还有什么脸面做这健驮罗的霸主!来啊!”

他唤来了国中将军:“给我点齐兵马,我要讨伐唐人!”又叫来诸国国王:“你们随我一起起兵,等踏平揭罗城之后,所有的丝绸、宝物都分你们一半!”

诸国国王之前已听说阿里阿出兵受挫的事情,对唐军的战力颇为畏惧,本来不愿意跟随,但阿里阿亲口出了话,要想不跟随也不行了,只好诺诺。

内里也有不愿意的,说:“唐军远来,只是带了货物与我们交易,听说并未欺犯我们,就这样攻打他们,似乎有些师出无门。”

阿里阿怒道:“你们不要被这些小恩小惠欺骗了!他们现在装得温顺,那是因为立足还未稳,若等他们立足稳了,那时候就要攻占我们的城市、侵夺我们的土地、奴役我们的臣民了!”又说:“我意已决,凡是不愿意的,那就是和我作对!”

诸国都怕阿里阿的淫威,又贪图唐军的财宝,便都答应了。

当下以休驮国为首,共召集了三万大军,其中以三千象兵作为中坚向揭罗国开来。

这边军队还没集结完毕,那边唐军已经收到了消息,虽然三万大军的数目很多,但唐军经上次一战之后,对天竺的军队并无惧意,对着前来贸易的诸国商人以及揭罗王,郭汴怒道:“阿里阿名刀收了,宝马收了,现在却出尔反尔,要来攻我,好,让他来,我要让休驮小儿知道我大唐横刀究竟是吃荤的,还是吃素的!”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56章 空谷炽焰 下一章:第058章 马象大战
热门: 云雀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学生街的日子 艺术谋杀 裴公罪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非常道2:20世纪中国视野中的世界话语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被爽文男主宠上天 洗洗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