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少年俘虏营

上一章:第060章 契丹后族 下一章:第062章 改造俘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耶律屋质从耶律朔古的营帐中出来,又来找耶律察割,耶律察割问道:“屋质,怎么晚了,还来做什么?”

耶律屋质道:“刚刚从详稳处来,他正发脾气,说两大重将互相不协,正准备撤掉副帅呢。”

耶律察割一听哈哈大笑,道:“撤掉忽没里?他才不会干这种事情呢!忽没里是谁?那是代替太后来监军的!耶律朔古谁都敢得罪,就是不敢得罪他!现在的契丹,乃是述律氏的天下啊!”

耶律屋质连忙说道:“察割老哥,这话可千万不能乱说啊!”

耶律察割冷哼道:“我见你也是耶律近支子弟,这才和你说真话!”

耶律屋质道:“耶律与述律,乃是密不可分之体,天皇帝、地皇后,天敌不可分,皇族后族也是一体。说什么契丹是述律氏的天下,现在的皇帝陛下,仍然是我们耶律家的啊。”

耶律察割冷笑:“现在的皇帝是姓耶律的……但是太后却有废立皇帝的权力!”他并不是狂妄不知收敛的人,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说:“太后的手段,整个契丹谁不知道!自天皇帝死了以后,整个国家就唯她独尊!人皇是嫡长子,也是她的儿子,不一样被她说废就废了?”他拉着耶律屋质道:“你知道的,太后虽然喜欢当今皇帝胜过人皇帝,但他更喜欢的,却是李胡!”

耶律李胡是耶律倍和耶律德光的弟弟,耶律阿保机与述律平的第三个儿子,最得述律的欢心,此事契丹无人不知。

“今天的皇帝陛下,到了明天未必就不会成为第二个人皇帝!”

耶律察割的这句话让耶律屋质大吃一惊,忙说:“太后毕竟是皇帝陛下的生母,母子之间,不至于如此。”

“母子,母子!国家大事,容得什么母子情?”耶律察割道:“人说子女犹如骨肉,但她连自己的手都切得!何况是已经离体了的一块肉!”

述律平手段高明,在耶律阿保机刚死的时候,她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便坚称要带领阿保机的部分大臣殉夫!众大臣苦劝之下,她仍然不肯罢休,硬是斩断了自己的一只胳膊来代替自己“相从天皇帝于地下”!以此逼得大部分政敌为阿保机“殉节”,一个女人竟能利用丈夫的丧礼来葬送政敌,其坚忍真令人感到恐怖!而其对权力的执着亦可见一斑!

耶律察割道:“回纥人起自漠北,但我契丹却本属东胡派系!建基潢水,正在东胡漠北之间,但主次却还是要分明!现在太后为了怕漠北受到震荡,为保住漠北而进兵北庭,却弃中原之大利于不顾!你说她这到底是为了契丹,还是为了述律?”

耶律屋质道:“中原虽有大利,但北庭却有大害——如果让有鲸吞天下的天策军成了气候,只怕将来我们不保的可就不止是漠北了!”

“天策军有鲸吞天下的志向,难道中原李从珂就没有么!天策军可以从北庭袭我漠北,难道李从珂就不能从燕云袭我东北么?”耶律察割道:“从燕京到潢水,可比从北庭到漠北更加容易!漠北诸部,对我契丹并非死心塌地!渤海也还有不服我们的移民,靺鞨、女真时叛时定,辽东高丽贱狗现在貌似恭顺,其实却是一直在找新主子,一旦唐军出辽西,渤海遗种、女真蛮子后院起火,高丽响应于辽东,那时候东胡的基业可就危险了——这些太后就都没看到么?为什么就只看到漠北的危险!”

耶律察割其实与其说拥护耶律德光,不如说他更倾向于耶律倍,耶律倍是耶律氏的嫡长子,述律平废皇太子而立耶律德光,纵然她有再充分的理由,在耶律氏看来这种干涉到耶律氏顺位继承的做法这也是难以接受的!而且耶律倍人流亡在外,但仍然有子嗣留在契丹,述律平通过两次政治大变动——迫使政敌殉葬和改变契丹继承人——将大部分政敌打压了下来,但拥护耶律倍一支的人仍然没有断绝,只是暗暗匿藏起来而已。

而对进兵北庭一事,契丹内部也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只是在东方不敢公然与述律平对抗,等到了前线发现战事不顺之后,内部的矛盾就爆发了出来。

耶律屋质年纪虽然小,但他从十来岁上就已经出来做官,亲炙过阿保机时代到现在的种种变动,所以耶律察割只是微微露意,他却将就已经洞察到了他内心真正的想法,这时却也不点破,只是问道:“那么察割老哥准备怎么办?就这样拖到我契丹在北庭兵败,好将太后羞辱一番么?嗯,那样的话,或许有机会让太后好好反思反思。”

耶律察割一怔,皱起了眉头说:“这种事情哪里能做!一旦兵败,别说我契丹声威大损,我军也必元气大伤!用数万精兵来换取那个老太婆的反思,这个代价太大!”

耶律屋质道:“若不然,就要请得陛下允许我们在尚未被拖入泥潭之前退兵了。”

耶律察割道:“这虽然最好,但我们和回纥有夹攻北庭的盟约,现在激战正酣,忽然就要抽脚,陛下脸上也下不去。”

耶律屋质道:“退兵不可能得到许可,拖延又会误国,既然如此,我看就只有第三条路了。”

“什么路子?”

耶律屋质道:“请老哥为整个契丹计,暂时放下成见,与忽没里合作!”

耶律察割一怔,冷笑道:“要我跟那个没用的老匹夫合作?”

耶律屋质道:“忽没里虽然没用,但他毕竟是自己人!就算述律氏再怎么跋扈,你认为太后会让姓述律的来当契丹的皇帝么?会让她的侄子侄孙来代替她的子孙么?”

耶律察割道:“那当然不会,侄子侄孙再亲又怎么亲得过自己的子孙。”

“那么将来契丹的天下,就仍然是耶律氏的天下。”耶律屋质道:“太后渐渐也老了,就算再跋扈,还能跋扈几年?这个江山,终究还是我们的!述律氏的女人再怎么厉害,终究还是要来当我们耶律氏的女人。或许西征北庭本身是错的,如今再要东归去争中原的大利一时也来不及了。但如果我们不奋力作战,致使原本可能消除的隐患不能消除,而中原的大利又已错过,那时候岂不是前后两失?那却不是错上加错?”

耶律察割听到这里道:“屋质,你今天是来给忽没里当说客的啊!嗯,忽没里使不动你,是耶律朔古派你来的吧!”

“详稳没派我来,是我去见他!是我自己要来!”耶律屋质道:“不过,就算我是被谁派来的都好,察割老哥,你说我刚才讲的话究竟有道理不?”

耶律察割沉着脸,好久没说话,耶律屋质便要让他静一静,才要出帐时,耶律察割忽然说:“天策军其实也不是没破绽。”

“什么?”耶律屋质一愕。

耶律察割道:“这两个月来,我一直主东翼,但东翼的天策军虽然少些,却没什么破绽可寻。”

这次契丹西征,述律氏以有丧亲之痛冲在最前,故忽没里主持着西翼,与岭西回纥保持沟通的也是他们。而耶律察割则位于后方,保护归路、破北庭东部诸砦、围攻折罗漫山城等战事,都是他在指挥。

“天策军的主力集中在北轮台城,通往伊州的路上布置的兵力不算很多,但目标明确,就是要死守!他们的守城是出了名的,一旦下定了决心,我们要拿下折罗漫山城就非常困难。如果想要在三个月内拿下,我敢断言绝不可能!”

折罗漫山城可不比孤悬在外的小金山,其背后即为通往伊州的道路,且背靠天山,本身就是险要之地,过去两年的修补又使得城池防御工事完整,储蓄又较丰,杨易对此作了十分仔细的安排,又交代了只要能够守住折罗漫山城,其它一切都不用管。因其准备充足而战略目标明显,所选将领又都是稳重之辈,因此耶律察割纵然出动所有的皮室精锐要拿下也不容易了。

“但是北轮台城这边,反而有可乘之机!”耶律察割说道:“这次如果唐军的主帅是一个老成持重的人,我们反而更难办。但张迈和杨易却都不是这样的人,他们都喜欢冒险。杨易既要防守,却又不肯放弃优势,所以才会有夜袭回纥大本营的举措。他既要内缩,想要尽量减少消耗,却又不肯放弃阻止我们会师的机会——他大概是不甘心让我们会合得太过容易了。也就是说,这人在战略上还在摇摆着!他是一个主攻的人,他的所有布置,显然都不是为了防守。诸营犄角响应的阵势,是为了随时出击!所以他们的骑兵有时候会游离出主营百里之外来截击我们!这固然展现了他们的骑兵有能力与我们野战硬拼的能力,但这根本就不是防守之势!虽然有心利用严冬来将我们冻死冻伤,但如果我们露出破绽的话,他不会等到寒冬,他会以在寒冬到来之前就将我们歼灭为荣!”

耶律屋质听得有些兴奋起来:“老哥是说,这就是他们的破绽?”

“得利用得好,才可能是破绽!”耶律察割道:“但是这也不是忽没里能够利用的破绽!何况我们和回纥本身,也有破绽。就算杨易因为按耐不住而出击,我们与天策军之间的胜败之间也只是五五之数……”他说到这里,冷笑道:“所以我一直不认为进攻北庭是个好选择!”

……

柴荣这段时间里,是在轮台防区的东北、西北两边跑。他是少年兵的副队正,不过,连完成训练的新兵,都只能被安排在第二、第三环,这批尚未完成训练的少年兵就更加不受老兵老将们的信任——他们不是不信任这批少年的忠诚度,而是不信任他们的战斗力。

“一批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干什么!”

许多老兵、老将心想。有许多人似乎忘记了,他们在岭西的时候,从新入伍到取得威震西域的胜利所费的时间其实很短。

老家伙们(其实大多数人只是资格老而不是年纪老)总是这样的,自己经历过了那个阶段,却不会去体恤现在正在经历这个阶段的晚辈,老家伙们总是认为自己和晚辈们是不同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嘴脸常常让石章鱼等气愤极了。

可气愤归气愤,没权没位的他们人微言轻,根本就轮不到他们做主,甚至连建言的机会都没有,上峰安排他们去做什么,他们就得去做什么。

昨天,可是被安排去做巡逻,今天,可能是被安排去护马,明天,可能是被安排去安抚暴躁的牧民……总之都是一些辅助性的事情。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老家伙们这样做其实也是出于对他们的关心爱护,没让他们去干太危险的事情,没一下子就将他们推向前线。

然而石章鱼也好,陈风笑也好,全都暗中叫骂,在他们看来这哪里是爱护,根本就是剥夺了他们立功的机会!

柴荣这一部在那次诱敌胜利后不久,便被委派了一个新的任务,是到内二防一个地方去看管一些少年俘虏。

这些都是年龄介乎十三四岁到十六七岁的俘虏,这次回纥是全民男丁都上了阵,四尺半以上几乎都出动,五尺以上就要骑马上战场!那些年龄偏小一点的,比如十三四岁者,不能杀敌也得帮忙料理后勤,比如就地牧马放羊等等。

唐军与回纥的几次冲突中互有损伤,忽有俘获,总的来说,唐军的编伍更加严整些——萨图克取得岭西回纥的军政大权毕竟还不到一年,让他从容整理的时间只有一个冬天,所以许多细节工作自然就做得没唐军好。

杨易将军队一层一层地排开,强者在外,弱者在内,回纥人很难突破外面几环精兵悍将突入到内部袭扰唐军的后勤与民部,但回纥人的布置却不像唐军这般有序,他们的补给也不像唐军的准备来得充分,所以唐军的游骑兵便常常有机可乘,侵入其薄弱环节,打乱其阵脚。

由于这样,两个多月来唐军俘获的回纥军民数量要比被回纥人俘获的多出好几倍!这里头十二岁到十六岁的少年共有七百多人,天策军对于难以归化者手段十分严厉,尤其是在战争期间,哥硕那种灭绝做法也没有受到追问,但对未成年人张迈却更倾向于怀柔,只是战争进行期间唐军也没有多余的经历来劝化他们,所以安排了他们在内二环一个小山头上,让他们做一些苦工,让一些牧民来看管。

不料这七百人中却很有一些顽劣之极又强悍之极,有一次竟然试图杀死牧民逃跑,事情虽然未能成功,但那也是唐军的预防措施做得好,临近的三营府兵闻讯同时出动联手镇压,这才将隐患压下。

此事之后,对剩下近六百人的处理便成了一个颇为棘手的问题,就算狠辣如杨易也不想对这群少年下杀手,郭师庸建议将他们运往高昌去,不过那也得大费功夫,张迈却道:“我们好像有一批少年兵吧,调他们来管他们!少年兵管少年犯,正对路!”

他随口一句话,柴荣就被调了来内二环,对于这个决策,石章鱼等人大感郁闷,然而进入姑臧草原后所受军训的第一条就是军令如山!何况这是张迈亲口下的决策,岂是他们几个少年的几句腹诽所能推翻的?

被调来看管这些少年俘虏的少年兵一共两个队,一百人,这些人不比牧民,乃是刀马俱齐且编制完备的,以一压六那是绰绰有余。

在石章鱼等满口怨言的时候,柴荣却比较乐天地认为这未必是坏事,来到这里之后他的自主权又大多了。原本他只是副队正,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兵在做正队正呢,来到这里之后,另外一队也归了这个队正管,这位队正对柴荣颇为倚重,所以柴荣就得到了更多的权力,在这个一百人的少年队伍里头,他已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另外一个副队正叫呼延昭,也被柴荣的智勇器量所折服,因同龄人的缘故,这些小头目对柴荣的亲近远在对那位队正之上,这让柴荣成了这群少年兵的孩子王。

“娘的!眼看着本来已经冲到外二环了,随时都能和那些契丹斗一斗了,转眼却被调到这里来!这算什么!我们要牧马放羊的话,在河西就行了,何必跑到北庭来?”

石章鱼等叫嚷着,呼延昭也很不满,少年家心肠直,心里有怨气就要发泄,而发泄的最佳对象,自然就是那些少年俘虏!

“娘的,都怪这帮回回崽子!”望着也正一肚子怨气在捡牛粪的少年俘虏,石章鱼眼角忽然流露出凶狠的光芒来。

这时候,柴荣正在队正的营帐里,商议着如何调教这帮小回回。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0章 契丹后族 下一章:第062章 改造俘虏
热门: 青春的证明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玻璃钥匙 继承遗产后我嫁入了豪门[穿书] 汉尼拔崛起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斗破苍穹 我只想好好读书 身患绝症,要室友亲亲才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