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接口

上一章:第063章 无名谷 下一章:第065章 相认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条件?”柴荣问道。

拔野道:“放了我们的人。”

柴荣有些愕:“什么意思?”

拔野道:“就是放了我们所有的人——所有愿意走的人。”

柴荣盯着拔野,似乎在确认他的诚意,好一会,终于道:“好,我答应你。”

便到人群中来,这时呼延昭等正在分发果子吃,他们手头的干粮也有限,这时候整个山谷都沉浸在一片抑郁的气氛之中。

柴荣对呼延昭说:“现在队正死了,咱们这两队人马,总得选出个首领来。”

呼延昭道:“那何必说,自然是你来当头,我们都服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权队正,我来做你的副手!”

石章鱼、陈风笑等都道:“对,副队正,我们都服你。你做我们的权队正吧。”

柴荣道:“如果这样,那我就要下令了。”

呼延昭等都道:“好!”

柴荣便召集了所有人,对所有少年奴隶道:“愿意去投靠契丹的,我许你们离开,去吧!各自寻生路去吧!”

石章鱼等都听得呆了,叫道:“队正,你说什么?”

柴荣道:“我说让他们走!”顿了顿,又道:“那些愿意去投靠契丹的,都可以走!”

将近一千个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人敢动,呼延昭叫道:“队正,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柴荣道:“留在这里,也不过是等死,留着他们和我们一起死,又有什么用。”

石章鱼还要声辩,柴荣道:“这是做权队正以后的第一道命令,你们都不听了么?”

众人面面相觑,呼延昭、石章鱼等都不忍叛他,就暂时不说话。

但众奴隶却还是不敢动,柴荣道:“你们考虑一下吧,一顿饭以后就决定,如果不想走的,以后就不能走了。”

众奴隶三三两两地商量着,有些似乎心动,但更多的是不敢,还有一些道:“队正,我们愿意和你一起,我们不走!”却是一些得到过柴荣照顾的少年。

终于有一个道:“你真的……放我们走?”

“是。”

虽然大多数人还是不信,但有一些想想柴荣素来守诺,就大着胆子爬上草堆,柴荣道:“要离开的话,一个个地走!”

那几个奴隶爬上草堆后慢慢爬下,忐忑不安地走出谷口,谷口早有契丹士兵很警惕地戒备,那几个少年奴隶吓得双腿发抖,石章鱼忽然拿起弓箭来对准其中一人的后心,柴荣喝道:“不准射箭!”

终于,有几个奴隶跑出了弓箭的有效射程,逃到契丹人中去了,契丹人不知道这些人干什么,一下子就将他们押住。

众奴隶这才相信柴荣真要放他们走,有一大半便跃跃欲试,几十个人便往草山冲,柴荣拔出刀来,喝道:“一个个走!敢掀乱草堆的,杀!”

那几十人爬上草堆之后慢慢溜下,仍然如先前般离开,如此一批接一批地离开,半个时辰后,走了有四百多人,忽然间谷外响起了哭号声,却是契丹人不明白柴荣为什么忽然放人,正在拷打那些少年奴隶,可是那些少年奴隶能供出什么呢?柴荣并未安排什么诡计,这些少年奴隶说是这位权队正发好心放他们走,契丹人反而不信,越发认为这些少年奴隶是别有用心,全部用绳索捆起来,串成了一团。更有拷问者被鞭打地满地乱滚!

还在谷内的少年听得心里发寒,心想真逃出去了,也不晓得是什么命运,一时间再无这个念头。

柴荣道:“还有人要出去不?再不出去,便再不许出去了!”

剩下的少年奴隶见出去的人是这等下场,心想还不如留在谷中,一个已经归化了的头目道:“队正,我们愿意跟着你。是生是死,都跟着你!”

众奴隶纷纷道:“是啊,我们愿意跟着队正。”

“那好!”柴荣道:“既然这样,那往后我们便同生共死,如果出得此谷,我们之间就不再分什么主奴,彼此都是兄弟了。”

众少年奴隶一听都高兴起来,他们高兴不是因为听说柴荣要帮他们脱奴籍,许多人在唐军中过了一段日子后,也都知道柴荣地位不高,要帮他们脱奴籍还得向上申请,他们高兴的是,从柴荣的语气中似乎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呼延昭、石章鱼等也都听出来了,齐声问道:“队正,你有办法了?”

柴荣点了点头:“有点头绪,不过必须是谷内所有人齐心协力才行,之前众胡儿少年之中有些对我们归心,有些却还一定会扯我们的后腿,所以我必须先将那些扯我们后腿的人找出来。”

呼延昭、石章鱼等都道:“原来这样的。那现在怎么办呢?”

柴荣道:“呼延,你带人准备好马匹、粮食、随时行动,把大马车都拆了毁掉!堆在草山边,不能留给契丹人,章鱼,你带人将剩下的草料也都堆在谷口,准备好火把,我一下令你就放火!”

众少年各自领命去了,这次他们除了带了战马一百二十匹之外,还有带来运草的下等马三百多匹,拆掉了大马车,又得五十多匹,差不多可以人骑一马还略有剩余,不过那些用来运输的下等马腿短,有耐力却冲刺力不足,没法和战马相比。

柴荣见众人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这才对拔野道:“我守诺了,你呢?如果你欺骗了我,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带领兄弟们冲出谷去!”

拔野冷笑道:“天下间就只你守诺么?”

柴荣喜道:“那么真的有路?”

拔野道:“跟我来!”带了柴荣到一块大石后面,那里竟有一个被他打昏捆起来的少年,此时已经醒转,看着柴荣、拔野,眼中充满了畏惧,拔野道:“这家伙知道路,我刚刚趁乱将他捆在这里了,要不然你一说放人走,他一定第一个逃。”

柴荣大喜,当即下令,让石章鱼点燃了草山,谷外契丹望见忽然起火都惊呼起来:“这些汉家少年,真的宁死不屈么?”

草山到处都是引火之物,不片刻就烧得大火冲天而起!将半座山谷都照耀得通明。

拔野嘿嘿笑道:“这下可好,大火熄灭之前,火把都不用!”

柴荣却看着那冲天大火,说道:“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来!白白损者一营将士……”

拔野冷笑一声,已经推着那个本地回纥在前带路,柴荣与石章鱼领人在后面跟着,呼延昭与庚新断后。

队伍越走越深入,越走越崎岖,在很多地方都没法骑马,因为两边岩石逼得太近,必须下马步行,一直走了八九里,走到了山谷的另外一边,两边悬崖壁立,看得石章鱼等倒抽冷气:“这里真的有出路?”

那本地回纥少年对拔野道:“你得守诺,出去以后真的放我走!”

“快走吧!”拔野推了推他:“你什么时候见我撒过谎?”

那少年才带着他们走过一片乱石,拨开一堆枯藤,枯藤后面果然隐隐有个洞,黑乎乎的不测深浅。柴荣心想:“这个洞真是隐蔽,我们虽然来了好些天,但没他带路也找不到。”

拔野道:“你先走!”点了火把跟着,过了一会传来叫声:“真的有出路!快来!”

石章鱼道:“队正,要小心!”

柴荣道:“咱们都是死里求生的人,这点险都不敢冒么?”

一路钻了过去,走了有一百多步,越走越觉得宽敞,终于眼前一亮,洞口这边有星月照射了进来,拔野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呢!

柴荣大喜,催促着队伍赶紧跟上!

这个洞穴实在不好走,整个队伍走了半个多时辰才全部钻过,呼延昭在后面处理掉痕迹。

过了这个洞穴,却是在那个山谷的西北面了!草山燃烧所冒起来的火光看起来已经很远,那少年奴隶继续在前面带路,又走了十余里路,天色黑到了极点,东南面却有点点光芒,那少年奴隶说:“我们都出来了,那边是南面,一直走可以到北轮台城,那边是北面,再走五十里就是沙漠了,沙漠里头有个小绿洲,我就在那里出生,不过现在应该干涸了。”

柴荣道:“好,你可以走了。”又对拔野道:“你也可以走了!”又让石章鱼牵来一匹战马送给他,又送了他一把刀,说:“这个给你,希望你能在这场大战之后活下来。”

拔野接过了刀与马,却道:“我们回纥人看不起曾经被俘虏过的人,我就是回去也没什么前途了。看契丹刚才那样对逃出草山的人,我去投靠他们,也没好日子过。”

柴荣道:“那你要投靠我们大唐么?如果你投靠我们的话……”

“我不投靠你们!”拔野道:“你的人不错,如果你是唐军中的大人物的话,我或许会投靠你,但现在你也只是个小卒子,唐军的将军都不将你当大人呢!我去跟着你,又有什么出息?”

“那你打算干什么?”柴荣道:“契丹你不投靠,回纥你不投靠,我军你也不投靠,北庭虽大,却没有第四家势力了啊。”

“我谁也不投!”拔野说道:“从今往后,我阿史那拔野就是自己一个人!我自立一杆大旗!去做马贼!”对柴荣道:“我们的人……”柴荣知道他指的是回纥,“如果不想跟你,也让他们跟着我走吧!”

柴荣看着这个荒野中的少年,内心忽然生出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来,现在,拔野还不算什么,大概没人会重视他,而且他本人也还显得有些稚嫩,但柴荣觉得,如果再过十年他还没死的话,那一定会是一个英雄!

“好吧!”柴荣对那些少年奴隶道:“所有愿意跟随拔野的人,你们都自由了!都去吧!”

众少年看看柴荣,再看看拔野,有一半人跟了拔野了,柴荣将那些下等马分了一半给他们,这时曙光即将突破云层,两拨少年上马诀别,柴荣道:“将来等我做了将军而你如果还没死的话,你就来投奔我!”

拔野哈哈大笑,说:“好!如果唐军打了败仗,而你也没死的话,你也来投奔我!”

说着就赶着劣马,慢慢离开,刚才带路的那个回纥少年本来被放走了,这时又回了来,跟在了拔野身边。

当东方旭日升起,石章鱼靠近了,问柴荣:“队正,我们回去吧。”

这时候他们还剩下约三百人,柴荣望望南方,说道:“现在南边只怕到处都有契丹人的骑兵,我们这拨人太过弱小,只要撞上了一拨,马上就得全军覆没!”

“那可怎么办?”

“我们先向西北区。”柴荣指着拔野离开的方向。

“西北?”庚新道:“那不是回纥人的所在么?”

“是的,契丹人不会想到我们会往西北逃,所以我们才有可能因此而逃出生天。我听老队正说,契丹人与回纥人还没有会合。”柴荣说:“那么在他们之间,同时也在北轮台城的正北方,有一条线应该是三军交叉之处,那个地方最危险,却也最安全,因为是契丹与回纥的兵力同时都最难达到的地方!我们就走到那里,然后南下!这样我们生存的机会应该会大很多。”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哪里是契丹人与回纥人的兵力同时最薄弱的地方呢?”

“跟着拔野走!”柴荣说:“他现在的手下里应该有熟悉本地地理的人,而且他才从回纥那边来,应该知道一些回纥人的情报。他要做马贼的话,也一定会去找契丹、回纥的势力同时最薄弱的地方,只有在那种地方他才有机会生存。”

决定下了以后,柴荣便带着三百个少年一路缓缓向西北走来,他们且走且躲,路上偶尔会遇到巡哨的契丹骑兵,但幸而都被他们躲过去了,后方呼延昭又说契丹人似乎发现了一点他们的踪迹,可能在后面逼近,好几次他们要向南时,却都发现前方有契丹的人马,因此又被迫折回。也幸而所有人都行走得十分小心,而且他们又走对了路——契丹人突入山谷之后。

柴荣不敢停留,一路往西北走了数日,看看干粮已经吃光了,就杀了几匹劣马就着果子吃,吃不完的肉就都带着当军粮。

“差不多可以南下了。”柴荣说:“如果这一路遇到我们自己人,那么我们这条命就捡回来了,但如果遇到敌人……”

“那就冲杀过去!”石章鱼等高叫道,柴荣哈哈一笑,虽然他觉得凭着手头的这些少年与劣马,想要冲杀回去可能性不大,却还是道:“好,等派出去侦查的哨骑回来,我们出发吧。”

东西南北的哨骑在一顿饭之后都回来了,东南、西南都没有特殊的情况,但派往北边去的哨骑却带来了一个吓人的消息:“队正,西北面五里外,好像,好像……”

“有大军么?”柴荣问。

“这……不是大军,不,有大军,可是……”

柴荣见这个兄弟这样吞吞吐吐的,有些奇怪,就让呼延昭暂领队伍,自己带了几个人随着这个少年斥候前往他发现异样的地方。

他们穿过一片白杨林,在那个少年斥候偶尔发现的一个地方往下张望,柴荣也忍不住吓了一跳!

这是一个十分隐蔽的河谷,然而由于河流干涸,整个地形都已经变成了干渍,周围突兀的土丘与戈壁形成了天然的防护,遮蔽了往来骑兵的视野,如果不是柴荣偶然间来到这附近,只怕谁也不会来注意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更不会想到在这个临近沙漠的地方,竟然驻扎了一支军队!

不,这不止是军队!柴荣放眼望去,看到的兵马虽多,但更多的是羊群!

北庭正处于全面战争当中,但这个隐蔽的河谷却显得十分平宁,似乎外界的战争都与此间无关。在河谷里活动着的人,看上去不像战士,而更像牧民。

干涸的地面被挖出了一个个的大坑,大坑中都是泥浆——更确切地说,那是地下水!因为混在泥沙中所以看起来很浑浊,如果泥沙太多就会觉得是泥浆,但却还可以喂羊饮马,还有回纥人在用桶打了之后以麻布包着干沙过滤,过滤了几次之后想必人也可以喝了。

这里位于沙漠与草原的交界处,地面的水干了,但地底却还存留着水,像这样的地理情报,只能是某个牧民在偶尔间发现,然后在当地的游牧部落中流传开来,而很难是由堪筹营勘探而得。

“这是回纥人的秘密驻地!”柴荣心道:“这个地方,本来应该没有水没法久留的,但现在却被他们掘出了水来!回纥人驻扎在这里,只怕是有重大图谋!”

但很快地他又发现了,河谷中除了回纥人之外,似乎还有另外的军马,由于河谷之中不树旗帜,所以一开始柴荣没有注意到什么,但这时候定眼细看,才发现位于东面的那些军马,所穿的衣服,所立的营帐,竟然都不像是回纥!

“是契丹!是契丹!他们……竟然已经在这里会师了!”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3章 无名谷 下一章:第065章 相认
热门: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超喜欢你[娱乐圈] 荒诞世界 禁书 不准跟我说话! 残疾人宣言 ABC谋杀案 末世夫夫现代种田日常 见鬼 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