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相认

上一章:第064章 接口 下一章:第066章 柴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气越来越冷,尽管今年北庭的冬天来得没往年早,但是在这个地方是别期待着能有什么暖冬的。

没有降水,也就没有下雪,但空气中所带的萧瑟却如利剑一般刺砭着每个人的皮肤。在这个地区,所有经常在户外活动的人皮肤都不可能好,每个冬天都仿佛要对抗刀割,久而久之皮肤的某部分都会形成深壑,望上去犹如皱纹,三十岁的人可以看上去仿佛已经五十岁。

不过,在这种环境下熬过来的人,只要营养还跟得上,体力其实比中原地区保养得珠圆玉润的人更加强韧,这是拼杀的世界,这是野兽的世界!荒野的折磨既是一种伤害也是一种磨练,成年处在这种环境下的部族尽管无法像全面发展的华夏民族那般创造出巨大的财富,但可以形成全民皆兵的强大军事力量,以此傲视这个世界!

萨图克从帐中走出来,望着已经干涸了的白杨河,现在纵马就可以踩过去了,但唐军自换了郭威作为西线南北的前方守卫者以后,进兵就变得更加困难,同样的兵力,在不同的将帅手里竟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效果。郭威手中所掌握的正规军并不比之前强,但他竟能有效地发挥民兵的力量,将之作为防御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形成了盾牌与铠甲,而府兵正规军就成了单纯的剑,可以随时攻击刺杀。

在守城战中,郭师庸能够将民兵运用得很好,但在营寨战与野战中发挥民兵的作用,郭威所发挥的才智却得到了许多唐军将领的认同。

“果然不愧是民兵将领出身。”一些岭西将领说。这句话貌似是赞扬的,其实却还是有意无意地在强调郭威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伙“民兵”。

尽管出身于贫贱,但在成为威权之后还是或多或少地会无意识地产生对后来者的轻蔑,这种共通的毛病即便是唐军岭西兵将也不能免俗,还好,当前这种毛病尚不严重,至少还未影响到唐军整体的战斗力!

“郭威么?”

萨图克拿着刚刚到手的情报,口中说出了这几个字:“姓郭?莫非又是郭家的人?之前怎么没听说?”

霍兰等都明白,萨图克口中的“郭家”不是别人,正是郭洛的家族,这是当前天策大唐除了张氏之外的第一家族,就家族实力而言,也可以说是整个西域最有权势的家族,天策唐军中忽然冒出一个姓郭的高级将领,萨图克等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是否是郭洛的同族。

“应该不是,”霍兰说道:“如果……是的……话,那么……之前我……们的情报……至少应该知道他。”

岭西回纥对天策军的刺探虽不全面细致,但二三十个主要将领的基本情况却还是掌握了,从最近这段时间郭威的表现看来,萨图克对他的评价认为此人绝对属于这二三十人之内。

“或许是刚刚投靠的降将,”萨图克说:“这人用兵的手法十分稳健坚实,不是那种纯粹依靠天赋的少年天才,是靠年月磨练出来的,所以决不是战场上的新丁!”

这几年唐军之中也崛起了几个少年将领,如杨涿、郭漳等人,都在某一方面有天才之称,但萨图克对这些少年郎的评价并不是很高,尽管欣赏,却并不忌惮,他认为这些少年虽得力于父兄的助力而迅速上位,但同时他们的父兄对他们来说也形成了一座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从杨易、郭师庸的高度,他就能推断出这些少年将来所能达到的高度,纵然会成为名将,但可以限量的名将还是好对付的。

但是某一些人,其器量却是不可限量,这样的人,哪怕眼前尚微弱,却会引发萨图克的忌惮之心——这种情况,当年在他第一次见到张迈留下那段“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华夏,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大唐!”的勒石铭文的时候曾产生过。

“汉人之中,也是英雄辈出啊!”

萨图克心里默想着,如果自己死了,能够抗衡天策唐军的后继者又在哪里?

……

一骑飞驰而至,却是从北面来,入帐以后呈上秘密信件,萨图克打开之后点了点头,霍兰道:“是……是在……那边么?”

尽管是在自家主帐之内,他的这句话仍然显得很秘密,仿佛怕被人窃听去似的。

“嗯。”

这个时候,自归附以来深受萨图克器重的葛览竟不在军中,他哪里去了呢?

那是乌宰河一战以后,萨图克最重要的布置,近期内他虽然还不停地随唐军发起间接的攻击,但郭威之所以能够坚稳地守住,一方面与他本人的能力有关,另一方面也由于萨图克没有尽全力!

唐军之中有些人以为是寒风削弱了回纥人与契丹人的战斗力,但只有回纥与契丹少数的高层知道真正的原因——一场更大的沙尘暴正在酝酿着!

漠北新旧霸主正在某个地方联手,准备一举击垮威胁着他们称霸与生存的强敌!

……

郭威有一种灵敏的嗅觉,似乎闻到了白杨河对岸飘过来的味道,所以当张迈发文调他往北轮台城议事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担心的,但丁浩、田安等却都很高兴,觉得这对郭威来说是很好的机会,能被元帅调去议事啊,这说明元帅越来越看重郭威了,看重郭威,也就是看重他们!

在敌人没发觉的情况下,郭威骑着张迈刚刚赏赐给他不久的汗血宝马在昏色之中赶回北轮台城,当晚都在赶路而没有休息,为的是借着夜幕的掩护。

抵达北轮台城时,张迈还特地派了马晓春来接他,这种规格让随行的田安倍感兴奋,当然,入城后田安就只能止步于议事大帐之外再之外的篱笆之外,目送郭威进去——这座大帐帐顶树立着张迈赖以威震西域的赤缎血矛,此时此刻,连中郎将级别的人都没资格进去,将军级别的人不得宣召也不得入内,而郭威不过是一个都尉,得以入内显然是破格了。

大帐之内,人数很少,只有张迈、杨易、郭师庸、李膑、石拔五人,行军司马都没有,会议书记也没有,只有卫飞侍立在旁做护卫。

见到郭威进来,张迈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升郭威作中郎将,诸位有没有意见?”

郭威一愕,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反应,石拔首先叫好,李膑道:“快了些吧。以郭都尉的能耐,胜任中郎将有余,但升得太快,恐招军中非议,对郭都尉来说未必是好事。”

张迈却道:“和平时期按部就班,现在却不是和平时期,甚至不止是战争时期,而是决生死定存亡的关键时刻,这时候谁有能力我就让谁上!既然大家都看明白郭威有这份能耐与器量,我就不想顾及什么陈规!”

杨易道:“元帅既然有了决定,那我没意见。”

郭师庸道:“我并不赞同。理由与李司马一样。但元帅若认为有必要,我也不极力反对。”

“好,你们的意见我明白了!”张迈道:“那这次就算是我独断。郭将军,上前!”

郭威上前行礼,张迈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中郎将了,我是破格提拔你,告诉我:你接下来的表现,不会有损我的威信!”

若是石拔这时定然激动得慷慨激昂,郭威却很平静地道:“对回纥的下一场大战,便是末将证明元帅眼光之时!”

张迈大喜,扶了他起来,说道:“好!不过,接下来我们要对付的,可不止是回纥!”

郭威愕然道:“元帅要调末将去对付契丹?”

“不是。”张迈道:“没必要调来调去的。东面现在有春华和黑虎挡住,他们已经打得很顺手,用不到你的力量。不过我和杨都督商议过,准备在接下来在北庭这个战场上,来个东守西攻!”

“东守契丹,西破回纥?”

“不错!”张迈道:“契丹人攻势强劲,骑兵又灵活,我们的步兵阵无法追敌,骑兵对上他们又没有优势。而且他们是久战久练之兵,内部磨合已久,临战之际要想他们露出破绽很难。但回纥方面却不然,他们最精锐的骑兵并不见得比我们强,而他们的弱点却较明显,一旦寻着马上就会形成致命的破绽!且岭西回纥整合的时间不长,真到了生死既决的当口,必有疏漏,那就是我们的机会了!不过契丹人十分老辣,可不会坐等我们先攻回纥将他们各个击破,就算他们没有会师,一见到我们猛攻回纥也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发起进攻,必要将我们打得不得不回援!”

“那元帅准备……”

“让春华和黑虎扛起抵挡契丹的重任!”张迈说:“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哪怕东线会出现危机甚至受到创伤,也要先灭了回纥!回纥一破,契丹就无法在北庭久住,而他们这次若再次败还,三五年之内就别想有勇气第四次西侵了!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向两河用兵,从容将岭西回纥收拾了,收回我碎叶城故土,收回我大唐诗仙李太白的故乡!”

帐内除了卫飞之外其实都是不容易激动的人,这时却也都忍不住站了起来,郭威道:“元帅,可是想好了如何击破回纥了?”

张迈道:“走,与我入谷看看去!”又对郭威说:“这支新的部队,正好要用上你训练的民兵!”

“新的部队?”

张迈道:“其实也不算新的部队,不过至少是一种新的打法,之前……”

叮叮,叮叮……

铃声打断了张迈的话,那是马小春在外面敲,唯有紧急军情他才敢敲动,不过显然却还不是最紧急的,如果是最紧急的,马小春是可以直接闯进来的。

郭威是第一次参加这个等级的会议,对各种细节还不熟悉,但他久居人下,善于察言观色,马上退在了一旁,站在石拔下手。

杨易摇了摇一根绳子,便见马小春拿着一封单羽信传入,杨易接过看了一眼,眉毛一轩,道:“人在哪里?”

马小春道:“就在外面!”

杨易道:“带进来!”说着将信交给张迈。

李膑问道:“怎么回事?”他看出不是急事,却必定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否则杨易不会在现在这个张迈要带人去观新战法的关键时刻还放某个人进来!

这时张迈接过书信,只扫了一眼脸色也微微一动,杨易回答着李膑的话:“我们刚刚定下的战术可能要改!回纥人和契丹人可能已经会合了。”

李膑道:“他们之前也已经会合了啊。”

“和之前不同!”杨易道:“我一直盯着他们可能会师的地点,不使他们的主力顺利会合,但现在他们却在沙漠边缘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地下水源——是一个类似于灯下谷那样的所在!现在已经有部分兵力在那里会师了!”

郭师庸与李膑都有些悚然动容,齐声问道:“在哪里?”

张迈将信件递给李膑,让他们传阅,一边说道:“那个地方说近不近,却正好在我们侦骑探测的盲点上,这次是有一队少年骑兵恰巧碰上了,说起来也真是我们的运气!”

“运气?”郭师庸却不是一个肯轻易相信运气的人,道:“那队骑兵是什么出身?可靠么?”他的谨慎让他总是先质疑情报来源的可信度,这时李膑已经将信传给了他,郭师庸扫了一眼,信是慕容春华传来的,他的考虑十分周详,似乎预感到北轮台城方面可能产生的种种疑问,因此在信末附加了那队骑兵的编队。

郭师庸是姑臧军营的实际总训练,对各营各队的来历心里清楚,一看那编队就道:“这个消息得慎重!这队人马所属营,里头有许多是来自中原的少年!”

郭威听得一奇,只是不好出声问,石拔也和他有着同样的疑问,开口道:“来自中原的少年?我们的新军有很多来自中原的人么?”

“不少!”郭师庸道:“其实这些人的来历不是很正,我半年前就发现了这事,不过这些人的素质不错,而且经过训导之后很可用,我与元帅商量过,元帅以为英雄可以不问出身,且自信我军必可让这些人归心,加上当时我们所关注的事情甚繁,所以暂时就未处理。这些新兵一直以来都没出什么差错,不过现在是关键时期,来自中原的人……”他说到这里忽然想起郭威也是来自中原,停了停,说:“除非是已经判定可以信任,否则这个情报的可信度就要打个折扣。”

他能够临时改口,这种克制也算是对郭威的尊重,但郭威听出他弦外之音心里还是不免有些不舒服。

来自岭西的唐军尊崇汉化,但真的到了与中原接触,其中一部分比较保守者却反而对来自中原的人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戒心,这种戒心不是现在才有,郭威从刚刚加入天策军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察觉。

虽然如此,不过支持着郭威在唐家中继续奋斗的力量在于他发现这种戒心并非天策军方唯一的态度,甚至不是主流,张迈很明显正戮力于开放心怀容纳来自中原的客卿们,从商人到僧侣到文人到武人,张迈不是不知道其中有着一些来自中原的渗透,却还是尽量不先入为主地将他们视为细作,而是致力于将这些人都吸收进来!

杨易、张迈、李膑、郭师庸等传阅战报十分迅速,就像久经训练一般,几句讨论也都在传阅的过程中进行,郭威心里的活动虽然说来话长,其实也只在一瞬间。

帐门掀起,马小春带了一个少年进来,道:“副都督所遣之人到了,他叫张荣。”又引了那少年近前,道:“这是元帅……”

他还没介绍完,帐内郭威忽然忍不住啊了一声——他虽然已经在极力克制了,但见到这个少年之后还是忍不住失态!

帐内所有人都朝他望了过去,也包括那少年在内,这个少年正是柴荣,他一见到郭威更是忍耐不住,脱口而出就要叫唤出来:“爹爹!你怎么在这里!”

张迈一愕:“爹爹?你们俩是……”

郭威上前一把抱住了柴荣,叫道:“荣儿!”柴荣见郭威主动抱住自己,想必可以相认,就不再抑制眼眶中的泪水,任由之滚滚流下!

这本来是一个军事会议的场所,孰料却变成一个父子相认的场面!

这段时日以来郭威常常思念着这个养子,但想在如此乱世,只怕柴荣早就不在人世了也未可知,就算能够活下来,今生是否能够见上一面也渺茫了。

他可没想到养子竟然和自己一样也在天策军中,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忽然遇上!一时激动之下竟然失去了平日的稳健,在张迈与诸将面前真情流露,眼睛中也渗出了泪水,过了一会忽然想起什么,赶紧放开了柴荣,带着他来向张迈行礼,道:“末将与犬子失散经年,久别重逢,一时失态,还请元帅赎罪。”

※※※

注:柴荣这时候如果从郭威姓,应该叫郭荣,如果再按照他在天策军中登记的姓名,应该叫张荣,不过小说中就不变来变去了,除了对话以外,一律叫柴荣。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4章 接口 下一章:第066章 柴荣?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3季) 悠悠南北朝:三国归隋统一路 隋唐五代史 [综英美]我家治疗10厘米 王之挚友 巫域 校草说我渣了他 攻略对象出了错 四个影帝把我宠成顶流 系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