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 柴荣?

上一章:第065章 相认 下一章:第067章 轮台风萧萧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迈见郭威与柴荣在帐中相认,笑道:“你们父子重逢,那倒是一件喜事,只是你们父子怎么会失散的?”

郭威见张迈对自己越来越看重,随着权位渐高,料来自己的来历终有一日要被揭穿,与其等别人来揭破,不如自己坦白,当下跪下道:“启禀元帅,末将其实本是河东军大将刘知远麾下校官,能到天策军效力,中间实有一段曲折。”看看周围诸将,道:“此事说来话长,如今正值议论军情之时,末将私事,似乎不宜在此长说。”

杨易却道:“现在元帅既有重用你的意思,你的杨子又刚好带来重要情报,你们父子的来历关系到你们是否值得信任,虽是私事,不妨择要说出来,也让帐中诸将心里明了。”

郭师庸也捻须道:“不错。我们听听你们来历的时间还是有的。”

石拔也道:“郭将军,我相信你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我唐军并不计较出身来历,你就将自己的往事说一说吧。”

郭威见张迈也在点头,这才道:“其实末将加入天策军,已经是第二次到凉州来了,第一次到凉州,是护卫河东使者桑维翰入凉。”

杨易知道石敬瑭派使者入凉州一事,但张迈给他的知会书信中并未详细提及使者是谁,郭师庸和李膑却同时咦了一声,郭威偷眼看张迈并未诧异之色,心想:“元帅对我的来历,只怕早就心中有底了。”当下就不在隐瞒,将自己在太原时如何接到刘知远的命令,如何护送桑维翰入凉,如何在市井中打探消息都说了,又旁及曾在小酒店中见过石拔等事。

李膑听得眉头微皱,心想:“这人竟是一个细作!”便又问了他许多细节。

柴荣见郭威连这些事情都说了,心里担心,但郭威这时却是知无不言,李膑问什么,他就答什么,后来又说到桑维翰出使失败,退出凉州,说到桑维翰要自己护卫他前往契丹。

张迈听到这里才微为诧异,哼道:“当时商议如何应对河东的请求,就有大臣说如果我们不答应可能会将石敬瑭推向契丹,现在听你说来,石敬瑭还没动,他手下的人却已经在动心思了。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李膑瞄了郭威一眼,道:“你加入我军已久,这些消息为何不上报!”

郭威道:“元帅以正道取天下,这些阴谋诡计我认为上不上报都无损我军前途。再则我加入天策军之际,已打算将过去的经历全部埋葬,就当做是重新做人,而没想着要靠出卖故主来在新境中求荣!”

李膑道:“你怕是对故主仍然有几分香火之情吧!”

郭威竟然就承认了,道:“是。刘知远将军对我有活命再生之恩,如果不是元帅问起,我实在不想再提从前之事!”

他这样坦然承认,李膑反而有些愕然,杨易笑道:“不错!男儿应该如是!”

张迈道:“继续说,后来你护送桑维翰去契丹了么?”

“没有,”郭威跟着便说了自己如何极力反对勾结契丹,又拒绝护送桑维翰进入胡地,石拔听得喝彩,郭师庸与李膑却是将信将疑,张迈笑道:“你怎么做,只怕回太原后要生麻烦。”

郭威叹了一口气,道:“我当时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给我带来了大祸!”跟着又说了在河东的遭遇:妻子竟已逝世,养子又不知踪影……

他说到这里向柴荣望去,继续道:“当时我是又悲又急,也没多想就跑出太原城外!不料还没到亡妻的坟前就被人拦下……”

然后便是那场冤案了,虽然是发生在太原,但石拔听了郭威如何蒙冤还是忍不住大骂,又道:“那定是桑维翰那书生设法坑你!”

郭威道:“是不是他坑我,我已经不想计较了,但后来是幸得刘将军相救,我才算保全了性命。我出了太原以后,只觉得天地茫茫,不知去投哪里,因想起在凉州时还结实了几个好朋友,或者可以依靠,就到凉州来了。入凉以后不久便听说天策军在招兵,我是在军营呆了半辈子的人,这一生也没其它本事,就是打仗还算在行,所以便带领几个兄弟投了军,希望谋个出身。再往后的事情,元帅应该就很清楚了,自从军以来我虽然对过往之事一字不提,但一颗心为的都是天策,若元帅与诸位要因此疑我,末将也无话说,只求元帅不要因我而牵连我的那帮兄弟,他们虽是跟我出身,但对天策军、对元帅都是忠心耿耿,此事天日可表,还望元帅明察!”

李膑听了他的话,对张迈道:“元帅,这事未免有些曲折,只怕……”

“不必只怕,”张迈笑道:“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柴荣听张迈这样说反而有些诧异,郭师庸道:“元帅你……”

杨易已经笑了起来:“郭兄弟来自中原,元帅既然要重用郭兄弟的,事前自然会有查证,我军中郎将之职,难道还能糊里糊涂地就给个来历不明的人不成?”

张迈笑了笑,道:“郭威刚才说得不错,我军是以正道取天下,之前郭威虽然没说自己的来历,但他办事认真,全无私心,就是我军中老将也多有不及,我暗中考察后觉得他可以重用,所以就没揭他的底,因为觉得没必要。”又对郭威道:“关于刘知远、石敬瑭等人的事情,我也不会来逼问你关于他们的事情,说起来,他们为我培养了你这样一个好将领,我多谢他们都来不及。不过正如你所说,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以后也都忘了吧,入我军中,便如重生,以前不管是什么族、什么教、什么军,只要加入以后忠心耿耿,那么以前的事情我便可不计较!”

柴荣刚才见李膑等质疑郭威,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到来为父亲惹祸,此刻听到这几句话心中的欢喜竟比郭威还大,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就都要欢呼了起来。

张迈又转向柴荣,不知为何越看越觉得这个少年身上有着某种吸引人的魅力,他一时也不晓得是否是因为郭威而有这种错觉,便问:“你父亲的事情我其实早就知晓,但你呢?为什么你却不在太原,也跑了出来?”

“我是在我爹回去之前,就跑出来了。”柴荣想到了亡母眼睛登时红了,“我爹自接了刘将军的命令离家,久久不回,我娘本来有病,爹不在身边,积思之下病情加重,终于就去了……”他忍住了啜泣,继续道:“娘亲病故之后,我在太原一个人孤零零的,又不知道爹爹什么时候回来,甚至不知道爹爹还能不能回来。想起我爹爹临走之前,曾有暗示给我他的去向,因此一时大胆,便收拾了家什离家来寻我爹爹……唉,早知道爹爹会回来,我就不走了。”

杨易听得有些称奇,道:“所以你就自个儿一人从太原跑到了河东?”

柴荣点了点头,众人见他小小年纪竟然就有这样的胆识,都不由得大为赞赏,张迈笑道:“你父子二人先后来到河西,这可真是缘分了,后来你又是如何加入我军的?”

柴荣想起自己参军的事情牵涉到假父母,一时不知是否该直说,那是蛇头千叮咛万嘱咐的,若说出来只怕不但自己要被惩处,假父母也要受累!

他望向郭威,郭威道:“不管是什么事情,都照直禀报。”

柴荣这才将自己如何在路上遇到骗子,如何脱困,如何行乞,如何西行,到达边境附近后如何被俘,如何被卖,如何参军一一说了。

杨易听得皱眉道:“竟然还有这事!”

张迈道:“这件事情,待班师以后再处理吧。”

柴荣入伍以后,一切就都得听上峰调度,其来北庭如何行动甚至有何功过都可从兵司查问,不需再询,杨易却问柴荣:“那你这次是怎么发现契丹、回纥会合地点的?”至此才算进入正题。

“我是无意中撞破的。”柴荣说。

“无意?”杨易道:“按照慕容副都督战报上标识的地点,那个河谷离北轮台城可不近啊!少年兵都安排在外二环以内,我可不记得有派遣少年游骑兵去到那么远的地方!”

“我不是去侦察,”柴荣说:“我是去割草。”

帐内诸人都为之愕然:“割草?”

派遣柴荣去那个无名谷收割草料,并拨一个营去卫护,这事太小,所以帐中张迈以及诸将都不知道,杨易道:“你怎么去割草的,给我细细说来,别漏了一个细节。”

柴荣便说如何接到上峰命令,带领九百个少年俘虏去收割草料,杨易先道:“少年俘虏?”

柴荣道:“那是我立功之后的事情了,上头说有一批少年俘虏十分顽劣,要派一群少年兵去管他们,因我之前立了功劳,该管我们的都尉就将我们荐了上去。”

这事却是张迈干涉的,又看了柴荣一眼,讶道:“你就是其中一个少年兵啊,我曾听小春说,那队少年兵有一个孩子王十分了得,只是一个小小的副队正就管得几百号少年俘虏服服帖帖,原本那些少年俘虏经常逃亡,他去了以后就再未出现那事。你就是那个副队正?”

若是换了别的少年,在张迈、杨易等大人物面前只怕连站都站不稳,心情一紧张话都说不好,柴荣却大大方方地点头称是,杨易愣了一愣,又问:“在此之前你在哪里驻防,立了什么功劳?”

郭师庸道:“不要越扯越远了。”

杨易却道:“我想知道!”

柴荣便将自己如何诱引契丹骑兵一事进入陷阱说了,那却是张迈抵达北轮台城后所听到的第一个捷报,帐中诸将都印象深刻,当时为振奋军心曾特别召有功人等入北轮台城游营嘉奖,而首功者就是杨易的弟弟杨涿!不过张迈杨易当初之所以大张旗鼓地做这件事情是出于宣传考虑,对这次小冲突本身并未过多关注,所以自不知其中细节。

这时听柴荣说他如何引契丹进入死地,其应变之快、安排之巧连张迈也为之赞叹,杨易皱眉道:“当初入北轮台城领赏的人里头,可没有你!”

柴荣有些羞赧:“我只砍翻了一个受伤的契丹骑兵,所以排不上。”

杨易愠道:“功曹那帮蠢货!这样屈才!这怎么能全按杀伤人数来算?这一仗,你该是首功才对!”

李膑却道:“你看中的是他的才能,但功曹是按章办事,也不能说有错!”

杨易冷笑道:“杨涿手握数百精兵,披坚甲、骑汗血、拿宝刀,在敌军混乱时冲上去捡便宜,自己杀几个,部下帮忙添几个,杀伤再多又有什么可贵?若说功曹是按章办事,那这章程本身就有问题!”

李膑还要说时,郭师庸道:“军制之事,非一时三刻谈得完,容后再说。”又对柴荣道:“少年,你带着那九百个俘虏去割草,怎么却会撞破胡人的会合之地?这事可给我说仔细了。”

柴荣这才说了割草之事,先说山谷的地理,跟着说收割完草料,然后是夜里拔野摸到他身边的那个小意外也提了,“当时我们只想第二天就回去,不料那无名山谷却偏偏被契丹发现了!”

他说到契丹忽然袭来,队正战死沙场又忍不住流泪,郭师庸本来对他的话是有所保留的,这时见他动情也忍不住叹息。

杨易道:“事情都逼到这份上了,你却如何应对?就算前一夜里那个拔野说的那条道路真的存在,契丹既冲到了跟前,只怕也不容得你们从那里逃走了。”

柴荣道:“是啊,当时契丹人都已经冲到附近了,他们连府兵正规军都打败了,何况我们一百个少年兵?兄弟们都慌了,我急中生智,就让大家将草料都推来,将谷口给堵住了!”

杨易愕然道:“用草料堵路?哈哈,那不济事!草料就是堆得比山高,也挡不住骑兵,只要他们放一把火……”忽然停住,跟着拍大腿道:“妙,妙!”将柴荣重新上下打量,忽然向张迈看了一眼,眼神中分明在说:“此子可以栽培!”这时候他竟忘了北庭战役的事情,而因为发现了一个良材而心中充满了兴奋。

张迈也理解了杨易的意思,问郭威道:“刚才小春好像提到他叫张荣,他的原名是什么?你从哪里收来的养子?”

郭威道:“他名字没改,就叫郭荣。是我亡妻柴氏的内侄。”

张迈怔住了:“柴氏?柴荣?”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5章 相认 下一章:第067章 轮台风萧萧
热门: 死亡草 恋爱错误宝典 全职高手 虫族夫婿不好当 笼鸟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被迫成为反派头号目标 乡野邪师 异位 星际绿化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