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轮台风萧萧

上一章:第066章 柴荣? 下一章:第068章 不祥之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郭威见张迈叫出“柴荣”二字以后脸色有异,问道:“元帅,怎么了?”

张迈呆了一呆,道:“没什么。”心中却对柴荣更加上心。

帐中诸将听完了柴荣如何走出山谷、如何向西北行去以避契丹兵马,再听他如何发现契丹、回纥会师之地,便都觉得顺理成章,杨易道:“看来上天对我们还算照顾,若不是小郭荣发现契丹和回纥的这个会师之地,只怕我们的决策要出问题!”又问了许多那个河谷的位置以及情状。

石拔问道:“那么东守西攻的战术要改么?”

“自然要调整的!”杨易道:“他们在正北方既然有这样一个据点,那么我们这个战术就不大好用了。”指了指柴荣说:“小郭荣,你先下去吧。”

柴荣有些恋恋地望着郭威,张迈对马小春道:“让柴……郭荣留在我帐中,给他些酒肉,回头让他们父子俩聚一聚。”

柴荣这才跟着马小春出来,一路心想:“他们多半是要商议大事,所以我不能听。”又想今日竟与郭威意外重逢,这份欢喜真是太大了,想想父亲就在军中,往后就不再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心中有一种找到了靠山的感觉。

他随马小春到了张迈的大帐中休息,即便已经成为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大人物,但张迈的大帐却仍然简单——他有两座帐篷,一座是会议、见客的所在,装饰得威武且地方够大,而休息的一座则较小,有前后两座帐门,还有一个隐蔽的偏帐门,这个设计是为了万一出了意外可以迅速脱离。

大帐形式简单,但并不意味着简陋,脚下所铺就是于阗的毛毡地毯,功能防潮,柴荣从回纥契丹会师的河谷一路赶回,将情况一层层上报,慕容春华听说后马上将他派到北轮台城来,全身上下都脏透了!一双鞋子磨得百孔千疮,全都是泥土,他就将鞋袜都脱了下来,光脚入帐。

马小春取了葡萄酒和烤羊肉来,笑眯眯对柴荣道:“小兄弟,除了亲贵大将的子弟,比如杨涿都尉,这座大帐可没其他人进来过,蒙元帅亲赐酒肉的,你是第一个。”

跟着又指着帐中的东西向柴荣夸耀,比如骨咄的宝刀、狄银的头盔、萨图克投降时献上的战甲等等,柴荣看得啧啧称奇,然而他竟然也不紧张,正正坐在帐中,马小春端来酒肉他拿起就吃,也不客气,却也不无礼。

马小春见他举止大方,反而稀罕。

柴荣离开之后,那个军帐会议竟然久久未结束,他左等又等,都等不到郭威避免有些焦躁,马小春道:“我去帮你看看。”

去了一会回来说:“好厉害,这个会真不简单!都过了晚饭的饭点了,他们都不叫停。”

柴荣道:“那多半是有要事。”心想元帅他们连饭都顾不上,自己有酒有肉,也不好埋怨,便耐下心来继续守候。

……

柴荣不晓得,这次的会议与他带来的情报密切相关,他出去以后,杨易马上道:“契丹与回纥秘密经营此河谷必有重大图谋,若让他们在一个有水源的地方成功会师,对我们不利。回纥人倾国而至,带了许多谷物牛羊,契丹人兵马强壮,若两家相济,消息沟通得及时,我们只怕要落于下风!”

郭师庸问道:“阿易你打算怎么做?”

杨易道:“我打算提两万精兵,直杀过去,毁了他们这个据点!”

郭师庸与李膑都吃了一惊:“这太冒险了吧!”

杨易道:“他们自以为地点隐蔽,我军以快打快,必然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此战保守来说是切断契丹和回纥主力会师的希望,若往大里说,重创胡人联军也在此一役!”

石拔也道:“不错,东西两拨胡人如果受挫,士气一定低迷,那时候我们再起大军驱逐他们,或者可以一战定乾坤!”

杨易接着道:“我听郭荣的描述,这个河谷羊群极多,又藏着许多草山,很可能竟是胡人大面积囤粮的所在,若是如此,则这一战不止是杀敌,一旦毁掉了胡人的粮草,他们想要再战都难了!这是曹操袭乌巢之举,成败之间在此一战!”

张迈也听得怦然心动,如今已近寒冬,一旦粮草被毁,契丹也罢,回纥也罢,都将没有再战之力,就算那个河谷并非胡人存储粮食的唯一地点,但只要有一个大仓被烧,对方的士气将大受大打击,在接下来的这个严冬之中必然难以熬下去!

那时候唐军却可趁势追击,随便挑一条落水狗来打也可保全胜了!

不过,郭师庸和李膑却都持反对意见,郭师庸道:“阿易这个决定太仓促了!因为一个小小少年兵带来的消息就要修改整个战术方向,这也罢了,竟然还要冒险出袭,太冒险了,我不能赞同!”

“少年兵又怎么样!怎么能因一个人的身份高低来定他所带来的情报是否可信?”杨易道:“像这样的消息,原本就都是小人物才可能获得,若是春华,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敌人注意,反而不可能深入到敌人后方!底下的人拼命探到消息,而我们则要确认这些消息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哪些可信,哪些不可信!我们之前打听了那么多细节,为的是什么?就是要确定这个消息可信!”

李膑道:“能不能这样,我们先派人前往探测,看看是否真如郭荣所说。”

杨易道:“往来探测,必会被契丹人发现,那时候就收不到奇袭的效果了。”

郭师庸道:“宁可以正对敌,何必一定要以奇破敌?”

杨易道:“兵贵神速,将贵善断!当进不进,坐失良机,那是庸将所为!我军以勇猛敢敢而起家,若是踌躇犹豫,只怕现在我们还在新碎叶城游荡躲避呢!昭山一战、俱兰城一战、灯上城一战、疏勒一战,哪次不是险中取胜?大胜从来都向险中求!像这样的机会不可轻易放过!”

“可我们现在的情况,已经和在新碎叶城、在昭山、在疏勒的时候不一样了!”郭师庸道:“在新碎叶城的时候,我们不前进就得死!在昭山的时候,我们不拼命就得死!在疏勒的时候,我们若不冒险就无法取得我们的第一个根据地!但是现在呢?现在我们不是一无所有的光脚汉了啊!我们背后有着万里疆土,有着百万民众,他们都要依靠我们来保护。而我们的兵马已经强壮,进可攻退可守,已经不需要再兵行险着了!郭荣的这个情报,我看十有八九应该是真的,但我现在却很担心,担心的就是你食髓知味,因为以前冒险而胜利,就认为现在冒险也能胜利——这可是要不得的!”

“庸叔,你这种想法,才是真正的要不得!”杨易道:“当初的岭西回纥,何尝不是有数千里疆土,何尝不是有百万民众?但现在呢?他们被我们打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

他本来是站着的,这时候说得激动竟站了起来,道:“我们为什么能够胜利,就是因为我们敢闯敢干,当断则断,反观岭西阿尔斯兰则总是在犹豫,总是在踌躇,结果现在便兵败身死而无葬身之地!归义军又如何?曹家够稳重了吧?现在又是什么下场!至于北庭回纥,又岂是因为冒险而亡国的?当初我们兵甲不齐,粮草告紧,可仍然能够突破重围,杀出一片天地来!现在兵甲精良,粮食丰足,又有精兵强将,却反而畏首畏尾起来了!”

郭师庸道:“这不是畏首畏尾,这是慎重!”

“慎重?我就觉得这两年我们慎重过头了!”杨易道:“自我们入河西以来,兵将都懈怠了,有不少人也都怕死了!许多人在河西有了产业,就都想要自保妻儿,而再不能如当年那般奋勇拼死!因为他们的性命都开始值钱了!别的不说,就说小石头!”

他猛地将石拔一指,道:“他也不如当年了!最近精神状态是好了些,可要是在河西再待那么一两年,我怕他就完全废掉了!”

石拔脸上一红,杨易又指着李膑说:“还有我们的司马大人!你也比之前更缩手缩脚了!献谋献策,说的都是一些拖后腿的话!”

李膑听得一时反应不过来,杨易又对郭师庸道:“还有庸叔你!当初你在昭山行宫奋起的豪情,最近似乎也慢慢还回去了!你们在河西,搞的都是什么!看看功曹是怎么给郭荣与杨涿报功劳的——该提拔的后进连进轮台城受赏的资格都没有,一个不需要提拔的杨家子弟却赏了首功!那些功曹的人这么随便地对待郭荣,是不是因为他没背景?为什么却又来给杨涿锦上添花?是不是因为他是我杨易的弟弟!你们还说这是什么章程,依我看这就是官僚!”

杨易的脾气本来就不算好,在新碎叶城时都敢当众顶撞郭师道杨定国,这几年功劳日进,威权日重,郭师庸虽是长辈,他说开了竟也不留情面,说的郭师庸难以下台。

张迈忙调和说:“阿易,小石头是有些懈怠了,但李司马却都是为国盘算,至于功曹官僚习气的事情,也怪不到庸叔的头上。”

杨易道:“我也不是怪谁,其实我也有不好。我说的,是当前我们整体的风气越来越不像当年横扫西域时的我们!当年的我们犹如清晨的阳光,虽然微弱却能突破乌云遍照大地!而现在,迈哥,我们在失去冲劲了啊!我们的军队中有一部分人有了暮气——这才是最可怕的,比打一两场败仗更加可怕!精细徘徊,这是文人干的事情,来回盘算,这是商人的个性,至于我们武人,我们就是抛头洒血以战疆场!我军之风气,必须有这等豪情,那时才有希望,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守成的时候了么?这些徘徊,那些算计,不能用来开创基业,只会因此而扼杀我们的扩张!这样的习气一定要洗刷洗刷!用血来洗刷!”

郭师庸与李膑被杨易的气势压住,稍稍沉默了下来,石拔也站起来道:“元帅!都督,这次的袭攻就让我去吧!”

张迈沉吟着,又问郭威的意见,其实郭威的年纪比张迈还大些,以在战争中历练的时间而言比张迈多了好几倍,且久在下僚,因此比张迈来得更沉稳,不过他在帐中的阶级最低,中郎将本来都没资格参与这场讨论的,入内旁听已经属于破格,这时候三大岭西高层意见出了歧义,三人一个是资格最老的郭师庸,一个是副总参谋官李膑,另外一个更是风势正盛的杨易,在他们三人面前将军级之首的石拔都很难说话,更别说一个区区的中郎将。

但张迈问到了,郭威也只能回应,这可真不是一个容易说话的场合,若换了个谨慎小心的人这时便说几句不得罪人的话,但郭威看看张迈的眼神是真的在询问自己意见,心想:“元帅于我知遇之恩甚深,我当全心报之,宁可得罪人!不能让元帅问了话得不到一点有用的建议。”便道:“郭荣虽然是我的儿子,我敢以头颅担保他不会胡言乱语,更不会心存不忠,但他虽然聪明,可毕竟年纪尚小,未必能识破敌人更深的奸谋,我们凭着他带回来的信息就决定袭击,其实颇为冒险。若说此次郭荣能够探得此河谷之所在出于偶然,那就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但同时我们却也要防止是敌人故意设下的陷阱!”

杨易听得眉头一皱,觉得郭威这话两面都圆——他本人却讨厌这种“没有破绽”的意见,两种意见都给了,那就相当于是没给意见!

张迈问道:“那你是主张持重了?”

不意郭威却道:“不,我认为都督的意见是对的,这一仗可以打!”

这句话却又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张迈道:“可以打?”

“对,就算此事上有奸计,这一仗也可以打!”郭威道:“这一仗若有奸计,那就是契丹与回纥在诱我们决战!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何惧?只要我们准备充足,那这一仗也不是不能打!大凡设陷阱必有诱饵,陷阱设得越深、希冀越大,则诱饵越大!胡人若要诱我们出战,那必然要先露出破绽来给我们,若我们击其破绽而不落入陷阱,那胡虏便反而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杨易颔首道:“说得不错!”

“但既然契丹与回纥要诱我们出战,那就证明了一件事情!”郭师庸道:“证明再拖下去,对他们不利!如今我方只要背靠天山,稳守北轮台城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既然如此,又为何要急于出战?敌人既然诱我出战,必然设定了有利于他们的战场,弃我之长就敌之强,恐怕非智者所为!”他说着望向李膑:“李司马,你认为对么?”

李膑本来和郭师庸是站在同一阵线反对杨易的,但郭师庸是将军而李膑却是参谋,且郭师庸这个将军经常都是作为一支军队的总执行,本身不像郭洛杨易薛复那样还要统摄全局,而李膑作为参谋却要考虑更多后勤的问题,要顾虑到军事与政治的平衡,因此到此他与郭师庸的立场又有不同。

“这……”他在郭师庸的提醒下又沉思了好久,才说:“其实继续拖下去,对契丹、回纥来说肯定有害,但对我们也未必有利!”

郭师庸一怔,李膑道:“我军这两年收入颇为丰厚——不管是金钱的收入,还是粮食的收入,都甚喜人,但我天策大唐毕竟立国未久,以一载之资要想应付一场倾国大战……太勉强了……”

李膑这时顾虑到的,正是天策军最大的隐忧!

古人三年积蓄以应灾变,十年积蓄以应战争,二十年继续以应强敌争衡,战争一旦爆发,可以让百年继续都化为乌有!

天策军这一年来靠着丝绸之路重开的强大商业动力得到了难以计数的钱财,可毕竟为时甚短,去年又获得局部丰收,但毕竟只是一季,这笔钱粮放在和平时期看起来很多,真的打起仗来花钱就犹如流水!

正是如此郭洛在西面才会将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维系丝绸之路上,因为那是天策唐军后勤补给的生命线,也正因如此郑渭才会在战争开打不久便受到巨大的财政压力,因为对一个整体上只安稳了一二年的政权来说,要打这样的一场倾国大战本身就显得仓促!

甚至不止是经济,在政治层面,天策军入主河西的时间也不长,纵然张迈安排了薛复、鲁嘉陵与郑渭镇守后防,但那也无法彻底地让他后顾无忧。

李膑道:“其实若是可以选择,我们三年后再打这场仗的话,会好的多……”他看了张迈一眼,没有在这个方向上继续纠缠,因为张迈之所以如此强硬地亲征就是为了压制这个声音,李膑继续道:“但契丹和回纥没有给我们这个时间,我们不得不战,可是如果要说拖延下去的话,我认为持久战对我们来说也不适合。拖得太久,契丹与回纥受到的伤害固然很大,但我们所受的伤害也会不小。到时候纵然能重创这两大胡部,但我们内部一旦出现问题,却说不定会催生出我们自己也对付不了的局面来!”

杨易道:“李司马这几句话可就合我意了!这场战争还是早决胜负的好,越往后拖,只怕变数就会越大!”

至此帐中诸人都已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张迈闭上了眼睛,好久好久,才又睁开眼睛对杨易道:“我素来相信你的直觉,你觉得这次是机会,还是陷阱?”

杨易道:“纵然是陷阱,我亦有信心破坚破困!”

张迈听了心中微感不安,郭师庸见此形势已知道此事难以阻止,就道:“就让阿易去吧。我们派兵跟在后面,沿途布置,随时增援。”

杨易却道:“我有精兵两万人,就足以纵横沙场所向无敌!就算真有陷阱也休想困得住我!若是步步为营地布置援军,从这里到那个河谷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据点布置得多了分散兵力,布置得少了又没意义。若要以大军拉成长蛇,那更是引敌腰斩!不如集中兵力向北急冲!且兵贵秘行,不宜张扬,我当戮力向北,不能留神回顾!如此才有取胜的希望!”

张迈想了想,道:“要不,让春华去?”

杨易道:“若此事顺利,春华攻势不如我猛烈,没法趁势席卷胡虏一战平定北庭;若此事有诈,春华又不如我坚忍!所以还是我去的好,就让春华为我后援吧。”

张迈见杨易心意已坚,说道:“好吧!我军自起兵以来,所遇到的困难与陷阱不计其数。虽然契丹与今日的萨图克都远远比我们往昔的敌人厉害,但今日的我们也比往昔强大得多!此战就按照杨易的主张行事!也请诸位各自努力,就让我们以此一战,平定北庭!”

又与诸将商议了许多战场布置、准备细节,然后各自行事。

郭威从军帐中出来之后得张迈允许来找柴荣,柴荣又再一次将他拥抱住,郭威道:“你现在也是知名小将了,还是当年的孩子么?”

柴荣有些羞赧地低了低头,很不像他在外那般果断。

父子俩就在张迈的小帐之中互诉别来之情,郭威摸着柴荣的额头道:“咱们这才相聚,只怕转眼又要分离了。”

柴荣脑子活得紧,就道:“是准备攻打那处河谷,要我带路么?”

其实这个环节张迈杨易等尚未安排,但既然决定了要打,则向导一职自非柴荣不可,这本是极高的军事机密,但郭威见是柴荣自己猜到就不否认,道:“这场仗可不好打,随时都可能会丢了性命……我受元帅知遇之恩,便死了也无怨,但你年纪小小……”

“爹,别说这等话了!”柴荣道:“你受元帅知遇,我便没有么!这几个月来我既入军中,一开始只是为谋条生路,但现在却已经深爱天策军!契丹人杀了我们的队正,我也正要找他们报仇!男儿报国,又分什么年纪大小!这一仗我若能出力,心中只会高兴!便是洒血沙场,也不后悔!”

郭威听得心中又是欢喜,又藏担忧,抚摸着爱子的头发道:“男儿报仇,十年不晚,至于建功立业也不急在一时!此次若真随军出征,记得保护好自己。你虽不是我亲生,但我便寻遍天涯海角,也再找不到一个像你这样的好儿子了。”

柴荣听得动情,忍不住有些哽咽起来,随即笑道:“爹!咱们可别说这个了!要是回头让元帅看见,说不定要笑我们没志气!”

整个轮台防区乃是处于战争状态,随时都要行动,杨易花了一个晚上,点了一万七千骑兵,他非是将全军最精锐的部队都点了出来,因为他必须顾念到此战开打之后,轮台这边会受到巨大的反扑,所以点出来的兵将都是他认为最合适的。

点将点兵既毕,柴荣果然不出意料地被点中去做向导,杨易将他叫到身边,反复而仔细地询问那个河谷的地点,以及他一路所遇到的种种情状以推知契丹的兵力布置。

石拔请求从行,杨易却不带他,又让慕容春华、刘黑虎固守东线,请郭师庸主持固守西线,自己率众随时准备出发。

同时张迈拨出了许多经过训练的民兵,调归郭威麾下,又从北轮台城的府库之中取出一匹兵甲、战马来,改善明威军的武装,又将二十台重弩、三百把火龙枪、数万颗炼油弹等划归郭威,甚至还特意赏赐了他一支千里镜,重用之意全军皆知。

丁浩等暗中雀跃,田安却道:“元帅这样看重我们,可别惹来其它府兵的妒忌才好。”

杨信却对徐从适道:“我有一种预感,你我名标青史,就在此役了!”他刚刚换到了一匹上好的战马,又得了一副轻甲,一副强弓,这时装备算是基本齐了,故而信心爆满!

徐从适望着身边刚刚抬来的重弩,不置可否。可是他的手心却在发痒!

唐军在北庭的兵力部署是东轻西重,东边只有三四万人,任务只是固守,西面北轮台城防区却又八九万人,主攻。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66章 柴荣? 下一章:第068章 不祥之兆
热门: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 伟大的弗伦奇探长 夜色深处 虫族夫婿不好当 美食直播间[星际] 蝴蝶花园 云雀 校草说我渣了他 毒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