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族不为己,天诛地灭

上一章:第073章 信心 下一章:第075章 斩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策军有一个稳固的后方,东有郭汾已经三重臣,与后唐、后蜀的外交关系也处于温和阶段,西有郭洛刘岸,丝路的支线开通后得以延续,天竺方面甚至还有了进展。这些,是支撑唐军在北庭放心作战的重要原因。

而回纥呢?

回纥的后方在哪里?

望着北轮台城这座不算高耸的城堡,许多回纥将兵却都不敢认为这一仗会好打,不是因为城堡本身,而是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近几年来横扫西域的天策唐军!他们的心其实有些虚。

自己,真能打赢这场仗么?

萨图克巡弋在,点阅着兵马,霍兰率领精锐骑兵埋伏在某处,只等唐军出来就扑上去,便如豹子等待着一场野兽的撕咬。

大军越聚越多,岭西回纥此刻已经倾族而至,所有能上战场的都已经上了战场,所有能带来的物资也都已经带来,岭西的两河流域虽然是他们的老家,但是一旦战败,他们还能回去么?

几乎不用萨图克来提醒,所有人就都知道回不去了!他们只要在这里后退一步,唐军的铁骑就会冲过去践踏两河流域,将他们的故土重新纳入大唐的版图!

“冲上前去!踏平北庭,翻过天山,只有在前面才有你们的生路!”东来的一路上,萨图克在过去两年中所培养起来的励战队伍深入到军中基层,向蛮野质朴的回纥人灌输这一理念!

萨图克对张迈的种种做法学习得很快,他不止是痛定思痛,而且还学习了天策唐军的许多长处,其中注重精神激励也是其中之一,在某些方面萨图克甚至做得比张迈更进一步,为了避免宗教氛围过于浓厚,张迈对宗教在军队中的作用还是比较克制的,而萨图克却放任着天方教激进派在行伍中的热情!

“曾经有一个笑话在西域流传着,有一伙唐人说,他们会为西域带来公平与公正,但几年过去,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我们看到的,是唐人为自己带来了公平与公正,而无数的种族则要么灭亡,要么成为了他们的奴隶!”

张迈的脸在讲经人们的描绘中渐渐变得狰狞。

但这狰狞不完全是污蔑,天策军并不是任何人时候都讲仁义道德,张迈也有用赤缎血矛的时候!当他举起长矛,他的人就立刻丧失仁慈心!因为他深信在战场上的决绝才是对战场下本族民众的最大仁慈!

“他们毁灭我们的宗教,要用一个没有宗教的政权来统治这个世界,他们断绝我们的历史,要让这个世界只剩下唐人的历史!”

在这个残酷的生存场上,张迈毫无保留地在为跟随他的人争取生存与发展的权力!为此他不惮于被敌人描绘为魔鬼!

实际上在每一个战场上,在敌对放看来,赤缎血矛下的那个男人就是一个最大的恶魔!

温情只是他对内的一面,残酷则是他对外的另一面!

和去给他族送大礼以求和平发展相比,被敌人视为祸害亦是张迈最大的荣耀!安陇的百姓因此而感到安全,而境外的敌人却被银龙面具的寒光慑得发抖!

这个男人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承担起了千百万人对他入骨的痛恨与咒骂!

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

“所有反对他们的民族都被杀绝了,所有归顺他们的部落都消失了!到了今天,整个西域只剩下一个英雄在抵抗,那就是萨图克大汗!整个西域只剩下一个非汉族还能生存,那就是回纥!”

纵目万里的草原与大漠,必须有誓死争夺每一寸水草的觉悟!

大唐的扩张就是非大唐者的萎缩,所谓和平,所有的回纥人都感受到自己在一步步地后退!后退到山河所阻化外之地!后退到他们最后的旧巢。

“但是现在,汉人终于要连我们最后的栖身之地也剥夺了!他们的铁蹄已经踏到了我们的门前,他们的横刀已经杀到了我们的帐篷口!整个西域,有谁不知道唐人的那句话:‘他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华夏!他们在哪里,哪里就是大唐!’这些唐人,已经赤裸裸地表露了他们的野心,他们要将所有马蹄能够踏足的土地,全部都变成他们的领土,要将我们的女人变成他们的女人,要将我们的孩子变成他们的奴隶,要将我们的牧场变成他们的农田,然后用我们的血肉用来浇灌!”

“我们只要再退一步,我们将会被唐人彻底地灭亡,他们会用马蹄来攻占我们的领土,他们会用横刀来杀灭我们的肉身,他们会用他们儒教那掩盖罪恶的仁义道德来抹灭我们的灵魂!”

“西面有一个郭洛已经随时要杀入两河,我们是一支没有了后方的军队,我们是一个几乎已经没有退路了的民族,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向前,他们唯一的生机就是拼命!我们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攻占北庭,然后踏平天山,掐断唐人的咽喉!将战线推到黄河去!恢复漠北后裔往日的荣光!用我们的铁蹄去踏碎他们的陌刀,让我们崇高的真神去摧毁那邪恶的儒教!”

“后退就是死亡与被奴役,前进就是真神为我们营设的天堂!”

“神与我在!誓不为奴!”

“神与我在!誓不为奴!”

……

励军的天方宗教团体在各个角落里鼓舞着士兵,用他们的虔诚与狂热感染着一个又一个蛮族青年,有一种咒语般的碎碎念在回纥军中飘扬着,每一个人的碎碎念都听不清楚,但无数回纥人的目光却变得异样起来。

郭师庸在城头望下去,仿佛看见了一群泯不畏死者,用一种排队进入地狱的神色随时要冲过来!

一夫拼命,百人难当!那么当一个民族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到了绝路奋起拼命时呢?

李膑忽然颤抖了起来,他所认识的回纥一族,原本不是这样的啊,至少在当年还不是这样。然而此刻城外一股冲天死气却仿佛要压垮整个北轮台城的上空!

“诸军听令!”萨图克拔出了他的佩刀,指向南方:“朝着那里冲杀!不必停下,踏碎你们所遇到的一切!不用回头,因为我们没有后路!冲!”

“呼哇——”

八万多人齐声发出野兽般的吼叫,跟着放开了马蹄,竟绕过了北轮台城,向南边涌去!

郭师庸大吃一惊:“他们……”

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血液仿佛全部倒涌进了心脏,手脚都感到一阵冰凉!

北轮台城本来只是一个军事城堡,内部容量太小,无法像疏勒、龟兹、高昌那样的大城市一般将大部分的兵马、物资都收入城内,唐军在北庭的军事物资,谷物大部分囤积在北轮台城内,但是畜群却必须野外放养,所以才有里三环的设置。

但这时候,萨图克竟好像不在乎将背部卖给唐军而要直接冲入里三环一般!

“郭帅!”田浩等惊道:“回纥人疯了!我们必须赶紧出战!遏制敌人的攻势!”

“不可!”李膑仿佛想到了,叫道:“这必是萨图克的诡计!他看到我们城防坚实,所以要隐忧我们出击野战!”

“那怎么办?”田浩冷然道:“那就这样放回纥铁骑冲过去,冲杀里三环的民兵?”他面向郭师庸,道:“郭帅,快请下令!大唐将士,不可背负怯战之名!”

“不可!”李膑道:“单靠我们的兵马,恐怕无法野战取得胜利!萨图克他不是真要冲击里三环,他是要逼我们出城与他野战!”

“郭帅!”田浩叫道:“现在已经不是在疏勒了,不是可以靠着城墙,没什么损失地就将敌人歼灭!回纥人在拼命了,我们也得拼命!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不但能够出击,而且还能让所有企图越过北轮台城的胡虏都受到死的惩处!这样他们才会有所戒惧,否则让他们以肆无忌惮之势冲过去,里三环的民兵肯定抵挡不住!”

胡马犹如乌云一般从北轮台城西侧掠过去,城内的唐军将士都已经耸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呼喊着出击,慕容秋华想要以强弩石砲远击,但回纥的骑兵刚好从射程范围之边缘掠过,单靠箭矢无法有效遏止他们南下的冲势。

“队正!快出城吧!”

“校尉,快出城吧!”

“都尉,快出城吧!”

“将军!”

“郭帅!”

“好!”郭师庸满布皱纹的脸上坚毅了起来:“出城!就跟他们拼了!我们的大唐的骑兵,也不是只会躲在城墙后面的孬兵!田浩!”

“在!”

“你率领一府精锐为前锋!出城阻击回纥!”

“是!”

“马继荣将军!”

“在!”

“你率本部兵马继之!”

“是!”

郭师庸取出一柄长矛来,道:“如果萨图克真要不顾一切南下,那么老夫就亲自出来与他一决胜负!”

西面的城门本有刀车堵住,这时闻令移开,慕容秋华道:“田大哥,我为你壮行!射!”

弹射力最强的砲车压到最近,将一个硕大的石油包弹了出去,再跟着两台车弩朝空瞄准,装上婴儿手臂般的火箭猛地射发,飞散的石油点燃了变成火雨纷纷落下,原本豪情万丈掠过北轮台城的胡马骇然惊嘶,田浩放声大笑,道:“兄弟们!冲!让胡儿知道我们的厉害!”

引了兵马从洞开的西门冲出。

李膑沉思片刻,急命田瀚带领一火骑兵往东去通知慕容春华,又命人赶往里三环,命所有民兵向南内缩至诸砦与山谷之内,所有收不回砦、谷的物资全部毁掉。

他推着轮椅滑到西门城头,只见葛览驱使兵马围拢了过来要将田浩包围,李膑道:“萨图克果然作此打算!”

“那又如何!”郭师庸道:“他真要这样做,那也要先付出代价来!”

慕容秋华叫道:“你们走开!”

西侧的城墙变得混乱起来,取的手选准了位置,让城内的踏砲不断地向外飞射,这些或是石砲,或者是满堆的易燃物点成火球,靠取的手来定位误差甚大,但如果回纥骑兵团体集聚成为一个大目标,那么就很容易成为慕容秋华的活靶子!

三十几个火球被抛掷到了半空跟着落下,重重地砸在回纥人南冲的队列中,其中有三成都砸空了,却还是有将近二十个火球都砸到了人马,飞溅的石油带着火苗窜烧到旁边所有胡马身上,马匹被火苗溅洒到以后都因为吃惊而乱跑,甚至栽倒!更有骑士被砸了个正着滚在底下翻滚哭号。

在第二轮设计发动之前,葛览迅速地指挥兵马分散。

“散得好!”

城头的取的手忽然传出了暂停的旗号,因为田浩已经冲了过去!以集聚的兵力去冲击分散的胡马!

“北轮台城虽然不是像长城一样将所有的道路都封死,”郭师庸在城头道:“但有我们在,也不是那么好过的!”

“横扫他们!”田浩下令:“让他们看看破军刀的厉害!”

一千二百名骑士同时亮出了他们的兵器来,不是枪,不是矛,也不是横刀!而是一种刀锋比横刀宽、长度却比陌刀短的兵器,是天策唐军新开发出来的马上利器!是横刀的变种!

破军刀论锋锐稍微不如横刀,也不像陌刀打造得那么精细,然而刀刃上却多了一些锯齿,且刀背更厚,一千二百把破军刀就像锯齿一样,利用马匹的冲力从侧面划过,拖曳之下撕裂敌军的颈项,或者将敌人腰斩,或者将敌马锯杀!

这一千二百名骑士冲过去,葛览的万余部队就好像立刻被撕裂了一道口子!一些战马被拖锯地血肉淋漓,一些胡骑被锯杀得脖子半断,田浩一冲之后马上回缩,退到了城头强弩手的有效射程范围之内,到了这里就有城头的士兵发出强弩硬箭压制敌军,形成一个没有城墙的保护网。

田浩以弧形回缩,跟着又相准了敌军的散乱处再次出击,破军刀掠过之处,就留下数百回纥人用回纥语哭着爹喊着娘!

可是后来者还是没有畏退!

田浩两次回缩,三次出击,每一次都锯了葛览部一道深深的口子!

萨图克用从室辉那里缴获的千里镜在远方眺望,冷冷道:“好将,好兵,好刀!谁去给我将这把刀折了它!”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73章 信心 下一章:第075章 斩旗
热门: 轩辕诀4:傲绝天下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 渔家夫郎 总裁QQ爱 怨灵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 逝者请闭眼 十里人间 和霸总假戏真做 乡村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