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 斩旗

上一章:第074章 族不为己,天诛地灭 下一章:第076章 泥潭深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北轮台城位于天山北麓的中段,在这里,轮台山道向北延伸,地势逐渐开阔,慢慢形成了一片平原,北轮台城就位于这里。夏天满地的青翠这时候已经不见了,由于没有降雪也未见皑皑白雪,寒风吹动着白杨树的枯枝,未死的树干就如同高高举起的抢毛对抗着越来越冷冻的寒风,近半年来由于军事活动太过频密,城西很大一片地方青草都被践踏得无法生长,光秃秃的地面上笼罩着一片从北方吹来的沙尘,在风中呼啸作响。可以望见在更远的南方已有陡峭的悬崖,到了那片悬崖下面便是天山古道入口所在,然而那片悬崖望似很近其实却还很远,北轮台城就扼守着从这里到那里的土地——而这片土地上则刚好堆积着如山的草料,以羊群的形式蓄养着超过唐军半数的口粮。

杨易的布置在兵力足够的情况下可以扼得回纥与契丹望着羊群发痒却没法过去,但现在萨图克的大军却已经冲到了跟前,数以万计的骑兵随时都可能冲过去,但就在回纥人正为此而兴奋的时候一支骑兵冲了出来!那是唐骑的精锐,张迈的近卫将领田浩。

轻轻地挥了挥破军刀,在手臂肌肉绷紧的同时借着马的冲力,非常轻易地就杀了一个回纥。

田浩操练破军刀才七个月,但真正的作战经验却已经超过十年,到了近来他发现如果方法对头的话杀人其实不怎么用力。他胯下骑着一匹汗血宝马,那当然也是张迈所赐,经过两年的磨合早已有一种人马一体的感觉,他不需要用手用鞭,只是双腿轻轻一夹这匹宝马就能领会田浩的意思。以汗血宝马的速度总是轻而易举地冲到敌军面前,并在敌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下取其首级。

回纥人在田浩的攻击下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他们的主将虽然有想过唐军会出城截击,但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而且一来就出动了精锐。

葛览早已经预备了人手,准备围攻,但他三次设下包围都被田浩轻易突破冲了回去。契丹的行军因为田浩的突击而变得断续,如果不能够解决他,大军即使过去了也没法顺利地进攻唐军的里三环。北轮台城当初选址建在这里不是随便的。

“下一次冲出来,一定要拦住他!”

当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回纥人准备以三角围攻时,田浩却忽然缩到了城墙底下,在城头箭雨的掩护下竟下马休息!

同时第二府唐军也出城了,他们却向西南掠去准备兜截回纥越过去的兵马。

“这些杀千刀的唐人!”

军队是要继续南下,还是要先冲杀躲在城墙下的田浩?

在前面几次试探性攻击之后萨图克对葛览说:“唐军的前方阵线十分强悍,他们的人数很多,但不可能所有人都这么强悍——如果是的话他们就不用守备了,直接冲过来我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我料定张迈一定是将最强的兵力都安排在了外线,内部的兵力应该都是弱旅,只要我们突破了外围,内部就可以如捏碎奶酪一样解决他们!”

也许后方就是唐军的死穴,但北轮台城的战略位置却决定了这座城池必须先攻陷然后才能过去,如果一时无法攻陷,那至少也要将唐军的骑兵封杀,让他们无法出城或者不敢出城!

眼看着回纥人要过去,郭师庸不能不出战,而眼看着田浩已经出来,葛览却拦不住他。

面对唐军精锐骑兵的猛烈攻击,葛览竟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他不是没有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个千人府有这么强的攻击力。这一府骑兵,竟然有这一汉敌五胡的惊人战斗力。对回纥人来说,也幸好这样的唐军并非全部。

后方萨图克催发兵力,又有七个千人队匆匆赶来,但是如果不将唐骑压制回去,可以南下的路就变得太过狭窄。

萨图克正指挥着兵力围拢向北轮台城的东北方向,让李膑开始怀疑自己的这个故主是否打算围城。北轮台城的周长很短,萨图克若要将之围困起来绰绰有余。

“如果他真的打算围城那可就好了。”李膑对郭师庸说道:“那我们就能够在这里一直等到元帅回来了。”

真的打守城仗的话唐军是不怕的,而且城池越小越有利于防守,而且有着三万精兵的张迈,绝不是契丹的偏师所能对付的,而契丹如果动用了主力来阻拦张迈,则其偏师又困不住杨易。

“只要元帅看见我放的烽火,他一定会回来的。”马继荣心想:“只要我们能够扛到他回来,我们就赢了!”

当然,张迈也有可能没有望见烽火,也有可能望见了却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回来,但这一刻马继荣需要坚定这个信念,他需要相信张迈会回来!

现在唐军担心的是萨图克没打算攻城,而准备了其它的诡计。

“向前冲!冲过去!”

萨图克指挥着兵马从两边如双臂环抱一样绕过北轮台城,既像是要绕过去又像是要将之包围。

田浩并不是出城阻截的唯一一部骑兵,在他回城下休息的时候又有两府骑兵接替了他的位置,同时望见萨图克准备从东面绕过,郭师庸也派出了军马出南门掩袭。

双方投入的兵力越来越多,战事也越来越激烈,杨易当初并不曾想到回纥人会以较大差距的兵力优势逼到北轮台城下,他一开始的打算是如果这一带成为战场,将会由唐军的精锐骑兵与陌刀战斧阵来扼杀敌人的生机,让契丹与回纥望着里三环而兴叹无奈。所以北轮台城外的地面并未被挖掘成坑,交锋的阵地上一片平坦,骑兵与骑兵的互相冲击与砍杀发生在城外的每一个角落。

锵锵——

刀剑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激射的弓弩与激射的泥土混杂着腥膻的血液在空中漫天飞舞,尸体偶尔倒下,被马蹄它成肉泥,血肉的粉末混着泥土,被风吹得回旋起来,弥漫着城外的天空。

弓弩齐动,骑兵纵横,郭师庸投入到城外的兵力越来越多,但相比于萨图克他可以派出去的兵力实在有些捉襟见肘了。但是唐军将士每一个人在领到命令之后却都义无反顾地出城,从刚刚鼓声擂起到现在,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在冷兵器时代这可是极为累人的,田浩冲进冲出已经三次,这时并不是为了争夺阵地而是要尽可能地削弱敌人的战意——这是双方共同的目标。

惨烈的战场上没有一个人吝惜自己的性命,唐军这边固然在苦苦挣扎,但回纥人那边也不好受。天方教的祭司的鼓舞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记得,真正可怕的是后面的督战队,他们冒死前进着,哪怕越往前就越危险,也用自己的血肉来作为撕裂唐军战线的武器!

唐军的兵力毕竟屈居劣势,而且是很明显的劣势,而且有相当数量的士兵是弓弩兵或者工事兵,如果萨图克是攻城的话,城内的许多民兵就都能派上用场,在城墙的保护下就连马夫与农民都能杀敌,至于弓弩手他们依靠城池所发挥的力量可会比奔跑在外面的骑兵要强大地多!但如果是野战的话,回纥人的优势就会极其明显!

当太阳越斜越西,萨图克一脸冷峻地让坐骑踱步在唐军的射程边缘,他在寻找着突破口!

回纥将士在作战中正越来越准备地知道自己的位置,数量优势逐渐发挥了出来,而唐军则在自己越来越疲倦的同时感到所要承受的压力正越来越大!以不到一万人的骑兵去冲击十倍之众,这本来是不应该的。

一片片巨大的毛毡被扬了起来,用以抵挡唐军成城头射下的强箭硬弩,一些简便的工事设施也被扔到了城门附近,用以限制唐军进出的便利。田浩刚刚出城所制造的战绩正被拉平,越来越多的唐军士兵在回纥骑射手的箭雨之中陨命。士气正被一点一滴地消灭掉,而东西两面的回纥军正如两条臂膀一样,准备在北轮台城的南方会师。

而新出城的唐军部队,却都在城外遇到了强劲的阻击,一些小部队在与大部队脱节而未及时续上,一被围困便成了回纥大军的食物。

“郭帅!”李膑道:“快将骑兵收回来吧!我们的骑兵疲了,再打下去要出事!”

“郭帅!”在郭师庸还没有决定之前,回城了的田浩冲上来道:“让我再出城一趟!”

“你已经冲击了七次了!”郭师庸说。

“是!”田浩道:“但是后面三次我都没占什么便宜!所以必须让我出去第八次!这一次我会取得大胜回来!”

“可是……”

“我们必须将回纥人打痛!”田浩道:“不然才能让他们知道北轮台城不是一个他们能够逾越的地方!必须将他们彻底拖住,然后才能让他们知道妄想越过去必须付出他们无法承受的惨重代价!如果我们丧失出城作战的能力,城外的一切在元帅返回之前将彻底沦为他们肆虐的地方!”

“可是现在再出城太危险了!”李膑道:“我们的兵马已经疲了,而回纥人却如日方中。”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进击!”田浩指着南方,道:“让我去打掉他们!让他们缩回去!只要在天黑之前我们能够完成此事,逼得回纥人没有兵力他顾,那这场仗我们就赢了!”

郭师庸在昏黄的阳光中用千里镜向城南望去,正在城南那个小山包会合的两支部队数量不多,来自西面的不过三千余人,来自东面的约二千余人,他们要会师的地方有一座小砦,是里三环离北轮台城最近的一座砦子,上面驻守着三百多个民兵,望见回纥人来正自射箭拼命,同时向北轮台城求援,如果城内守军出战让他们看到希望,这些民兵或许会固守下去,但如果城内没有援军,这些民兵可就未必能够守到最后一刻。

“田浩所部作为此刻城内最强劲的冲击部队,杀出去后回来应该是可以的。”郭师庸想。

以战守城,这是唐军的传统,哪怕是在兵力屈居弱势的疏勒一战中,唐军的骑兵也从来没有畏惧过出城作战。而且如今回纥大军四合,东面与慕容春华的联系已经被切断,如果南面也被阻截,那么与里三环的联系就会断绝!那时候后方可能会因此而产生混乱!

“好!”郭师庸道:“将这两部人马给我打回去,让他们晓得,北轮台城是封不住的!”

田浩应声领命,率领八百余骑从城内穿行,田浩猛地冲了出去,直奔正在那个小山包会师的回纥奔去,先取来自西侧的那三千多人。

除了田浩之外,八百余人的战马都换过了,已经攻上小山包的回纥军惊呼着,转身迎敌,砦内的民兵都大声擂鼓敲锣,高呼唐军威武为田浩助威,破军刀横侧着劈扫过去,回纥人微见散乱,田浩从午时杀到现在,其实已经颇为疲倦,但这时却还是抖擞精神,叫道:“养兵千日,用在当下!让砦中的民兵,让城中的新兵,看看真正的战士是怎么打仗的!”

八百余人齐声应命,声音回荡在充满尘土的空气之中,八百多把破军刀发出让人心寒的破风声,迎面斩将,侧掠斩马,回纥人的惊呼以及其战马的惊嘶都已经成了无用的呐喊,田浩一冲而入,突破数层兵马,一下子冲到这一部回纥人的将旗之下。

在回纥人杂乱的呼吼之中,他们的兵马也受到了冲击而四散,擎旗之人惊叫着,呼喊他的战友们增援自己。然而在田浩的威逼之下,一切都来不及了!

汗血宝马冲到敌旗之下,看看那旗杆不过手腕粗,田浩大喝一声挥刀将之劈断!

“好!”郭师庸飘扬的白须都飞了起来,从他这个角度望去,田浩这次冲击几乎是兵不留行!他期待着敌旗一倒,回纥势必胆寒,一进一出,毫不停留地破敌而还,这种干净利落的胜利将为城中士兵带来巨大的士气振作。

然而大旗倒下之后,回纥人却未因此而惊散,东侧那原本显得稀散的两千多黑衣骑士忽然间竟变得活跃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74章 族不为己,天诛地灭 下一章:第076章 泥潭深陷
热门: 夜光怪人 海王翻车了 秦汉史 我,修仙界第一,想谈恋爱 捡星星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 罗布泊之咒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爬行人 从末世到原始 犯罪心理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