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泥潭深陷

上一章:第075章 斩旗 下一章:第077章 胡血染红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田浩以八百骑冲入五千胡马之中,斩其旗帜,看着那面大旗倒下,城中砦中唐军士气无不大振,田浩道:“冲散败兵,准备回城!”

却听副将道:“将军,有古怪,你看!”

刚才东侧那显得稀稀疏疏的二千骑兵忽然集聚,猛地压将过来,二千人中以杂兵居外,这时候中间的千骑冲出,个个在黑袍之外皆穿铁甲,为首一将手持一柄厚重的拜占庭宝刀,刀锋弯曲,隐隐带着血槽,望田浩直冲过来。西侧的三千兵马在将旗倒下之后却并未溃散,反而布列于周围堵住了田浩的归路。

“不好,是陷阱!”

双方越来越接近,田浩猛地看清了来将的身形相貌:“是萨图克麾下大将霍兰!”

第一次见到霍兰的时候,田浩还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火长,而那时霍兰却就已经是萨图克麾下首屈一指的猛将,几年过去田浩已经升到了中郎将,但霍兰在俱兰城外的勇猛表现他却仍然清楚记得。

田浩原本以为对方五千人未必困得住自己,却没想到这五千人中竟然藏了这样一支精锐,他所部八百余骑从今天下午即浴血奋战,中间虽休息过几次却毕竟无法完全消除那种疲累,田浩心想:“现在杀回去,此砦必失,且周围有回纥兵马堵截无法疾驰,霍兰从后追来,我自己纵能回城队尾的兄弟损伤必重,我出城是要振作士气,而不是要给城内的将士带去打击!不行!”他看了越奔越近的霍兰一眼,心想:“若能斩霍兰回城,我军士气势必大振,这一战也就值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振作精神,叫道:“对面是回纥大将,兄弟们,鼓起你们的力量来,做此最后一冲,然后我们拿着敌将的首级回城邀功!”

众将士齐声应命,便也对着回纥黑衣骑士猛冲过去。

双方骑兵对撞,田浩这一刻知道霍兰麾下的黑衣骑士是以逸待劳,但久在张迈麾下的他已经习惯了那种热血沸腾的作战方式,他放下了压力和心理负担,心中只是一个念头:“胜利!”

在刀林箭雨之中闯过来的这几年让他建立了一种信念:胜利,一定能够胜利!

是的,过去的每一次在张迈身边,唐军都在危机之中创造了许多不可能,这一次也一定可以如此的!

这种信念让田浩相信此战之后自己必然能够活下来!何况他麾下的将士也都是身经百战之人,在这一刻八百人的精神互相感应,一种大唐军人的豪情激发了开来,化作一勇无前的强大力量。

“来得好!”霍兰大叫:“好,好!”

冲得更近了,黑衣骑士们的脸也越来越明显,所有人脸上竟然都满是刀疤!

他们和田浩一样,同样是身经百战,而他们和田浩不一样的是,在过去的几年他们打了太多的败仗,可是在多少场败仗中他们还是都活了下来,这让他们有一种比任何人都渴望的复仇冲动!

在双方的呐喊声中两支数量差不多的骑兵冲在了一起,刀光在夕色之下迸出点点火星,火寻马与宁远马在主人的催促下互相挤压踩踏,明明有着一个广阔的草原在不远处,这两千人却挤压在一个极为狭小的空间之中,整个山包的斜腰很快就被马蹄踏得凌乱,惊人的吼叫声如野兽一般回荡着,两千人就在这里做生死之搏!

鲜血溅洒着,有唐军的,也有回纥的,惨烈的战况看得城头的郭师庸和砦内的民兵都心惊胆战!两支骑兵在这一轮争斗中一时间不分上下,周围四千回纥人却慢慢围了上来形成外围的压力。

砦中的民兵忍耐不住,终于在民兵校尉的率领下冲出来支援,但很快就想一条小溪冲入泥潭之中,迅速陷了进去!

千里镜中,看到二千黑衣胡骑之中有一部变得踊跃,郭师庸暗暗讶异,马继荣在他的提醒下也望了过去,霍兰所率领的骑兵一开始混在骑兵之中不显眼,这时候忽然发力,登时成为整个南方战线的焦点,田浩等八百骑奋不顾身地冲杀着,在下午的几次冲击中破军刀所过之处都能迅速撕开一条血路,但这时候面对着霍兰所部,这支部队人人手中都是两套兵器:偏手绑定了轻便的盾牌,盾牌以坚韧的轻木镶上铁片铸上铜边,正手持刀,以盾牌抵挡破军刀的攻击,以弯刀劈砍唐军的人与马,千余人个个都有不用手挽马辔就能冲击驰骋的本事!

在数千胡马的包围中,在数量占据优势的敌人面前,拼杀着体力更胜自己的敌人,田浩部依然没有丧失追求胜利的激情,可是他们的数量却在一点一点地减少!

这些可都是岭西跟来的健卒!每一个骑士至少都有副火长以上的军衔!每倒下一个,郭师庸的心都在滴血,这是一种绞心的痛!

“是他!是他!”李膑在千里镜中也看到了霍兰:“是霍兰!我们之前怎么没有发现!这是个陷阱!必须让田浩赶紧撤回来!”

“来不及了!”马继荣说:“让我出去接应吧。”

郭师庸犹豫着,田浩的这八百骑兵就像一把刀的刀锋,他不能丢,丢了的话会不但会让战力大削,而且会对士气造成极大的打击!很可能会让唐军从此不能出城!那样北轮台城就相当于是被封死。可是要继续派人的话……

北轮台城西侧和东侧望见那杆旗帜倒下,已经第一时间派出兵马增援了——倒旗不是回纥士气低落的开始,而是一种信号。胡人正在向南方汇聚着,这个时候无论怎么决定都仿佛会让当前的局面面临巨大的危机。

“出城吧!”郭师庸下令:“不能让子弟兵这么白白地在我们眼前牺牲而什么都不做,那样会让城内的将士心寒!”

“是!”

马继荣命令发出之后,立刻五千余骑冲出城外,山包上疲倦的田浩望见,高呼呐喊着要冲下来,但霍兰所部在这个时候却展现了极为强劲的韧性,任凭田浩如何猛冲就是不作稍退。

马继荣的骑兵比东西两侧的敌军提前抵达,让南部的局部战场产生了变化,但他这一部士兵虽有五千多人,却不如田浩所部精锐,霍兰手头也有四五千人,虽然腹背受敌一时却未显败绩。

“郭帅!”李膑道:“萨图克已经看破了我们的弱点!他要引我们出城野战!”

现在都已经是黄昏了,但回纥人却似乎半点也不疲倦,李膑忽然想到,下午的激战唐军能够在局部占据上风,很可能是回纥人没有出全力的缘故,他们的有一些士兵可能处于休息状态之中。

“萨图克不一定是真的要冲过去,”李膑说:“也许他根本就是要夺取这座北轮台城!郭帅,点燃烽火吧!慕容副都督的骑兵离这里只有半天的路程,点燃烽火他明天就能到达!”

“叫回春华?那样东北的防线……”

“只能放弃了!”李膑道:“当前的第一要务,是守住北轮台城!不惜一切地守住,守到元帅回来!”

“但那样只怕会让契丹和回纥在北轮台城下会师!”郭师庸道:“那样的形势只怕会更加不利!”

“但是我们需要慕容副都督的野战力量!”李膑道:“或者……”

忽然他不说话了,因为他望见东面忽然射出了烟花,那是唐军行军中遇到危险时所放出的信号,至于信号的内容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就只有唐军高层将领能够看懂。

李膑看得呆了,郭师庸也看得呆了……

“春华,已经来到附近了……”郭师庸说。

……

城外,田浩未能如愿冲下,马继荣也未能在东西两侧的回纥援军抵达之前将霍兰击垮,看看回纥援军从后方掩来,只怕自己也要被拖住城外了。

太阳已经只剩下半个,落日的夕阳光芒犹如血迹一般,但更加惹人瞩目的红色则是战场的鲜血。马继荣一个咬牙,不再心存侥幸,叫道:“不回去了!冲上去!和田浩会合!”

他的兵马猛烈冲了上去,终于与只剩下不到七百人的田浩部会合,但后路也被截断了。

“入砦!”马继荣下令。

霍兰在山包下排开兵马,又将他们围住。

已经入夜了,但萨图克竟然好像没准备休息一般!

“报!”有一骑从东而来:“敌军分出约四千余骑兵,行到十五里外,已经被我友军契丹皮室九千人困住!”

葛览来到萨图克的身边,万分诧异:“契丹人还有兵力?”

萨图克一笑,道:“在北边围住杨易的是忽没里,在道上设陷阱诱张迈北上的是耶律察割,但他没有在途中继续等着张迈,直接攻慕容春华去了,现在在这附近和我们配合的,都是他。耶律察割攻击慕容春华的时候,兵力并未全部用上。为的就是要麻痹慕容春华,让他以为自己的东北防线行有余力,作出错误判断而来增援北轮台城。”

葛览道:“可是,契丹人的兵力也有限,他们又围困杨易,又攻击慕容春华,现在还哪里来的兵力?”

萨图克悠悠道:“那自然是从东方调来的……”

“东方?”葛览惊道:“难道是……”

“他把进攻折罗漫山城的兵力大部分调来了,只留下了少数作为疑兵。”萨图克道:“这次契丹的这股拼劲,竟不在我们之下,看来他们能够取代我们回纥称雄漠北,不是没有缘故的……”

葛览大惊:“将东面的兵力都调过来……难道他们就不怕东归的道路被截断么?”

“东归……哼!”萨图克道:“只要攻下了北轮台城,杀了张迈,天策军就会瓦解!那时候何愁无法东归?耶律察割敢这么狠,就是抱定了必胜的决心!”

在北轮台城西南面的山包上,看着山下点起点点灯火,田浩忽然哇一声喷出一口血来,日间的激战他用力太过了。

马继荣扶住了他,田浩苦笑道:“这场仗……我们打得太烂了!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元帅!”马继荣道:“我们的兵力不如对方,又未能及时壮士断臂、收缩战线,所以显得匆忙。但……只要熬到元帅回来,那就是我们反败为胜的机会!”

田浩双眼忍不住有些黯然:“元帅所率领的三万人马虽多精锐,但就算他杀回来,眼下的战局也不能太过糜烂,否则他如何收拾?唉,要是我们一开始就将东北、西北、正北的兵力全部收回来那就好了,聚兵力于一点的话……”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毕竟不想在这个时候露出责怪郭师庸的意思。毕竟郭师庸若是能够更果断、更决绝一点,干脆就不要派马继荣出战,那样马继荣就不会陷在这里,但在黄昏的时候自己只怕就已经死在这里了。

马继荣道:“咱们都是事后诸葛了,事先谁也没想到回纥人和契丹人的攻势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猛……”

……

北轮台城内,郭师庸显得异常疲倦,火光之下望过去,竟像比在兰州时老了十几岁!

他觉得自己的脚在发软,不是害怕,而是体力不支了,白天他没有参加战斗,但那种异常的紧张和接连而来的打击却让他不下于直接参加肉搏,在黑暗中面对着城下黑压压犹如野狼疯狗般涌过来的胡马,郭师庸产生了一种无法掌控这个战局的无力感。

“我真的老了么?”

对眼下的这个局面,他自觉得失误太多,多到了自己不能原谅的地步。

虽然每一步,每一招,他都是用最稳妥的方案来解决,但偏偏每一次稳妥的对策都似乎被敌人料到,从而陷入到更加被动的局面中来。

北轮台城的防守他并不担心,城内的步卒、弓弩、器械兵以及民兵还足以守住这座小城,可以守护到张迈的到来,可是城内已经丧失了出城作战的机动精骑,如果来援救的慕容春华、出城而被切断的马继荣与田浩都被萨图克攻灭掉,那么就算张迈从北方归来,只怕北轮台城这边也无法动用足够强大的力量来与张迈南北合击了!

可是要如何扭转这个危局呢?

郭师庸想不到办法。不是没有办法,而是他想不到可以破除当前危局的兵力了!

“唐军输了!”萨图克冷笑:“张迈的种种把戏我早已了然于胸,他会如何行动,早在开战之前我就琢磨透了!如今他就算快马加鞭赶回来也没用了!”

就在这时,轮台道上响起了辚辚辘辘的车轮声。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75章 斩旗 下一章:第077章 胡血染红缨
热门: 校草说我渣了他 穿成Omega后发现自己怀孕了 单身钙族相亲实录 十角馆杀人预告 暖气 天官赐福 名侦探的诅咒 顺水推舟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