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章 枪将之王

上一章:第077章 胡血染红缨 下一章:第079章 新的计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郭威见葛览派出五千骑兵,改变了旗号,让杨信自己把握形势。

“郭将军还是很信任你的呢。”徐从适跟了上来,在这个战场上,他是唯一一个还能从容与杨信说话的人,其它的愣头青都已经杀得疯了。

“嘿嘿!”杨信道:“他也是中原来的……这一战……算了,活下来再说!”

杨信的先天体质就好,又是武将世家出身,自幼打熬气力,加入姑臧军营之后的训练让他的体力更上一层楼,可是他这份潜藏的力量从出生以来就没有机会表现过,直到上一次在乌宰河上游西岸激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但是那个舞台太小,他的作战只是吸引到了奚伟男,还没能进入到当世雄霸者的视野!

但是今天,不止是郭威和奚伟男在看着他了,来自新碎叶城的田浩在看着他,来自于阗的马继荣在看着他,出生北庭回纥的葛览在看着他,身为一方主帅的郭师庸在看着他,天策府副司马李膑在看着他,有着问鼎西域野心的萨图克也在看着他!

这是一个大战场,这个战场无论结局如何都已经注定了要记录进诸国的史册!这无数人的目光仿佛柴火一样,让杨信的血液慢慢烧滚了起来!

他脑中掠过在黄河边独个儿演练枪法时的场景,那个时候他就想着如何用手中长枪去拼杀胡虏,但一直以来胡虏只存在于他的想象之中,中原的局势都没有给到他这个机会,但现在不同了!

他可以名正言顺地杀敌!虽然背靠着的是天策军——一个他进来做间谍的政权,可是这一刻他忽然忘记了这一件事!

自己是在为华夏杀敌,为大唐杀敌,为同族杀敌!

在这边建立功业,和在中原建立功业,没什么区别!

这里也是大唐的故土,收复疆土是每一个华夏武人天然的责任!

“从适!”杨信道:“我要让杨家在这里留名!”

徐从适吃了一惊,杨信却已经纵马冲了过去!

紧跟在他背后的,是几百名二十岁不到的少年,他们身上穿的是龙骧军的后备铁铠,胯下骑的是天策军第一等的战马,手中拿的是唐军后备府库中的上等兵器。他们中的许多人并非搏斗的新手,有不少还不是第一次杀人,但上这样的战场群战却还是第一次!

幸好杨信给了他们一个非常简单而且可以执行的命令:“跟着我的银枪走!”

胡地汉儿多骁勇!他们潜藏的潜力被杨信激发了出来!他们前面的领袖只是一个队正,并不像杨易慕容春华一样在地位上高不可攀,这让他们感到自己其实也可以喝杨信一样!但这个领头者居然有这虎豹一般的杀伤力!这让这群少年瞬间产生了一种狂热的自我误会!

犬群在一头老虎的率领下,似乎也变得认为自己也是老虎——更何况这群少年不是小犬!他们是乳虎!在胜利的激发之下他们露出了以前隐藏起来的獠牙!

杀人就是这样,一开始了就上瘾!

胜利就是这样,一开始了就停不住!

……

徐从适控制着胯下的坐骑——也是一匹汗血宝马——放慢了速度,他是这一千多人里头,唯一一个还有能力在军流中思考并进退的人,数百少年过去又是数百刚刚穿上铁铠的骑兵,所有人身上都透着熏人的热气,这支骑兵的最后,是那一队新兵——即杨信和徐从适在乌宰河西岸救出来的人,是杨信和徐从适的本部。

两个月前,这一队人马还是新兵,但现在在这些乳虎面前他们已经变成了前辈,杨信陷入忘我状态地在前面厮杀着,而徐从适则带领这一队人马在后方掌舵,是徐从适和他们在维持着这支狂热敢死队的秩序!

……

葛览派来的五千人冲了过来,但杨信竟然没有倒退!

郭威踩着折叠台,用千里镜望观察着杨信的举动,而北轮台城上郭师庸和李膑也有些愕然。

“他要干什么?”李膑道:“应该退回去!退到车阵的射程之内,或者缩入车阵休息!太乱来了!”他让旗手给杨信部发信号,但杨信根本就不理这边!

“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兵,就是这样。”郭师庸叹道:“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刚才他们所创的战果,看来只是侥幸……唉!可惜,若是我手头尚有三千可以冲阵的精锐骑兵,现在就可以借由这个果实开花了。”

车阵之内,奚伟男也道:“郭将军,快亮旗号,让他们回来!这五千骑兵和刚才被我们打乱的三千骑射手不同,他们是有备而来,杨信冲不垮他们的!”

“是么?”郭威道:“为什么我看到的,却是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一头闻到血腥的二郎?这时候去扑灭这团火,这时候去牵回这头狼,那才是最大的失策!”

车阵之中的折叠台上再次挥动旗号,徐从适一回头,就见郭威仍然在持续刚才的命令:自主行事!这抵消了刚才北轮台城上旗号带给一小部分人的犹豫。

“郭将军还真是信任我们呢!”徐从适想。

而杨信呢?他根本就没去看这些!

他的眼睛,只盯着前方!

和刚才在骑射军中混乱冲击不同,刚才杨信只当自己是一人闯进千军万马,而这一刻他却明显地察觉到身后有一群兄弟跟随着他!

兄弟!

尽管那一千多人大部分杨信连名字都不知道,但经过这场浴血混战之后,心中却自然而然地冒出这样的感觉来,仿佛背后的少年们和自己本为一体,他们没有经过训练,只是靠着直觉紧紧跟随。

晨曦渐渐变得有些暖和,昨夜的寒意在阳光中被消解了许多,杨信向北疾行,对面冲过来的回纥骑兵已经不及两里。

原本缩着的长枪显露了出来,杨信还未发出号令,身后的少年们却已经一面快马加鞭一面怒吼起来!

“哇哇哇哇——”

所有人都想起了今天清晨杨信第一次突入敌阵时那种可怕的场景!数百少年一开始有不少是硬着头皮跟出来以免丢脸,真到了战场有一些人还是怕了,但当杨信那梨花绽放般的枪法使出来时,所有少年忽然失去了害怕!这就像他们原本面对着狼群,跟着却发现率领自己的是一头豹子!那恐惧感也就一股脑送给了敌方!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他们对即将出现的“梨花”充满了期待,整个队伍似乎突然间获得了力量,所有的骑兵都跟随者杨信胯下汗血宝马的节奏加速向前猛冲,一里……半里……十步……五步!

银色的光芒忽然亮起!

而战场上也随着这银光而发出了极其怪异的声音!

那声音,一是银枪敢死队中少年们的欢呼,他们又看见了即将产生的绚丽画面!二是北轮台城的大鼓——城头郭师庸虽然不赞成杨信这样“有勇无谋”的冲击,但当这位他们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银枪将银枪再动时,整个北轮台城的鼓声却猛地响了起来!同时小山包上的马继荣、田浩,还有车阵中的郭威、奚伟男,他们和他们的部下也都呼喝了起来!除了友军之外,便是对面回纥的惊呼声!

整个战场陡然间出现了如此突然的声潮,以至于将对面的敌军全部震慑住了!这就像一曲雄壮无筹的交响乐,而那一杆银枪就是总指挥,银光动,声潮涌!

跑在最前面的两个回纥士兵被这浪潮般的巨响吓坏了,在即将接锋时几乎无法抗拒地向两旁逃去,他们身后跟着冲过来的骑兵便首当其冲!银光一闪,一匹战马瞎了,瞎马惊嘶着撞向旁边,捣乱了其侧面回纥骑兵的节奏,银光又是一闪,一个咽喉被洞穿了!

杨信的“银梨”就像一条嗜血蛟龙幻化成的怪物,一碰到血腥就变得疯狂,而他的主人也马上陷入一种狂热的状态,每一枪刺出那速度与力量都非平常练习时所能达到,点点银光之中他的人就如同变成了唐军的天神,变成了回纥的恶魔!烂银枪头划出了一道道的闪电,人遇到就死,马遇到就瞎!

什么叫挡者披靡?这就是写照!

“哇哇哇……”

愣头少年们被这绚烂的景象激起了狂热,他们挥舞着大刀、枪矛猛插进去,冲入了被银梨震慑住的回纥军中,他们也要杀,杀,杀!

五千回纥骑兵就像用避水神兵分开的海水!兵势一被冲动阵脚,那就像竹子遇到砍柴刀,只要一开始能够击破最坚硬的竹节,再接下来便势成破竹!

“赢了,赢了!又赢了!”

战斗还在继续,但银枪敢死队的气势已经彻底压倒了对方!

城头的唐军弓弩手欢呼起来,有几个士兵毫无理由地丢出了十几颗炼油弹在空中撞击射爆,火光飞溅下来在烈日下流光溢彩,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出这样“无谓”的举动,只是想着要给这队银枪敢死将士增加一点威势!

马继荣也放下千里镜,问田浩道:“这人究竟是谁?”田浩苦笑着摇头,他也不知道。

但这人应该不是无名小卒,他手中拿着的“银梨”田浩记得在杨定国家见过,他胯下是汗血宝马,他身后跟着的那群可怕骑兵大部分都穿着龙骧军的后备铁铠!

“莫非,这是元帅隐藏起来的秘密力量?”

可是他究竟是谁?田浩不知道。不但他不知道,几乎整个北轮台城都不知道那人是谁!所有人只知道那是唐军的将领,那是他们的同袍!

“大唐枪王,威武!大唐枪王,威武!”

不知什么时候,有人叫了起来,一开始是几个人随口乱喊,后来几千人上万人一起大叫,汇聚成了极为响亮的齐呼,就连万马齐踏的杂响也没法掩盖得住!呼喊声伴随鼓声越来越高,响彻了整个战场!

大唐枪王?

大唐枪王!

这是在叫自己么!

“大唐枪王,威武!大唐枪王,威武!”

没错,没错,是在叫自己!

被千万人呼喊着,被千万人激赏着,被千万人崇拜着!

这是什么样的快感啊!

一股热意不知道从身体中哪里涌出,直朝全身的毛孔冲去!杨信的眼睛蓦地布满了血丝,两手青筋暴起,胯下的汗血宝马也仿佛受到了感应,如白龙一般怒嘶起来,和愣头少年们不同,杨信即便在疯狂状态下每一枪刺出仍有章法,他的冲击方向也都对准了五千回纥内部最弱的位置,因为从小锻炼成的武艺与直觉早已像呼吸一样自然——这是他比石拔更加可怕的地方!

如果是普通人,这时候体力早已透支,如果是普通的长枪,这时候只怕也早被那强大而持续的力量折断,但银梨本非凡品,而我们的大唐枪王更非凡人!

银枪白马犹如水龙吟啸一般,窜入五千回纥个五脏六腑,从内部将之瓦解!在短短两炷香时间内,那五千回纥骑兵竟然也产生了混乱!

两个鼓手大叫着抱在一起,狂呼:“大唐枪王,威武!大唐枪王!威武!赢了,赢了!”

郭师庸也看得呆了,他没有开口,却不得不收回“乌合之众”这四个字的评语!

李膑苦笑道:“这一次……好像不是侥幸吧。”

郭师庸好像想起了什么,猛地叫道:“敌军的左翼进入石砲射程了!秋华,快射!”

慕容秋华这才发现果然回纥的左翼果然被逼到了离北轮台城较近处!急叫:“射,射,射!”

投石车在取的手的指挥下将石砲、土砲还有中型炼油弹都弹射了出去,石砲土炮也就罢了,那中型炼油弹凌空砸来,迸射出火光火花,火舌燎得所有被波及的回纥都满地打滚。太阳还没接近中天,五千回纥却已经完全被打乱了阵势!

精锐骑兵突击与守城工事远射的配合在这一刻呈现得无比完美!

“好!”郭师庸叫道:“见好就收!回去!”

但杨信还是没理会城头的旗号,他还是没有回去的意思,郭师庸顿足道:“不要恋战,杀多几个败兵没意义的!”

奚伟男也在劝郭威鸣金,但郭威却道:“我们的枪王似乎还有体力……”

杨信果然没打算停留!切穿了五千骑兵的银枪敢死队继续一挺,犹如一把细长的激流一般继续向前!他没有恋战,没有屠杀那些被他冲乱了的士兵,而是径自朝葛览冲去!

他要……

斩首!

郭师庸和李膑在看破他意图的那一瞬间同时屏住了呼吸!

这个杨信!他未免太大胆了吧!

然而战场的局势已经陷入了非理性!杨信在这半日间所创造的奇迹般的战果震慑住了所有人——包括葛览周围的士兵!

眼看着梨花般的银光卷来,所有人心里都产生了“绝对不能抵抗”的心理,“逃!”

可怕的心理感染蔓延住整个回纥右军,在这一刻杨信彻底掌握了整个战场的气氛,银枪变成了一种不可战胜的信仰,他人马所向,行于回纥之中犹如风行草上,风过之处百草自然匍匐!

这种情况只有冷兵器时代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也不是靠兵力与计谋就能创造的,这样的机会有时候还要靠着时机,而且是一闪即逝的时机!

在远处用千里镜望见的萨图克大吃一惊,但这时他连做什么都没办法,葛览也没想到杨信能够突破他所派出的骑兵,更没想到这区区一千多骑兵竟然有种突破到自己面前,更没想到杨信会来轻取自己!

变故来得太快,快得让人几乎没有反应的时候!

葛览身前本来还有不少兵将,但此刻映入葛览眼帘的却是所有人一看到银梨就以一种不由自主的本能纷纷闪退!

汗血马来得好快!这匹汗血马是白色的,颈项上的鬃毛判卷得犹如一堆雪花,因此也有个名目叫“雪围脖”,此时那白色鬃毛却因为冲击得快而飘了起来,银光闪处,杨信竟然不可置信地逼到了跟前!

就在练葛览都差点失去行动力之际,旁边一个近卫大叫:“将军快逃!”他才猛然醒转,回马逃跑,哐一声头盔竟被刺中,幸而只是被斜斜擦过!然而逃出二十余步外的葛览已经吓得汗流浃背。

他周围的近卫终于从惊恐中反应过来,震慑力的短暂效果开始消逝,杨信似已有所洞察,叹道:“可惜可惜!”这一击不中马上回马撤退,战场上那道银线迅速缩回,徐从适却逆向前冲,变成了殿军,马上开弓连发三箭,箭箭穿喉!

追上来的人马为之一窒,不敢过分靠近。

徐从适冷笑着回旋,郭威下令打开车阵门户,银枪敢死队鱼贯退入,葛览这才下令收拾人马,回想起刚才的惊险恍在梦中。

萨图克的嘴角不住抽搐,他的整个作战计划本来不是这样的,这时却不得不抽调兵马向车阵逼来,准备围剿。

车阵与银枪敢死队出现以后,田浩与马继荣的重要性忽然降低了,甚至慕容春华的重要性也降低了,战场的决胜关键已经移动到了这里,郭师庸在城头观望全局,忽然间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银枪敢死队所发动的这一战其实只是整个战场的局部,所杀伤的敌人数量也非甚多,且并未瓦解回纥的精锐,并未撼动回纥人的根基,但是郭师庸却发现:回纥人的布局似乎也开始乱了!

“机会来了!”这个老将捕捉到了一种不但自己没有料到、就连萨图克也肯定没法掌控的意外力量!

胜负的天平重新倾斜,而那一杆银枪就是导致这一倾斜的准星!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77章 胡血染红缨 下一章:第079章 新的计划
热门: 余污 我手机通冥府 相公是男装大佬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 将军攻略 螺旋楼梯 谋杀似水年华 乡村御医 玻璃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