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乱阵

上一章:第081章 猛将之志 下一章:第083章 血人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千唐骑出轮台,人人都换上了精制的棉衣,这些棉衣是疏勒郑家工坊不计成本的精密制作,务必使棉衣不沉重以免妨碍战士的活动,但棉絮都是挑选了上好的,混了硝制的羊毛,使得整件棉衣穿上后稍一活动就很暖和,对外可以抵御寒风,对内可以吸纳热汗,而且其外层又是最好的皮料,具有一定的防御力,冬天作战,严寒是最大的敌人,所以这棉衣所起到的作用并不在铁铠之下,三年来只制成了一万五千件,是龙骧军的专用品,北轮台城存了三四千套备用,这时都取了来,给出击战士全员装备。

杨信率军出城后活动了一下手脚,东边本有拦截,回纥望见之后又追加兵力,郭师庸在城头往下望去,但见城外的回纥军排开了一行又一行,在东西数里之中形成纵深二十五行的兵力,李膑道:“萨图克似乎看破了我们的意图。”

郭师庸道:“就看杨校尉的了!”

却见杨信银梨扬起,遇着一层突破一层,说不尽的举重若轻!

他自己也没发现,经过昨日的大战不仅他手下的银枪敢死营众士兵突飞猛进,就是他自己的潜力也被激发出来,不知不觉间提升了一个档次,此时不但杀敌手段更加娴熟,而且信心剧增,直将眼前所遇到的任何胡虏都视若无物,遇着他的就死,挨着他的就伤!银枪过处,马瞎人亡!

城头擂起了大鼓为杨信助威,马继荣也引四千骑兵出城威胁东面回纥,以牵制他们无法全力围堵杨信。

回纥的纵深虽然不浅,却还是没能阻截住杨信,三千唐骑突破回纥的围堵之后更不停留,直冲出十余里这才驻马休息,徐从适奔上一高处取千里镜瞭望,回来指明了路向,跟着唐骑又复前行,中午之前便见到了契丹围慕容春华处!

那是好猛恶的战场!

一座摇摇欲坠的砦子已被打得七零八落,砦子周围到处都是火堆,张迈以一场大火烧灭回纥起家,对火攻自然也防范得很严,唐军的砦中都有灭火的设施,但契丹人这次却不是用火攻,而是用烟攻,他们占据了上风处,放起烟火来,用腾腾浓烟熏唐军的眼睛,这可是极为难当的事情,对限制唐军的弓弩优势极有效果,慕容春华派出骑兵去突杀放火防烟的敌军,却被围护在外面的契丹骑士击退,同时外面又发起不间断地攻击,短短两日之间唐军已是伤亡惨重。

田浩看得胆战心惊,道:“幸好我们来了,若是再迟一步,只怕副都督就危险了!主将,我们冲下去吧!”

杨信从徐从适手中接过千里镜望了一会,看到契丹人中军树着一杆大旗,上画青牛白马,又绣着契丹文,乃是“耶律察割”四字!

“是契丹的皇族大将啊!”

契丹这时已经自创文字,有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两种,杨信在中原边境时曾听老人说起过一些契丹文,虽然认得不多,但如“耶律”等却是认得。

契丹人和砦中慕容春华这时都注意到了这边出现了兵马,耶律察割即派骑兵往这边来试探,杨信指着大旗所在道:“跟我冲!”

田浩见他不救慕容春华却冲耶律察割,心中吃了一惊,不过也没阻止,众兵将却都欢呼起来,随着杨信的银梨枪冲了下去,来探的侦骑一见势头不妙早就打道回去了。

契丹这支军队攻击慕容春华时占尽上风,损耗不多,仍然有接近九千人马,其中有两千人乃是契丹的精锐皮室军,但九千人马有一大半正在戮力攻砦,有一成在上风处围护火堆,聚集在中军的不过二三千人,杨信犹如猛虎下山,一冲之下便直陷敌军!冲击力之强世所罕见!

慕容春华站在砦中突起的一个小高地上,以崩裂了的千里张望,见到如此强劲的铁铠骑兵也惊喜道:“是石拔!是石拔!龙骧军来援了!哈哈!定是元帅回来了!”

全砦将士听到无不欢呼雀跃,慕容春华又下令:“上马!准备冲出去!”然而传令之后又不禁心里产生了一些疑惑,崩裂的千里镜里在烟熏雾绕中看不清楚来将的面目,但仍然分辨得出来将用的是枪,慕容春华也是精通武艺的战将,从枪法走势来看竟是精妙之极:“石拔也学会枪法了?”

枪乃百兵之王,极为难练,石拔靠着蛮力使用的是直来直去的獠牙棒,至于用枪用槊,这样的经典兵器却不是靠着力量就能使用,虽然杨易教过他他却一直用不好——那非得有数年之功不能精熟,至于要练到出神入化,那除了天赋之外更非有多年浸淫不可。

那边契丹人惊呼起来,前军退却,大旗移动,但契丹毕竟是当世第一等的军事大国,就算是近年迅速崛起的天策军也暂时未能撼动其地位,其人马之凶悍非葛览部可比,虽然被唐军抢占了先机,但处于败势而不乱,杨信左冲右突,在葛览部他乘胜突击时犹如刀入豆腐,这时却似柴刀砍木,虽然冲击得动,但每一步都大耗力气,而且必须借势才能前进。以稍微优势的兵力一时间竟也未能突破到大旗周围。

虽然如此,但杨易的冲击还是给契丹造成了乱势,中军急发号角调攻砦士兵回防。杨信等的就是这一刻!一见契丹如此行动马上改变冲击方向,顺着战马冲击的弧度斜斜朝砦子这边冲来!用兵只好拿捏在契丹人阵势变动所产生的空隙之中!

慕容春华望见大喜,心想如此灵动的战阵冲击显然不是石拔的风格,暗忖全军之中怕只有一人能有如此威势兼如此妙才,不由得大叫道:“不是石拔!是杨都督亲自来接应我们了!”

田浩的弟弟,小将田瀚在旁大叫:“什么,杨都督回来了?”

慕容春华道:“弃砦!出阵与都督会合!”

砦中只剩下三千人不到,这时听说杨易来救个个兴奋异常,心想杨易既然回来,回纥多半已经击破,当即个个上马,大开砦门冲了出去!

契丹的攻击部队正要回援,忽然慕容春华冲了出来,而杨信在那边又挺枪杀到,两相夹击之下契丹人便抵挡不住,其中军眼看无法阻止二军会师,连发号角,向后退却。

徐从适心道:“契丹是比回纥硬一些,不过似乎也没传说中那么厉害。这就是契丹的皮室军?”

他在中原的时候,曾经见过汉人与胡人的冲突,不过一般都是契丹的部落军,契丹皮室军不是随便出动的,尽管时时放出去打草谷,然而徐从适并未有机会亲眼目睹其威力,只是听家中父兄提起他们的战斗力十分了得。

最前方杨信已经接应上了被困的唐军,慕容春华麾下多是杨易旧部,一望见自己人就大叫:“杨都督!杨都督!”

杨信愕然:“什么杨都督?”

张迈和郭师庸在姑臧军营他见过,慕容春华却未曾会过,所以乱军之中不认得,田浩冲到了慕容春华身边,道:“慕容副都督!”杨信徐从适等这才知道那是慕容春华。

田瀚也上前叫道:“大哥!”

慕容春华则道:“都督呢?”

田浩道:“都督还没来啊!”指着正挺枪杀敌的杨信道:“那位是杨信将军,他是此次出击的主将。”

慕容春华和田瀚等都听得愕然!

他们都看出这三千人都穿着铁铠精棉,拿着横刀破军刀,骑着天下一等一的良马,如此精锐的军队达到三千人之众时,其统帅至少得是石拔这个级别!以中郎将为主将都显得勉强了。唐军中的中郎将慕容春华可以说个个知道,至于将军级人物那更是彼此熟稔,没见过面也知道是谁,但杨信?那是什么人啊!其实杨信只是一个校尉,其实未有资格称将军的。

田浩看出慕容春华等的疑惑,要言不烦道:“杨将军是此战新秀,有万夫不当之勇!所以郭帅让他来援!”

杨信且自杀敌,一边高呼:“副都督!你快引兵回北轮台城!我来断后!”

慕容春华也知此时非说话的地方,但想这个杨信能够在战乱之中冒头必有过人之处,且从刚才千里镜中见到的表现来看此人果有石拔之勇、杨易之妙,想是军中刚刚出现的新秀,当下应道:“好!那就有劳将军了!”又道:“契丹刚才阻截杨将军,皮室未出,杨将军小心了!”

徐从适心道:“果然如此。”杨信则应道:“好!”

慕容春华即引军西进,杨信断后,契丹人重整阵势之后又拥了上来,紧紧追着唐军的尾巴不放,杨信战而不能胜,击之不肯退,且战且西中得不到片刻休息,心情不免烦躁起来,人也越来越疲倦。

徐从适在旁道:“要小心!契丹这次让我们救了副都督怕是有诈!我来挡住,你退到行伍中喘口气。”

队伍且战且退,看看一路向西,已经望见了北轮台城,慕容春华喜道:“将士们,冲进城去!”

其时日已西斜,郭师庸在城头望见也大喜道:“杨信果然是将才!救了田浩,如今又救回了春华,等春华进了城,我军骑兵尽合,那时候便攻守两宜了!”

他想到慕容春华所部与杨信所部都回到城中,只要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休息,让这两支部队恢复精力,再出城时加上马继荣与郭威,唐军的骑兵阵势就算还不能正面击败回纥,也将足以威胁天下间任何一支军队了。

郭威这时已经回到车阵之中,望着那阵势,却对奚伟男道:“拔起车阵,向城东回纥军逼去!”

奚伟男道:“我们如今所占据的正是轮台道路口中央,这个位置是最好的!”

郭威道:“看萨图克在城东的布置显然已经看到了我军要突往东方,但东门外的回纥军却阻截不力让杨信轻易突破,此事必有蹊跷!大决战必将在城门之外进行!将车阵开过去!”

丁浩道:“我们的车阵在这里布得严密坚实,现在移动,只怕会有破绽!”

“那就把车阵都赌进去!”郭威道:“即将爆发之事难以逆料,这个路口离得太远,弓箭不能及,明威军出击则远离车阵而成孤军,乱战即将到来,我不能让此阵空置在这里眼看着大决战结束!拔车,上前!”

他在明威军中威望甚高,这时命令传下全军无不凛遵。

李膑也注意到了回纥的大军在发现慕容春华后都向这边涌了过来,兵势之大有如钱塘潮水正在蓄势,忙对郭师庸道:“萨图克要与我们决战于城下!”

郭师庸双眉一轩,忽然对马继荣道:“我军尚有六千骑兵吧。”

马继荣道:“是。”

郭师庸道:“马将军,你代我守城,若有意外,你便代我为帅!与李司马一起执掌全局!我去接春华回来!”

马继荣和李膑都大惊道:“郭帅,这如何使得!”马继荣道:“还是我去吧!”

郭师庸半白了的眉毛扬了起来,道:“我以主帅出战,对激励士气会有大用!我幼承庭训,将军当以战死为荣,以老死为耻!在新碎叶城时已想过决死,因元帅一场大火而得免!在昭山时又想过决死,结果又未如愿!今日若能与胡虏战于城下,胜后裹尸而还,方遂我平生之志!哈哈,哈哈——”朗笑三声,下城点兵!城头城下,骑兵步兵弓兵弩兵,眼看郭师庸慨然出战无不感动。

慕容春华这时离北轮台城已经不远,但前方却还有三十行回纥骑兵,田瀚叫道:“我来开路!”奋勇冲杀过去,三十行回纥骑兵十五行面东,十五行面西,面东者硬挡硬挨,半步不退!与清晨时完全是两种状态!

眼看萨图克大兵已经涌来,慕容春华离北轮台城已不过二三百步,偏偏就是可望不可即!

城内郭师庸戴上头盔却遮不住满头白发,正誓师出城,南面郭威也拔车阵前行!而在北面,萨图克的大纛也开始南移了!

北庭战役最后的决战,终于展开!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81章 猛将之志 下一章:第083章 血人巷
热门: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军少掌中宝 七根凶简 春满桃花沟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 临时标记ABO 穿成爱豆对家怎么办[娱乐圈] 九焰至尊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建交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