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章 血人巷

上一章:第082章 乱阵 下一章:第084章 车阵的威力(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萨图克催动着空前的兵力向慕容春华压来,就像一个巨大的浪潮准备扑灭一艘小舟!

田瀚只冲出了数十步就感受到了空前的威力,来来往往到处都穿梭着回纥人的兵马,在北轮台城东门弓弩射程范围之外挤满了胡汉双方的士兵,而胡军的数量又远在唐军之上。

慕容春华眼看着城门已经在望,可就是过不去,葛览挥动二万骑兵不住地将这一带盘绕起来,让每一寸土地几乎都有马蹄的蹄印,葛览后面萨图克又追加了三万兵力。

本来断后的杨信听说消息之后对徐从适与田浩道:“副都督的兵力已疲,无法突入城内,我们必须冲开一条血路,如果副都督回不去,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田浩道:“这里我来挡住契丹,你往前面去!”

杨信与徐从适领兵越过唐军,这时后方契丹的攻势猛地加剧,杨信一回头,田浩叫道:“快去!我抵挡得住!”

杨信一咬牙领兵冲到西面,来到慕容春华身边,道:“副都督,随我来!”他猛地大吼了一声,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在吼叫声中将力量释放了出来!

雪围脖的毛孔中开始渗透出汗血,渐渐将鬃毛根部染得猩红点点,杨信银枪挥洒,冲到了最前端,一举刺瞎了三匹敌军战马!

他的力量再一次提了起来,他的速度也再一次提了起来!周围到处都是军马奔驰带起来的劲风,此外还有冷箭暗箭,有好几次弓矢几乎是从杨信的脸颊掠过,在不到一二寸的地方将皮肤冲得有一种焦灼的错觉,但是和昨天一样,杨信连正眼也不眨,这一刻他的状态大概就是弓矢射中了他的眼珠子他都不会眨一下眼!

作为一名突击猛将——一个在昨日一举升为唐军最厉害的突击猛将,杨信没有在任何地方做过多的停留,他冲击着,却并未沿着既定的目标冲击——直接往西太难了,回纥人也推测到了他即将去的目的地,所以那里的兵力随最强大的!就算是银梨枪也刺不穿。

杨信是顺着战场那种微妙的“势”不停地挪动着,每一次挪动都伴随着一匹敌马的瞎或者一个敌军的死,也有一次他的银枪直接捅入一匹战马的肚子带出了它的脏腑,也有一次他的枪杆以弹力横扫得一个骑士摔在地上被你来我往的战马踏成了肉泥。

杨信的一张脸本来是平和的,虽然有几分彪悍,但仍然算得上英俊,然而此刻却被狂火烧成狰狞,一双眼睛本来是狭长而漂亮的,他借此曾迷倒过不少少女,这时不知不觉间却瞪成了滚圆的形状,就好像佛庙中的怒目金刚!而那双手更是布满了青筋,若是还有人能靠近仔细看的话会觉得那真的是一双人类的手么?

他已经浑身浴血了,可是没有一滴血是他自己的!

这副可怕的形象就如他刚从血池肉沼中爬出来一般,真是各大宗教经典中所描绘的恶魔,让所有敌人见到了他就害怕,就脚软,甚至连畜生都被他慑服了!

雪围脖的汗血也渗流得厉害,尤其是脖颈上的鬃毛这时竟然变成了红色,因此这笔旷世良驹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血围脖”!但是能够将它的力量激发出来,将雪围脖变成血围脖的主人并不多见。

人借马力,马借人威!原本相当坚硬的防线在杨信的突击之中碎裂了一条裂缝,杨信就沿着这条裂缝杀了过去,一路之上全是尸体,一路之上全是血滴!

在这片旷野之中,人马如墙,而杨信却杀出了一条血人巷!

前方忽然空了!终于杀出来了!

然而这里不是城门,面前看到的是正在移动的车阵!

位置不对!

不过也已经没有办法了!能够进入车阵一样可以休息!

“杨信!”萨图克在最高的主战车上叫道:“入内休息!”又下令:“布阵!”车阵慢慢排列开来,用以抵挡即将涌到跟前的胡马。

“副都督,那是我军的车阵,那位是郭威将军!”

慕容春华点了点头,引兵跟着杨信冲到了车阵之前,但回纥人随即咬将上来,让他无法顺利进入车阵。

奚伟男见状引所部冲了出来接应,郭威叫道:“杨信,快进来!”

杨信看看背后,随他冲到车阵附近的只有三分之一,不见田浩,问徐从适,徐从适道:“刚才你冲得太快,我们赶着接应,后面的兄弟都被围困住了!”

杨信道:“你进去休息!我去接他们出来!”

这时候他根本已经顾不得指挥了,只是拼命,拼命!而他的身边自然而然地就会有骑兵跟着,或许是银枪敢死营的少年,或者是慕容春花的部下,或者是田浩的部下,总之只要看见他唐军的将士就会拥过来成为他的侧翼与后援。

杨信再次杀入敌军之中不久便有两名胡将拿着盾牌过来冲杀,他们显然是被安排来克制杨信的,手上的盾牌挥舞得仿佛要罩住全身,盾牌上又有利齿可以卡住枪杆,杨信可不信这个邪!

一枪攒去,谁能形容这一份速度与力量呢?银光刚好欺在盾牌挪开的空隙刺入了敌人的咽喉,那胡将在银枪拔出的时候就由于鲜血狂喷而死去,连嚎叫都没法发出,可是当杨信以同一招刺杀另外一员胡将时银枪慢了一分,只因为这一分让那胡将得到了临死的最后力量,盾牌下压卡主了银枪,他拼着银枪从他的肚子里拖出来的痛苦一定要挣扎着拖住这杆威震北庭的银梨!

就在身后部下的惊呼声中杨信猛地放开了银枪,抽出横刀劈死了一个冲近的胡虏,跟着左手又抓起了银枪将那将死未死的胡将整个儿挑了起来,用一手之力就将一个人支起,这是什么样的膂力!

身前的回纥都惊呆了,在一瞬间全都丧失了力量!

而血围脖竟能在这当口还长嘶着跃起,在它飞过二丈距离时杨信横刀挥出割断了又一个回纥将领的咽喉,诸胡犹如望见天神下凡一样骇然后退,杨信手一抖将那胡将退了出去丢在一边,不沾血的烂银枪头迅速流去红色液体重新闪动银光,但枪头的缨须却都变得鲜红!

杨信横刀回鞘,右手重新搭上枪杆,胡虏阵中又是一阵梨花开!

背后的数百唐军将士也都被这梦幻般的场景激发起了热血,所有人都忘记了自身的安危生死,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极限,所有人都不顾一切地跟着杨信冲了过去!

萨图克挥动的大军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军潮,这股军潮正在向南涌动,仿佛要碾碎所有的障碍物一般,但混乱中这数百人却成了军潮的逆流,他们看到了杨信的神勇都打心里喷薄出一种让自己也变成无敌者的自豪来!

慕容春华在后面也看得呆了,到这一刻他才理解田浩形容杨信的那一句“万夫不当之勇”的真正含义!

除了徐从适之外没有人注意到血围脖的围脖鬃毛已经红透,也没有人注意到杨信的棉衣之中已经完全是汗水。杨信仍然在冲击,搜寻着所有陷落的唐军将士,从死神手里抢救着任何一个被他看见的同袍!

终于他见到了田浩!

“田将军!”

对这个阶级比自己高却干做自己司马的人杨信心中也充满了敬重,但与此同时他发现有两股可怕的力量在逼近!

一个是来自正北面的黑衣骑士!

“霍兰!”

杨信正自一惊,却又听见了一个慕容春华旧部的惊呼:“皮室军!契丹的皮室军!”

一杆大旗下一员契丹大将也正在逼近,契丹人原本就咬着田浩不放,既然见到了田浩那么再遇上契丹也就顺理成章了!

“田将军!快过来!”

杨信大叫着,他面前还有三四个障碍要清除,而这时候他发现田浩也已经全身浴血——是他自己的血!

超过四个时辰的鏖战已经让田浩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了,除了汗水之外还有敌人的血,还有他自己的血!

但他的腰杆却依然在马背上挺得笔直,就如同旗杆一样!

“跟着杨将军!”田浩仿佛没有听见杨信的呼喝,却对部下喝道:“我来断后!”

他挥起破军刀却反向冲杀,哈哈叫道:“皮室军?我来掂量掂量你们有多少斤两!”

杨信急了,他想要冲过去救人,但从北面压下来的大军强大到让杨信都被冲得倒退!当失去城墙的卫护,陷身于十倍敌人之中的唐军显得多么的疲弱!

就在危急之中,只听城门方向三声炮响,轰的冲出一支强劲的人马来,跟着有不少人叫了起来,惊呼的人胡人汉人都有!因为冲出城外的人竟然是郭师庸!

“郭”字大旗在寒风中猎猎作响,望见了这面旗帜胡人无不瞩目,而汉人将士则无不奋勇!

“郭帅出战了!”

郭师庸领着骑兵冲了过来,和杨易、杨信、石拔等人不同,他不是位于全军的最前,他是位于全军的中心,他所拥有的力量不在于他的武艺,而在于他的那面稳如泰山的郭字大旗!

“老家伙也出来了么?”萨图克冷笑:“好!就先拿他来祭旗!通往地狱的路上,让他给张迈打前锋!”

萨图克的狠话是伴随着命令发出的,然而战场却不可逆转地由于郭师庸的出现而变化,向南涌动的军潮就好像被斩断了一般,后半部要进不得进,而前半部却得不到后方的增量支援。

郭威也率领明威军从车阵中冲了出来,与奚伟男、慕容春华一起三路进击,撕咬着回纥冲在最前的部队。这个战场已经混乱到犹如沼泽一般。

杨信本来已经很疲惫了,但郭师庸的出现让他也精神一振!

大家都已经将性命投了进来,拼命的不止是自己啊!他奋起最后的力量,血围脖的马蹄也践踏过还在沙场上挣扎不肯死去的敌人,终于冲到了田浩部下旁边,两支力量聚在一起登时超过了二千人,士气登时大振!

郭师庸的出现让回纥的军势一时间被遏住,但来自东面的契丹却完全不受影响!

已经到达战场的八千契丹,战力还高过有着两万兵马的葛览全部人马,尤其那两千皮室军更是猛不可当!

他们用田浩完全听不懂的契丹话叫嚷着,在疯狂的喧嚣声中不断前进,每前进一步就是一个唐军将士的生命!

田浩看得心里滴血!这些将士有一些是在岭西时就已经结下友谊的同袍,是多年来生死与共的手足啊!但面对着犹如黑铁一般坚实的契丹军势他却无能为力。

在这个混乱的战场上契丹人的战马不像在旷野中那样奔驰,可是他们的来势虽然缓慢却有着绞杀一切的威慑力!他们的马走得不快,他的刀却挥得飞快,前面的人劈坚破锐,后面还有骑兵能够在马上选取目标射箭杀人!

一切都在快与慢、生与死之中交错着,噗的一声,在杨信已经接近田浩只差三个马身的时候,一把镔铁刀硬生生地将田浩的左臂砍了下来!

田浩想也不想右手破军刀挥出割断了伤他者的咽喉!

在弟弟田瀚的惊呼声中他却对自己断了一臂显得很迟钝,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流血一般!

“去和郭帅会合!”田浩叫道:“歼回纥,灭契丹!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他面向契丹的旗帜,道:“我先去一步!”便催动战马扎了过去!有十个伤痕累累的唐军将士跟着去了。

“大哥!”田瀚也要跟上却被徐从适抓住了辔头,一转眼间田浩已经深深陷入敌群,他人数虽少又身负重伤,但十倍于他的契丹军竟然一时无法将他攻灭!

“好顽强的唐人!”耶律阮在后方与耶律察割道:“怪不得张迈能够横扫西域!”

“哼哼!”耶律察割道:“忽没里也许在这件事情上没错,若不能在这里将他们扼杀,以后可能就再也无法将他们扼杀了。”

在契丹人的赞叹声中田浩的鲜血飞扬在充满热度的空气之中,杨信红了眼睛,却还是在徐从适的督促下带领了田浩的部下朝另外一个方向杀去!

田浩的死不是为了将其他的人都拖入死亡的狂躁之中去,而是为了给其他人制造生存的机会!

这已经是一个胡人汉人对彼此的杀戮场,谁能在最后活下来谁就是胜利者!而更大的胜利者是——自己死了,却让同伴活下来,去摘取最后的胜利宝冠!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82章 乱阵 下一章:第084章 车阵的威力(一)
热门: 本阵杀人案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首席魔修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中国哲学史 定风波 贼猫 安知我意 某平行世界的男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