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狙将挽狂澜!

上一章:第087章 一箭成名! 下一章:第089章 旧族的黄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些摇晃的折叠台上,徐从适忽然变成了数万人的焦点!

就像昨天杨信刚刚扬名立万时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却所有人都渴望知道他名字一样,徐从适此刻也成了整个战场的中心!

他不像杨信那样猛厉,杨信的银梨枪一抖开,普通骑兵那是当者立毙!在昨天和今天两天之内他所创造的杀伤数量,其单位时间杀伤力只怕还在石拔之上,而徐从适却不然,从他登上折叠台掌控着神力弩以来他所杀的人也不过三个而已,但三个人里头有两个契丹千夫长,一个回纥督军,此外耶律察割也差点死在他的弩箭之下!

更可怕的是,他的杀伤力笼罩范围达到数百步!杨信再怎么厉害想要冲到主将面前也不容易,像昨天忽然冲杀到葛览身边那是他捕捉到了可遇不可求的时机,但现在,徐从适却仿佛将战场上所有人的生命都捏在手里,有他高踞折叠台上,契丹与回纥所有大将心里都不安稳,唯恐忽然破空一箭射来就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

折叠台上,徐从适感觉到弩机内部有些地方在发热,这台神力弩的设计已经接近冷动力远程武器的极限,是无法频繁使用的,徐从适并不晓得这台神力弩的设计,不过他从以往的经验和天才的判断中推测这个“笨家伙”只怕没法用很多次了。

然而当他将神力弩再次转动方向的时候,转向哪里远处的胡人将领望见了都感到恐慌!

这不是杀士卒的小武器,这是“屠将帅”的大凶器!

胡人将领可没有“运筹帷幄之中”的传统,大部分人都多有领兵冲阵的习惯,就算不冲在最前面,通常也习惯于站在最高处,此刻许多将领因为徐从适的出现而变得畏缩,登时让契丹与回纥人的士气大受打击!

战场争夺的重心慢慢移动着,折叠台下的车墙成了契丹与回纥抢攻的所在,骑射兵在向这边运动着,准备不惜代价射杀台上的这个狙将手!同时车阵内郭威也指挥着兵力向这边调动,十几个受伤了的岭西老兵爬上折叠台,拿着盾牌为徐从适做掩护!

已经不但有箭矢射击过来,但因为离得太远而导致力道与精准度都不足,但契丹和回纥最强的骑射兵都正在逼近,这座折叠台就在车墙边缘上,又只有两层楼高,折叠台本身又不具有城墙垛孔那样的防御设置,若让那队骑射兵逼近,徐从适就很可能会成为数千骑射兵的箭靶子!

“这位神箭手兄弟!”一个断了一条胳膊的岭西老兵说:“不如你先退到后面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徐从适一时没有回答,他旁边一个右腿残废了的校尉哼道:“兄弟,不用怕,胡虏真冲近了,我们给你挡箭!”

听到了他们的话徐从适心中不由自主地涌动着一阵暖流,但他很快就压制住了。

“嗤!这都算怎么回事啊!”徐从适嘟哝了一声,以一种很微弱,很微弱的声音跟自己说:“我可是准备回中原的啊,弄得这么多人记得我,我还怎么回去?”

……

徐从适的内心在交战着,他之前躲在杨信的光芒之下,身处阴影之中,虽然也升了官却很难被人记得,但现在却不再是“杨信的副官”,在这万众瞩目之下一箭成名!一种澎湃的自豪感在内心深处暗涌着,唐军将士对他的看重也让他有一种难以掩抑的激动。

他隐隐感到,这一战之后如果不死,未来自己的命运恐怕将由不得自己了!

……

远方,萨图克的大纛再次移近,他本人更是到了直接指挥战斗的前线,回纥军在他的催逼之下正在压榨出最后的潜力,郭威似乎嗅到了什么,竟然也放弃了全盘指挥,带领亲手训练的近卫兵冲到了折叠台下的车墙附近!

这是关键的局部了!

这一刻,他要力保车阵不失,也就要力保堤防的决溃!

“郭将军来了!郭将军来了!”

前方传来了不妙的响声,几十个回纥齐声用唐言大呼:“汝等大将郭师庸已死!车阵之内唐军快快投降!汝等大将郭师庸已死,车阵之内唐军快快投降!”

声音传了开去,使得战场上的唐军都发出了惊呼。

车阵之内许多弓弩手和工兵、民兵听到之后竟然也忍不住手上一停!

郭师庸死了?

留守大帅、上将郭师庸死了?

从昭山夜战以后,郭师庸就一直作为军中的主要训练官,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姑臧军营,就是民兵系统、工事兵系统的不少规矩也是由他修补,可以说唐军中的大部分人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他的恩润,虽然有不少年轻人总是背地里骂他古板、老顽固,然而这时候听说了他的死讯,在那一刹那间脑际晃过的却就都是他的好处来了!

这位老将军死了?

留守大帅都战死了,那这场仗……

“别听他们的,别听他们的!”几个灵敏些的队正、校尉大叫起来:“这是谣言,回纥人的谣言!是胡虏的谣言!不要相信!”

谣言?对!胡虏说的哪里能够相信!

只是在这一刻却又许多人心中笼罩了一种不祥的乌云。

……

心理战并非回纥人唯一的手段,在距离车墙不到五十步外,一队骑兵开始了冲击,冲在最前方的乃是一队黑衣骑士,他们将自己绑在马上,同时冲击的方式也显得很古怪!他们身上似乎携带着什么东西,当冲击的时候在黑袍之下晃荡着,唐军的弓弩手可不是吃干饭的!弓箭密集地朝这里瞄准,然而这些人死了一批又一批,终究没能阻截住他们接近车墙!十余匹马撞了上来,撞得车墙一阵晃动!

“找死!”

构成车墙的车厢是铁皮的,却不是密不透风的一块,而是有许多或圆或方的小洞,平时用铁片遮住,就像很小的窗户一般,敌军撞到跟前则忽然从车厢之中将长矛捅了出来!就像刺猬忽然伸出了他们的尖刺!

所有撞上来的马都马上被顶死在车墙旁,蜂巢一般的铁皮长矛又出又进,将所有贴近的回纥人都捅成了肉酱。埋伏在车厢中的士兵也都只是民兵,并不需要太强的训练,只需要有成年人的力气并能够熟练地掌握刺捅的技巧就行,但此刻所发挥的作用却不比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战士差!

但是这些黑衣骑士却仿佛根本就不知道死亡的恐怖,他们前仆后继,一边冲击一边呼喊着:

“神与我在!誓灭唐寇!”

“神与我在!誓灭唐寇!”

“神与我在!誓灭唐寇!”

声音犹若咒语,有着一种让人赴死而不自觉的可怕蛊惑力,而唐军的将士听了则不寒而栗。

这些黑衣死士在车墙之前积累到相当程度时,忽然有人叫道:“不好!这是什么!”

有人发现有一些黑色的液体从车墙之外的地面上流了进来,还有车厢内捅死敌人的民兵也发现长矛除了带着血腥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污臭的味道!似乎长矛在刺入敌人敌马血肉之前,就已经捅破了水袋一般的东西,袋里的液体也在捅破的时候溅开了,有一部分被钢头木身的长矛带到了车厢之中!

“不好!是黑火水!”

刚才进攻的这一队黑衣骑士身上竟然都带着炼制过的石油——用石油焚烧敌人本来是唐军的拿手好戏,现在看来萨图克连技术层面的东西也在向唐军学习!

从刚才到现在,一路死了的黑衣骑士身上都带着这东西,黑火水也就一路流着滴着,一直渗到这车阵中来!

“小心,别点火了!千万不能用火箭和炼油弹!”

然而回纥人却自己动手了!

一个混在军中的讲经人已经念完了他的经文,双手向着天空,高叫着:“真神啊,请你降下天火来,烧死这些罪恶的不信道者!”同时点燃了火星!

火舌从数十步外燎来,一直烧到了车墙,甚至烧到了车墙内部!黑衣骑士的死人死马上海发着噼里啪啦的声音——他们身上竟然还带着火药!回纥人的火药爆炸力不强,但却又加大了唐军的恐慌同时又增强了火势!而且他们身上还都带了易燃耐燃之物,火焰一燎到他们身上不仅很快点成了大火,而且烧得长久不息!

折叠台下横向五辆大车都已经被大火烧到,车墙之上、车厢之中的将士都不得不逃开!

唐军的惊呼声中,还有二三百骑继续奔来,这些人的作战能力不见得多强,然而从他们默念“神与我在”的声音中却可以听出他们的狂热,他们身上显然也带着易燃之物,一近烈焰就着火,然而还是趁着冲击之惯性闯到了附近,有一些甚至在临死之前爬上了车墙!

……

看到了这种人肉“炼油弹”就连最悍勇的契丹皮室与岭西老兵都变色了,张迈虽然擅长激励士气,去也不会去到这个层面!

耶律察割对耶律阮道:“回纥人竟然有这等猛志!哼,看来萨图克也不是善茬!”

耶律阮道:“我听说他们信了西方传来的某教,这些人高呼着什么神,多半与这个有关系!”

“什么教?邪教吧!”耶律察割道:“总而言之,此人此教能令人赴死,那可是难以揣测的力量。就算打败了唐人,与这等信了邪教之人也不可做朋友!”

火焰烧得好快,车阵虽属铁皮,但不可能完全是金属制作——那样的费用太高而且太重,内部便有不少木料,中了火箭什么的不至于燃烧,但在如此火势之下却还是烧了起来,五辆大车最中间的两辆没多久竟被烧得通红,其它三两也灼热得冒白烟无法靠近,旁及附近的车墙也都受影响,一个硕大的缺口正在形成,可以想见这熊熊烈火稍歇之后回纥人与契丹人必会不顾一切从这里冲进来!

“推刀车!上前!”

刀车是用锋锐的刀剑倒插在一辆手推车上,是车阵的设备之一——用来在车阵露出破绽的时候推出来堵住缺口,然而刀车看上去虽然可怕,防御力却不如车墙本身来得严密,到了用刀车之时那就是车阵陷入大危机的时候了!

郭威暗中叹了一口气,却忽然大声道:“元帅一定到附近了!”

丁浩、田安等人急问:“什么?”

郭威道:“元帅一定是回来了,否则萨图克不会这样气急败坏——不,他已经癫狂了!所以,我们只要奋起最后的力量,堵住他这一轮攻击,那么我们就赢了!”

郭威的话一句又一句地传了出去,唐军将士听得士气大振!一根柱子被燎到正摇摇欲坠的折叠台上,徐从适也听说了,心想:“那么那烟花,就真的是元帅的信号?”

一个断手了的岭西老兵道:“神箭手兄弟,我们下去吧!”

“下去?”徐从适没这个打算,他才要回答,说话的声音却忽然被巨大的声浪掩盖了!

那是数万人忽然一起发出冲锋之声的嚎叫,一开始是回纥人叫,后来契丹人也跟着叫,最后车阵内外的唐军为了对抗胡人也扯开了喉咙跟着叫!

数万男儿的声音冲天震地,将战场上所有人都吼得耳膜阵痛——你若不想受这痛苦那就跟着一起叫吧!

在火焰还没完全熄灭的时候,最后的战斗就已经开始,战马在被抽打得忘记火光冲入了这个破绽,刀山推出,冲在最前的马栽在了上面,连人带马都死了,然而后来者却就踏着他们的尸体前进!

郭威拔出张迈所赐横刀一踏步冲了上去,叫道:“给我挡住!”

唐人对胡人!

横刀对弯刀!

临时的步兵对上集结而来的马蹄!

此外就是仍然在车阵之外坚持着的唐骑也在向这里冲来!

回纥人在一寸寸、一尺尺地推进着!郭威亲自投入这个缺口也未能让局面扭转过来!

慕容春华叫道:“冲过去!不能让车阵失守!冲过去!冲过去!”

他身边的兵马都横向冲击着,在乱战之中要用鲜血来创造最后的奇迹,用骑兵的攻击来创造一个最后的防御!

但是回纥人这时仿佛疯了一般,契丹人也激发起了最强的战斗力!

就算是慕容春华,这时候又怎么可能挡住萨图克最后的攻势?

点点银光绽放!犹如梨花开了满树一般!

“天!银枪将!银枪将!”

“银枪敢死营!他还在!他们还在!”

折叠台上徐从适也发现了那点银光,他用千里镜望过去,果然发现了杨信!那是个满身血污了的杨信,他刚才为什么会消失?现在为什么又会出现?这一刻没人知道答案!

但所有唐军将士在发现他的存在又都是精神一振!他们还发现当郭威在权力防守的时候,那在万马齐奔中显得十分微弱的银光竟然向敌军逆向冲击过去!

好一个杨信,在这样的形势下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志气!

那点点银光为唐军带来了最后的一丝希望!

徐从适不知什么时候也泪流满面,折叠台在摇晃,有几个回纥人已经冲到了台下,却有一些民兵在用身体支撑着台柱!

“稳住,稳住!”

他们呼叫着,哪怕是被砍了几刀也不肯放手,有人甚至是用肉体来面对马蹄!

胡汉已经完全纠结在了一起!人与人之间完全变成了一片乱战!

更有骑射兵望空而射,却马上有唐军将士为徐从适挡箭!但由于箭雨实在太密,徐从适身上也被钉了好几处!幸而都不是要害。

一个岭西老兵身上插得犹如蜂窝一般,却还用最后一口气叫道:“兄弟,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娘的!”徐从适叫道:“老子也不知道!”

火光、杀声、箭雨、银枪、横刀、铁蹄……

混乱啊混乱!

看着如此的战场!面对如此的恶战!

徐从适几乎也失去了自我!

“神与我同在!”

下面有回纥士兵叫嚷着,徐从适怒吼着:“见鬼!鬼才与你们同在!”他吼道:“老子与大唐同在,老子与天策同在!”

他再一次调了调被射中了十几箭的弩机,拍了拍叫道:“还动得了的话,咱们就再来一箭!这一次,咱们选个最大的!”

他找耶律,耶律大旗下耶律察割已经躲起来了,他找萨图克,萨图克却还太远,最后,他找到了葛览!

“哈哈,就你了!”

然而就在他想对葛览动手的时候,千里镜晃动期间却忽然留意到了另外一个几乎没有掩护的目标!

一个虽然残废却神勇异常的将军骑着高普通战马一头的千里良驹,正砍杀着一个唐军将士,同时徐从适还注意到杨信所扬起的银光也正在朝这位将军移动着!只是可惜他隔着二十几匹马!

一刹那间徐从适明白了!杨信不顾一切地要去取这个敌方大将,为的就是要给回纥人以巨大的打击!而能够给回纥造成巨大打击的,这个人就一定是那些狂热的黑衣天方骑士的首领——

霍兰!

“嘿嘿,杨大郎,我要跟你抢功劳了!”徐从适拍了拍神力弩,就像抚摸情人一样哄着:“帮帮忙,一定要中!”

他忽然间进入到极度冷静、极度平静的状态,似乎对外界的所有声音都听不见了!

他的全副精神,全部都放在即将要射杀的敌将身上,放在弩箭飞射会形成的误差上,放在弩机颤动所造成的误差的算计上!他似乎要将灵魂都融入这一箭中一般!

折叠台上弩机一振!

在徐从适的世界里,这个战场忽然静了下来……

然后站在堆满尸体的刀车上的郭威就刚好偶尔抬头,看到二百步外被他视为心头大患的霍兰忽然从马上倒下!他下意识地向折叠台上望去,就看见徐从适哈哈大笑,得意忘形地大笑:“狗日的回纥!你折大爷这一箭如何!哈哈!去见你的真神吧!”

推荐热门小说唐骑,本站提供唐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唐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087章 一箭成名! 下一章:第089章 旧族的黄昏
热门: 祖师爷赏饭吃 十方界:幽灵觉醒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新疆探秘录之葡萄古城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盛夏的方程式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中国文化常识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